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秘密

第五百六十三章 秘密

 
    身为一个母亲,尤其是像平亲王妃这样的母亲,平常总在女儿面前维持着良好形象的母亲,最害怕的,大概就是有人在她女儿面前,将她的真面目毫无遮掩的表露出来吧?

    小蒋氏在女儿面前,其实已经很没形象了,例如她年轻时,因为行差踏错,未婚怀孕,生下她后又在父母和姑母的安排下,逼迫三表嫂退让成妾,让她进门为妻,在三表哥生死不明时,与二表哥有了孩子……

    最后与女儿生父重逢,进了亲王府作妾。

    小蒋氏曾经一度不敢面对女儿,因为如此狼狈的她,实在端不起为人母的架子去教女。

    她知道自己软弱,她曾经不断的说服自己,她只是个弱女子,能带着女儿安然从黎家小院回到南城黎府,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要是再多一个孩子,她们三人很可能就一起死在路上了。

    但心底总是会冒出一道小女孩的声音,指控她自欺欺人,明明就不想带她走,就是看她不顺眼,怕她把她的秘密说出去,才想要害死她,干么这样骗人!

    她总是无声的吶喊否认着,但心底深处,却清楚知晓,她就是!就是如小女孩指控一般,就是要她死,就是要害死她!

    所以临走前,她给饿得无力反抗的黎浅浅灌了毒药,就算她没有被冻死,也会被毒死。

    所以当她知道,黎浅浅没有死的时候,她整个人吓呆了!之后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回不过神来,等到她反应过来,想要做些什么事来补救时,黎浅浅已经被黎漱带走了,离她远远的,她再也碰触不到,连见面都难,就更别提想对她做些什么了!

    她等啊等,等着黎浅浅跟黎漱告状,然后师徒两来讨要她的命,可是她一直没等到,难道是因为黎浅浅当时年纪太小,所以被救醒之后,就忘了被她硬灌下毒药的事?

    可是她明明给她灌了毒药,为什么她还能活着?还是说,那瓶毒药压根就不是毒药,是那个走方郎中为骗她钱,把别的药当毒药卖给她?否则黎浅浅怎么可能还活得好好的?

    还是说,她之所以能活下来,全是因为黎漱的关系?她知道黎漱是江湖人,那些江湖人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许是因为黎漱给她服了什么药,解了她的毒?

    对了,她记得女儿说过,那个被称为神医的蓝海,就常年跟在黎漱师徒身边,也许黎浅浅之所以没死,全是因为有蓝海在身边照顾的缘故?

    总而言之一句话,不管黎浅浅是为什么没有中毒身亡,她都不希望她跟女儿提及此事。

    小蒋氏既不希望黎浅浅与女儿说起往事,可又怕自己贸然提出此事,会勾起黎浅浅早已遗忘的事情来。

    季瑶深根本不知她姨娘在纠结什么,见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以为她在为之前楚意给她惹的事担忧,遂安抚她道,“姨娘放心,浅浅没把楚意做的那事记在女儿身上,她知道那是王妃命楚意做的。”

    小蒋氏回过神听到这话,不由一惊,“她,她怎么会知道?”

    “王妃当自己是聪明人,把别人当傻子,只要细想想就知道,我们能在王府里立足,全是靠浅浅给我的援助,好好的,我让楚意去唆使她院里的丫鬟监守自盗做什么?斩断我与她之间的情谊?得罪我最有力的靠山?”

    “我女儿又不傻,才不会做这种蠢事!”小蒋氏没好气的道。

    “是啊!我又不傻,所以楚意这么做,必不是我唆使的,她是我的丫鬟,不是奉我之命,她为何这么做?浅浅不在南楚,与她没有旧怨宿仇,楚意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小蒋氏这时经女儿提醒,也想明白了,“所以黎浅浅一早就知道,楚意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奉人之命,可那人不是你?”

    “对啊!王妃是嫡母,我身边的丫鬟都是她指派来的,她们的身契可都是握在王妃手里。”

    换句话说,王妃才是楚意真正的主子,季瑶深根本算不上是她的主子,所以王妃说楚意背主,实在是令人寒心啊!楚意根本就不曾背主,事实上她把她主子指派给她的任务执行得再好不过了!

    只是很可惜,她遇上了脑子清楚的对手,就算黎浅浅不在,黎府的内总管、外总管和大总管们,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小蒋氏听到这儿,心里暗暗发虚,没想到黎浅浅身边的人这么厉害!

    她到底还记得多少小时候的事情呢?最重要的是,她记不记得,自己临走前,硬给她灌毒药的事呢?

    这件事就这样压在小蒋氏的心里,随着女儿时不时跟她说起黎浅浅的事情,隐藏在她心里的这件事,就成了块不能碰的大石头,时不时的在心底翻滚着,搅起混浊不堪的泥水,搅得她神魂不属夜不安寝。

    她不晓得真正的黎浅浅,被她硬灌下毒药后就死了,现在活着的,是来自未来的莫清澄,至于为何真正的黎浅浅毒发身亡,后来的莫清澄却没事?就成了无解的谜。

    在黎浅浅身上活过来的莫清澄压根本不知,原来小蒋氏临走前,曾经给黎浅浅灌了毒药,她只是从村里人口中得知,小蒋氏带着她女儿离开了,没有带她走,也没跟村里的人说一声,而是任她独自在小院里自生自灭。

    所以现在黎浅浅也不晓得,其实长孙氏和原主都是死在小蒋氏的手里。

    小蒋氏之所以会对黎浅浅下重手,就是因为,她怀疑黎浅浅看到她杀了长孙氏。

    那时她偷听到村长太太跟长孙氏说,有人在打听她的事,村长太太问长孙氏是否尚有亲人在世,长孙氏良久才应是。

    村长太太很兴奋,觉得如果长孙氏有娘家人在,那么就有人撑腰了,再也不用怕小蒋氏仗黎老夫人的势欺压她们母女了!

    小蒋氏听了很怕,她好不容易有了楼身之所,如果长孙氏有娘家人,她这个根本没跟丈夫拜堂,硬挤进黎经时夫妻之间的第三者,到时候肯定会被赶出去,她和女儿不能回娘家,到时候她们母女要何去何从?

    为了她和女儿,她不能让长孙氏的家人找到她,所以她便趁长孙氏病了,在她的药里下砒霜。

    那是她离家时,她娘给她的,她娘跟她说,如果有人碍了你的事,不要心软,狠下心除了她,她谨记母亲的交代,将手里所有的全用在长孙氏身上,因为长孙氏本就重病,所以她的死,没人怀疑过。

    只有黎浅浅,她和长孙氏相依为命,虽然长孙氏重病在床,但她寸步不离紧跟着她娘。

    也许是做贼心虚,小蒋氏总觉得自己在药里动手脚时,被黎浅浅看到了,所以当长孙氏下葬后,小蒋氏就想着要离开黎家小院,怕黎浅浅在自己离开后,说出自己对长孙氏下手的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把黎浅浅除掉。

    小蒋氏觉得自己是不得不为之,长孙氏的家人还没找上门来,长孙氏就死了,要是他们现在上门,要把黎浅浅带走,自己可拦得住?黎浅浅被带走后,要是把自己对长孙氏下手的事说出去,长孙氏的家人饶得了自己?

    长孙氏是病死的,本来她就病得很重了,死亡只是迟早的事,黎浅浅早产自小就体弱多病,在她娘死后伤心欲绝食不下咽,最后冻死在家里,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她是被毒死的。

    小蒋氏甚至都想好,长孙氏的家人若因此找上门时,只消推说自己当时要带她一起走的,是黎浅浅不肯,要待在那个家里不愿走,被冻死也是她自己选的,怪不得她。

    小蒋氏看起来就是个温温柔柔相貌妍丽的美人儿,谁也想不到,她曾经不动声色的杀了两个人,甚至其中一个,当时不过才五岁的小女孩。

    这些事,是小蒋氏藏在心里最深处的秘密,是她绝对不愿意被女儿知道的事。

    因此,听人家说,平亲王妃被人剥去温婉娴淑的外皮后,府里那几位嫡出小姐因此崩溃,对着平亲王妃声泪俱下质问的时候,小蒋氏其实是很同情她的,因为她对平亲王妃的恐惧感同身受。

    不过平亲王妃不会接受来自她的同情的,小蒋氏也没傻到跑去平亲王妃面前,跟她说我了解你的苦,她只是默默的听着这一切,然后越发的夜不成眠。

    季瑶深因此还特地跑去找黎浅浅,想要请蓝海为她姨娘诊脉,看看她是怎么了。

    不过黎浅浅很认真的看着她,问,“我是可以请蓝先生随你去王府,给你姨娘看病,但是,平亲王妃会答应吗?蓝先生不会被挡在门外吗?蓝先生对我而言,可是如同父亲一样的人,我可不会明知会受辱,还让他随你同去。”

    所以,你能保证你家嫡母不会为难蓝先生吗?

    不用说,大家都知道不可能。

    于是季瑶深只得回去求她爹,很可惜的是,她爹新收了两个来自海外的美女,他带着两位美人儿去山上的温泉庄子耍玩去了。

    季瑶深无许可施,只得回头去求嫡母,给她姨娘请大夫。

    平亲王妃近来过得水深火热,对这个罪魁祸首,其实恨不得她去死,可是她不能真让季瑶深去死,不能在这个风尖浪口上,还有她姨娘,否则外头的人肯定又有话编派她了!

    纵使再恨,她也只能按下火气,命人去给小蒋氏请大夫。

    黎浅浅知道小蒋氏病了,命鸽卫留心,她正关注耿护法和黎爷等人的行动。

    耿护法与黎爷撕破脸后,双方斗得很凶,在赵国原本支持黎爷的凌护法和沈护法不约而同选择壁上观,但在发现耿护法和黎爷的产业松动得很厉害时,双双投入捡便宜的行列中,从八月开始,两人就已经抢得不少黎爷在赵国的产业,九月上旬起,耿护法在东齐的产业,也陆续落入他们之手。

    耿护法逼不得已,只得向同在东齐为官的另外三位护法求援,不过他们本就因,与他支持的人不同,而少有往来,没趁机落井下石已算好的了,还想他们伸出援手?

    耿护法最后吐血身亡,耿护法一脉自此殒落,其剩余的家产由几个女婿瓜分。

    黎爷虽小胜,却在得知自家在赵国的产业损失近半,一时气急昏了过去,黎爷的儿子们急疯了,老头现在不能死啊!家产大幅缩水,老头也没交代这家产要怎么分,怎能死呢?

    还有他们大伙儿都生不出娃来,是不是想个办法,向东齐神医买药啊!不是说东齐神医手里有药具有奇效,能让不孕的人生孩子吗?

    他们因久居山中,很少出远门,所以消息严重滞后,这回还是跟着人去东齐收拾耿护法一家,才晓得东齐神医手中有这么神奇的药,却不知这事后续的发展。

    一个个十分扼腕,在东齐时手里头没那么多现银,不能把药买回来。

    殊不知跟他们推销这药的人也很扼腕,因为他手里囤积了不少,可不等他转手卖出去,就曝出东齐神医病了的事,那时他还很得意,暗道自己运气好,因为东齐神医病了,短期内想要再炼制此药是不可能的了,那他手里这些药不就成了高价待沽了?

    只消那么一哄抬,他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可惜没多久,就又有消息出来,说那药根本不灵,因为东齐神医那宝贝唯一的老来子,根本就不是他的种,是他那爱妾向别的男人借的种。

    他手里的这些药算是砸了!

    好不容易来了外地人,消息不灵通,正好可以让他捞一笔,多少回点本嘛!结果人家身上没那么多钱!好好的一笔生意就这么砸了!

    他这厢扼腕不已,黎爷这几个儿子也懊恼得很,却不知他们无意间逃过一劫,韦长玹炼的药是很好,但现在卖药的方束青,可不在乎这些药吃下肚会不会死人,她只在乎这些药能带给她多少利润,至于卖出去的药,有没有对症,那可就不关她的事了!

    凤庄主和凤公子之前,就是去处理这事,方束青要怎么卖韦长玹炼制的药,他们不管,但他们不会坐视这女人害死他们凤家庄这么多人之后,还能安享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