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六十章 太妃口谕

第五百六十章 太妃口谕

 
    季瑶深是独自来黎府的,黎浅浅不在时,她时不时上门来,所以她对黎府可以说很熟悉。

    当她发现领路的丫鬟,领她去一门内的小花厅,而不是去黎浅浅的院子时,不由略惊讶的问那丫鬟,“怎么不是去浅浅的院子?”

    “教主的院子在整理,不方便待客。”领路的丫鬟扯了嘴角笑了笑。

    季瑶深才不信,这般作为,不过是不愿让她进黎浅浅的院子罢了!想到自己的丫鬟做了什么,季瑶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安静跟在领路丫鬟身后。

    可是她安静,不代表跟着她来的丫鬟就明白季瑶深现在的想法。

    今天跟季瑶深来的四个丫鬟,三个样貌艳丽妩媚,她们亦步亦趋的紧跟在季瑶深身后,而那个清秀甜美的丫鬟,则是凑在季瑶深身边,不满的道,“姑娘,这黎浅浅也未免太托大了,没有在二门上恭候您的大驾倒也罢了,竟还叫个不上台面的丫鬟来迎接您。”

    季瑶深面无表情的往前走,只在那丫鬟说完时,转眸瞟了她一眼,不过还是没说话,那丫鬟原以为自家小姐会同意自己的话,见她反应淡淡,就有些没底,不过想到王妃身边的嬷嬷对自己的许诺,丫鬟深吸口气,再度开口。

    “姑娘,您可是亲王的女儿,她不过一介小小武将的女儿,她远行归来,您特意上门探望她,她竟然敢这样怠慢您,真是太过份了。”

    这个叫楚意的丫鬟,一张口就是挑拨,不断抬高季瑶深的身份,贬低黎浅浅,想要借此,让季瑶深觉得黎浅浅没出来迎接她,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要是季瑶深不晓得,她的丫鬟以自己的名义,去教唆黎浅浅的丫鬟背主,也许她会被楚意的话挑起怒气,但现在……她知道身边的丫鬟都是嫡母的人,假借她的名义行事的,就是眼前的这个楚意,另外那三个,有容貌有身材,但论机灵,远远及不上楚意。

    她身边的丫鬟换过几茬,楚意是唯一一个没被换掉的,季瑶深冷笑,这次会换上那三个容貌艳丽的,就是打算,在她成亲后,让成她们成为,她笼络丈夫心的通房丫鬟吧?

    季瑶深看楚意一眼,没有说话,脸上表情也没变化,让楚意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不晓得自己之前的作为,全被季瑶深看透了。

    虽然季瑶深身边的丫鬟不是那么可靠,不过她也不是完全无人可用的,只是能用的人,她不是安排去照顾她弟,要不就让去侍候她姨娘了。

    黎大老爷回去之后,还是给小蒋氏派了几个得用的下人来,蒋家也不甘示弱,除了给小蒋氏送人来,还给她在京郊置办了田庄。

    不止小蒋氏有,季瑶深也有,小蒋氏身为平亲王的妾室,就算手里有产业,也不好自己亲自打理。

    季瑶深拿到这些产业后,立刻就派人去衙门,改成自己的名字,黎大老爷得知后,还赞她想得周到,事实上也亏得她动作快,不然就被亲王妃截了去。

    黎大老爷和蒋家派来的人,不是让她安排去顾店,就是去庄子上做事。

    只是这些人,忠心是有,但真不是办事的料,所以她很少用他们,只有在迫不得已,又无人可用时,才会派上用场。

    可只能用在府外,想查府里的事,他们就派不上用场了。

    楚意挑唆两回,都没得到期待的反应,心里有些低落,不过还是越挫越勇,当她想再次开口时,已然到花厅了。

    她不由暗恼于心,并打算伺机而动,却不知,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季瑶深款款而入,见在上首的黎浅浅纹风不动端坐着,虽不想受影响,心里却还是免不了有些波动,黎浅浅是真没把她这个亲王女放在眼里啊!

    “季小姐来了,请坐。”黎浅浅礼貌浅笑,季瑶深抿了下嘴,深吸口气,与黎浅浅见礼,然后落坐,从头到尾黎浅浅都不曾避让,季瑶深到底年轻,脸上还是露了痕迹。

    黎浅浅嗤笑,那个叫楚意的丫鬟果然还是挑拨成功了,虽当下未让季瑶深有所回应,但到底还是在她心里留下痕迹,不过,那又怎样?就算季瑶深是亲王女又如何?老实说,她还真没把季瑶深放在眼里。

    平亲王或许位高权重,或许在南楚有些份量,但季瑶深是女儿,又不是儿子,平亲王或许对这个女儿怀有歉意,但那能撑多久?季瑶深要是聪明,就该趁平亲王对她们母女的歉意未被消磨完之前,赶紧的,挑个好人家嫁了,远远的嫁了,这样也许还能保住她和她姨娘、她小弟的一条小命。

    不过很可惜的是,从她得到的消息来看,季瑶深的心可不小,难怪平亲王妃要从她这里出手,只有让自己和季瑶深反目,季瑶深就再无得力的帮助,黎大老爷不过是平民,蒋家也是,就算手里有钱,可也没有钱到能无止尽的供应季瑶深,而且两家远在莲城和水澜城,远水救不了近水。

    而自己却在京里,就算自己不在京城,她父兄也在,且季瑶深还拉拢长孙如兰,她爹就算再对长孙家有意见,也不会拒绝援助陷入困境的长孙如兰,不得不说季瑶深还算蛮聪明的,因为她把长孙如兰拉进平亲王府。

    黎浅浅瞄了楚意一眼,见那丫鬟板起脸,就要开口斥责自己了,她放下手中茶盏,满眼期待的看着楚意。

    楚意见她这般态度,张嘴就要斥责,可是眼一抬看到了黎浅浅满眼兴味的看着自己,似乎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而且她就等着自己出手,楚意惊觉有问题,及时住了嘴。

    唉呀!被看穿了,真没意思。

    黎浅浅嗤笑,托着腮一副索然无味的看着楚意。

    季瑶深心里惊涛骇浪翻涌着,她确定是楚意仗着自己的名义行事,但黎浅浅这样作派,是什么意思?她知道?她怎么知道的?是了,她院子里那些丫鬟招了,她自然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那些丫鬟行事了!

    想通这一点,季瑶深心里暗松口气。

    她指着楚意,“她就是妹妹要的人,妹妹看要怎么处置她?”

    “她是姐姐的丫鬟,她是好是歹,自然是姐姐的事,妹妹怎好插手呢?只不过她教唆我那些丫鬟背主,实在不怎么厚道,还请姐姐日后多管教管教,免得再有人这么胆大妄为,越过主子行事,还拿着主子的名头招摇。”

    楚意听黎浅浅这样说季瑶深,气得满脸通红,张嘴就想顶回去,季瑶深斜过去一眼,让她浑身一悚,黎浅浅还没说完咧。

    顿了下,接着又道,“姐姐是平亲王的女儿,她一个丫鬟却敢越过你行事,啧啧啧!这谁教出来的丫鬟啊?我相信不是姐姐的错,那将她指给姐姐的人,实在是识人不明,姐姐也是好性,都这样了,还容她在身边侍候,要我啊!肯定是要请将她指派过来的那人替我做主,我是管教不了了,还是请她出面管教吧!”

    黎浅浅歪着小脑袋,看着季瑶深问,“姐姐说,我说的可对?”

    季瑶深直觉点了点头,双眼迸亮看着她,行啊!如此一来,不止是狠狠的打了嫡母的脸,她还只能咽下这口气。

    楚意却是双腿一软,整个人瘫软在地,她没想到,没想到季瑶深带她来,是想将她交给黎浅浅去处理的,而黎浅浅更狠,如果季瑶深真照她的话去做,自己让平亲王妃失了脸面不说,这口恶气还只能生吞下去,回头平亲王妃肯定要把这口气出到自己身上!!

    不,不行,她不能让姑娘把这事捅到王妃跟前去,否则自己,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不说,就连她的家人都要一并遭殃。

    “姑娘,姑娘!”打定主意后,她立刻爬向季瑶深,一把抓住她的裙角,“姑娘,奴婢是冤枉的,那不是奴婢做的,是有人,有人假冒奴婢名义做的。”

    “哦,你说不是就不是哦?”

    “是,奴婢时刻在姑娘身边侍候着,几时有那闲空去挑唆那几个丫鬟背主?”眼下的楚意已无进门时的趾高气昂,有的只是慌乱无措。

    黎浅浅点点头,“姐姐,咱们年纪小,对这种有异心的丫鬟,真是防不胜防,还是好生请教长辈,让她们做给咱们瞧,这样手把手教着,才能学得快,只要是为咱们着想的长辈,肯定不会吝惜传授给咱们她们的经验的。”

    黎浅浅赌平亲王妃在府里的形象,肯定是为庶子女们着想的好嫡母,只要她想保持这个形象,那么就必得栽在这一招上。

    季瑶深也看出来了,是啊!她年纪小嘛!正好需要长辈的教导,平亲王妃这会儿正在大宴宾客,还不晓得,黎浅浅给季瑶深出的这记损招。

    季瑶深不笨,想到府里正在宴客,也不再多留,带着楚意等丫鬟回府,当着众女宾的面,向平亲王妃指控楚意的作为,并怯怯的请示嫡母,遇到这样的下人,要怎么处置?

    平亲王妃自也不是省油的灯,当下便笑着回道,“我正担心你们姐妹心慈手软,这事正好让你们练练手。”

    “多谢母妃的好意,只是女儿年纪尚小,实在不知要怎么处理,还请母妃指教,相信几位姐姐们,也同女儿是一样的想法,母妃,姐姐们年纪不小了,七姐再过几个月就出阁,相信母妃舍不得她出阁,更舍不得七姐出阁后,被下人欺凌而不知如何保护自己吧?”

    平亲王妃脸都黑了,这死丫头在暗指什么?不等她开口,季瑶深又道,“女儿当然不是说母妃挑的人有问题,只是人心难测,谁晓得准姐夫房里,有没有那样心大的丫鬟呢?”

    对对对,这话说的屋里所有人频频点头,七小姐自然也是心有戚戚,毕竟再过不久,她就要出嫁,姑娘家在家是千般好,出嫁之后,上要敬公婆,下要照拂小叔小姑,还要侍候丈夫,而丈夫屋里却有时刻觊觎她相公的丫鬟们。

    别说,她一想到此,就睡不着,偏偏她娘像看不见似的,她一开口问,她娘总是气怒斥道他敢!问题是,他要真敢,她娘能为她做主吗?

    是不是还是要她自己处理?

    现在有个好机会,能让她娘出手处置有异心的丫鬟,好让她们学习,为何她不应?

    平亲王妃差点被亲女儿气得吐血!

    就算要处置丫鬟,也不能当着这些宾客的面啊!谁知道这里有没有和她家不和的,知道这事后,会不会伺机拿这事来威胁她们?

    季瑶深嘴角含笑,又添了把火,“母妃最是疼惜我们,相信父王知道后,肯定会大力赞赏母妃的一片慈母心的。

    一旁的女宾们,有人已然看出这嫡母庶女之间的暗潮汹涌了,有人暗鄙夷,因为平亲王妃向来以宽慈仁厚的嫡母形象示人,在场的女宾,就有不少人,被婆母指着鼻子骂,说她们这嫡母做的不好,要她们向平亲王妃学,可是看看她家庶女怎么做的?

    当着大家的面,请平亲王妃教她如何处置不忠的丫鬟?这表示什么?为什么这庶女不私下做呢?那定是因为只有公开请求,才能让平亲王妃拒绝不了她的请求。

    在场的人,有大半是家里的当家主母,见此情况,大概都猜到了,季瑶深请平亲王妃处置的那个丫鬟,应该就是奉平亲王妃之命,做了什么事,被季瑶深逮个正着啦!

    平亲王妃气个半死,瞪着季瑶深良久说不出话来,季瑶深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回望她,似在说,我诚心请示母妃教导,有何错?为何母妃要这样瞪我?

    正当僵时不下时,外头丫鬟通传,宫里来了天使。

    “怎么回事啊?”平亲王妃觉得自己逃过一劫,深吸口气便要领大家去前院领旨,却听传旨的宫女道,“平亲王妃不急,太妃娘娘口谕,不用到外头领旨。”

    太妃传的是何口谕?

    大家好奇得很,传口谕的宫女也不拖沓,直接了当的说了,内容无非就是要求平亲王妃,好好教导儿女,尤其是将出阁的七小姐,太妃最是疼爱她,听闻准孙婿屋里已有二女虎视眈眈,唯恐孙女出嫁后会吃亏,所以要求平亲王妃好生教导云云。

    这口谕接了比不接还叫人难受啊!

    她的女儿难道她不疼吗?还需要太妃特意来传这么一道旨意?真是气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