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四十四章 金矿和银矿

第五百四十四章 金矿和银矿

 
    因为大夫交代,汝阳长公主暂不宜移动,所以她便留在有间客栈里养病,世子夫妻得了消息,匆忙赶来探望。

    “母亲也真是的,父亲的病情略有进展,她不在家,好好照顾父亲,偏要带着二弟他们一家子,大老远跑来什么客栈干么?”世子年约三旬,生得白胖富态,平日忙于庶务,而他二弟,自小跟着父亲平川侯习武,身手不错,平时就跟着平川侯帮平亲王练兵。

    因为管着庶务,所以世子很清楚,自家和平亲王往来吃了不少亏,父亲这次会病倒,追根究底都是被平亲王府的管事给气的。

    今年的粮饷已经欠了半年,都是他们家代为垫付的,如果说这些人,是他们家自己养的,养不起就散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因是代平亲王养的,养不起了,不是他家说散就散能成的,还得平亲王点头才行。

    他父亲和二弟平日往返母亲的封地和兵营,很少外出,他则不同,因为掌管侯府和长公主府的庶务,所以他常常到处跑,每每去京里,他总会感到疑惑,平亲王不是总说手头拮据,才会拖欠着粮饷,要他家代垫吗?那为何总会听说,平亲王妃今儿办了什么赏花宴,明儿又办诗文会。

    他管了这么多年的庶务,很清楚办次宴会得花费多少,依照京里的规模来看,没有千两根本办不起来,更别说平亲王府的宴会,总令京里人津津乐道,要能让人挂在嘴上称赞,除了要有奇思妙想能在京里诸府的宴会中脱颖而出,更需雄厚财力支持。

    如果平亲王根本就不曾手头拮据,那他总这么跟他爹哭穷,世子忽然就明白了,他家被平亲王当冤大头了!想想看,他家既有能力帮他练兵,又有财力代他养兵,他只需在他爹找上门时,作作戏哭哭穷,就有人傻呼呼的出钱出力,何乐不为?

    想明白这点的世子,对平亲王就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怼。

    面对精气神都不复往昔的父亲,他不免要对母亲也恼了,父亲会对平亲王如此掏心掏肺,还不是因为他是母亲的弟弟吗?

    现在父亲还在调养,母亲就扔下他,不管不顾的跑来什么客栈长住,还把自己搞得差点中风?

    世子夫人抿着嘴给丈夫倒了杯茶,“还不是因为翠绢那丫头吗?”

    “那丫头又干么了?”说到这个侄女,世子就皱了眉头,好好的一个姑娘家,竟然对婚事挑三拣四的,她娘也纵着她。

    世子夫人便将孙翠绢看上凤公子,长公主派人去凤家庄探口风,竟被婉拒婚事跟丈夫详说,边说边觑着丈夫的神情,适时的加油添醋。

    “咱们家翠缕像我,就是吃亏在嘴巴不够甜,没能像翠绢和二弟媳那样会讨好母亲。”说到末了,世子夫人不忘把小女儿提出来。

    都是嫡幼女,孙翠缕还比孙翠绢大半岁,去年底刚出阁,长公主做的主,女婿家里是布商,虽是嫡次子,不过因为文采不错,家里倾全力栽培他考秀才。

    不过世子对这门亲事并不满意,因为女婿家世太低了。幸亏女婿自己是个争气的,对孙翠缕也不错。

    但一开始,孙翠缕并不喜欢这门亲事,几次哭闹着,想要长公主改变心意,谁知长公主震怒,下令将她关起来,足足三个月,他们夫妻两连见都见不到女儿,想劝都没处下手。

    后来使人打听,才晓得长公主原是没那么生气,全是因为孙翠绢在旁挑唆,才会使得长公主震怒。

    同样是孙女,孙翠缕的婚事,她自己没能置喙,孙翠绢的婚事不只自己做主,还拉着长公主为她撑腰,身为人父,世子能不对这个侄女有意见?

    现在听妻子这么一说,立刻气上心头,“行啊!没想到她小小年纪,手段倒是了得,不止插手做主她堂姐的婚事,就连她自己的婚事,也意见这么多?老二在干么?就由着她这么任性妄为?”

    “二弟夫妇怕也管不住她,毕竟,有母亲为她做主。”

    “哼!行,真行!父亲病了还没痊愈,她不思在祖父跟前尽孝,怕婚事未定,她祖父就死了,她得守孝,所以才这么焦急行事。”

    世子夫人讪笑着,“到底是孩子,思虑不周全也是有的。”

    “母亲也胡涂,怎么就由着她一个孩子做主?”

    世子夫人不说话了,虽然她也同意长公主胡涂,但这话,儿子说的,她这媳妇却说不得,连附和丈夫也不成,还得劝着丈夫,她实在说不出相劝的话,就只能闭嘴不言。

    良久,世子才问,“母亲身子一向健朗,到底怎么会被气到差点中风?”

    世子夫人斟酌着用词,将事情说给世子听,世子听完后,大感不解,“就这样?”

    还想怎样啊?世子夫人腹诽。

    世子想了下,才开口,“母亲她们到底为何找上这位黎教主的?”

    “听说凤公子的母亲过世前,曾经和黎家议定婚事,不过还没订亲,他们夫妻就过世,后来他们兄弟养伤守孝,婚事就拖到现在。”

    “所以凤公子和黎教主只有口头婚约,婚事并未底定?”

    “是啊!母亲和翠绢大概因为如此,才会想去劝退黎……”

    “笨蛋。”世子大怒,“人家婚事都还没定,她们就急吼吼的找上门去,凭什么?还劝退人家咧?她是以什么身份去劝退人?凤公子是和她已经在议亲了?还是已经定亲了?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她究竟是何立场去找黎教主?”

    世子又道,“这么蠢笨,真不知母亲怎会把她捧在手心上视若珍宝,连根指头都比不上我们翠缕,凭什么让母亲这么宠着?”

    世子想不通啊!世子夫人也不明白,不过听丈夫这么一说,她略略明白长公主为何会气到差点中风了。

    明知自家没有立场,却硬是找上门去,被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挡驾,长公主自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气,不过也难怪人家要故意给她添堵,人家好好家中坐,谁知竟然祸中天降,突然冒出个长公主来找自己的麻烦。

    听说这位黎教主的父亲可是皇帝身边的重臣,而她的婆母长公主已然离开京城的权力中心近三十多年,莫怪那小姑娘压根不悚长公主,而敢这么一再的下长公主的脸。

    世子比妻子更清楚黎浅浅的身份,不过他倒是不觉得,她之所以敢这么做,是仗着其父的势,而是长公主他们完全不占理,若仗的是她爹的势,行事上难免会有些气虚,毕竟他娘可是皇亲,就算不被看重,皇帝也绝不容许臣下或臣下家眷,对长公主不敬。

    但他在黎浅浅的作为上,只看到理直气壮,再深思他娘的作为,这才有了以上的猜测。

    “回头帮二弟给那丫头相看人家,赶紧把人嫁出去了事。”

    “这能成?母亲那儿要是有话……”身为媳妇要忌讳的事,可比儿子多,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子要是做了,在婆婆的眼中不算什么,但若是媳妇所为,那就是天大的罪过。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她的亲事拖得够久了,再拖沓下去迟早留成仇,只要她成亲后日子过得好,母亲便能放心了。”世子没说的是,只要嫁出去,就算过得不好,那又怎样?那又不是他女儿,管她过得好不好?他要的是,别让这个侄女再在母亲面前挑唆生事,让他娘安生过日子不好吗?

    世子夫人点头,“等回去,我立刻去办。”

    “嗯,对方条件别太差,别太亏待她,她娘既然管不住她,那就让她婆婆来管。”

    世子夫人笑,“世子放心,妾身定给她找个讲究规矩的婆母。”她可认识好几位夫人,对怎么教家里女眷很有一套,相信孙翠绢嫁进去后,过个几年,定然能成为循规蹈矩再讲规矩不过的好媳妇。

    孙翠绢还不知,她大伯父夫妻已然对她的婚事有所决议。

    “祖母如何了?”

    “长公主的已经大好,只是大夫交代了,还得小心侍候,千万别再让她老人家动气。”丫鬟们低声道。

    孙翠绢冷哼,“只要那黎教主老实听话,祖母又怎会气到差点中风?”

    丫鬟们苦笑,却不敢再开口相劝。

    长公主这里,自小跟着长公主的龙嬷嬷,正小心的侍候她喝药。

    “翠绢怎样了?”见长公主稍有力气,就问起孙翠绢,龙嬷嬷有些感慨,“绢小姐一切都好,您放心就是。”

    “怎么放心得下啊!那个妖女,真是刁蛮。”汝阳长公主细细回想那天的情形,深感自己是中了黎浅浅的圈套,要是真不让她们那么多人进去,为何递帖子相邀时不说,等她们上门了才讲?

    还有后头的事情,她抬手揉了揉生疼的额角,又揉了下后脑勺,“我的头怎么这么痛?”

    “大夫说了,您之前有中风的可能,不过幸好有高手出手给您扎了几针,才舒缓了您的情况。”

    龙嬷嬷自觉说得很清楚,却不知,听在汝阳长公主耳中,就像有人故意害她生病,然后再故意施恩于为她治病,所以她一点也不觉得该对黎浅浅感恩,反觉得这丫头可恶。

    “那个死丫头!”汝阳长公主生气拍床,只一动就觉头更痛了。

    龙嬷嬷叹气,“殿下,您且保重自个儿要紧,您想想,若是您有个什么不测,绢小姐的婚事,还有谁能为她做主?”

    三番两次惹出事情来,别说二老爷知道后饶不了她,就是世子晓得了,怕绢小姐也讨不着好,想到世子的小女儿缕小姐的婚事,龙嬷嬷就暗为孙翠绢忧心。

    都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孙翠绢就是如此,当日她在长公主面前挑唆,令长公主对翠缕小姐生厌,虽说争宠这种事,她们在宫里就已经司空见惯,长公主在宫中时,也曾在先帝跟前,给姐妹们上眼药,但从不曾插手她们的婚事。

    长公主很清楚,那不是她能插手的事,可绢小姐不然,仗着长公主疼她,对堂姐的婚事比手划脚,就算是最不讲规矩的宫中,也不曾见。

    一旦长公主有个万一,世子夫妻为女儿出气,肯定会对绢小姐的婚事出手,二夫人都未必挡得住。

    汝阳长公主却以为龙嬷嬷说的是,自己若有万一,翠绢肯定就不能如愿以偿,嫁给凤公子了。

    “你放心,我会好好保重自己的,没看到翠绢顺利嫁到凤家,我没办法闭上眼。”

    龙嬷嬷叹气,“殿下放心,翠绢小姐是个有福的,肯定会如愿以偿。”

    汝阳长公主点点头,说了这么些话,她就已经感到疲累,龙嬷嬷侍候她睡下,帮她掖好被角。

    才走出来,就有丫鬟上前询问,“长公主还好吧?”

    “还好,只是元气大伤,怕是要好生调养才成。”龙嬷嬷低声回答。

    “嬷嬷,我刚刚在外头听人说起京里的事。”

    “什么事?你们啊!别整天盯着京里那些贵人的事,天晓得那些事情有多少是真的。”龙嬷嬷不悦的瞪了屋里丫鬟们一眼。

    丫鬟们畏怯的缩了缩脖子,不过有一个悍不畏死的,她是龙嬷嬷的侄孙女儿,只见她笑嘻嘻的拉着龙嬷嬷的手,“姑婆您别动怒嘛!您也知道我们也没什么好消遣,听听人家说那些贵人家里的事,也是有好处的呢!”

    “喔?什么好处?”龙嬷嬷对侄孙女的忍受力,确实比较高,只见她又爱又恨的戳了她额头一记问。

    龙丫儿举了些例子,总算把龙嬷嬷的火气压下去,“对了,对了,您知道川东城里,那个孟家吗?”

    “知道。”二夫人有意和孟家结亲,龙嬷嬷对孟家事多少也晓得一些。

    龙丫儿便把孟大小姐随家人来有间客栈做客,不慎失足落水,因而结了门亲的事跟龙嬷嬷说,龙嬷嬷听了直皱眉头,竟然有这种事情?也不知二夫人和孟家议亲的事,进行到那一步了?

    “还有孟小五娘。”龙丫儿把孟小五娘被静王世子纳作妾的事说了,龙嬷嬷面色大变,“这孟家怎么这么不讲究?不行,我得去跟二夫人说一声。”

    “这您就放心吧!二夫人早就知道了,比我们还早知道呢!”

    “是啊!”其他人附和道。

    龙嬷嬷忧心问,“那婚事?”

    “二夫人早让人和孟家说了,事情取消了。”

    那就好。龙嬷嬷松了口气,这会儿总算有心情听她们说八卦了。

    龙丫儿几个,你一言我一语的争相说着,从客栈里其他客人的丫鬟仆妇那里听来的事,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京里平亲王府的各种赏花宴。

    “平亲王府每年都办赏花宴?”

    “是啊!而且啊!不是一季一次,也不是一年一次,而是一季好几回,每一次都让京里的人津津乐道。”

    “听说光是那次什么月荷宴,就所费不咨,因为是夜里,为了让大家看清夜里盛开在湖里的荷花,还在盛开的荷花底下摆了夜明珠,一朵一颗呢!”

    “夜明珠可不便宜!竟然一朵一颗,那得用多少颗夜明珠?才能使那场面如此壮观,平亲王府这么有钱?”这屋里其他人不清楚,一颗夜明珠价值几何,只有龙嬷嬷最了解。

    “那有什么,人家平亲王府除了有座金矿,还有座银矿,就算皇上给的俸禄不高,光有这两样,就算他们挥霍一辈子也花不完啊!”

    平亲王府有金矿,和银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