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四十九章 蹭船

第五百四十九章 蹭船

 
    从川东城回京城,这个季节乘船其实不是个好选择,因为不知何时会降雪,一旦天气有变,气温下降,河水就可能结冰,虽说黎浅浅这艘楼船的船头有破冰的设计,可是能不遇上最好。

    所以黎漱把人分成了两部份,一小部份跟着他和黎浅浅乘楼船,大部份的人则乘车或骑马,这些人没跟他们一起搭楼船离开有间客栈,而是搭别的船只离开,所以外人看到了楼船,大概都会以为,这艘船客满,毕竟黎浅浅身边随行的人很多。

    王二公子认得高公子,因为他初到南楚时,就是高公子奉命相迎,之后他才被平川侯府的人接走。

    “表哥怎么在这儿,还和高公子一起?”被王二公子称呼为表哥的男子孙玄书,笑眯眯的摇着扇子走近。

    “我妹被祖母罚了,在家里闹腾不休,所以我就溜出来散心啦!”孙玄书小声的对王子显说道。

    “表妹被长公主罚了?怎么会?长公主不是一向最疼惜她?”不管犯了什么错,都舍不得罚她,为此,他娘还时常拿她出来,和自家妹妹相比,可把他妹给气坏了,整天就嚷着不是她不讨祖母欢心,而是她不想跟孙翠绢那样虚伪作假。

    这话不说没事,说了不止他娘生气,传到他祖母耳中,差点没把老人家给气翻过去。

    要他说,他妹口无遮拦是该罚,但他祖母脾气大,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还不是因为她的婚事,嘿,你说那个凤公子究竟有什么好啊?我妹只不过见了他一次,就此情根深种。”孙玄书叹气,“我都不晓得我那妹妹,几时那么长情了!”

    “表妹见过凤公子?”只见了一次,就闹腾着要嫁给他?

    “见过一次,哎,你说那人有什么好啊?”孙玄书百思不得其解。“长的是不错,但咱们兄弟几个又有哪个长得不如人?是吧?”

    王子显没见过凤公子,自然无法评价,他只笑了笑,没附和他。

    孙玄书也不需要他附和,自顾自的又说下去,直把所有的事说完了,才抬手抹了抹汗,王子显这才发现,他们竟然就站在大太阳底下说话,往孙玄书身后看,原本跟在孙玄书身边的高公子他们,早就不见踪影,倒是有个小厮面露鄙夷和嫌弃的看着孙玄书。

    那人脸颊红扑扑的,看来应该来一阵子了,就陪着他们这样晒太阳。

    见孙玄书停下嘴,那小厮抹去了脸上的表情,笑开了脸对孙玄书道,“孙公子,我家公子他们怕扰了您的兴,所以没打扰您,先去兴隆酒楼等您了。”

    “啊,啊,啊!我怎么把他们给忘了。”孙玄书适才只想着,不要让高公子他们听到他和王子显说的话,所以完全不知道,他们在他没发现时就全走了,就连他自己的小厮和侍从也不见了,大概是跟着走了。“我的小厮和侍从呢?”

    “哦,他们跟着我家公子先去酒楼了。一早起来,大伙儿都还没吃呢!”小厮这话听起来,似乎在说孙玄书这个主子不好,苛待下人连早饭也没给人吃,就叫人跟着他到处跑。

    其实一早起来,孙玄书自己也还没吃早饭,可那是谁害的啊!是高公子他们啊!说什么得了消息,黎浅浅她们的船停靠在码头上了,然后就拖着他出门,现在这小厮却这么说,说的好像是他亏待人似的。

    心里虽这么想,可孙玄书却一句话也没跟高家小厮说,他看高家小厮一眼,转过头去和王子显说话,心里直埋怨他的小厮和侍从们,竟然扔下他这个主子,跟着人跑了!又瞪了高家小厮一眼,要是他那两个伶牙俐齿的小厮在这儿,哪能让高家小厮占得上风。

    他却不知,他们其实也不是自愿走的,而是被高家的下人强行拉走的。

    高公子他们一早就拖着孙玄书出门,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一趟北上,他们直到现在,别说接近黎浅浅了,连见一面都不曾,真是叫这些天之骄子愤恨难平。

    知道黎浅浅他们是乘船离开的,他们就想到个接近她的好方法,只是苦于缺乏接近她的门路,后来遇到从有间客栈出来的孙玄书,他们知道找到路子了,于是和孙玄书套近乎,硬是拖着孙玄书跟他们走。

    紧赶慢赶的,总算赶在黎浅浅他们的楼船抵逹码头前赶到,接下来就全靠孙玄书的了。

    他们原本很喜欢孙玄书的唠叨,因为那让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从孙玄书那打听到他们想知道的事。

    只是没想到,孙玄书的这个毛病,是无差别攻击的,当他们想从他嘴里打探消息时,他的大嘴巴让他们不费力就知道了,可是当他对别人大嘴巴时,一开口就能说上小半个时辰时,就令人痛苦不堪了。

    因为这表示,他们要陪着对方,在大太阳底下待上这么长的时间。

    但几个人养尊处优惯了,方才见孙玄书说的兴起,便派个小厮留着,他们先去酒楼等着,又怕孙玄书和对方说得高兴,最后忘了他们的存在,直接就和对方登船离去,所以就把孙玄书的下人带走。

    就是怕孙玄书径自走了,忘了拉他们一把。

    高公子可是给小厮指令,定要他把孙玄书,及跟他说话的公子请到兴隆酒楼去。

    小厮见孙玄书明明听见自己说了什么,却动也不动,心里就来气了,心说不过是个不受宠的长公主的孙子,得意个什么劲儿!哼!

    说来也不怪小厮看轻孙玄书,毕竟汝阳长公主已多年不曾回京,他家老太爷可是首相呢!没看人家静王世子,对他家公子也是客客气气的,孙玄书不过是平川侯府二房的公子,日后平川侯过世,世子袭爵,也就没二房什么事了!

    到时候看孙玄书这位大少爷,还怎么嚣张!

    高家小厮腹诽着,却忘了自己不过是高家的小厮,人家孙玄书就算日后不再是侯府的公子,可也还会是侯爷的侄儿,怎么说,都比他这个小厮要强。

    王子显这几天在船上,一直被隔绝在章朵梨的活动范围之外,心情本就很不好,看到高家小厮这么跟自家表兄说话,不免就有些来气。

    以往的他,会谨记自己的身份,可今日的他,因为连日的憋闷,实在不想忍了,开口就冲高家小厮毒舌了一番。

    高家小厮万万没想到,这不知来历的无名小卒竟然会数落起自己,当下愣怔在原地没动弹。

    孙玄书也听傻了,忘了去拦王子显,就见王子显气势十足的冲高家小厮开炮,“……光看你这德性,就知你祖上没积德,要不然也不会让这不肖子孙,仗势欺人,高相有你这种不修口德,不修私德的下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若是他遇到什么不好的事,肯定就是你这不修口德的下人,替他招惹来的,你家大小主子真是倒霉,用你这种下人,当真是瞎了眼……”

    远远走来的章家管事,看到这一幕,嘴角不由得直抽搐,原来又是这小子闯祸,他就说嘛!都过了一个时辰了,怎么还不见孙玄书他们,不等公子开口,他就自己跑来查看。

    高家小厮看到他来了,暗松口气的朝他示意,让他开口救自己,章家管事给他一个稍安勿燥的眼神,在旁边听了半晌,总算是听明白了。

    看来是高家这小厮对孙公子出言不逊,惹人家表弟不高兴,所以才会开口针对他,当下看高家小厮的眼神就有些不悦。

    王子显见章家管事脸色不怎么好的瞪着高家小厮,嘴角微翘的看孙玄书一眼,孙玄书没心没肺的对他一笑。

    “行啦!跟个下人计较什么,你管他祖上修不修,他嘴不好,给他家主子惹事生非,自有他家主子整治他,你替他家主子愁啥?”看似在劝王子显,其实就是在告诉章家管事,回去跟高公子说说,别再让他的小厮出来替他惹祸。

    章家管事知机的上前搭话,完全的无视高家小厮,“两位公子好谈兴,只是日头渐高,不如移驾酒楼,大伙儿坐下来再好好聊?”

    又说了酒楼的包厢里,已备了上好的酒菜,就等他们到了好开席。

    “既是贵主子盛情,我们兄弟自不能不识抬举,这就随管事过去,不过,得等我一下,我让人去跟长辈说一声。”

    “那是,那是,应当的。”章家管事嘴上应承着,心里却在想,这位公子究竟是何人,楼船上竟有他的长辈在?

    王子显让人去跟章老说一声,然后就随孙玄书,跟着章家管事往兴隆酒楼去。

    往兴隆酒楼去的路上,章家管事毫不费力的就把王子显的底,从孙玄书那里套出来。

    得知眼前这少年的未婚妻祖孙,就在楼船上做客,章家管事暗暗吃惊,再得知少年与孙玄书是表兄弟,心道,原来这位就是孙二夫人的外甥。

    想到之前听到的消息,不禁多打量了王子显几眼,长的确实很俊秀,莫怪孙玄书的庶姐和庶妹,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攀上他,不对,似乎孙玄书的庶姐好像得逞了啊!

    那么,王子显出现在这里,是想来跟未婚妻解释,好取得她的谅解的?

    不知公子他们还能不能从王子显这里,得到上船的允许?

    章家管事心里压着事,难免就有些分心,王子显和孙玄书两个乐得不用回答他的问题,“章管事啊,怎么还没到?”

    马车走了好久,迟迟未抵达兴隆酒楼,孙玄书忍不住问。

    “啊!我看看,我看看。”其实兴隆酒楼就在码头边上,从他们刚刚说话的地方走过来,也不过一刻钟,乘车自然更快,之所以迟迟未到,是因章家管事让车夫绕路了,为的就是方便他在车上套他们的话。

    车夫没等到章家管事给的暗号,自然就在附近一直绕来绕去,反正这两位公子又没来过此地,想来是不识路的,就算他们巴着车窗往外瞧,也看不出来他其实是驾着车,在码头附近绕来绕去。

    “啊!快到了。”车夫听到这句话,便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不多时,马车就来到兴隆酒楼外头。

    章家管事侍候孙玄书他们下车,让高家小厮侍候着,自己则先行进去跟章公子他们回报了。

    鸽卫看着他们进酒楼,“你们在这里盯着,我回去禀报刘主事。”

    刘二正在处理一早陆续收到的消息,看到来回报的鸽卫,笑了下问,“如何?”

    “果然是高公子他们,不过没看到静王世子。”

    “静王世子不会和他们一起,毕竟他身边还带着有孕的孟家小五娘。”

    “也没看到长平侯世子。”瑞凤长公主和汝阳长公主是同辈姐妹,不过一个自小不受宠,及长也不显,不过成亲后,与夫婿一直住在京中,不曾离开去封地,但皇帝待她,似要比汝阳长公主亲近许多。

    “知道了,盯好他们,看他们找上王公子到想做什么。”

    “这个,小的倒是看出点苗头了。”

    “哦?”

    刘二扬眉看着他。“他们想干么?”

    “他们想蹭船,好借机亲近教主。”鸽卫小头领道。

    刘二笑,“你行啊!怎么看出来的?”

    “这个嘛!只能意会,不可言传?”鸽卫笑嘻嘻试探道。

    刘二瞪他一眼,“去,再去给我好好盯着,若真如你所言,回头我跟教主为你请功。”

    “谢谢主事。”

    “滚。”

    刘二打发他走,就去见黎浅浅,把鸽卫小头领的话跟她说,黎浅浅大方道,“如果真被他说中了,就给他记功一次。回头给他封个大红包。”

    “好。”

    下晌,王子显回来,就来求见黎浅浅,黎浅浅让刘二请他进来,果不其然,他有些羞赧的说了这事,看他那样子似乎也知这事有些强人所难,所以他满面羞赧,很不好意思似的,不过这也没让他打退堂鼓。

    “行啊!不过我表舅他们有事在忙,你的朋友上船来,请他们好好待着,没事就别出舱房,否则出了什么事,我可一概不负责啊!”

    “好,好好,我定拘着他们,教主您放心就是。”

    王子显拍着胸脯打包票,黎浅浅笑而不语,她倒是很想知道,王子显凭什么觉得那些人会老实听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