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巧遇?

第五百四十八章 巧遇?

 
    不过平川侯府的危机,关她什么事?所以黎浅浅压根没放在心上。

    她依然吃吃喝喝好不开心,偶尔给厨子们提两句建议,厨子们就忙翻了,不过还是感觉很开心,每次只要她开口,提的建议往往就能让他们受益匪浅。

    黎漱则和章老展开了一系列的动作,至于是什么,他没跟黎浅浅说,黎浅浅也不好开口问,在处理护法们的问题上,黎漱一直是很独断独行,完全不让别人有置喙的余地。

    所以黎浅浅不问,顶多就是管着他们的饮食和作息,谨一现在带了徒弟,不再需要事必躬亲,虽然跟在黎漱身边,还是有不少事要忙,可是跟以前相比,已经好很多了。

    刘二这段时间也很忙,黎漱不断跟他要人,他除了要应付这项要求,还得协调跟凤家庄的业务往来。

    接下来是中秋佳节,有间客栈未能免俗的要举办一些活动,希望住客们能过个不一样的中秋节,又能与往年有所不同,让每位住客都能留下深刻的印象。

    因黎浅浅之前随口一说,厨子们就做出了荷香系列的点心来,所以掌柜和主事们,都对她寄以厚望,希望她能再接再励,继续再创佳绩。

    黎浅浅想了许久,最后让人把主事和掌柜等人请来,大家集思广益,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意见。

    最后定案,当天的活动,住客们只要报上房号皆可免费参加,若住客们想邀请友人共乐,凭房号购买门票就可入场。

    当天的活动从一早就开始,早上有赏花会,和诗会,若都不想参加,还有锦衣坊和天宝坊的新品发表会,午时,有自助餐宴,餐宴上所有的菜肴,是厨子们列出菜单,由所有住客参与投票来决定的。

    因是自助餐,所以之前热销的荷花酥、荷香糕等点心,当天是采不限量供应,随客人爱吃多少拿多少,唯一的要求是,拿了就要吃完,不准外带。

    这样形式的用餐方式,是大家前所未见的,住得起有间客栈的人,非富即贵,平常用餐都有人帮着布菜,像这样所有的餐点,全放在一张长桌上,由客人拿着餐盘,自己去挟想吃的菜色,想吃多少,都随客人自己的意思。

    让这些养尊处优惯了的客人们,感觉到非常新奇,而挟好了菜,随客人高兴,看是要找位置坐下,或捧着碟子,和亲友站在一起分享都行。

    反正就是随大家,怎么高兴怎么来。

    下午的节目,分别有赛舟、掷壸等活动,另外还有说书、弹唱、唱戏等,供不喜动弹的老夫人、太太或老太爷、老爷们去欣赏。

    晚上则是在有间客栈后方,临川的广场上赏月宴,宴毕还有烟花表演。

    活动排满档,且兼顾了各个年龄层,如爱购物的夫人、太太们可参加新品发表会,好诗词、书画的公子、老爷或夫人、太太们,诗会书画会是他们的好选择,嫌这些活动太安静的,也有赛舟等活动参加,而他们带来的孩子们,也有活动。

    孩子们的活动与大人的雷同,但场地不同,孩子们的活动都在室内,这是为了孩子们的安危着想。

    住客们见有间客栈为他们的孩子设想周到,自然是开心的,有不少人找掌柜预约下一次住房,时间却是没办法确定,因为预约订房已经排到明年冬天去了,他们今年在有间客栈过中秋,明年却肯定不成了,因为明年中秋的订房已满。

    有间客栈的经营方式,渐往渡假村的方式靠拢,来这里住宿,就是来这里玩乐的,根本不用出客栈,想购物有购物的地方,想玩,有各种游乐场所,黎浅浅打算在有间客栈里,再固定开个拍卖会,让那些爱好收集古玩珍品的人,来了有间客栈,就不用外出去拍卖会。

    掌柜对此暗惊她的构想,不过仔细想想,其实有间客栈日常营业项目,就已经包含了中秋节那天的各项节目,只是中秋的节目又特别整合了一番,并新添项目,如自助餐。

    请戏班子、杂耍班以前也都有,但常常是住客要求,他们才去请,这次的中秋节,是他们客栈首次自己邀请这些人来表演。

    因为中秋节庆圆满成功,掌柜的在账房那边核完帐,来给黎浅浅送账本时,就忍不住问她,以后可不可以节日的时候,都这么办?

    “行啊!另外,你还可以把节庆前后的预约住宿给腾出来,那段时间的住宿费要再提高,否则我们这样办活动就亏了。”

    掌柜的听了嘴角直抽,他还真没看出来那里亏了,可东家这么说,肯定是有他没看出来的问题。

    黎浅浅也不跟他绕圈子,直接拿出纸算给他看,“哪,看明白了吗?”

    “原来是这样啊!”掌柜恍悟,“小的还想着,那里亏了!”

    “我们这次的收益,几乎都是从锦衣坊和天宝坊的新品发表会得来的。”

    黎浅浅颌首,“对,你看,请戏班、杂耍等艺人都要花钱,还有自助餐的费用,以及晚上的烟花表演,这些那样不花钱?可是我们的收入,除去发表会赚得钱之外,也就门票收入,住客们可是凭房号就能免费进场,另外书画会、诗会、赛舟等活动,还要出奖品,这些全是支出,活动办得热闹,名声打出去了,但没有收入啊!”

    “所以,把节日前后几日的订房空出来,并提高房价,以供这些花费,否则要想每回节日都来这么一次,咱们不亏死才怪。”黎浅浅顿了下,“还有,每个节日都这么玩,很快大家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一年里,挑一两个节日来办就好,别贪多。”

    掌柜也想明白了,真要每个节日都这么搞,人力也不堪负荷。

    “此外,还可以根据我们客栈的特色,自定一个专属我们的节日,例如周年庆。”

    “咦?周年庆?这是什么?”

    黎浅浅问他,“你觉得我们有间客栈的特色是什么?”

    “临水,可以有很多水上的活动。”对男人来说,实在是消暑的好去处。

    “对,所以我们就把周年庆订在夏日,当初开幕是何时?”

    “八月初八。”掌柜也是八月初生日,所以记得很清楚。

    “这就有点麻烦了,八月初八和十五中秋相隔不到半个月。”黎浅浅敲着桌子有些烦燥。

    掌柜看她不悦,试探的提议,“要不,把周年庆和中秋合在一起办?”

    “嗯……不用。”黎浅浅敲着桌子,敲得掌柜的心咚咚咚直响,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受不了时,黎浅浅开口了,“从初六开始,房价提高,一直维持到十六,自初六起,每日举办一项活动,但初八开幕当日,和十五中秋那天,活动增加,另外,被初六到八月十日,以水上活动为主,十一到十六则以诗画会、赏花会等活动为主。”

    掌柜想了想问,“可是这么长的时间,我们的人负荷得了吗?”

    原本只有一天是如此高强度的活动,以后八月要拉长活动时间,客栈里的员工受得住吗?

    “这你放心,这个计划要实施,至少要等到后年的八月了,现在要先把这些日子的订房给消耗掉。”

    掌柜闻言摸着脑门直笑,“您说的是。”

    “慢慢来,大伙儿上手后,就不会觉得苦。”掌柜笑着点头。

    黎浅浅又和他聊了一阵,才让他离开。

    他一走,刘二就过来了,“找他来干么?”

    “他送账本来,顺便和我谈事情。”

    黎浅浅没说和掌柜谈什么,刘二也没问,径直说起京里刚传来的消息。

    “已经传开了?”

    “是,皇帝把平亲王召进宫询问此事,也不知那家伙怎么忽悠皇帝的,皇帝竟然就这么手一抬,放他出宫了。”刘二本以为,皇帝要知道平亲王私养军队,又私采铁矿和金银矿,肯定勃然大怒,要治平亲王的罪,完全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黎浅浅白他一眼,“其实这也没什么啊!”

    “怎么会……“

    “这要坐实了,平亲王固然讨不着好,但皇帝那里呢?你想想,平亲王常年待在京里,就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他竟然能搞出这么多事来,皇帝一直没能发现?是皇帝太无能?”

    皇帝怎能忍受这样的评语?

    “那现在?”

    “等着看吧!”黎浅浅托着脸颊,“平川侯世子若是聪明,就会趁机赶紧把手里的烫手山芋扔出去,然后趁势把平亲王踩下去。”

    刘二疑惑的看着黎浅浅,“您觉得,平川侯世子会怎么做?”

    “我又不是他肚里的蛔虫,我哪知道他会怎么做?”

    刘二看着黎浅浅直笑,“对了,孙翠绢被送回侯府了。”

    黎浅浅颌首,中秋那天看到她出来参加活动,就知道长公主疼了孙翠绢这么久,不可能一下子就把人一巴拍死的。

    “她没闹,就老实回去了?”

    “怎么可能?只是世子夫人手段了得,没让消息传出来。”

    世子夫人以前因长公主偏疼孙翠绢,心有不甘,行事上难免有些小家子气,又因孙翠绢在长公主耳边给世子夫妻抹黑,如此一来,就算长公主再看重长子,也难免会受到孙翠绢的影响,而对世子夫人挑剔不已。

    长期被个小辈如此欺压,也难怪世子夫人行事小家子气,现在孙翠绢被收拾了,世子夫人心情畅快,做起事来就大方许多,反让长公主另眼相看。

    与此同时,长公主也不得不佩服有间客栈的管理,因为不论是孙翠绢的闹腾,还是霍嬷嬷她们被杖毙,都不曾传扬出去,由此可见有间客栈的管理严谨。

    黎浅浅问,“替章小姐送礼去侯府的人可回来了?”

    “刚进城,还没进客栈。”

    “嗯,等他们到了,让他们过来一趟。”黎浅浅可是还交代他们去打听下,王子显和孙家二房两个庶女间的关系。

    “是。”刘二听她这么说,知道她想知道的是什么,躬身应下后就出去了。

    不多时,去侯府的人回来了,春江领他们进来,他们与黎浅浅见礼后,就把王二公子与孙家两位小姐的最新发展跟黎浅浅报告。

    “小的们回来时,孙翠婵已经取得王二公子的允诺,等他成亲,就立刻纳她做二房。”

    嘎?这是什么怎么回事?黎浅浅眉一挑,还没开口,刚刚回话的那人就叹口气,道,“还能是什么,还不就是老套吗?夜半送甜汤,这一送就送到屋里去了。”原本他是要说送到床上去,春江及时清了清喉咙,他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可不刘二,而是还没及笄的教主,他回话不能太不讲究。

    “哦,那孙翠芳就认了?”黎浅浅饶有兴味的托腮看着他问。

    “没有,孙翠芳隔日也如法泡制,不过纯属东施效颦,王二公子没让她进门,事实上,王二公子虽应允了孙翠婵,但一直没给她好脸色看,孙翠婵的姨娘怕王二公子不认账,打算要闹到长公主那里去。”

    黎浅浅点头,听他们说完后,便打发他们下去休息。

    “教主,这事,可不能瞒着章小姐。”

    “我知道,可是要怎么跟她说?”不管是谁,对来跟自己说这种坏消息的人,肯定会深恶痛绝的,可是不跟她说,让她就这么进入婚姻,让她对潜藏的危机毫无所悉?叫她如何狠得下心!

    正当她们左右为难时,王子显自己写了封信来给章朵梨,信上写了些什么,黎浅浅她们不得而知,但可以确知的是,章朵梨直接就去信解除婚约了。

    黎浅浅她们是直到,跟着孙翠绢回侯府的鸽卫回报,才晓得此事。

    蓝棠对章朵梨的果决感到十分佩服。

    “我没想到她竟然会直接解除婚约!”蓝棠摇头兴叹,“她和她未婚夫感情不是很好吗?她怎么能说断就断?”明明看她收到王二公子捎来的东西和信件时,是一派娇羞,不像对王二公子没感情啊?

    黎浅浅却是想到孟达生,这家伙这么久没消息,他是打算就这么断了?不过看蓝棠的样子,她又觉得他不能纠缠也好,免得蓝棠受他的影响。

    过完中秋,蓝海去给黄珍珠母子把了脉,确定他们母子四人情况良好,黎漱便有意离开有间客栈了,他一声令下,大家动作利索的收拾了行李,准备隔天就要出发。

    京城的众公子们,在川东城过了中秋,也准备返回京城了。

    正当黎浅浅她们要出发时,王子显来了。

    黎漱可没功夫听他废话,直接上路,王子显只得跟着走,因为有间客栈有楼船,所以他们是乘楼船离开川东城的,一路南下,途经第一座码头时,他们停下填补食用水和食物。

    王子显一直想接近章朵梨,可是章朵梨比猫还机灵,每每不等他接近,她就已经跑掉了。

    王家小厮见他屡屡受挫,便建议他下船走走改换下心情。

    谁知一下船,就听到有人扬声叫唤他,他转头望去,竟是孙家二房次子,还有之前见过,从京里来的高公子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