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怪谁

第五百四十五章 怪谁

 
    龙嬷嬷是宫里出来的,听到平亲王府有金银二矿,立刻就连想到了很多事,如这金银二矿的位置所在,每年产量几何,平亲王手中既有金银矿,想来手头必然宽裕,那又怎么老是拖欠自家侯爷军饷?长公主和侯爷这些年可没少往兵营里填银子。

    龙嬷嬷轻声喟叹,平亲王怎么忍心?明知长公主封地和侯府的收益就那么多,还要养着孙家族人,想到那些不事生产整日游手好闲的孙氏族人,龙嬷嬷再次叹息,本以为长公主与兄弟不亲,但好歹有个平亲王能给她撑腰,谁晓得平亲王坑长公主,比孙家人坑侯爷更甚。

    最重要的是,孙家人再怎么纨绔,再怎么不肖,好歹人家没想着谋反,而平亲王呢?请侯爷父子为他练兵,仗长公主在夏州和陵州两地的威势,私采铁矿,这些事一旦被皇帝晓得,出面的全是侯爷的人,就算侯爷把事情说出来,谁会信?

    长公主这些年不曾进京,知道的会说她是唯恐皇帝,因之前争储的事,不待见她,所以她避着不回京,不晓得的人怕是会说,因不满是当今坐龙廷,所以不愿归京,不愿臣服当今。

    那么侯爷私养重兵,开采铁矿打造兵器,为的就是想谋反,完全说的过去。

    龙嬷嬷忽觉一股寒意自脚底窜起,平亲王真是好算计啊!自己完全置身事外,可是那些兵全只认他的人,侯爷不止一次与长公主抱怨,他帮平亲王练兵,劳心劳力,可那些人只听那些小校小将的,他很怕这些兵一旦上战场,完全不听他指挥,如何能派上用场?

    现在回想起来,怕是平亲王虽托侯爷代他训兵,可也早早就安插了自己的心腹在军中,这是防着侯爷吧?

    侯爷和长公主对平亲王毫不设防,可平亲王对姐姐、姐夫却是早早就防着了。

    要不是长公主身子不好,她肯定第一时间就进去跟长公主说,平亲王府有金银二矿的事。

    世子夫妻的到来,让龙嬷嬷有了主心骨,将世子夫妇领进内室,他们夫妇看到喝了药沉沉入睡的长公主,见她老人家似乎没什么不妥,皆暗暗松了口气,家里已经倒下一个顶梁柱,剩下的这根可不能再出什么意外。

    龙嬷嬷目光闪烁欲言又止的看着世子,世子见状,知她有话想跟自己说,便让妻子留下照看母亲,“龙嬷嬷,你向来侍候母亲周到,这次怎么会让母亲出这么大的事?你跟我出来,给我好好解释一番。”说完转身出去,龙嬷嬷连忙跟上去。

    到了外间,侍候的丫鬟和仆妇们已经让世子的人清出去,此时守在门外的都是世子的心腹。

    龙嬷嬷却还不敢明说,再三的四下张望,似乎怕有人藏着偷听,这真不怪她,因为孙翠绢就是靠这一招,成功对孙翠缕出手的。

    世子见龙嬷嬷不能安心,便亲自去四下检查,没想到竟在外间的大圆桌下,发现一个年约七岁的小丫鬟,因为大圆桌铺着桌巾,她个头小藏在里头根本没人会发现桌下藏了人。

    小丫鬟被拎出去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住了,连哭都不会,只是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世子,似乎不明白,自己藏得那么好,怎么会被发现呢?

    “她是在那当差的?”

    “是……在绢小姐屋里侍候的。”龙嬷嬷原本以为是自己疑心过甚,没想到竟然真让她逮到人。

    世子点头,看这小丫鬟躲得很熟练,可见常常做这种事情,就不知母亲要是晓得,她视若眼珠子般疼宠的孙女,竟然让人这样监视她,心里会如何想?

    “让人把她关起来,嘴堵上。”虽然现在吓傻了,不会叫嚷,但谁知出去后,她会不会大叫大闹?世子可没忘记,这儿不是自家。

    有间客栈里住的非富即贵,他可不想让人看自家的笑话。

    因为安插进汝阳长公主身边的小丫鬟被逮了,所以孙翠绢收买的那些人便不敢动,深怕下一个被世子揪出来的会是自己,因此世子夫妻匆忙赶到的消息,也就无人透露给孙翠绢。

    她身边丫鬟却觉得有些不安,“四儿那丫头怎么还没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出事了?”

    “她在祖母那儿,能有什么事?”孙翠绢手执香帕掩嘴打了个呵欠,看看外头的天色,不知何时竟阴沉下来,她走到窗前探了探,“派人去给龙嬷嬷说一声,说我有些头痛,晚上就不过去请安了。”

    丫鬟应是,转身走了,其他人则问孙翠绢可要摆饭?

    “摆吧!看样子晚些会下雨,今儿应该会凉快些,大概会很好睡。”丫鬟们异口同声的附和着,还有丫鬟道,“小姐为长公主不适忧心不已,今儿天凉好睡,就早些安歇吧!”

    孙翠绢满意的点点头。

    稍晚大雨倾盆,这一下就下了一整夜,天亮了都还没停,黎浅浅起身后,就和春江、春寿在屋里打坐,蓝棠过来时,她们正好收功起身。

    “平川侯世子来了。”蓝棠冻得直搓手,这场雨下的真大,身上穿着蓑衣,撑着伞还是不免湿了衣,云珠忙着问春江有没有手炉,春江去取手炉,黎浅浅让春寿把屋里的熏笼点起来,蓝棠等熏笼点起来,忙拉了张锦墩到熏笼旁坐下。

    云珠冷不防打了个老大的喷嚏,威力吓人,云珠自己都被吓到了,更别说春江和春寿她们,黎浅浅倒是没被吓到,因为之前就听云珠在那儿一直喃道鼻子难受云云。

    蓝棠暗摇头,问正把手炉递给自己的春江,有没有干衣服,能先借云珠穿。

    春江忙又去找衣服给云珠,春寿则取了套自己的衣服给蓝棠。“教主的衣服太小,只能委屈棠小姐先穿奴婢的衣服了。”

    “那算什么委屈。”蓝棠笑,捧着衣服和云珠去内室更衣,春寿进去帮忙,春江则拿了封信柬给黎浅浅,“这是昨儿刘二送过来的,只是您已经睡下。”

    黎浅浅接过来,一目十行快速看完。

    “这位世子看来倒是个明白人?”

    “明白人吗?”她看着信柬笑了下,“要真是明白人,又怎会和平川侯一起,帮着平亲王养私兵呢?”

    也是。

    不过……“现在他知道平亲王有金银矿,不知他会怎么做?”

    “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这事捅到皇帝面前去,自认其罪,纵使不能把平亲王拉下马,好歹也能将手里的私兵甩出去。”手里没有私兵,皇帝想治他的罪也不好治,只是怎么甩锅,还得看平川侯世子的本事。

    蓝棠换好衣服出来,对黎浅浅道,“平川侯世子刚刚来找大教主。”

    “哦,知道了。”原来她刚刚是这个意思。“你看到他来?”

    “嗯,平川侯世子看起来和长公主祖孙很不一样。”感觉很客气,远远的见到她,还对她颌首示意。

    黎浅浅听了她的解释后,忍不住笑了下,“看来他很清楚,长公主祖孙跑来意图劝退我,是件很可笑的事。”

    “长公主是从宫里出来的,难道不知道,她做这样的事很可笑?”

    “你以为从宫里出来的,就一定是聪明人?”黎浅浅笑着让春江摆早饭。

    蓝棠呵笑,“我没这么说。”只是这么想,毕竟宫里水深,不聪明的人熬不到出宫就被人整死了。

    汝阳长公主既然能平安活到出嫁,那不就表示她是个聪明人吗?

    黎浅浅笑,“就算她是聪明人,可是你没听过吗?聪明反被聪明误?”

    春江听着两位主子顾着抬杠,忘了吃饭,不禁开口提醒。

    用过饭,春江领杨柳把用过的碗筷收好,上了刚沏的茶,谨一就来了。

    “教主。”

    “表舅找我过去?”

    “是。”谨一说着就笑了,“平川侯世子想代汝阳长公主及他侄女儿向教主赔不是。”

    黎浅浅点头,“我这就过去。”春江上前帮她穿上蓑衣侍候她去见平川侯世子。

    黎漱这里端着茶慢慢的抿了一口,平川侯世子也低头喝茶,对瑞瑶教创教教主的来历,他还是有点底的,因此看到黎漱的举止,比他这位勋贵还贵气时,心底不免有些五味杂陈。

    如果天盛帝国没有灭亡,眼前这人说不定是名正言顺的皇亲,可惜,天盛帝国的覆灭,他也从天之骄子沦为江湖人。

    这让他不免要想,要是平亲王的事曝光,不知道自家会落得什么下场?说不定连江湖人都不如!

    平川侯世子掌理侯府和长公主府的庶务,对于黎漱身上穿的衣料价值几何很清楚,因为黎漱那身料子,跟他底下一个管事才从西越引进的西花软绫很像,当初他们在订价时,就曾参考锦衣坊订的价格,锦衣坊中一匹西花软绫价千金,因他们引进的并不是上好的软绫,所以就把价格直接砍了对半来卖,不是他们不想拿到上等软绫,而是他们只能拿到这个等级的软绫。

    许是因为锦衣坊卖得贵,所以他们的软绫一引进,便大受欢迎,为此大大舒缓了他们家因平亲王拖欠军饷而吃紧的财务。

    就算自家在卖这个布料,平川侯世子也不敢穿那么一身在外招摇,顶多就是让妻子给他做个荷包戴,他完全没想到,竟然会看到有人就穿了这么一身西花软绫,而且还比他家卖的西花软绫要高档。

    忽然就想到,日前似乎听人说,有间客栈和锦衣坊都是瑞瑶教所有,那么身为瑞瑶教大教主的黎漱,穿着一身上等西花软绫做的长袍,似乎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表舅,世子。”黎浅浅在丫鬟的簇拥下走进来,她向黎漱和平川侯世子福了福,平川侯世子受了她的礼,然后才说起来意。

    黎漱端坐一旁不插手,黎浅浅听平川侯世子说完后,才笑着回道,“这件事其实也不怪长公主,贵侄女年纪大了,终身大事却还没有着落,她疼惜孙女心切,一时失了分寸也是有的,只是这个事,要是传出去,难免会影响到贵侄女的名声,还请世子爷多加管束才是。”

    平川侯世子点头称是,心里却在想,要他是凤公子,他也会选择眼前的小少女为妻,压根不会考虑自家的侄女儿,看看人家还没及笄,却是个明白人,自家那侄女呢?仗着母亲的势,以为想要什么,所有人都得顺着她。

    却不想,就算是他母亲贵为长公主,也不是想要什么,都能得到手,要不然,也不会当今坐龙廷了。

    “听说锦衣坊和有间客栈,都是黎教主所有?”

    “是啊!”黎浅浅笑,“世子这么问,莫不是想跟我做生意吧?”

    “若是有机会的话,不知黎教主同意否?”

    黎浅浅笑得眉眼弯弯,“若是有机会的话,当然好啊!做生意嘛!自然是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仇人好。”

    世子也笑,随即和黎浅浅说起西花软绫的事情来,黎浅浅早在还没进门前,就发现平川侯世子不时往黎漱身上看,他也许不知道,不过黎浅浅却看得再清楚不过,那会儿她要是再不进来,她表舅大概要弄掉世子的一双招子了。

    “老实跟世子说,这西花软绫并不是我们直接从西越进货的,而是向吕氏商会购买的。”

    “吕氏商会?”平川侯世子问,黎浅浅点头,又道,“其实世子何苦为这事烦忧?据我所知,平亲王府底下就有商户,专门和西越人做生意的,若世子真想进西花软绫,找平亲王引荐,兴许还更便利些。”

    平亲王手底下有不少商队,这事平川侯世子是晓得的,但据他所知,规模一直不大,平亲王也曾屡次向他抱怨,养这些商队虽然给他带回来不少奇珍异宝,但养商队实在不便宜,而且要四处行走,还得派护卫保护他们,否则就可能血本无归,还可能要倒贴。

    但为何黎浅浅却说,平亲王有人专和西越人做生意?

    他家和平亲王府这么亲近的人都不晓得的事,为什么黎浅浅会这么平淡的说出来?

    “世子爷不相信?也难怪世子不信,不过世子想想,我跟你说谎对我有何益处?”黎浅浅两手一摊,歪着小脑袋问。

    是没有好处,那么她说的就一定是真的了?那也未必,说不定因为母亲和孙翠绢找她麻烦,所以她故意要给自家添麻烦呢?

    黎浅浅见世子依然怀疑的看着自己,笑着说道,“我表舅和凤家庄上一代主事者私交不错。”

    这就等于告诉世子,她和凤公子确实有婚约在,而且这婚约是上一代主事者乐见其成,并且不愿见有人从中破坏,从凤老庄主婉拒长公主派去探口风的人就知,他们双方都没打算毁约。

    “那平亲王有金银二矿的事?”

    “其实我对此事甚感好奇,平亲王远在京城,他的手伸不到那么远来,可是他的铁矿却开采顺利,由此可见是仰仗长公主的势,既是仰仗长公主,却又为何无人告知长公主,铁矿附近尚有金银二矿的存在?”

    话说到这个份上,平川侯世子要是还不懂,那黎浅浅觉得,他们一家活该被平亲王利用到死了。

    平川侯世子脸色铁青,黎浅浅点拨得这么清楚了,他要是还不懂什么意思,那他真可以去死一死了!

    “多谢黎教主指点,谢谢黎大教主。在下先行告辞了,日后再来致谢。”

    黎漱本想开口说,致谢就不必了,记得把金矿给我们当谢礼得了。不过谨一先一步看出他想说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忙把他扯住了,黎浅浅将平川侯世子送走,回来看到黎漱黑着脸,再看谨一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表舅,别生气啦!谨一是为我们好啊!你想想,那金矿银矿肯定瞒不了人的,尤其是宫里的那一位,要是让他晓得,咱们把平亲王瞒着所有人开采的金矿银矿给占为己有了,您想想,他绝对会把咱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

    皇帝都已经盯着他们瑞瑶教的宝藏不撒手了,再要来个金银矿的,那她还活不活啊!

    黎漱冷哼一声,把衣袖从谨一手里扯回来。

    “我又不傻,难道会不懂这层道理?”我是气谨一把我看扁了,黎漱的眼神如是说,不过黎浅浅已经朝他摆手告退,谨一跟着送她出去,把黎漱留在屋里生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