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五十二章 久别重逢

第五百五十二章 久别重逢

 
    相较于王子显不可置信的气急败坏,孙玄书的冷静就显得特别了,平川侯府的下人似乎此刻才发现,他们家这位公子有点意思。

    “他不过是奉命来送信的,送完了就走,有何不对?赶紧坐好,我们先回我家。”

    马车辘辘往前,他们出发的时候,太阳已高挂空中,离开码头后不久就午时了,管事怕饿着两位公子,特地绕了点路,到附近的一处小镇用饭,用过饭,王子显还是恹恹的。

    王家的下人深知自家公子的习性,用过午饭必得小休半个时辰,便跟孙家下人要求休息。

    不过被孙家下人拒绝。

    开什么玩笑,他们家公子可是长公主的孙子,这一路上跟他们一起吃苦受累,王家表公子难道比他家公子娇贵不成?还歇午咧!啧啧,要是在这里耽搁了时间,还不如歇到明天早上再进京吧!

    可那么一来,他家公子就迟了一日,传到二老爷耳里,大概就要被处罚,二老爷治军甚严,管教儿子亦如是,公子这次会出门,就是接到二老爷的指示,要他帮高公子他们,要不然公子也不会走这一趟。

    现在高公子他们已顺利下船,被家人接走了,公子却迟滞不进京,二老爷可不管是谁拖后腿,只会计较公子落后高公子他们一日。

    王家下人才不管这些,他们只在意,他们家公子要休息。

    “这样吧!你们在这里陪着你家公子,派一个人跟我先进京,让他去通知你们铺子上的管事,让他明天派人来这里接你们?这样可好?”

    “表公子,您可不能扔下我家公子不管啊!”说话的王家小厮却不想让孙玄书离开。

    他们来到南楚,是孙二夫人派人照顾着,后来住进平川侯府,开销自有孙二夫人招待,出门寻找章朵梨,上了楼船,一切用度自有瑞瑶教负责,所以他们身上带的银票几乎都没用到。

    现在下了船,公子一副不在状况内的样子,让他们心里有些没底,所以就想巴着孙玄书不放,至少遇上什么事,能有个拿主意的人在。

    孙玄书看看王子显的样子,也确实放心不下,但他也实在不能拖到明日才进京。

    “走吧!上了车随他要怎么歇都行。”

    孙玄书既已发话,孙家下人自然照办,当即格开王家小厮,把王子显请上车。

    王子显手里捏着信,神魂不属的由着孙家下人请上车,孙玄书看着暗摇头,心里对孙翠婵日后的生活,感到有些忧心,不过那也是她自找的,日子不好过,怨不得谁。

    “玄书,你说,她到底到底是怎么想的?”祖父信上竟说章老做主,已将他二人的婚约解除,祖父信上交代他,要讨好巴结章老,让他同意章朵梨拜祖父为义祖父,这什么跟什么啊!她明明是自己的妻子,为什么祖父要答应章老解除婚约?

    她不嫁自己,还能嫁给谁?

    难道就因为孙翠婵的投怀送抱,所以她生气了,恼了他?这是要他答应不纳孙翠婵为妾,故意以退为进?

    王子显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越想越乱,脑子转得生疼。

    孙玄书懒得理他,叫来一个护卫,让他点了王子显的昏穴,车里才安静下来。

    被王子显念叨的章朵梨,这时正跟在黎浅浅身后,“这是安排给你住的院子,你看看喜不喜欢,还有这里头的摆设,要是有你不喜欢的,直管说出来,回头就让人给你换。”

    黎浅浅对黎宅总管的办事能力感到很满意,虽是临时通知的,不过他在短短时间内,就把两个院子整理得很不错,章老和章朵梨都不喜欢奢侈,但使用的东西太差,他们心情就会很差。

    总管给章朵梨准备的院子,乍一看很普通,很简单,但所有的用料都是上贡的锦缎,颜色清淡但懂行的就知道,这几种颜色都不是好染的,更别说上头绣样,都是顶尖绣娘的成果。

    侍候的丫鬟都是才选进府的,黎浅浅和蓝棠院里侍候的,也是新进的,原来的那一批,不是被黎韶熙打发去庄子上,就是被发卖了。

    把章朵梨安置好,她就回自己院子去了,蓝棠早就回去了,等她发现自己院里的人被换,便带着云珠跑来找黎浅浅。

    “怎么回事啊?我院里原本侍候的人呢?”

    黎浅浅正打发人去找内总管,“我已经派人去找内总管,你且等等,等她来了,就知道了。”

    蓝棠点头,转眼就发现黎浅浅院子里侍候的,也换新了。“怎么你院子里的人也换了?”

    “嗯。”黎浅浅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不过蓝棠觉得啊!中以接下来的时间,她只能忍受蓝棠对此发表看法。

    不多时,内总管来了,得知黎浅浅是为此事找她,便笑了,“大少将军说了,若您有疑问可以问他。”

    “我不想等他来,我现在就想听你说。”

    内总管笑容不变,“是。”

    黎浅浅是教主,她问了,内总管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原来侍候的那些丫鬟,因为正经主子长时间没回来,久了,自然就为自己的前途忧心不已,尤其,主子不在,就表示做的再好,也没人看到,没有打赏,只能领固定月例钱。

    虽说之前黎浅浅在时,也不常打赏,但她人在京里,这些丫鬟心里就有底气啊!做的好,主子就算没发现,也还有她身边得用的丫鬟会看到,如春江和春寿她们,再不济,也还有叶妈妈啊!

    可是教主一出门就是一两年,如果是那种有事做就安心的人,当然是安心待着,但能进到黎浅浅她们院子里侍候的,都是有心往上爬的。

    此时,若有人有心为之,她们很容易就走偏了。

    “是季瑶深?”

    “是。”内总管颌首,“大少将军的人发现,教主院里的丫鬟被季瑶深收买,竟然趁教主不在,试图把教主的财物偷盗给季瑶深。”她对季瑶深的行为很鄙夷。

    她知季瑶深之所以能在平亲王府站稳脚跟,全是她家教主之功,她家教主有事离京,却还是派人支助她,没想到此人竟然背着教主,勾结丫鬟偷盗教主的财物。

    “可派人跟她对质?”黎浅浅问。

    “这倒没有。”内总管摇头,“不过那几个丫鬟是当场被逮,大少将军得知后很生气,命人把她们杖责一番后发卖。”

    黎浅浅若有所思的曲指敲着桌面,蓝棠气愤难平,“那我院里的丫鬟?”

    “她们是偷盗您院里的药丸,拿去卖给药房。”内总管摇摇头,“您不晓得,您屋里那些药丸可值钱了,要不是她们出手大方,奴婢都不知她们做了什么。”

    原来黎浅浅院里的丫鬟,其实一直没有露馅,是因为蓝棠院里的丫鬟,偷盗她屋里的药丸去卖,钱来得太容易,原本谨慎小心的人,难免就失了分寸,出手大方不说,行事态度也越发张扬。

    内总管发现不对劲,与黎韶熙的人打了招呼,他们很快就发现这几个丫鬟做了什么,又想既然蓝棠院子里的丫鬟有问题,那黎浅浅的丫鬟们呢?

    这一盯梢就发现不对,她们事情本做得隐密,若不是特地去盯梢,还真发现不了,她们是当场被逮的,不过她们把责任全推到季瑶深头上,黎韶熙揪着她们偷盗黎浅浅财物这一条处置她们,至于季瑶深究竟有无涉入?他不管,他只管这些胆敢偷他妹东西的丫鬟。

    内总管其实觉得大少将军对那些丫鬟蛮狠的,但回心想想,也难怪大少将军生气,教主等于是把家交给那些丫鬟看管,她们竟然背叛教主监守自盗,孰可忍孰不可忍。

    “打一顿发卖。”黎浅浅点点头,“我知道了,那大少将军没派人去质问季瑶深?”

    “没有!”内总管轻叹口气,“您不知道,京里的贵女恨不能巴上两位少将军,所以大少将军怎可能去找季瑶深。”

    “那到底是不是她指使的?”

    “这,就要问大少将军才晓得了。”内总管苦笑,大少将军就算查到什么消息,也不必跟她一个下人说。

    黎浅浅安抚她几句,打发她走之后,派人把院里的丫鬟召集过来,让叶妈妈训话,自己则和蓝棠窝在屋里商议怎么处理。

    稍晚,黎经时父子过来,一家子总算团圆了,吃了顿团圆饭,黎经时和黎茗熙拉着黎漱、谨一等人拚酒,章老吃几道菜就累了,章朵梨和蓝棠一起送他回房休息。

    黎韶熙则找黎浅浅说事。

    说到丫鬟被换一事,黎韶熙看着院里明亮的灯笼在夜风中轻轻摇晃,道,“那几个丫鬟说是季瑶深指使的,可是我不是很相信她们。”

    “怎么说?”黎浅浅问。

    “季瑶深受你支助,在平亲王府过得还算不错,她姨娘生下儿子之后,他们母女三人的日子就更好过了,之后她又把长孙如兰拉进去,她自己又在贵女圈中交了不少友人,就算平亲王妃故意刁难她,也都难不倒她。”

    黎浅浅转头看他,“大哥觉得是谁?”

    “我觉得应该是平亲王妃授意,让季瑶深的丫鬟以她的名义行事。”

    黎浅浅笑得眼弯弯,“这绝对是可能的,就算季瑶深再有钱,也比不上平亲王妃在亲王府的地位,她不止有钱还有权,季瑶深不过就是一个庶女,就算平亲王再怎么疼惜她,也不可能让她越过平亲王妃。”

    平亲王妃有权有钱,操这些丫鬟们的生杀大权,就算季瑶深以为自己把身边侍候的丫鬟捏在手心里,也不过是个假象罢了!

    除非她能把这些人的身契掌控在自己手里,否则,她们明面上是侍候她的人,实际上却要听从背后真正主子之命。

    “平亲王妃行啊!一旦我院子里的丫鬟被查出有监守自盗的可能,我必要整治这些人,她们只接触过季瑶深的丫鬟,自然一口咬定是季瑶深指使的,却不知季瑶深的丫鬟背后的主子究竟是何人。”

    等这些丫鬟被她处置了,追查出是季瑶深的丫鬟所为,那么很自然的就会以为是季瑶深授意的,进而与季瑶深撕破脸。

    若黎浅浅是个急性子的,查知此事后,应该不会私下找季瑶深对质,而是会直接在公开场合,找季瑶深对质。

    如此一来,先不说对黎浅浅的名声有何影响,但对季瑶深来说,几乎可以说是覆灭般的大灾难。

    首先支助她的黎浅浅,不可能再支助她,二来指使丫鬟偷盗人财物,如此一个人,谁还敢同她往来?

    不敢与她往来,自然也无人敢上门求娶,季瑶深这个庶女的价值就降低了,凭借着平亲王对她们母女的歉意,还能撑几年?

    季瑶深的前途没了,她姨娘和小弟还能有好日子过吗?季瑶深从此陷入困境,自身难保的同时,长孙如兰的覆灭就不远了。

    高明!

    “如此一来,平亲王妃可就不动声色的除去了心腹大患。”

    “是啊!”黎韶熙笑,“这件事,我才处置完,平亲王妃大概还没收到消息,自然季瑶深也不知此事。”

    “大哥真是的,你就留着这事,等着给我当见面礼?”

    “谁叫你一出京,就像丢了似的不知道回来。”

    “我也不是故意的,没办法啊!”

    黎韶熙自是知道小妹的难处,不过是嘴上过过瘾,刁刁她罢了。

    “对了,你回来,没跟凤三他们说?”

    “没,我就想着今儿回来,先自家人聚聚。”

    这话让黎韶熙很满意。

    此时,孙玄书他们也进京了,虽说汝阳长公主与当今不和,但长公主府和平川侯府在京城都有府邸,长公主府曾经富丽堂皇气势宏伟,但已经几十年不曾有主子进驻,再怎么华丽的摆设,都有了岁月的痕迹。

    进了平川侯府,下车时,王子显仍茫茫不知所以,孙玄书派人把他带去客院后,自己则回了二房的院子,“对了,派个人去通知王家的管事,让他明儿过来接人。”

    “公子,我们今儿已经派人去了,不过王家的铺子大门深锁,听说已经关门好些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