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五十章 多想
    顺利登上楼船的高公子一行人,原本的雀跃、期待和兴奋,如春日里的雪人般消融得很快,不到半日就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措。

    他们都是天之骄子,身上虽无功名,但因为家中父祖位居高位,他们只要一出门,无一例外的成为众人拍捧的焦点,虽然偶尔也会有所抱怨,然心底其实对此还是有些得意。

    他们以为黎浅浅既应允他们登船,应该就是有心想要与他们交好,毕竟,他们家中长辈可都位极人臣,就算黎浅浅的父亲是皇帝最近信重的宠臣,但一介武将,又无甚根基,一旦皇帝有其他信重的宠臣出现,黎经时父子就会成为过往,八成连留下痕迹都不曾。

    如果黎浅浅聪明,或她身后的人聪明的话,应该就会让她积极的跟他们搭上线才是。

    但是,他们登船后,被领去安置的舱房,并且得到领路人的一句交代,请他们待在各自的舱房里不要出来,到点用饭,自会有人为他们送饭,然后就走了。

    高公子他们当然不将这交代放在心上,在舱房待不到一刻钟,就叫小厮去取酒和文房四宝,他们要上甲板去赏景。

    结果小厮们才出门,就被挡了回来,酒倒是送来了,还是南楚近来极出名的桃花源酒庄的剑南春,去岁京里办了一场名酒品鉴,其中就以桃花源酒庄的剑南春拔得头筹,获得首奖。

    原本一两剑南春一两银,价格不算便宜,现在价格更是飞涨,一两剑南春价十两银、百两银都有。

    不知小厮拿来的,是十两银一两的,还是百两银的?

    章公子拍开酒坛上的泥封,酒香立刻飘散出来,醇香醉人。

    “好酒。”章公子倒了一碗,还没放下酒坛,高公子已把那碗酒拿走,他只得再倒,连倒了好几碗,都被其他人拿走,他也算好脾气,没有动气发火,而是等他们手里都有酒了,就直接举起酒坛对着嘴喝起来。

    “喂,喂喂,你别太过份了啊!”高公子见状当即叫了起来。

    其他人也跟着叫嚣,几个年轻人闹成一团,小厮们见他们喝了酒,下手都还有着分寸,知他们没醉,只是闹腾,也就守在一旁不插手。

    等他们闹腾够了,纷纷睡下,小厮们才松口气,把自家公子扛回去,交给贴身侍候的丫鬟们,丫鬟们才把人安置好,就有人送来晚饭,菜色比他们平常吃的好。

    “虽不许公子他们出去,但吃的用的倒都不曾亏待咱们。”高公子的大丫鬟轻抚刚上身的衣裳,这套衣服出自锦衣坊,价格虽不高,但也不是她们一个丫鬟买得下手的,可是那黎教主竟然就送了她们每个丫鬟各三套。

    就算一套只十两银子,一个丫鬟三套,就三十两了,她家公子身边侍候的丫鬟就有七、八个,人人皆有,如此花费就颇为可观。

    对萍水相逢来蹭船的人的下人如此厚待,这财力是有多雄厚?丫鬟们心里不约而同闪过这个念头,她们都知道自家公子这趟出门的目的,在川东城待了那么久,都没能达成目的,亏得公子们心大,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现在会跑来蹭船,无非就是努力一把,好让家里长辈们知道,他们不是没尽力,而是人家防备得紧,压根不让他们有接近的机会。

    高公子他们之所以浑没把这事当回事,最主要的原因,便是觉得黎经时不会得宠太久,一旦失宠,黎浅浅这个武将之女也就没啥用处了,至于瑞瑶教的宝藏,众人皆知,黎大教主收这个徒弟,完全是看在他过世表姐的份上,就算黎浅浅当上教主,那又如何?

    难不成黎大教主真会把瑞瑶教当陪嫁,让她带去婆家?别说黎浅浅不是黎漱的女儿,就是亲女儿,也不至于这么做!就像他们家里,不管父母、祖父母多疼宠他们的姐妹、姑母,当她们出嫁时,顶多嫁妆略丰厚些,没有一家是倾尽所有为女送嫁的。

    就算是独女没有男丁可承后嗣,也不会把所有财产给女儿带走,没有男丁,他们还能过继,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在婆家能否过得好,有时就看娘家够不够力,如果财产全让女儿带走,没有留下丁点给娘家,若婆家人是好的,那还好,但要是遇上个别有居心的呢?

    所以娘家得力,女儿在婆家就有底气,故此,让女儿把娘家所有财产带走就不太可能。

    因此,这些公子们就觉得自己不需要对黎浅浅示好,因为就算娶她回家,也不可能得到瑞瑶教的宝藏,黎大教主还活得好好,人也不傻,怎可能把瑞瑶教当嫁妆,让黎浅浅带去婆家。

    既然如此,娶黎浅浅还不如娶京官的女儿,或孙女,就算品级低一些,都比娶个乡野出身,没受过闺训的黎浅浅好。

    只是这种话,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他们也不好跟家里的长辈们说,因为那么一来,不就挑明了,家里长辈们要他们娶黎浅浅,是为了她所能带来的财富吗?

    这也是他们来到川东城,得知有间客栈不易进后,就消极怠工的缘故。

    “对了,静王世子和长平侯世子去哪了?”高公子的大丫鬟之一好奇的问同伴,同伴看了看床上的公子,见他兀自拥被高卧,才道,“谁知道呢?不过静王世子那位孟夫人可是出自川东城孟家,她又有孕在身,为了她和她肚里的孩子能平稳,孟家自会为他们准备船只。”

    有孕在身,乘船是比乘车要平稳安全许多。

    尤其孟小五娘之前,曾因与静王世子那位得宠的美人起冲突,而动了胎气,孟家好不容易攀上静王世子,断然不乐见孟小五娘肚子里的娃有所闪失。

    至于长平侯世子,本来就受寒调养中,乘船南下,要比乘车安稳温暖多了,至少不用担心上下车之际受寒。

    蓝棠这里,翻着账本,看到黎浅浅大手笔的花,不禁要大骂败家女啊!

    “你干么送她们衣服啊!”蓝棠没好气的道。

    “不过是投资罢了,你干么那么吃惊。”黎浅浅不以为意。

    “投资?你投资在她们身上做啥?”蓝棠不解。

    黎浅浅笑笑,没继续这个话题,反说起了章朵梨的未婚夫来。

    “那个王子显未免太自以为是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就贸然应承,会拘着那几位公子。”因为孙翠婵的事,蓝棠对王子显很不喜,若不是黎浅浅想法子隔开他们,只怕王子显现在已经被蓝棠整掉半条命了。

    永远别得罪一个学医的人。

    没看蓝海随便炼的药丸,一小颗就能让人半死不活,还有韦长玹的药,嗯。黎浅浅暗记下来,回头得找刘二问问,看看方束青现在如何了。

    这女人眼里只有钱,现在她手里又握有韦长玹这些年炼制的各种药,很难说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蓝棠不知她在想什么,已经从王子显说到章老身上去了,章老得知王子显竟然被汝阳长公主的庶孙女缠上,心里有些不得劲儿,他老人家的宝贝弟子还没进门呢!他竟然就已经有妾室等着进门了。

    不是他老人家瞧轻自个儿的徒弟,而是他很清楚,自家徒弟虽然长的国色天香,但她那个性子,实在是……她就不是个会在男人面前软下身段,撒娇痴缠的性子,所以章老已经在盘算着解除婚约了。

    他给王家去信,自陈自家徒弟的性情,应是无法适应王家这显贵人家,所以他提出解除婚约的要求。

    王相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说服章老答应这门婚事的。

    万想不到,章老会突然提出退婚,事出必有因,更何况之前,侍候王子显的人传回来的消息,都是小两口进展顺利,章老也一直乐见其成,怎么会突然变了心意?

    这一查,可把王相气坏了!

    虽然章朵梨是孤女,除了章老这么一个亲人,就没有旁的亲人,但是她出自凤家庄,现在又和她师父在黎大教主面前露脸,孙子与她成亲,好处绝对是远胜过汝阳长公主的庶孙女所能带来的。

    而汝阳长公主的庶孙女能为王家带来什么好处?

    没有。

    而且王子显若真纳她为妾,怕还会惹来汝阳长公主和平川侯的不满,就算是庶孙女,到底还是汝阳长公主的孙女不是?

    堂堂长公主的孙女,给人为妾?

    说出去怕是会丢死人的,汝阳长公主不会坐视此事发生,南楚皇帝也不会同意,王相绝对不希望,最后汝阳长公主和南楚皇帝一起向赵国皇帝施压,迫使赵国皇帝向自己施压,逼王家将孙翠婵名媒正娶进门为妻。

    任谁多年筹划被破坏了,心情都不会太好。

    王相便是如此。

    章老选择解除婚约,除了以此保全自家徒弟,也帮王家解了危。

    就算再不乐意,王相最后还是同意了,不过他提出了收章朵梨为义孙女的建议,章老不答意,都解除婚约了,就断个干净,他不想章朵梨日后再和王子显有所纠缠。

    王相当然不愿意,他好不容易才磨得章老同意婚事,现在婚事不成,他却不想断了和章老师徒的往来,最重要的是,这条人脉能带给他的好处实在太多,他舍不得放手啊!

    于是乎,信鸽成天往来南楚与赵国之间,章老很坚决,王相则死缠烂打,反正往来送信的是信鸽,又不是他老人家。

    章老一决定解除婚约,就跟徒弟说了,知道王子显就在楼船上,章老更是反应直接,把徒弟拘在身边就近看管。

    王子显对此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章老做主解除了他和章朵梨的婚事,也不知道他祖父打算收章朵梨做义孙女,还一派无知无觉的以章朵梨未婚夫自居,在楼船上以东家身份自居。

    鸽卫小头领来跟他禀报,王子显命看守高公子他们所住舱房过道的鹰卫离开,说什么高公子他们是他邀请来的贵客,不是犯人,不必他们守着过道云云。

    刘二对这小子自以为是的作法给逗乐了,“鹰卫他们怎么说?”

    “您还不知道他们的脾气啊?”鸽卫小头领扮个鬼脸,“王公子说什么,他们都当听不见,可把王公子气坏了,觉得他们让他在高公子等人面前没面子,刚刚说要杖责他们。”

    “喔,那鹰卫们退了吗?”

    “呵呵,您在逗小的吗?”鸽卫小头领笑弯眼,“他们根本不把他当回事,他就放话说要去找章小姐做主。”

    鸽卫小头领不解的摇头,“您说这人脑子是怎么想的啊?他做错事在先,都还没取得章老师徒的原谅呢!就大包大揽的,带了一大堆人来蹭船,吃住全是咱们花销,他一毛不花,还有脸跟咱们的人撒气?”

    “没办法啊!人家以为章小姐非他不嫁啊!就算他犯了天大的错误,章小姐都会原谅他,毕竟章小姐出身江湖,能嫁给他这位官家公子,实是天大的福气啊!”刘二语带嘲讽的道。

    鸽卫小头领疵牙裂嘴的砸巴着嘴,“还真是……”顿了下问,“您说,他祖父知不知道他在哪儿?”

    “大概知道吧!”刘二心说,王子显身边侍候的人,肯定有王相的人,他小子和汝阳长公主的庶孙女滚到了一块,那人怎么可能不向王相禀报,之前章老没说什么,那老头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等到章老说要解除婚约了,王相才急了。

    他急的,怕是担心,他王家就要到手的好处就此飞了!

    “章老拒绝这门亲事也好,不然,按王子显这性子来看,王家人也差不离,若真成了亲家,只怕就此缠上来,不只章老被缠着不放,就连咱们教主,凤公子他们都得遭殃。”

    鸽卫小头领心有戚戚焉的点头同意,没看章老气还没消,王公子就已经直接找上他家教主,拉了一大票人来蹭船了吗?真要让他和章小姐成亲,怕他就此视瑞瑶教、凤家庄都是他王家的产业了吧?

    不怪鸽卫小头领这么想,实在是王子显的态度,让他不得不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