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五十六章 脉相

第五百五十六章 脉相

 
    章老直接就开炮了,“还想什么啊?你傻的啊?你闺女儿和孟盟主可有婚约?可交换信物了?可小定了?什么都没有,你还替他操什么心啊?真是!”章老没好气的训了蓝海一顿。

    “我说你啊!你闺女儿就是被你这老子给坑了的,孟盟主既然早就对棠姐儿有意思,为何迟迟不请人上门提亲,光是跟前跟后的,有啥用?你也别跟我说,他家里那摊子烂事,都摆不平那些老家伙,没法子请人上门提亲,他光跟着你们父女,鞍前马后侍候着,是想怎样?霸着棠姐儿,不让别人向她提亲?”

    顿了下,章老喝了口茶,继续开炮,“我说你啊!心太软,以为他这样就是好?要真有担当,就该早早去把家里那些人处置了,留着干么?是想着磨到你点头,答应把棠姐儿嫁他,成亲后让棠姐儿去替他处置那些老家伙?他也不想想,他没把家里处置好,他没办法越过那些老家伙,请人上门提亲,那他是打算,纳棠姐儿做妾不成?”

    也许孟达生并无此意,但被章老这么一说,蓝海悚然一惊,他从未从这个角度去想事,现在被章老提点,他不禁深以为然。

    如果他现在能耐收拾那些人,为何一早不收拾他们呢?拖拖拉拉的,害得他家棠儿平白受气,才发狠收拾人?哼哼,晚了!

    蓝海父女完全不晓得,孟达生现在能这么硬气收拾家里那些人,其实多亏了他之前在蓝海父女面前刷存在感,令孟家那些人疏于防备,这才让他的人能好整以暇的收集那些人犯错的证据。

    当然,要是按他以前的脾气,就算收集到这些证据,收拾起人来,八成也是软绵绵,兴许他真想着,等蓝棠进门后,让她发狠收拾他们顺便立威。

    章老数落完蓝海之后,本想要对黎漱开炮的,不过被黎漱冷眼一瞪,他老人家立刻非常明白事理的闭上嘴。

    黎漱冷哼,算你识相。

    “王相今儿的信可来了?”

    “已经送来了。”章老呵笑,“孙家那小子实在贼溜,知道王家这事不好处理,又不能不处理,便推着王子显去出头,王相在信里拚命夸他。”在老子面前拚命夸他徒弟的前未婚夫,以为他会因此就后悔,然后打算回收这枚前徒弟夫婿?真是好傻好天真!

    就算他处理这件事很果断明快,那又怎样?并不能掩盖他被女人勾走的速度有多快啊!

    而且那小子完全不知自己哪里有错吧?要不怎么想着要跟章朵梨赔不是呢?到现在都不见人影,可见他之前所为,也不是出自真心。

    大概就是底下人帮着买了,让他送未婚妻示好,嗯,兴许还是出自王相授意的,毕竟这门亲事,可是王相追着章老订下的。

    章老捋着下颌的胡须,道,“儿孙都是债,以前我总羡慕王相好福气,儿孙满堂还个个出众,不过现在嘛!”嘿嘿,老子不再羡慕那老家伙了,他虽然无儿无女,但有一个出色的徒弟就够了,虽然徒弟的婚事让人有些头疼,不过,他就不信,这天下没有足以匹配她的男人。

    “凤公子他们没接到消息吗?”回来两天了,还没见到凤公子,黎漱略感不悦。

    “凤公子他们不在京里,凤庄主去了东齐,凤公子前段时间去了赵国,算算时日,应该快要回来了。”谨一才从刘二那里得了消息,忙对黎漱他们说。

    “凤二公子呢?”

    “他,前些天染了风寒,连着几天没下床,知道咱们回来,凤家庄的数字公子本想请蓝先生过府,为凤二公子诊治,又怕蓝先生车马劳顿,还没歇息好,所以……”

    黎漱这才面色稍缓。“知道了。”

    “我一会儿就过去看他,真是的,怎么会染了风寒?”蓝海气恼道。

    这我哪知啊?谨一心中腹诽,面上却保持温和的笑容。

    章老想了想,“蓝先生,我跟你同去。”

    “也好。”蓝海头也没回的应了声,脚步没停的要回屋整理药箱,走到门口顿了下,转头问黎漱,“你要去看他吗?”

    “当然。”黎漱点头,又交代谨一,去通知黎浅浅,之前不知道京城凤家庄仅凤二公子在,还染了风寒,现在知道了,自然要去探望。

    于是乎,近午时,季瑶深上门来找黎浅浅时,便扑了个空,“他们不是才回京,怎么没在家好好歇息,上哪儿去了?”

    没想到会扑空的季瑶深,口气不善的质问黎府管事。

    “是临时接到通知,知道大教主的一位故友染病,病得有些沉重,所以才赶过去探望。”黎府总管绝口不提凤家庄,自然也没说同行的有位神医。

    “既是大教主的故友,为何黎浅浅也得跟着去?”话才出口,季瑶深立刻发现周遭的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怎么?我说的不对?”

    “季小姐,我们不知平亲王府是如何,但,大教主是我们教主的师父,师父的故友病重,大教主要去探病,身为徒弟的教主侍奉大教主前往,有何不对吗?”

    季瑶深抿着嘴恨声道,“你们大教主不能自己去?”

    “那是我们教主孝顺啊!”黎府总管笑吟吟道,“知道大教主听闻消息后,心神不属,所以特地陪同前往。”

    季瑶深能说什么?只能气呼呼的追问,“他们何时回来?”

    “这可就难说了。”黎府总管笑容可掬,“这本就是临时通知的,出行的时候谁也没想太多,究竟如何,还得视情况而定。”

    废话,说的都是废话!季瑶深听了气得半死,“你家教主不会是故意躲着我吧?”

    “教主为何要躲着季小姐?说起来,还是季小姐对不起我家教主呢!”说着便将季瑶深的丫鬟唆使,黎浅浅院中留守的丫鬟们监守自盗一事说了。

    “不可能!”季瑶深这下不只是气,还恼,“我不可能做这种事。”

    “我家教主也说不可能,可是那些丫鬟们信誓旦旦,这是那些丫鬟的口供。”总管把那些丫鬟的口供递给季瑶深,她看了之后大怒,她还以为已经把自己身边的人完全掌控住了,没想到,竟然还是出现了漏网之鱼。

    “你确定她们没有撒谎?”

    “季小姐,你觉得她们都已经被逮住了,还在这种事情上头撒谎,有何用处?”

    一点用都没有。

    也就是说她那几个丫鬟不可尽信。季瑶深感到深深的疲惫,似乎她努力再努力,最终还只是在原地踏步,她永远跨不出去。

    记下口供里的丫鬟名字,季瑶深临走前,对总管道,“你告诉你家教主,此事我定会给她个交代。”

    总管笑着应下,其实他并不觉得季瑶深能给他们教主什么交代,她身边的丫鬟都是平亲王妃给的,身契捏在平亲王妃手里,她能做什么?

    只不过是空口说白话罢了!

    黎浅浅他们去了凤家庄的原址,凤家庄的总管、护史公子及数字公子看到她来,都很开心,只是说到凤二公子的病,大家的脸色就显得有些古怪了。

    黎浅浅看着心里说不出的诡异,他们的脸色不像在为他的病担忧,却也不像无事,可以看出他们为凤二公子烦恼,是什么呢?

    章朵梨师徒也跟着来了,他们本是凤家庄的人,虽然常年待在北晋,但之前也曾在南楚的总舵待过,虽然总舵已搬迁,京城凤家庄里,还是有他们认识的人,当然,更多熟识的人已在之前那场意外中丧生。

    京城凤家庄已从总舵降为分舵,自然是由分舵主来主事,京城这位分舵主便是从前总舵的总管,他领着黎浅浅他们去凤二公子的住处,凤家兄弟在京城分舵的住处其实没变,还是从前住的地方。

    只是物是人非,再度走进凤家庄,黎浅浅忍不住想起凤老公子夫妇两。

    蓝棠还没走进凤家庄,情绪就开始出现变化,章朵梨原本还想逗弄她,后来想到蓝棠以前就住在凤家庄,那场变故里,自己没了许多认识的人,想来蓝棠失去的,要比自己多更多,于是也就静下来。

    等进了凤二公子的院子,几个人发现,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这是怎么了?”

    章朵梨好不容易发现一个以前的旧识,忙上前去搭话,没多久就把情况弄清楚了。

    “铁大小姐?”黎浅浅没想到她会跑到南楚来,更没想到,她竟会出现在凤家庄。

    “是。她们说,铁大小姐似乎对二公子有意思,整天追着他跑,二公子无处可躲,就拉着庄主和公子当挡箭牌,不过,没几天东齐那边传消息过来,庄主就走了,隔没两天,公子也去了赵国。”

    事实上,凤庄主的职责是坐镇凤家庄总舵,可是他偏不按前人的脚步来走,遇到事总是亲自出马,按他的话说,反正老庄主还在嘛!总得给他找点事做,所以他很理直气壮的四处跑。

    而凤公子凤三呢?凤公子的职责本就是满天下跑,所以常年不回总舵,也是正常。

    但,他们兄弟两竟然扔下凤二公子,前后脚跑了?这就有点不太对劲了。

    章朵梨没有说什么,就见蓝海给凤二公子把完脉了,脸色沉沉,“你啊!不是告诉你要好生保养身子的吗?怎么就是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啊?连着几天晚上不睡觉?你上哪儿去了?吹夜风啊!你好大的胆子。”

    凤二公子被训得头低低,一声不吭的,蓝棠看了觉得很不舍,正想开口说什么,就闻一阵香风掠过。

    “你凶他干么啊?是我拉着他半夜不睡去赏月的,吹吹夜风又咋地,他以前又不是没吹过……”

    铁大小姐?黎浅浅和蓝棠几人对望,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这一位怎么会突然冒出来啊?

    “你谁啊?”

    “我,我,我!”铁大小姐难得的卡住了,俏脸通红的看着凤二公子,指望他出声为自己解围,凤二公子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回答蓝海的问题。

    “她是北晋铁家庄的大小姐。”凤二公子以为自己这么一说,屋里的人应该就明白了,不过,大家本就知道铁大小姐的身份,毕竟铁老庄主曾在自己的寿宴上,当众宣布要把铁大小姐嫁给凤公子。

    大伙儿不了解的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凤二公子的房里,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蓝海没好气的道,“他以前没受过重创,熬夜吹夜风自然是没问题。可他现在经受不起这些折腾,他得好好调养,方能像常人一般,你要是不理解,还是趁早离开,别来带累他。”

    因为铁大小姐自陈凤二公子之前这些行为,是因她之故,所以蓝海看她很不顺眼,说没几句话就开口赶人。

    凤二公子迟疑半晌,看来似乎是想替她说话,可是在铁大小姐期盼的眼神下,他终究还是选择不说话,让铁大小姐原本晶亮的眼睛黯淡下去。

    黎浅浅就站在黎漱身后,黎漱端坐着喝茶,蓝海还在数落人,章老人老眼不老,清清楚楚看得分明,想了下凑到黎漱耳边,“那小子是怕自己会连累人?”

    黎漱抬眼看凤二公子一眼,对章老道,“瞒不过您老的眼睛。”

    “那是。”章老得意万分,不过一会儿,就皱着眉头问黎漱,“他身子真的很糟?”

    “其实调养好一阵子了,说糟,那是与他自己颠峰之时相比,其实还是比不懂武的一般人要强,就是,不能练武了。”

    对一个武人来说,再也不能练武,可能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尤其凤家兄弟自小习武,他几乎没过过一般人不用练武的日子,如今不是不必练武,而是不能练,这让他心态上很难去调适。

    铁大小姐似乎不太了解整个情况,被蓝海骂,凤二公子又对她的求助视而不见,最后被气哭的她转身就跑,蓝海还没消气,对着凤二公子继续念叨,蓝棠都要看不下去了。

    黎漱放下茶碗,对黎浅浅道,“去看看,顺便把事情跟她说清楚,凤庄主他们兄弟肯定什么都没跟她说清楚就跑了。”

    凤二公子自己当然不会跟铁大小姐详说,所以铁大小姐知道的,可能只是全貌的十分之一,所以她才会觉得熬夜不睡,赏月吹夜风不算什么大事。

    却不知,蓝海之前花了多少心思在凤二公子身上,方才把他调养到现在这样子,见人不知轻重如此待他,怎能不气不恼!

    黎浅浅叹气,乖乖领命去找铁大小姐,老实说,她对铁大小姐也有些恼,你说你对凤二公子上心,既然如此,就该清楚他身体的状况,又怎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蓝海能从脉相上看出凤二公子的情况,可见之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