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偏向

第五百五十七章 偏向

 
    黎浅浅一出去,就看到铁大小姐站在院中的大树下,她走过去还没开口,就听铁大小姐道,“我知道他伤得很重,可我没想到那么严重。”

    “他们没告诉你。”黎浅浅肯定的道。

    “嗯。”铁大小姐苦笑,“我看他活蹦乱跳的,以为他应该已经调养得差不多了,没想到……”

    黎浅浅笑了下,把当初的事说给她听,铁大小姐听完之后,有些茫然,“他不是在凤家庄里吗?怎么会?”

    “他被人掳走,救回来时,他整个人都跟从前不一样了,但他还是很坚强撑下来了,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健康,还差点失去凤三这个弟弟。”

    铁大小姐愣了下,问,“凤三?他不是被凤公子夫人护得好好的?”

    “外头传的消息是被凤老庄主操控的,所以有很多事,并未外传,其实凤三当时虽被护着,但其实受创很重,尤其他是亲眼目睹父母就在他面前被……”

    黎浅浅说不下去了,铁大小姐这时才恍惚明白过来,那场几乎让凤家庄覆灭的灾难,不止在凤家兄弟身体上留下痕迹,心里留下伤痕,也许要严重数倍。

    她太自以为是了!

    以为凤三看起来好好的,以为凤二看来很健康,就以为外头传言太言过其实,事实上外头所传的所谓真相,可能不到真实的真相的一半。

    “为什么?”铁大小姐不解,黎浅浅笑着看她一眼,反问她,“我记得铁大小姐原订要嫁入鄂江王府的,却被铁二小姐半途截了去。”

    铁大小姐铁青着脸,一双美丽的眼睛狠狠的瞪着黎浅浅,虽然她并不想嫁给那位八公子,可不代表她乐意听别人说起此事。

    “铁大小姐尚且如此,更何况凤老庄主。”将心比心罢了!

    铁大小姐彷佛被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原本铁青的脸,剎时变得通红,原本张嘴就要反击,可又及时停下,只瞪着一双眼,看着黎浅浅。

    黎浅浅对铁大小姐并不熟悉,虽然从她这一连串的行为看来,她应该是对凤二情有独钟,她祖父知不知道呢?如果知道,又为何在寿宴上,公开说要把孙女许给凤三?是故意为之?想要藉此激凤二有所表示?

    刚刚在屋里,自铁大小姐出现,凤二的眼睛就一直停留在她身上,可见他对她应该是有意思的吧?

    要不然凤三和凤庄主为何要避开?是想让他们两有机会独处,培养感情?

    黎浅浅觉得自己脑子不太够用了!

    “蓝先生花了不少功夫,才把凤二调养成现在的样子,看到他不爱惜自己,难免要动怒,还望铁大小姐别记挂于心。”

    黎浅浅说完,转身走人。

    蓝棠看到她回来,不满的表示,“我真不相信,她对凤二是真心的。”

    黎浅浅头痛的看向云珠,云珠对她苦笑,她家姑娘已经念叨好一会儿了,二公子瞪她,也没让她闭嘴。

    “为什么这么想呢?”

    “因为她就不是真心的啊!”蓝棠不高兴的强调。

    黎浅浅摸摸额头,黎漱他们已经不在,就剩她们两和凤二公子。

    “我表舅和蓝先生他们呢?”黎浅浅直接丢问题出来。

    蓝棠虽不悦,还是老实答道,“我爹去抓药了,大教主带章老他们休息了。”她很不高兴,因为她原本诉说的对象是章朵梨,可那没良心的,竟然跟着她师父跑了。

    “来吧!我们让凤二好好休息,就别在这儿吵他了。”黎浅浅起身,蓝棠却一把拉住她。

    “咱们好久没看到凤二了,好不容易回来,不陪陪他说不过去啊!”说白了,她就是要赖在这儿,要是铁大小姐又来,正好把她给怼回去。

    可黎浅浅怎可能让她得逞,伸手点了她的穴,然后和凤二公子挥手道别,由云珠把蓝棠给扛走了。

    凤二公子却在黎浅浅临出门时,开口拦了她。

    “黎教主,可否暂留片刻,我有话想跟你说。”

    黎浅浅点头,让春寿跟在云珠身后,免得待会蓝棠穴道解了,找云珠麻烦。

    春江守在门口,和凤二公子的小厮们面面相觑,屋里就黎浅浅和凤二公子两人,春江很好奇,不知凤二公子要跟教主说什么,小厮们面对春江询问的眼神,无辜的回望,他们也不知自家公子要跟黎教主说什么,所以拜托,别盯着他们瞧了。

    黎浅浅出来时,已是半个时辰后的事了,春江看看她的脸色,有些好奇,不过主子不说,她也不好开口问。

    她们一出来,就看到铁大小姐站在门口徘徊,看到她们主仆出来,有些羞赧的不知要迎上来,还是要转身走人。

    黎浅浅可没那个兴致等她想明白,直接越过她走人。

    铁大小姐在后头有些犹豫,不知要不要开口留人,不过她的丫鬟显然没这个困扰,她们当中一个穿着最精致的那个丫鬟,张口就道,“黎教主,可否请您等一等。”

    “还有事?”黎浅浅半旋身问道。

    那丫鬟见自家姑娘没制止她,忙上前对黎浅浅福了福,小声道,“黎教主,我们大小姐对凤二公子是真心的,您不能因为她之前的行事,就对她有所误解。”

    “你是……”

    “奴婢元儿,是我家姑娘身边的大丫鬟。”看穿着,她要是不说,黎浅浅还真看不出她只是个丫鬟,因为她穿的这一身,简直能跟铁大小姐媲美了。

    黎浅浅转头看看自家丫鬟,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很亏待她们啊!看看人家的大丫鬟穿得是什么,她们穿得又是什么!

    春江感觉到黎浅浅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转了转,她素来伶俐,见元儿的穿著打扮,几与铁大小姐没什么差别,心说,她家教主不会觉得自己亏待她们了吧?

    黎浅浅蚁音入密问她,“看看人家大丫鬟穿的那一身,你会不会觉得我亏待你和春寿了?”

    “您想太多了!奴婢觉得,元儿姑娘之所以穿得那一身,兴许是为了让铁大小姐避祸呢!”

    咦?这话怎么说?主仆两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自然就冷落元儿了,元儿也不恼,还在一个劲儿的为她家小姐说话。

    铁大小姐身为铁家庄大庄主的嫡长女,身份贵重,要不然鄂江王子也不会为庶子求娶她了。

    铁家庄在江湖上的地位不容小觑,南楚的贵人们平常想结交,却苦无门路,好不容易来了位未婚的大小姐,京里这些贵人们怎会不动心?

    这也是为何高公子他们出京后,京里的这些贵公子们没有跟着动的原因了!黎浅浅虽是一教之主,但她父兄都是南楚皇帝跟前的重臣,瑞瑶教的总坛也在南楚,就算没有第一时间到她跟前露脸,以后也多的是机会结识她。

    但铁家庄的大小姐可就不一样了!

    谁知道这位大小姐何时会离开南楚?不趁机结识她,难道要等她离开了才来懊悔?

    铁大小姐一来就待在凤家庄,甚少出门,这让这些贵公子们有些扼腕,早知道就和凤二公子那废人先打好交道,现在也就不会苦无门路去结识她了。

    不过铁大小姐虽很少离开凤家庄,但隔个三五天,还是会出门逛街的,守在凤家庄门外的那些贵公子们无不伺机而动。

    于是,她便需要一个挡箭牌,在跟随的人太多时,能有个引开他们注意的人。

    反正南楚这些贵公子都没见过铁大小姐,所以元儿假冒她,总是能成功引开那些无聊的人。

    铁家庄是江湖名门,铁大小姐要来南楚,铁大夫人便挑了武艺不错的丫鬟跟着来侍候,原本侍候她的那些丫鬟,则被留在铁家庄,为铁大小姐绣嫁衣,虽然婚事还没着落,但为免到时手忙脚乱,嫁衣、打赏要用的荷包等物,还是先做起来的好。

    再者,女儿出远门,身边若都是才派来的丫鬟,就不怕她和丫鬟们合谋坑爹娘了。

    不能怪铁大夫人如此戒备,要是她能做主,她绝对不会同意,女儿嫁到凤家庄去,凤公子太好看,而且听说,他父母过世前,就为他相中瑞瑶教的黎教主,虽还没订亲,但那可能是因为黎教主还没及笄的缘故。

    而凤庄主,她见过几次,那不是个好拿捏的,而且他不是凤家血脉,只是老庄主的义子,谁晓得他何时会认祖归宗。

    而凤二公子……原应是凤公子的他,因为一次意外,受了重创,外头传言纷云,但铁大夫人光看凤公子之位落到他亲弟弟身上,而他,则成了凤家庄里可有可无的存在,就可知他的身子骨有多差了。

    否则凤老庄主怎会舍他而把公子之位传给凤三?

    要不是他扛不住,身为亲伯父的凤老庄主怎会舍弃他?

    由此可知,凤二公子的身体一定很差。

    铁大夫人怎舍得女儿嫁给一个病秧子?

    所以元儿她们被指来侍候铁永兰,同时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务必要暗中破坏大小姐与凤二公子,不让他们有发展下去的可能。

    这也就是为何,铁大小姐明明已经住进凤家庄,却对不实的传言深信不疑,当然,除了元儿她们的功劳外,凤二公子不愿让意中人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练武,再也不会是她记忆里,那个武功高深无所不能的小哥哥。

    黎浅浅觉得铁大小姐对凤二公子并不是真的上心,其实是冤枉她了,因为她没想到元儿她们会隐瞒自己。

    铁大小姐回过神来,抬手阻止元儿继续说下去,黎浅浅朝她笑了下,“元儿姑娘真是铁大小姐的好丫鬟。”

    铁大小姐只听到元儿最后说的那一丁点,并不确定她都说了什么,但听黎浅浅这么说,她也不好说什么,只顺着黎浅浅的话说,“是啊!她确实是个称职的好丫鬟。”

    元儿被说的红了脸,略显羞怯的抿嘴笑了下,便退到铁大小姐身后。

    其他几个丫鬟,有人似乎有些不平,有人则羡慕的看着元儿,她们都是才被指过来侍候铁大小姐的,可是元儿一过来,就被铁大小姐重用,这让她们不满又羡慕,其中一个叫纷儿的丫鬟尤为不满,论相貌,她自觉要比元儿长的好看,论武艺,她不比元儿差,论伶俐机灵,她觉得自己绝对比元儿强,可是大小姐眼里就只看到元儿,没看到她,也没看到其他人,让她觉得很不平。

    黎浅浅扫她一眼,悄与春江道,“看到那个穿粉樱比甲的没有?”

    “看到了,您是想?”

    “让人去探探,看她一脸不安份的样子,要是闹出什么事情来就不好。”

    纷儿确实长得不错,可惜,她的样貌偏艳丽,本来这不算太大的问题,偏偏她满心怨怼,就让她身上带着戾气。

    凤三不在,凤二又病弱,要是这女的仗着铁大小姐的名头,想对凤二动什么歪脑筋,怕凤二会扛不住啊!

    春江嘴角微抽,她家教主是不是忘记这是凤家庄,有分舵主、护史公子和数字公子在,要是还护不住凤二公子,让他被个丫鬟给设计了,那他们也就甭混了。

    别说,黎浅浅还真的忘了这是凤二公子的地盘,只想到凤三不在,要是他哥被个丫鬟算计了,自己就在附近,却没能拦住,等他回来,她怎么跟他交代啊?

    浑忘了凤公子出门,又没把他哥托给她。

    事实证明,黎浅浅的直觉还是蛮灵的。

    当晚,因为蓝海要给凤二公子调整用药,所以他要留宿凤家庄,蓝棠自然跟着她爹,黎漱师徒也就留下来,顺便和分舵主及护史公子及数字公子们商议事情,章老本就是凤家庄的人,知道他来,护史公子和数字公子们可开心了,不时有人围着他请教,逼得他老人家差点待不住,要回黎府去。

    后来是黎府总管将今天收到的拜帖送过来,才让他老人家打定主意住下了,章朵梨原是要回去,她前一天开始研究一张藏宝图,她想回去继续钻研。

    谁知章老拦下她,让总管回去派人把东西送过来。

    章朵梨想问,可看到师父铁青着脸,她便摸摸鼻子缩回去了。

    分舵主不敢慢怠黎浅浅,原想安排她一人住一座客院,不过黎浅浅直言,她们三人住一起就行,给分舵主省了不少事。

    回头就跟副分舵主说,“还是人家黎教主好,那铁大小姐不过是铁家庄的大小姐,排场却大到吓人。”

    一座客院不够她的人住,分舵主东挪西移的,空出了四座客院,才把铁大小姐带来的人安排好。

    副分舵主笑,“铁大小姐远道而来,武艺又不高,铁庄主不放心,多派些人保护着也是应该的。”

    分舵主冷哼,心里还是偏向黎浅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