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六十五章 开始

第五百六十五章 开始

 
    凤公子一语成谶,九皇子的手下开始针对韦氏药铺展开一连串的行动,大到暗夜纵火,小到药材保存不当发霉等等,诸如此类的事件层出不穷。

    以方束青的能力来说,掌管内宅,她颇能混得风生水起,只要男人给她撑腰,她能弹压住意欲寻她麻烦的所有人,但这并不表示,她就有能力,处理药铺遇上的种种问题。

    再说药铺一直都是由程樵房这位韦长玹首徒的徒弟在掌管,就算现在,方束青名义上是药铺的所有人了,药铺的掌柜、管事等还是只认程樵房一个人。

    之前程樵房压阵,这些人是看他的面子,给她脸面,现在程樵房不声不响突然不见了,方束青想管事,这些人就不干了!虽没跟她扯破脸,但阳奉阴违,可把方束青气得够呛。

    凤公子对九皇子的产业出手时,没忘拉瑞瑶教一把,黎漱翻看刘二送上来的,关于东齐的消息时,忍不住就抱怨了,“这出手也温和了点。”

    “凤公子说,到底不好有伤天和。”刘二也觉凤公子这作派温和的有点过,真不像是江湖人,可不好当着黎漱的面说。

    黎漱想了下,道,“这小子,呵呵,高啊!”

    咦?大教主这评价怎么突然转变了?这是发生什么事啦?

    黎漱冷哼一声,道,“他这是怕浅浅知道了,对他有意见。”

    呃?这和他们家教主有什么关系?

    黎漱没好气瞄他一眼,没说话,只是继续翻看下去,还是谨一可怜他,过来跟他解释了一下。

    “咱们教主到底是个姑娘家,虽说是江湖人,但行事手段向来温和,要不然要整方束青,只消告她卖的药医死人,到时候把棺材往药铺门口一丢,看她怎么收场?”

    因为有凤公子的人插手,所以九皇子的人没祭出这招,否则早把方束青送进大牢里了。

    黎漱气恼凤公子手段温和,九皇子也气,可是底下的管事却道,“殿下,皇上现在正病重,做的太过有伤天和。”

    九皇子想想也是,现在他老子正病重,他们兄弟几个互相紧盯着对方,就盼有人一时大意,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忽觉背后一阵发冷,幸好,底下这些人脑子还算清楚。

    要知道韦长玹号称神医,现在是重病在床,但谁都知道,他手里可是炼了不少好药,说不得有药能治好皇上的病呢?就算治不好,能让皇帝好些,让他们在皇帝面前刷点好感也行啊!

    以前韦长玹是不偏不依的,大家都靠不上,后来狡诈的九皇子竟另辟蹊径,让他小舅子去拜韦长玹首徒为师,大家一看,得,竟让他得手了,正想着如法泡制,没想到那短命的家伙就这样挂了,害他们想巴结韦长玹的路就这样断了。

    众皇子心里那个气啊!

    韦家之前闹出的丑事,大伙儿看在眼里,都不禁要笑话九皇子,真是不要脸到家了,竟派小舅子使美男计,去勾引韦神医的小妾,生下孩子冒充韦家血脉,真是开了他们大伙的眼界啊!他们这些人要脸,做不出这种不要脸的事,难怪他们巴不上韦神医。

    现在韦神医自个儿病得要死不活的,若他们能出手助他一把,帮他把韦家的捋顺理清,指不定他一高兴,指点他们一二,让他们拿他炼的药去讨好皇帝……指不定将来就是自己坐上龙椅。

    因此诸皇子无不紧盯九皇子府和韦家,就盼着双方闹翻,好让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诸皇子这么想,九皇子怎会不清楚兄弟们打的主意呢?

    九皇子觉得手下人出手太轻,方束青却觉得自己被逼到绝境了,她数次派人去卫国公府找程樵房,可是都被卫国公府的下人挡在门外。

    又听说卫国公夫人正忙着为儿子相看,心火就蹭蹭蹭的往上冒,正想自己亲自上门找人,就听到底下人来报,许姨娘来了。

    “她来干什么?”不是都大归了吗?还回来?

    “奴婢不知,不过看她那个样子,似乎是来探望韩姨娘她们的。”

    方束青一听不由厌恶的翻了个白眼,“她还真是念旧啊!既然如此,当初怎么不留下来,和她的好姐妹们一起同甘共苦,而是选择回娘家去呢?”

    这话说的,叫她们这些下人怎么回答?

    丫鬟们面面相觑,来回话的小丫鬟看主子不回答,不由急了,揣着怀里许姨娘身边的姐姐给的碎银子,道,“夫人,要让许姨娘进来吗?她们站在大门外,喳喳呼呼的,引了不少人观看呢!”

    小丫鬟年纪虽小,却也知道这样似乎不太好。

    方束青这才道,“去,让她进来,她既然想进来,就让她进来,难道我还怕她不成?”

    门房得了消息,开门让许姨娘进门,许姨娘这才在丫鬟婆子们的簇拥下进门,韦家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少人看热闹,看许姨娘进去后,便有人指指点点的说起韦家的事情来。

    “咦?那不是许姨娘吗?我记得以前,韦家是她和另外两个姨娘当家,怎么她从外头回来,竟然被人挡在门外?”一个老大爷疑惑的问。

    “老大爷,您有段时间不在京里了吧?”旁边一个年轻人笑问。

    老大爷笑着点头,“是啊,是啊,我老头早从海外回来,老头子走船几十年,每回都要带韦老爷子炼的药丸子保平安啊!哪知道这回竟然涨价啦!”

    话题一说到药价涨了,四周附和的声音就多了,此起彼落的,老大爷和那年轻人互相交换了一眼,继续挑起话题。

    从药价飞涨,到韦神医的病,再到韦家卖的药药效如何,门外热议着韦家的大小事,门里许姨娘已然进了韩姨娘的屋里,投靠韩姨娘这派的姨娘们,全都候在此地,至于那几个不合群的,则被韩姨娘命人打晕了,全锁在她们自己屋里不让进出。

    方束青压根没想到韩姨娘等人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弄鬼,她换了衣服就气冲冲的要出门,后来听管事说,大门外守着一群人,看那样子似是来意不善,方束青想到药铺出的事,深恐是那些人上门惹事,便命车夫往后门去。

    后门外的夹道,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摆了不少摊子卖东西,有卖吃的,也有卖菜的,吆喝声此起彼落,跟车的护卫和婆子,就这样被买东西的人和小贩们挡住了,车夫似乎不知后头发生何事,因为就算他的驾车技术好,还是难敌这些逛街和做生意的人,因此他很小心驾车。

    从后门出来,方束青怕引人注意,所以就算发现有什么不对,她也没敢声张。

    因为车速缓慢,方束青和丫鬟在规律的左摇右晃下的慢慢沉入梦乡。

    迷茫中,近在耳边的虫鸣袅叫声,唤醒了他们主仆两,方束青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随行丫鬟的脸,她怔怔的看着丫鬟,一时间似搞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要去卫国公府?”怎么会跑到山里来?

    卫国公府就在京里,她虽没进去过,但曾经从外头经过,所以她知道,附近虽无市集,但也没有树林,所以怎么有虫鸣鸟叫声?随行的丫鬟醒来,惊觉不对,忙拉开窗帘,这一看她蒙了,怎么入目的尽皆是高耸入天的参天大树?

    京城附近有这样的地方吗?

    方束青眼角闪过一抹青,她推开丫鬟扒在车窗上往外瞧,到处都是大树,怎么会?她们不是在京里吗?什么时候跑到深山里来。

    “车夫,问车夫!“

    丫鬟此时才反应过来,扑过去拉开车门,车夫安安静静的赶着车,似乎没把她们主仆放在眼里。

    “你是谁的人?这里是那里?”

    车夫回头看她们一眼,并没说话,只是安静的赶着车,从车窗往外看,似乎随行的丫鬟和婆子都不见人影,护卫也没看到,她们这是……

    “喂,你把我们绑到这里来做什么?”丫鬟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那车夫吁的一声,将车停下,“方姨娘,做人要谨守本份,今日这事算是给你的一个小小教训。我们殿下的脾气不好,要真把他气急了,可就不只是这样子了!”说完,车夫卸下车,骑上拉车的一匹马扬长而去。

    方束青又急又气,丫鬟爬下车,四下查看,然后苦恼的回来道,“夫人,这里好像是深山野林,奴婢没看到路,不晓得能不能找到人家带我们下山。”

    方束青指着仅剩的一匹马,“你会不会骑马?”

    丫鬟看看马,又看看方束青,老实说,她还真会骑。“奴婢的爹是管车马房的,奴婢自小就会骑马,可是,不会载人。”

    方束青咬咬牙,道,“不会载人也得会,不然咱们今晚怕就要露宿荒野。”

    丫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将车卸下,跟车夫一样跨上马背,只是她控马技术不是很好,所以迟迟没办法把方束青拉上马,等到她好不容易把方束青拉上马,已是两刻钟后的事了。

    也不知她们在车上睡了多久,竟然连马车出了京城都不晓得?

    她们被丢包的地方确实没有路,她们一路往山下走,身上、脸上时不时被树枝划伤,等到她们一路跌跌撞撞到达山下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

    “夫人,这会城门大概已经关了,咱们可能要在城外过夜了。”丫鬟怯怯的说道。

    方束青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得点头答应,说时迟那时快,她只觉自己方才点头,然后就发现自己整个人往下滑,然后就听到丫鬟的尖叫声,她正想叫她安静点,她的背就砰地撞到地面,锥心刺骨的痛感迅速从背漫涎到全身,头也重重的撞到地面,耳边回荡着许多人的尖叫声。

    方束青看着漆黑的天空,下一刻痛感褪去,她沉入了漆黑一片的黑甜乡里。

    丫鬟扔下马跑回来,看到方束青像破布娃娃躺在地上,她抬手压住胸口,狂跳的心脏几乎要从嘴里跳出来。

    夫人,怎么会掉下马啊?

    城门外的大道上,有不少赶不及进城的人们或坐或躺的窝在墙根下,看到方才那场意外,有不少人围了过来。

    “大姑娘你是怎么骑马的啊?怎么让你家夫人坠马呢?”围观的人忍不住开口质问。

    丫鬟吶吶,“我哪知啊!也许是我家夫人累着了吧!”她没敢说她们主仆被人丢包在山林,只说她们原在庄子上,突然接到消息,说是府里出事了,不巧车轴坏了,她们急着进城,只得骑马赶路。

    丫鬟低声请大家帮帮忙,把她家夫人抬去找大夫。

    城外也有小村镇、聚落,大夫也有,不过医术如何,大家都不知道,只得挑家最近的送过去。

    方束青就这样被送到药铺去,丫鬟对热心人士频频道谢,夹杂在热心人士中的鸽卫们相视微笑。

    “然后呢?”蓝棠听到这儿,忍不住催促问道。

    “方束青那一摔伤了背,虽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但大夫说了,至少要好好躺在床上休养个大半年才成。”

    “那大夫没趁势跟她主仆推销韦氏药铺的药?”

    “当然有。”刘二笑,“那大夫可狠了,方束青卖一颗万复丸,要价百两金,那大夫狮子大开口,一颗就要她三万金。”

    蓝棠听着不解问,“那万复丸是什么东西啊?竟然开价到三万金?”

    有人真的会出三万金去买一颗成效不明的药丸吗?

    “万复丸标榜能治百伤,不管是什么样的伤,只需要服了万复丸,不必躺在床上疗养,很快就可以下床行走。”

    这什么药丸啊?这是仙丹了吧?蓝棠惊叹的张大嘴,有些不敢置信。

    “其实就是些伤药精炼而成,药效如何,目前没人晓得,韦长玹当年炼制出来后,就一直束之高阁,似乎是有所不足之处,方束青不懂,程樵房学艺不精,两个半桶子水凑在一块儿,就把这万复丸拿出来贩卖,方束青是随便开价,那个给她诊疗的大夫才是狮子大开口。”

    那人大概想,就赚这么一回,然后就离开此地,拿着那三万两金,换成银子,够他们一家老小三辈子不愁吃穿了。

    丫鬟听到大夫说那药是出自韦家药铺时,差点冲口而出,那是我们家老爷炼的药,她们家夫人根本不必买那药,谁知被方束青拦住了,因为没侍候好主子,害她受伤,丫鬟心里很自责,所以方束青说什么,她就老实照办。

    方束青心说,也许老天爷是要叫她破财消灾呢?所以二话不说就付了,只是那颗药,她到底没勇气服下去。

    “就这样放过她了?”蓝棠气呼呼的问。

    “哪能啊!”刘二笑,“这才只是开始而已,您觉得九皇子会轻易放过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