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五十四章 解惑

第五百五十四章 解惑

 
    一样是宗室所出,但还是有所不同的。

    福临县主虽只是县主,可她是皇上亲封有封号有封地的县主,纵使父亲早逝,但她的身份远非平川侯这样的勋贵能小瞧的,孙玄书虽是汝阳长公主的孙子,可他爹没有官职,没有爵位,不过一白身,而王家在赵国虽有身为相爷的王相在,但那又怎样?那是在赵国,跟南楚一点关系都没有。

    所以王家铺子胆敢坑福临县主,好大的胆子啊!凭的是什么?谁给的胆气如此欺人?出事了,发现靠山兜不住,又想叫黎浅浅出手?当他们瑞瑶教是啥?专职给他王家收拾善后的?

    王家的管事们做死,凭什么要瑞瑶教替他们出头?

    以为章朵梨非王子显不嫁吗?哼哼!这些家伙该不会不晓得章老已做主解除婚约。

    “这位管事,你们和上头多久没联系了?”黎浅浅若有所思的问。

    王家几位管事戒备的看着黎浅浅,他们和上头固定半个月联络一次,不过这次已有近两个月没联系了。

    “有什么问题吗?”

    “我建议你们赶紧连络上头,免得误事。”黎浅浅不再说话,而是由春江代表发言。

    王家管事见黎浅浅不开口,交给一个丫鬟来发话,心里都有些不悦,不过他们到底是来求人帮忙的,就算心里再怎么不高兴,也晓得这会不能发出来,遂敷衍了事的应了下,然后自以为是的订下三日之约,三日之后再来听黎浅浅的答复。

    “教主,您就这样放他们走?”春寿见他们走了,气急败坏的问。

    “嗯,放心啦!他们这一走就别想再进门了。”

    春寿有些怀疑,春江扯她一下,她才抿着嘴退下。

    蓝棠拉着黎浅浅追问,“这样放他们走,没关系?

    “能有什么关系?”黎浅浅反问。

    蓝棠说不出话了,云珠帮开口,“他们是王家的管事。”

    “是啊!他们遇到事,找我们出头,我自认没那本事,没应承,就这样,难道他们还能逼我们出手相助不成?”黎浅浅反问,见蓝棠她们摇头,她才笑了下,“所以啦!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都说民不与官斗,他们的主子在赵国也许是位高权重,但在我们南楚,他算什么?难道我们南楚的官员,还得对他家的下人礼遇?王家的下人在南楚违法犯纪,就可以不予计较?”

    当然不成。

    “他们既然敢坑人,就得有勇气承担后果才行。”黎浅浅摆摆手,不再搭理这事。

    蓝棠却因好奇,多了个心眼,让人去通知刘二,请他派人盯着那几位管事。

    稍晚,大家用过饭正在消食,刘二匆匆来到。

    “怎么了?”黎浅浅看他神色,知道有事,便问。

    刘二与黎漱、章老等人见礼,挪到黎浅浅身边,悄声回报下午盯梢一事的结果。

    黎浅浅听完后,问,“这位魏尚书是那个?”

    “新上任的吏部尚书。”刘二回道,“原本是个很低调的人,前吏部尚书过世后,才由三位宰相联名推举上位,还算是个本份人,不过……他娘是个心气高的,一心要儿子出人头地,本来魏尚明有个青梅竹马的小表妹,两家本说好,等魏尚明高中,就让两人成亲。”

    “不用说,魏尚明高中,他娘后悔了?”

    “是,魏尚明高中二甲十三名,被当时的太常寺卿相中,意欲把孙女嫁给他,他以已有婚约推了,魏母得知后勃然大怒,没几天,他姑父就死于非命,家里失了顶梁柱,老人们跟着病倒,他姑母扛不住,正好有人上门求娶小青梅,他姑母看在丰厚的聘金上应了。”

    刘二说着忍不住唏嘘,“直到成亲那天,上门的花轿竟是顶粉红小轿,那时他们才知,对方是纳妾而非娶妻。”

    “男方该不会是孙二老爷吧?”黎浅浅听到这儿,忽然灵光一闪,问道。

    “您怎么知道的?”

    “呵呵。”黎浅浅只笑不答。

    刘二继续说,“魏尚书的小表妹进门后,运道不佳,只生一女,就再无消息。”

    接下来不用刘二再说,大家也都猜得出来了,魏尚书表妹的女儿就是孙翠婵,魏尚书其实有意聘孙翠婵为媳,可是尚书夫人不同意,凭什么她的宝贝儿子得娶个庶女为妻?她的父亲要是有些权势,或她自己在京里贵女圈中有些名气,倒也还罢了!

    偏偏孙二老爷是白身,孙家二房一直待在汝阳长公主封地上,根本没在京城贵女圈露过面,然后她姨娘还是老爷的小青梅,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尚书夫人不可能点头答应她进门。

    一推二拖的,就把孙翠婵的婚事拖到现在,曾姨娘苦等不到魏尚书的回音,心里也急了,所以才会帮女儿出主意,让她去向王子显示好,当然她也想不到女儿会做到那种程度,那等于也绝了自己的后路啊!

    就为了争个妾室之位?

    曾姨娘心疼之余,便将所有怒气冲魏尚书而来,魏尚书自知理亏,若不是他这边拖着,孙翠婵不至于等到现在还没订亲,最后铤而走险对个男人投怀送抱,因为这般再加上被小青梅指责了,魏尚书心里更加愧疚。

    派人去查了王子显的底细,得知这小子竟然早有婚约,订的还是个江湖人,魏尚书当时就怒了,他小青梅生的女儿虽为庶女,但他可是视若珍宝,否则也不会想让儿子娶她为妻了,现在委身给王子显作妾,要是正室是公主那般身份,倒也还罢了!

    竟然是个江湖人?

    他派人收买了一个王家管事,让他在同伴间挑事,否则王家管事们胆子也不会这么大,他就是要让他们惹出事情来,再让他们去向章朵梨求助,一介江湖人自然是不顶用,等他们求助无门时,再由那个被收买的管事,提到自己,他再以孙翠婵表舅身份出面为王家解围。

    相信王相不会不识相,还敢委屈孙翠婵作妾。

    只是他的算盘打得很响,却没想到,王家管事们本事那么好啊!一惹就惹到宗室女。

    魏尚书初晓此事时,半晌说不出话来,满京城的贵人他们不招惹,偏偏招惹去福临县主?要知道这一位,可不好惹啊!且因为她父亲是为皇帝牺牲的,遇到事情,别人是父母出头,她,可是有皇帝撑腰啊!

    所以他一得知消息,就派人叫被收买的管事闭嘴不要提到自己。

    直到他们被黎浅浅所拒。

    那人想到了他,悄悄去魏府找他,也才让鸽卫们顺藤摸瓜查出魏尚书和王家管事们之间的联系。

    “这人都还没进门呢!就已经在排除异己了,有这么一个孙媳妇,想来王相肯定很高兴才是。”黎浅浅笑嘻嘻,章老听见,忙问她怎回事。

    黎浅浅让刘二说给他们听,并将王家管事们所为也一并说了。

    章朵梨听了心里五味杂陈,任何一个期待婚期的待嫁新娘,乍听闻未婚夫竟与别的女子有了极亲密的关系,而且对方将在她成亲后就要进门跟她做姐妹,心里大概都很不是滋味吧!

    她一直以为王子显心里只有自己一个,没想到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还有人向他献殷勤,而他不止没有拒绝,还乐在其中,最后甚至和其中一人……师父疼她,为她做主退了这门婚事,她心里其实是有些期待的,期待着那个人,会排除万难冲到她面前,向她保证他和对方没有关系,他没有要纳对方为妾。

    可是她失望了,王子显压根就不曾想见她一面,跟她说清楚讲明白,他唯一一次冲到黎浅浅面前,是为孙玄书和高公子他们,请黎浅浅让他们蹭船。

    现在得知孙翠婵不止自己手段了得,还有个为她筹谋一切位居高官的表舅,幸好她解除婚约了,否则就凭她这脑子,八成在孙翠婵手里活不过十天半个月吧?

    与其如此,断了也好。

    章老万般庆幸,“幸好咱们已经跟王家没关系了,不然,哪躲得过如此的暗箭。”他最清楚自家徒弟的心性,她全副心神都在她那一手绝活上头,根本没心思与人勾心斗角。

    黎漱冷哼看着黎浅浅,“这王家的管事们,脑子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以为你应该替他们出头呢?”

    呵呵,问的好啊!她也想知道。

    黎漱瞪她一眼,将刘二、谨一及鹰卫统领等人召集过来,一一分派任务,黎浅浅听他分派完,忍不住问,“这样会不会太狠了些?”

    “狠?会吗?他们都要拖我们下水,替他们挡灾了,你还想着我们这样的回击太狠?”

    好吧!黎浅浅偷瞄章老一眼,见他完全没意见,便也不放在心上了。

    至于平川侯府这里,王家的管事们迟迟没露面,孙玄书还真不好把王子显扔下,不过他还有事要办,也没办法在京里一直待着。

    此外,他娘已经来信通知他,王家已经派人上门来向她提亲,竟然是要让王子显娶孙翠婵为妻。看着信孙玄书问来送信来京的小厮,“那王表公子原本的未婚妻呢?”

    “章小姐啊?她师父做主解除婚约了。”小厮有些得意,觉得他家小姐牛啊!原本是要进王家为妾的,可对方的未婚妻知道此事后,就自愿退让。

    解除婚约了?“什么时候的事?”

    小厮摸摸脑袋,老实说他还真不知道呢!只能大略猜测了个时间,孙玄书这一算,章老提出解除婚约一事时,他们正好在瑞瑶教的楼船上,原来如此!他那时还在想,章老师徒是江湖人,明知王子显在船上,因何连见一面都不曾?

    他暗地里还嫌弃章朵梨都还没进门,就摆这副姿态给谁看啊!真是草莽出身不知礼。

    却原来早在那个时候,人家就已经打定主意不要这门亲事了!亏他还在背地里嫌弃人不知礼,明知未婚夫和自己在船上,却不肯见他们,原来啊!想到他们表兄弟两,带着高公子他们蹭人家楼船,蹭得那么理直气壮。

    现在想起来,真是臊红了脸!

    “公子?”小厮见孙玄书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心里着实害怕,不知是发生什么事了,怯怯的唤他一声,孙玄书被他这么一喊,眼睛锐厉的扫过来,吓得小厮浑身发抖,他到底那里得罪公子了?让公子这么瞪着自己。

    “公子,王家的管事们来了。”平川侯府的管事及时通报,救了小厮一条小命,孙玄书让小厮下去,让管事把王家管事请进来。

    王家管事们先是为他们现在才来的事赔了不是,然后就是向孙玄书抱怨生意难做云云,听得孙玄书一头雾水兼心情烦燥。

    “你们生意难做,与我孙家有何关系?生意做不好,表示你们的经营手法有问题,你们放心,回头我就修书去赵国,与我姨母好生说道说道,让她另择贤能者来南楚接手生意。”

    嘎,不是!他们跟孙公子抱怨这个,其实是为之后的事做铺陈,谁知这个棒槌竟然一板子拍定,将他们定调为没本事搞砸了差事,还来跟他抱怨,进而要求六夫人另择贤能来取代他们?

    这怎么可以!他们这些年过得悠哉,上无主子辖制,底下的人奉承巴结,随便一捞油水丰富,这日子不要过得太滋润啊!现在,他们听到了什么?这位孙家的公子,竟然说,要把他们一撸到底?

    “孙公子,这真不是我们的错,您要知道,在京里做生意,本就不易啊!贵府与我们府上原就是亲戚,现在又要亲上加亲,这……”

    “我知道啊!”孙玄书笑,“就因为是亲戚,所以才不能看着亲戚的生意垮了嘛!再说了,为了我家姐姐日后日子好过,也不能看着亲戚家生意难做嘛!”

    “就是这个理。”开口说话的管事闻言松了口气,道,“就是这个理,所以……”

    孙玄书没让他说完,就开口道,“我派人打听过了,几位管事的本事实在是令人咋舌啊!你们分管的几间铺子,每个月的收入,再不济也该有个近百两,可是在几位的手里,别说百两了,都还倒贴了,你们说,这样的铺子还开着干么呢?留着赔钱?真是,嫌家里钱多花不完,宁可赔钱也要继续开下去?这是什么道理啊?几位管事可否跟我说说,为我解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