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凭什么

第五百四十二章 凭什么

 
    亭子里已设好坐席,分主次坐定后,孙翠绢不由打量起坐在主位的小少女,之所以称她是小少女,因为她个头好娇小,站在她身边的自己,就像个动作笨拙的巨大怪物。

    再看人家身上穿着打扮,孙翠绢突然有些自惭形秽了。

    也不知打几时起,夏州与陵州一地的名门贵女,都以拥有锦衣坊的衣饰为荣,她身上这袭茜红襦衫裙,就是锦衣坊这季甫出的新款,不过黎浅浅身上这套鹅黄襦衫却是锦衣坊这季的非卖品。

    她那日和祖母去锦衣坊购衣时,就见过这套衣服,她见了就好喜欢,可锦衣坊的掌柜却道这套衣服是非卖品,既然是非卖品,为什么会穿在黎浅浅身上?莫不是她和锦衣坊有什么关系?

    还有黎浅浅发上的镶宝花簪,方才一照面,她的注意力全在黎浅浅那身衣服上,直到坐下来,她方注意到,黎浅浅头上插的花簪,原本以为不值什么钱,不过就是小花簪,现在才发现,那花芯不是红宝就是蓝宝,还有金刚钻,后者最近才从东齐传入南楚,听说,不过婴儿指甲盖大小一颗,就值万金。

    上个月祖母生日,大伯父请人从京城带回来的寿礼,累金凤头钗的凤眼就是两颗小巧明亮的金刚钻,众人见了无不赞叹不已,舅母私下和母亲说起此事,咋舌不已,因为光那支凤头钗就不只万金,而眼前的黎浅浅,头上花簪上的金刚钻花心,可比那凤眼要大……

    汝阳长公主到底比孙女见识多,且她是公主出身,母妃又是先帝宠妃,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所以她没有被黎浅浅身上的衣饰给迷花了眼,略略打量一番,心底对黎浅浅这身打扮的价值略感惊讶,就没放在心上了。

    她专注的是,黎浅浅的相貌和气度。

    不是说这丫头出身乡野?其母早被婆母磋磨死了,其父兄不过是粗野的武人,她自小是由江湖出身的表舅养大的,这样的出身,那来这么银钱弄那么一身?还有这通身的气派,老实说,她的儿孙都还没这小丫头沉稳。

    至于相貌,汝阳长公主自幼长在宫闱,从小就是在各色美人之中长大的,但老实说,她就没见过像黎浅浅这样的美人,虽然年纪尚小,还没长开,但那五官精致如画,肤如凝脂,风姿不凡。

    她兀自沉思,黎浅浅也由着她们,端着茶盏轻淡浅笑,似乎在等眼前这对祖孙道明来意,又彷佛毫不在乎她们的来意,只是静静的品茗。

    良久,汝阳长公主才回过神来,朝黎浅浅歉然一笑,似为掩饰尴尬的伸手要端茶起来喝,指尖碰到青花瓷杯外缘,就感到这茶是温热的。

    她以为自己方才走神许久,现在看来应该不过一瞬而已?汝阳长公主暗松口气,暗觉自己应该没有太失礼,就听到黎浅浅软糯娇嫩的声音道,“这茶水的温度可还适宜?方才长公主走神,我这侍女怕失礼,已经给长公主换过几次茶水了,只是到底经验不足,没能好好掌握住茶水的温度,若长公主觉得不妥,请务必告之,也好让她有所进步。”

    孙翠绢听了俏脸绯红,看起来很不好意思,汝阳长公主也深感丢脸,不过脸上不显。

    汝阳长公主讪笑的轻咳了下,说了几句恭维的话,黎浅浅脸上的笑更深了。

    “妹妹这身衣服是在锦衣坊买的?”孙翠绢一张口问的就是自己最在乎的事情。

    黎浅浅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眼,然后摇头,“不是。”

    “怎么会不是?黎妹妹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孙翠绢咄咄逼人的瞪着黎浅浅质问着。

    黎浅浅轻笑,似没把她的问题放在心上,气得孙翠绢火冒三丈,汝阳长公主紧皱眉头,这个孙女实在太沉不住气了,不过也是,她才多大,正是年少滋以妄为任性张狂的时候,可是对上个尚未及笄,却比她沉稳的黎浅浅,就落于下乘。

    汝阳长公主忽地觉得不妙,她带大批人马来寻衅,先是在门口被阻,后只带了孙女和几个下人进来,黎大教主不可能不知她的来意,可是却让她们进来了,而且只让黎浅浅一个小孩子来见她们,这是料到了她们在黎浅浅这里讨不好呢?还是……

    孙翠绢哪知祖母心中所想,她一心只想把黎浅浅给踩到脚底下去,彷佛在口头上争赢了,她就能顺利嫁给凤公子了。

    黎浅浅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大姑娘,感到有些无聊,这汝阳长公主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凤公子拒绝婚事,她们祖孙就跑来找她出气?凭什么啊?

    如果说凤三之前与孙翠绢有什么感情纠葛,没有摆平她,就与自己议婚,那孙翠绢感到不平,找她出气,也还说得过去。

    可据她所知,凤三大概对孙翠绢一点印象都没有吧!孙翠绢就大剌剌找上自己,是想干么呢?劝退?她和凤三又没婚约,退什么?汝阳长公主还是从宫中出来的,遇上孙女耍笨,她也跟着变笨吗?

    黎浅浅没想到,汝阳长公主在封地上一待数十年,为所欲为惯了,一遇上挫折就昏头。

    所以她哥以前就常说,如果一个人一辈子注定要受多少磨难和挫折,他只盼在年轻的时候一次经受完,因为年轻,在承受磨难和挫折后,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很大,但要是年纪大了,再来遭遇这些磨难和挫折,可就不确定是否承受得住,重新出发的机率的也大幅降低。

    眼前的汝阳长公主就给她做了最好的示范,因为一路顺风又顺水,从没遇过什么挫折,所以她让人拦了长公主她们不让进,再要求她减少随行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将她原本高张的气焰给打下去。

    于是不过一点小事,就让她们祖孙失了分寸。

    见孙翠绢生气,黎浅浅的笑就更加灿烂,“我这身衣服,确实是锦衣坊所出,不过呢!我不用买,锦衣坊是我的,这套衣服是我让人量身定做的。”

    汝阳长公主听到锦衣坊是我的几个字时,先是愣了下,然后是不敢置信的问,“你的?锦衣坊是你的?”

    “是啊!长公主不知道吗?有间客栈也是我的,所以我住在特等客院,长公主不晓得?看来长公主府的下人玩忽职守啊!连这点小事都没查出来?真是……”没用啊!后面三个字,她虽没说出来,可未竟之意反让汝阳长公主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被凤老庄主拒绝后,她派人去调查凤公子的事,查到了凤老公子夫人在世时,曾有意让小儿子娶黎浅浅,她便想凤老庄主之所以会拒绝,肯定就是因为黎浅浅之故,所以她立刻派人查黎浅浅的行踪,之前高公子他们就已经向凤家庄买过黎浅浅的行踪,这事不是秘密,汝阳长公主的人也晓得。

    主子交代下来,他们执行就是。

    于是他们就查到黎浅浅住在有间客栈,但这家客栈不是那么容易住进去,汝阳长公主府的长史费了好一番功夫,又是砸钱又是威胁的,逼得原本订房的客人把客房让出来。

    住进来后递了帖子给黎浅浅,却再度遭拒,气愤之下,汝阳长公主未及思考太多,全凭本能行动,直到现在。

    她才赫然发现,自己行为失序。

    孙翠绢却没发现不妥,听到黎浅浅说,锦衣坊是她的,她气得跳起来,指着黎浅浅鼻子开骂,“真是大言不惭,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那锦衣坊明明是瑞瑶教的,你不过一个乡下野丫头,凭什么拥有锦衣坊?就算你爹是皇上面前得用的,你家也没那么多钱吧?”

    她顿了下,看黎浅浅哑口无言,遂有些得意的笑,“你爹在朝为官,若是让人知道,他女儿行商操贱业,怕会惹人非议吧?”

    “关你啥事?”黎浅浅似笑非笑的看着汝阳长公主道,“这是我黎家的事,我记得姑娘姓孙吧?还是说,孙姑娘这些话都是长公主教的,为的就是要插手我家的生意?”

    眼红吗?所以强行要来分一杯羹?这言外之意没有明说,却跟刚刚那未竟之意一样,狠狠的甩了汝阳长公主一巴掌。

    孙翠绢俏脸鲜红如血,汝阳长公主也差不多,而且因为她年长,又一直养尊处优,几曾像今天这样连番受气,这会儿她只觉脑后沉重,眼前发黑,耳中嗡鸣作响。

    蓝棠见状悄然上前搭脉,跟长公主进来的嬷嬷忙要上前阻止,不过还没来得及动,蓝棠就已经松开手了。

    “她的情况很不好。”说着就解开腰间一长形荷包,从中取出银针,飞快的几个大穴札针,嬷嬷们大骇,这妖女竟敢对长公主不敬!?竟然拿针去扎长公主?这是大逆不道啊!

    孙翠绢早看傻了,完全不解眼前发生了何事。

    不知过了多久,蓝棠才收针,再度搭脉,道,“行了,把人送回去吧!”

    黎浅浅冷哼,“她是来找我麻烦的,你还救她一命,她可是不会对咱们心怀感激的。”

    “谁让我正好遇上呢?不过我只负责札针,之后的调养我可不管,总之不能让人在我们这儿出事。”

    黎浅浅点头,“有理。”说着便挥手让人把汝阳长公主祖孙送回去。

    汝阳长公主她们回去时,大夫已等着了,给汝阳长公主把了脉,惊呼,“真是好险啊!长公主适才遇到什么事了吗?”

    “怎么回事?”

    大夫便道,长公主之前有中风之虞,不过已有高手为她针疗过,现在只要继续针疗,耐心服药,并小心保养,情绪起伏不要太大,想来情况就不会太严重。

    孙二夫人暗松口气,世子身上有闲差,她家相公则是领有实职的,虽不是个太重要的职务,但好歹握有实权!

    要是长公主或驸马有个不测,世子出孝后,不必忧心前程,孙二老爷却要担心,起复后能否再回到原来职位。

    孙二夫人命人煎药,便拉着神魂不属的女儿回房去。

    一进门,孙二夫人让侍候的人退下去,命心腹守着门,拉着女儿问,“怎么回事?好好的,你祖母怎么会有中风之虞?”

    “还不是黎浅浅那个贱人!”孙翠绢气得直跳脚,将在特等客院里发生的事说给母亲听。

    孙二夫人听了大感惊讶,“她说锦衣坊是她的?”

    “是啊!”孙翠绢气恼的扯着手里的帕子,“还嘲笑我们家的查探的不仔细,您说,气不气人?祖母何时受过小辈的气,这才会被她气得差点中风。那小贱人满嘴的胡说,还说有间客栈也是她的,您说,这可能吗?她才多大年纪,这么大的产业怎么可能是她所有?”

    孙二夫人没说话,心里却思量开来,莫怪凤家庄宁可有个草莽江湖出身的主母,也不愿与自家结亲,如果锦衣坊和有间客栈都是黎浅浅的,那么凤公子娶了她,可不就把座金山银矿娶回家了吗?

    要是她,她也宁可儿子娶这么一个粗鲁不文的媳妇,想想看她带来的利益!

    “她真这么说的?”

    “说什么啊?”孙翠绢不耐烦的甩开母亲的手。

    孙二夫人耐着性子道,“我是说,她真说有间客栈和锦衣坊是她的?”

    孙翠绢气恼的瞪着母亲,“我刚刚不就说了吗?您耳朵没问题吧?”

    “我是说啊!”孙二夫人拉着女儿坐到身边,小声的道,“要是让你哥娶了她?”

    “娶她?娘你脑子没问题吧?我哥不是都已经成亲了?怎么娶?啊!您是说,让她给我哥作妾?这好,这好,等她成了我哥的妾,那她手里的这些产业,不就顺理成章变成我们家的了?因为她是妾,不是妻,所以她手里不能有私产,只能全部献给夫主?”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你说,成不?”

    孙翠绢想到黎浅浅身上的衣服,和发髻上的花簪,如果她哥真纳黎浅浅为妾,一个妾室那配拥有那些好东西,嗯,她肯定要拿来讨好巴结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