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利用

第五百五十三章 利用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没派人去查?”孙玄书有些生气的质问管事。

    管事苦笑,平川侯府在京城的地位如何,没人比常年待在京城的他更了解,虽说是长公主的夫婿,但汝阳长公主自己在京里都没什么地位了,更何况她的夫婿?

    早些年还有人记得,平川侯是战场上的常胜将军,可现在?以前人们提起平川侯,还会说起他在战场上的风采,如今,只记得他是与当今不怎合拍的汝阳长公主的夫婿。

    除此,就无甚可说的了。

    所以平川侯府在京里,可谓是小透明,比人家那三流勋贵还要无足轻重,他们出门与其拿平川侯府的名头,还不如拿孙府的名头来得有用。

    因怕引起皇帝的关注,所以平川侯府在京里做生意,都是大总管孙棋出面,久了,人都称孙大总管孙老板,商场上孙棋的名号可要比平川侯有用的多。

    但就算孙棋的名号有用,也不好去查王家的铺子。

    管事给孙玄书上茶,道,“之前王家的铺子突然生意大好,简直可用日进斗金来形容,本来三节送礼,他们很是巴结。”管事看孙玄书一脸茫然,似乎不懂这有什么,心说这位主儿八成是个不管事的,所以不晓得亲戚间送礼的讲究,本想为他解说一番的,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他接着说下去,“可最近一次,他们不止没送礼来,还对咱们送去的礼挑三拣四的。”

    “他们这是攀上了什么贵人,所以觉得可以不用把我们家放在眼里了?”孙玄书虽不谙世故,但基本的礼还是有些概念的。

    王子显家的铺子之前巴结自家,为的就是在南楚有个靠山,现在的这种作为,表示他们已经找到更好的靠山了吧?那……

    “后来呢?”

    “本来想着王家是二夫人的亲戚,所以帮着照看些,他们既寻了更好的靠山,咱们不必再照看着,也是件好事,小的就没放在心上,可没几天,王家铺子那边的集市有人闹事,小的没多想,后来听人说,王家铺子被人闹事,好像闹得挺大的。”

    “那他们没上门,找你们去帮忙摆平?”

    管事讪笑,当然是有啊!可是因为之前王家那几个管事,给自家没脸,所以孙棋大总管下令不予理会。

    孙棋大总管代表的是他们平川侯府,王家不过是二夫人的亲戚,人家都给自家没脸了,难道他们还硬凑上去?有事的时候就找上门来,得意的时候就踩着他们?当他们平川侯府是啥?

    所以大总管发话了,管事乐得从命,但现在面对孙玄书,管事难免有些赧然。

    孙玄书却毫不在意,他关注的是,“是谁去王家铺子闹事?”

    “听说是京里几位贵女,也不知他们是怎么得罪她们的。”管事小心的打量孙玄书。

    孙玄书想了下问,“那之后,王家铺子就关门了?”

    “应该是吧!”老实说,他事情多着,哪有闲功夫去盯着王家铺子,要不是前两天恰巧经过,他还真不晓得王家铺子关门了。

    “派人去查一查,就算关门不做生意,难道里头做事的人全都跑光了不成?他们主子来了,总要跟他们通知一声。”

    “是。”管事应下,告退之后就找熟人打听消息,待听说二房庶出的小姐看上王子显,且王子显原本的未婚妻跟他解除婚约了,管事一惊,忙问明时间。

    等知道时间后,才恍悟,原来王家那几个家伙会突然不送礼,还千般挑剔,怕是知道了孙翠婵的作为,王子显被解除婚约,觉得日后孙家得巴着他氜王家了,否则孙翠婵在王家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至于后来有人上门闹事,他们找上门求助被拒,那几个管事便干脆关门不做生意,但这些事,孙府的管事可不晓得。

    当然,他也不知道,王家的管事找他们帮忙不果,这会儿得知黎浅浅他们回京了,便跑来求助了。

    “王家管事?”

    “是。”内总管拿着拜帖回道,她原想把拜帖给黎浅浅,可是黎浅浅连看都不看。

    “他们找我干么?”

    内总管想了下,道,“奴婢日前听说,有贵女去王家铺子闹事,王家管事们扛不住,曾去平川侯府求助,不过平川侯府连门都没让他们进。也不知两家是何关系,之后大概是听说,您和季小姐的关系,所以才找上门来吧?”

    内总管之所以会这么猜测,是因为她不晓得王家和平川侯府的关系,同时也不清楚跟着黎浅浅回府的章小姐,与王家的公子曾有过婚约。

    “季小姐?这事关季瑶深什么事?你不要告诉我,季瑶深和人去王家铺子上闹事了。”

    内总管苦笑,“不是季小姐自愿的,她是被连累的。”

    季瑶深在京里贵女圈中有着不小的名气,尤其之前说了黎浅浅的行踪,高公子他们便是因此才会出京的,虽然平亲王府几位小姐都与她不亲,但不打紧,京里多的是想季瑶深结交的贵女。

    平亲王儿女不少,但像季瑶深这样,半路接回来的外室女,还颇为得宠的,几乎是难得啊!

    季瑶深的容貌承父母双方的优点,加上这些年在闺学进修,又得平亲王宠爱,她姨娘前些年给她生了弟弟,综上条件来看,实在是个不错的媳妇人选,尤其她还是皇帝跟前红人黎经时闺女儿的好友。

    那位黎教主在京里几年,与之称得上好友的人,除季瑶深一人就没了,攀结不上黎经时父子,巴结不到黎浅浅的这些人,无不把季瑶深视为重要人物。

    当然也有人似高公子他们那样,觉得黎经时再得皇上宠信,也不过几年时间,压根不必去示好,至于黎浅浅,那就是个来自乡野的村姑,有什么好巴结的?但对季瑶深,她们倒还倾向结交,毕竟她爹是平亲王,就算曾经是外室女又怎样?人家姨娘可得宠着呢!

    没看都大年纪了,进府后连怀两胎,虽然第一胎掉了,可紧接着又怀了,且还生下个健康活泼的男丁,这让已步入中年,府中多年未再添儿女的平亲王得意非常,这表示什么?这表示他宝刀未老啊!

    还能孕育健康的后嗣!

    为着这个,他对季瑶深母女很是宠爱,便是因为如此,平亲王妃就算想对她们母女出手,都得绕着弯来。

    按内总管的说法,季瑶深的一位闺中好友,去王家铺子买东西,王家开的铺子有卖香料的,也有卖来自赵国的杂货的,还有从东齐、西越进口的布料等等,内总管并不知季瑶深那位好友去的是王家铺子的那一家,只晓得那位贵女买了王家的东西之后,又去别家铺子逛的时候,赫然发现,王家卖贵了,差价若只是点零头,那位贵女八成也不会计较。

    偏偏差的是一半,等于她在王家买一件,可以在别家买两件,这个差距不可谓不大啊!

    明摆着坑人嘛!

    如果那位贵女脾气温驯,兴许不会闹腾,何必呢?回家告个状,让官府出面惩治一番就是。

    不巧这位也是出身宗室的贵女,脾气火爆得很,有人欺到她头上来,还叫她忍?不如直接杀了她算了。

    再加上一些加油添醋看热闹的贵女,原本不过是小事一桩,最后却闹到店家只能关门大吉以避祸。

    季瑶深原与这位贵女的关系也没多好,那位县主出身宗室,自然是和季瑶深的嫡姐妹们要好。

    也不知这位县主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和季瑶深见过几面后,就很积极的与她往来,宫里举宴或是宫外办什么宴会,只要请了她,她必带着季瑶深出席。

    让季瑶深的姐妹们百思不得其解,也羡慕嫉妒不已。

    要知道平亲王的女儿们,仅嫡长女曾被封为郡主,还是没有封号的,而这位与季瑶深交好的县主,却是有封号的。

    谁让她爹曾是当朝大将军,屡为皇帝建功,他英年早逝,膝下仅有一女,故此皇帝特地封她为福临县主,并给了福临一县为封地,封邑虽不大,但比季瑶深嫡长姐被封的郡主有实惠的多。

    福临县主?“她没有兄弟?”

    “没有,她今年刚及笄,听说她似乎对大少将军很有好感。”内总管迟疑半晌,才吞吞吐吐的对黎浅浅说道。

    “我大哥?”黎浅浅震惊了,“那她和季瑶深走得近,也是因为……”

    “奴婢猜,是因为大少将军之故,大少将军平常不是去军营,就是来咱们府中,要不是就是去京里咱们那些铺子巡视,只要大少将军来,不出片刻,季小姐和福临县主必出现。”

    黎浅浅心说,我去,这追得实在明显,怪不得外头会传说,福临县主对她大哥有好感。

    “她是独女?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神勇大将军夫人,再有就是神勇大将军的妾室们,再有就是她们生的庶女们吧!”

    大将军夫人仅生一女,妾室们倒是好福气,有人生了三个,可惜都是女儿,大将军要是还在世,就算庶出,也能嫁得不错,可惜大将军过世了,就算大将军夫人想让她们嫁得好些,日后好成为自己女儿的臂助,但大将军死了,娶他家女儿真没啥好处,就算大将军夫人再如何努力奔走,也改变不了她们的命运。

    福临县主因有封号,有封地,娶她的好处虽不多,但对不少人家来说,足矣。

    所以她在婚姻市场上,卖相还是不错的。

    只是不巧,她看上了黎韶熙。

    她想嫁,除了要看黎家,还得看皇帝肯不肯,不过少女情怀的她,完全不懂这些,她只晓得她喜欢黎韶熙,想要接近他,所以她想尽办法,最后被她发现季瑶深。

    与王家铺子闹开来,大概也是因为让季瑶深看了笑话,觉得面子下不去,所以才会不依不饶的,定要王家铺子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您看,这事,咱们要管吗?”

    “管什么?”黎浅浅摇头,“我去见王家的管事,只是想听他们想说什么,章小姐如今可和他们没有关系了,可总得防着他们,把她和王公子的婚事拿出来说嘴。”

    不管是解除婚约还是退亲,女方受到的责难,绝对会大于男方,纵使她一点过错都没有。

    黎浅浅不想王家管事把这件已解除的婚约拿出来讲话,所以要先去堵住他们的嘴。

    可是真坐在厅里,听王家管家们,你一言我一语在那儿咶噪,黎浅浅顿时感觉很庆幸,幸好章老早早跟王家解除婚约了。

    听了半晌,黎浅浅抬手要他们别再说话,不过王家管事们说得兴起,根本没把黎浅浅当回事,只是一个劲儿的索求,要求黎浅浅派人去他们铺子守着,以防有人故意去铺里寻事,又狮子大开口的,要求黎浅浅注入资金,要求很多很杂,但总归一句话,就是黎浅浅若是不答应,他们便不会在王子显父母面前,为章朵梨说好话。

    厅里众人听的义愤填膺,个个握紧拳头,恨不能上前胖揍他们一顿。

    “你们的意思是,如果我不答应你们的要求,你们就会在王公子的父母面前,说章小姐的坏话?”

    “正是,黎教主,贵教如今可是极为仰仗章小姐师徒二人,如果因为您不应允我们的要求,致使章小姐成亲后日子不好过,可别怪我们没有事先提醒您啊!”王家管事们还不知自家公子和章朵梨的婚事已经取消。

    虽晓得孙翠婵将进王子显那一房为妾,却不知因为这事,婚事取消,来找黎浅浅,除了希望借她之力,摆平福临县主,更想从中获取好处,六房在王家虽不怎么显眼,但谁让六夫人有个好姐妹,是南楚长公主的儿媳妇呢?

    “我知道了,你们可以走了。”

    “黎教主,您还没给我们答复呢?”领头的王家管事质问道。

    黎浅浅笑了下,“这位管事,你未免太过心急了,你们今天贸然上门,提出的要求这么多,难道我连考虑的都不成,得立刻答应才成?”

    王家管事们自然晓得他们太过着急了,可能怪他们急吗?

    要知道这铺子不开门,就损失一日的收入,要是那位福临县主老揪着他们不放,盯着他们的铺子十天半个月的,这损失怎么往上报?他们私自提价中饱私囊,可是瞒着主子们的,若这事不解决拖沓下去,只怕他们这些年赚的,都得全填回去了。

    这怎么成呢?

    要是黎教主答应他们所求,如此一来,他们不止不用把赚的填回去,还能再多赚好几笔。

    现在就等黎浅浅首肯了!可是这死丫头怎么这么不上道啊!王家几位管事见黎浅浅不点头,还想打发他们走,火气就上来了,春寿几个看他们变了脸,全都戒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