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危机

第五百四十七章 危机

 
    打发走犹想哭闹的孙翠绢,平川侯世子扶着汝阳长公主回内室,本想扶她老人家去床上,不想汝阳长公主却摇头,“躺久了,全身骨头都软了,让我坐坐。”

    世子便把母亲往窗前的暖炕引,世子夫人则忙着和大丫鬟将前一晚上夜丫鬟用的被褥和枕头收起,换上杏黄色的椅垫和靠枕。

    世子等她们收拾好,才扶着母亲坐下。

    “昨儿上夜的是谁?”

    “是久梅和映红。”龙嬷嬷道,知道长公主恼了她们两,起身后没收拾寝具,龙嬷嬷小声提醒长公主,她们两之所以没收拾寝具,是因为她们才起,世子就有要事相商,把她们赶出去了。

    长公主听了后,脸上的恼色才淡了,“回头好好的告诫她们,日后不许再如此了。”

    “是。”龙嬷嬷闻言连忙应下,同时也暗松口气,这几日,长公主的脾气实在太过多变,让她有应接不暇之虑。

    世子夫人端来药碗,长公主一见她手上托盘里的青瓷莲碗就皱了眉头,这药实在难以下咽,又苦又麻,喝完之后整个舌头都麻掉了,嘴里全是苦味儿,就算吃了平常甜得腻人的果脯,也难掩其苦麻味儿。

    世子夫人像哄孩子一样,哄着长公主喝药,世子等长公主喝完药,才道,“翠绢那孩子毕竟年幼,识人不清,才会被奸人所惑,还望母亲别跟她计较。”

    “哼!她是年幼,可她娘年纪可不小,她的奶娘是这么一个心思,难保不是她给纵出来的。”原本看二媳妇是哪儿都好,毕竟有她的宝贝女儿孙翠绢在长公主面前,为她娘描补。

    现在嘛!因为孙翠绢对霍嬷嬷的看重,让长公主心生不满,她是孙翠绢的亲祖母,下点小雨她就百般推脱不来请安,霍嬷嬷被杖毙,她就不顾外头倾盆大雨,急匆匆的跑来找她大伯父讨公道?

    在她这个孙女儿的心里,难道一个卑贱的仆妇,竟比她的嫡亲祖母还重要?

    孙翠绢万万想不到,这个自己自认为是有情有义的表现,原该让自己在长公主心里的加分项,竟会成了重大的减分项。

    孙翠绢被禁足,世子夫人觉得虽不算满意,但还算可以接受,虽然霍嬷嬷承担了将近全部的责任,但在世子夫人看来,如果二夫人没有这种心思,一个仆妇焉敢这么做?

    二老爷有没有这么想,她不知道,但二夫人肯定有。

    汝阳长公主住的客院动静不小,瞒不过其他的住客,自然也瞒不过黎浅浅。

    对汝阳长公主把孙翠绢给禁足,黎浅浅只觉得好笑,也不想想,她们现在是客居在有间客栈里,禁孙翠绢的足?也不过是禁她几日而已,因为再过几日,就是中秋,有间客栈可是准备了一连串的活动,邀请住客们共襄盛举,她就不信,孙翠绢坐得住。

    “浅浅,想什么呢?笑成这德性,活像偷吃了鱼的猫儿。”章朵梨伸手捏了下黎浅浅的脸颊。

    “没有,只是想到孙翠绢被长公主罚了,高兴。”黎浅浅让春江去沏茶,又让春寿把厨房才送来刚出炉的点心。

    “今天有荷花酥,还有新出的荷香糕,还有荷叶莲莲。”春寿把食盒提上桌,将食盒打开,端出三盘新鲜出炉的点心。

    第一盘是做成荷花样子的荷花酥,卖相好,内馅是红豆,又香又甜,一经推出就很受到女客们的追捧。

    这道荷花酥是厨房的点心厨子自己想出来的,刚试做出来,就给黎浅浅她们送了一笼来,蓝棠和章朵梨及春江她们,还没吃光看形就惊呼连连,等到吃进嘴,又是一阵赞叹,不过对黎浅浅来说,不过尔尔,她的反应让厨房里的人很失望,因为他们原以为这道点心能得到教主大人欢心的,没想到正主反应不大,反倒是她身边的人颇为喜爱。

    厨子们不禁要叹,这个主子实在太难讨好了。

    教主的反应虽不如他们的预期,但好歹他们还是拿到了教主给的奖励,以及建议。

    点心厨子拿到建议后,立刻动手去试,黎浅浅就是个甩手掌柜,她提出的建议虽然靠谱,至少做出来不是什么黑暗料理,但是,这个量就完全得厨子自己去拿捏。

    例如她吃过荷花酥后,给厨子的建议是,既然是荷花外形,那内馅没有和荷花莲花相关的食材,似乎有点名不符实,建议可以把莲子、莲藕等食材加进来,另外,既然是夏天吃的,那添加些薄荷似乎不错,或是其他去暑气的食材,如绿豆啦!如此一来,外形也不必拘于花形,薄荷和莲子加绿豆的馅,做成荷叶外形也不错啊!

    反正她也就那么随口一说,做不做得出来?或做出来是什么样,受不受欢迎都不关她的事啦!她就那么一说,厨子怎么做,是他们的事,做出的成果受欢迎,他们拿奖励,跟她又没关系。

    所以她是完全不负责任发言。

    但厨房的厨子们和有间客栈主事及掌柜,却不能不当回事啊!

    所以就有了另外两盘,荷香糕及荷叶莲莲,绿色的荷叶糕外观方正,还带着荷叶的清香,应该是按黎浅浅建议的,把荷叶揉进面团里,至于内馅嘛!还没吃呢!从外表看也看不出来。

    荷叶莲莲的外形就仿制荷叶,做成了圆形,大概做好压平后,还拿新鲜荷叶压在上头做出叶脉来,上笼蒸好出炉后,才把荷叶给拿掉,所以荷叶莲莲的荷叶香,和荷香糕的香味有所不同。

    “咦?这荷香糕加了薄荷啊!还有绿豆和莲子?”蓝棠拿了块荷香糕来吃,细细品了后,就猜出是什么馅。

    章朵梨则是取了分切成块的荷叶莲莲,这个饼竟不是甜的,而是咸的,里头的馅,章朵梨吃不出来,不过很香,她吃完了之后,忍不住又取了一块来吃。

    “这荷叶莲莲里头应该是莲藕吧?”黎浅浅吃了一口,问春寿。

    春寿笑着点头,“还是教主您厉害,竟然一吃就晓得了。”

    章朵梨也忍不住佩服的频频点头。

    黎浅浅笑得眼弯弯,“这哪是我厉害啊!我那天不是跟他们说了莲藕吗?既然荷香糕是甜的,我就猜他们会用莲藕来做咸的馅料。”

    “那还是比我们厉害啊!”章朵梨道,想了下,问,“你说,我要是去跟厨子要这方子,他们会不会给我啊?”

    “你要方子干么?”蓝棠边吃边问,黎浅浅则在吩咐春江,各取一份去给叶妈妈和杨柳,又问春寿,黎漱那儿有没有。

    章朵梨闻言笑得有些羞赧,“我想学来做给他吃!”

    谁?黎浅浅用口形无声的问春江,春江也以同样的方式回答,她未婚夫。

    哦。

    蓝棠不怀好意的看着章朵梨的手,“你确定你拿了方子,就做得出来?”

    呃……好问题,真是一针见血啊!

    都说术业有专攻,章朵梨在她的专业领域里,那真的是厉害得不得了,但是,她的厨艺技能实在是,明明给她一样的食材,厨子做出来的是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她大小姐做出来的就是黑暗料理。

    光看就觉得,这要吃下肚,肯定小命休矣的那一种,更别说,她煮出来的东西,那味道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你确定你做出来的点心,你未婚夫敢吃?”

    呃,好吧!章朵梨被打击的信心全无。

    “要我说啊!你还是别瞎折腾了,你若想送给他吃,直接让厨子做好,派人给他送去就是。”蓝棠建议着。

    想到未婚夫也是这样送吃食来给自己,章朵梨点了点头,找黎浅浅商量,从她这里借人手,她可没人能帮她送吃食去给她未婚夫。

    黎浅浅自是答应,“章姐姐自己虽不善厨,但既然是要送人的,不如去厨房看着他们做,也算尽一份心。”章朵梨想想也是,便请春寿领路,带她去厨房。

    蓝棠等她们走了,才问黎浅浅,“你故意把她打发走的?”

    “是啊!我不好意思让她知道,我不记得她未婚夫是谁了!”黎浅浅不太好意思的伸手刮刮自己的鼻子。

    蓝棠噗地一声笑了,“你不记得是正常的,因为她压根没说过。”

    “啊,那就不是我的错喽?”

    “嗯,不过看奉命送东西来的那些人的模样,她未婚夫应该不是武林中人,而是官家出身,就不知是文官还是武将。”蓝棠若有所思的道,“不晓得是那一国人。”

    黎浅浅想了下,拉着蓝棠去找刘二,刘二正在专门饲养鸽子的鸽院里,听闻她们来意,有些小讶异,“原来教主您不知,章小姐未来夫家是何人啊?”

    “呵呵。”黎浅浅笑了下,瞪他威胁道,“不许让章小姐知道啊!”

    “是。您放心。”刘二呵呵笑,“章小姐未来夫婿,是赵国次辅王相王广复的孙子王子显。王子显是王相六子的嫡次子,王相和章老是同乡故交,早年王家势微,全靠章家资助,方能熬过一次又一次的磨难。”

    王广复出身贫寒,能爬上次辅这个位置实不容易,他娶过三任妻子,每一任妻子都带给他不少财富,王子显的父亲王江鉴为王相宠妾所出,前头五个哥哥皆为嫡出,分别出自三任夫人,王江鉴是王家那一辈中第一个庶出子女,在他之后,尚有四个庶子女,其中最小的庶女,与王江鉴是同母所出。

    “说来也巧,王子显的母亲与孙二夫人是姨表姐妹。”刘二不以为意的抛出这个消息,震得黎浅浅和蓝棠两个瞠大了眼。

    “那……”黎浅浅愕然,愣了好半晌,才吶吶问道,“那托她帮忙,在有间客栈订房的就是她那未婚夫?他是帮汝阳长公主订房的?”

    刘二点头,“应该是。而且,这位王公子的母亲,一度有意为儿子求娶孙翠绢,不过您也知道,孙翠绢一心想嫁的是谁。”

    黎浅浅点头,“那王公子自己呢?他对孙翠绢……”

    “他啊!目前看起来,他对孙翠绢没什么,倒是,孙翠绢的庶姐孙翠婵和庶妹孙翠芳对王公子皆有好感,而且她们两非常积极,时常借故找上门去,王公子碍于亲戚,不好直接拒绝。”

    要刘二说,他觉得那位王公子颇为享受,二女争相对他示好,不过这话他不好对黎浅浅她们说。

    “不好拒绝啊!”黎浅浅看着刘二好一会儿,问,“你觉得他真是不好拒绝,还是很享受,有女人对他示好?”

    耶?他什么都没说吧?为什么他家教主会问这样的话?

    蓝棠指着他的脸直笑,“刘二,你的脸好好笑啊!都把你想的事全写在脸上了,浅浅怎么会看不出来。”

    刘二尴尬的笑了下,“什么都瞒不过教主。”

    黎浅浅笑笑没说话,王子显毕竟年少,有青春美丽的少女争相对自己示好,就算对她们没好感,但也不会介意她们的示意,那应该会让他觉得自己很受欢迎,人都希望受欢迎,为人喜欢,王子显又怎会是例外?

    只是他到底已经订亲,面对主动对他示好的女子来者不拒,就有些不妥了。

    “他现在住在长公主府还是侯府?”

    “侯府。”刘二笑着对黎浅浅道,“他是孙二夫人的外甥,不可能住进长公主府的,目前为止,也就只有长公主嫡亲的女儿,及孙翠绢曾在长公主府里长住,长房的女儿们可都没这个荣幸。”

    这也就难怪霍嬷嬷有信心,能把世子拉下马,让二老爷顶上世子的位置,原因就出在长公主对孙翠绢的偏疼,而孙翠绢之所以能得到长公主的偏疼,与霍嬷嬷在背后出策不无关系。

    “不过现在霍嬷嬷婆媳两都被杖毙,孙翠绢也被禁足,想来世子的位置应该是稳固了。”

    那可不一定,黎浅浅心说,如果二老爷有心一争,世子未必能争过他,不过,平川侯府目前要处理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手里帮平亲王代练的私兵,以及铁矿,这些问题没有处理好,皇帝那里知情后,以后还有没有平川侯府,这才是平川侯府最大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