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来者不善

第五百四十一章 来者不善

 
    “不去。”黎浅浅和黎漱异口同声回答。

    来传话的伙计愣了下,怯怯的提醒,“那是汝阳长公主。”

    “知道,那又怎样?她下帖子,我们就一定得接?接了就一定得去?谁规定的?”黎漱冷哼,甩开手里的折扇,一派名士风流的样子,伙计眼角直抽,这就是他们家大教主?

    这样说话,不怕得罪汝阳长公主吗?

    黎浅浅见表舅开口了,就不说话了。

    伙计挠着头,问,“大教主,这,要这么直说吗?”

    “怎么?有问题?”

    不是啊!他们不过平头百姓,这样断然拒绝长公主的召见,能成?不会得罪她?

    “摆明了是上门来找碴的,她下帖子,我们就老实去了,她就不会找我们麻烦了?”

    伙计陪笑,“可这么直说,会不会得罪长公主?”

    “得罪她,那是肯定的,不过老子还没把她放在眼里。”黎漱冷笑。

    伙计微诧异的瞠大眼,那可是长公主,长公主啊!皇帝老爷的姐姐啊!有个这么任性的大教主,真的没事吗?他们会不会被连累啊?虽然有间客栈的月例高,日常赏赐也多,可是有钱没命花,那有什么用啊!

    “没事,你别多想,只管去回话就是。”黎浅浅安抚道。

    伙计转头看她,心说还是我们教主可爱啊!“教主,这是长公主,咱们得罪不起的。”

    “真没事,长公主可是贵人,她为难我一个小百姓,传出去是谁丢脸?”黎浅浅拍拍他的肩头,伙计个头有点高,所以她得伸长手。

    “真能行?”伙计头有些昏,大教主这样,小教主也这样?他好命苦。

    黎浅浅笑,“行。放心。”

    伙计挠挠头出去回复了。

    汝阳长公主住的天字二号房,是一等客房,本来老太太知道,有间客栈给她们安排的是天字二号房,就不乐意了,打算要大闹一番,好借机给那个姓黎的丫头下马威,打定主意后,就授意孙女和管事挤兑那掌柜,硬要住进天字一号房。

    谁知,客栈的掌柜却说天字一号房,是为皇帝预留的。

    这话一出,汝阳长公主哪还敢吵,人家是给皇帝留房,她硬要去住,是怎样?自认自己堪比皇帝?

    汝阳长公主在心里暗骂,这起子小人,竟然敢阴她?全然忘了原就是她吵着要住天字一号,才惹事的。

    才进门就遇上这等晦气事,所以她才会都还没安置停当,就派人给黎浅浅送帖子,邀她明日过来。

    至于明天那丫头真的来了,她要跟她说什么,老实说老太太心里还没想好,不过这也没什么,虽远离了京城,但在夏州和陵州一带,她身为长公主,这地界上还没有敢对她说不的人。

    想到凤家庄给的回答,汝阳长公主就觉心口疼,想她这一辈子顺风顺水,幼时有父皇及身为宠妃的母妃宠着,还有兄弟们的疼爱,她母妃只生她一个,虽是女儿身,但因三个舅舅皆为手握军权的大将军,被他们娇宠的她,就成了众兄弟们拉拢的对象。

    想到这里,汝阳长公主的眸子染上了层阴霾,当今是兄弟里唯一不曾讨好巴结她的,后来他登基,她三个舅舅在争储过程中,全部死绝,就连她那些表兄弟们也死的死残的残,而她的母妃也死于后宫的算计中,她安排好活下来的表兄弟们,就自请来了封地。

    这一待就是三十多年,不曾回京。

    在封地上,天高皇帝远,汝阳长公主一家就成了土皇帝,直到皇帝封顾昌宜为平襄侯,那个老匹夫,仗着一身军功,处处打压孙家人,驸马平川侯孙建东屡屡被顾昌宜那老家伙挤兑,这回会病重,也是被他气的。

    汝阳长公主就不懂,那老匹夫怎么还有脸,向她求娶她的孙女儿?

    孙翠绢坐在临窗的桌前临字帖,其母孙二夫人姚氏坐在桌边,和丫鬟们一起做针线,还不时悄悄的抬眼观察着婆婆汝阳长公主。

    “娘,别看了,再看也看不出朵花来。”

    “你懂什么?”孙二夫人不悦的嗔女儿。

    孙翠绢轻叹,“娘,你说,为什么凤家庄要拒绝我们?难道他们宁可娶个江湖人做主母?”

    孙翠绢其实不太了解凤家庄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只是自小跟着公主祖母身边,被众人拍捧惯了,以为自己想嫁谁,对方就会欣喜若狂的凑上来,毕竟她身边都是这样的人。

    没想到她这辈子,头一回喜欢上个人,想要嫁给他,竟然会被他家里人拒绝!

    孙二夫人虽比女儿年长近二十岁,但也是自小就是家人娇宠着,嫁人后也是为诸人巴结讨好的对象,虽不如长嫂世子夫人身份尊贵,但因她较平易近人,所以夏川和陵川两地的夫人、太太们,都比较喜欢亲近她。

    母女两一路行来都是为人巴结讨好的主,几曾想到,会在孙翠绢的婚事遭人拒绝?

    “他们不知好歹就算了,难道你宁可嫁个江湖人?你爹说了,要给你从明年新科的进士里挑夫婿,难道不会比那什么凤公子强?”

    “可是那些进士就算文采再好,也不如凤公子生得好。”

    “你,你这个……”只看脸的死丫头,孙二夫人恨铁不成钢的伸手在女儿光洁的额上用力一戳。

    正说着,就听到公主那边传来生气的怒吼声,还有摔烂瓷制器皿的声响。

    “这是怎么了?”孙翠绢派丫鬟出去打听消息。

    不多时,丫鬟白着一张脸回来,“夫人,姑娘,长公主震怒,把屋里的摆设全都砸了。”

    全砸了?长公主以为这是在自家啊?这是在外头呢!不对,长公主砸东西干么?

    “到底怎么回事?”

    “听说那个黎教主拒绝了长公主的邀约。”

    “什么?”母女两震惊的尖叫,完全不敢置信,这世上竟然有人敢拒绝长公主的邀请?

    不对,这位黎教主不是第一个拒绝长公主的人,因为凤家庄也拒绝了长公主欲招凤公子为孙婿的提议。

    这些江湖人也未免太自以为是了!

    此时在京里,凤公子兄弟接到凤老庄主来信,凤老庄主让义子去同黎经时商议凤公子和黎浅浅的婚事,最重要的赶紧订下来,免得他要拒绝人家联姻提议时,都没个正当的理由。

    凤庄主自然是乐意效劳,而且不忘先去敲了弟弟一笔,才去和黎经时开口。

    谁知黎经时却道,“浅浅的婚事,要和她师父说才成,他要不点头,我这里就算同意了也没用。”

    “黎表舅已经同意我和浅浅的婚事了。”

    “那就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嘛!等他们到京城了,大家坐下来一起谈。”黎经时赶着要去营里,对黎家兄弟如是说。

    反倒是黎韶熙看出不对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间……”他顿了下,紧盯着他们兄弟看,良久才问,“有人相中凤三了?”

    “你怎么知道?”凤二公子讶异问。

    “看你们兄弟三个那一脸心虚的样子,肯定有鬼,说吧!是谁想撬我妹的墙角?”

    凤庄主看看两个弟弟,最后勉为其难的开口,“汝阳长公主的孙女,听说那丫头无意中见到凤三,就打定主意非他不嫁,日前长公主遣人去问家父此事,家父拒绝后,让人带信来说,叫我们尽快把亲事订下,免得夜长梦多。”

    黎经时愣住,还真有人要来撬他女儿的墙角?这怎么能行!“你们说是谁?汝阳长公主,那谁?”

    呃,爹,乖,您到一边玩儿去,黎韶熙安抚好父亲,派弟弟把父亲带出去,然后才和凤公子兄弟密谈。

    密议了约莫半个时辰,他开门送凤家三兄弟出来时,脸上的表情怔忡,似乎有些怀疑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黎韶熙啧了一声,道,“就这样,浅浅毕竟是我表舅带大的,这婚姻大事,不能绕过他,不过他对凤三印象很好,所以你们也别担心得太早,一切顺其自然就是。”

    “就不能先给个准话吗?”凤庄主谨记义父交代。

    “不成,我们得先跟表舅谈过之后,再来谈婚事。”

    凤庄主只得应诺,“另外这桃花是凤三招惹来的,你们得处理好,别让烂桃花找我家妹妹麻烦。”

    “好。”

    这时他们还不知道,凤三的一朵烂桃花正要朝黎浅浅出手。

    黎浅浅拒绝赴长公主的邀约后,接连三天,长公主都一直派人送帖子来,不过都被黎漱给拦住,原因嘛!之前去亲戚家帮衬,累病了,不便见客。

    汝阳长主气得半死,东西是砸了一回又一回,公主府长史官掏钱赔得有些肉痛,尼玛啊!这有间客栈的东西贼贵的,一套茶具就要价上百两,也不知是真是假。这才住几天而已,这赔的钱,都快赶上住宿的费用了!

    “那死丫头怎么说?”

    “我们没见到黎教主,都是大教主出面拒绝的。”

    “我就不信她能躲一辈子。”

    黎浅浅也没打算躲她,休息好了,就亲自写帖子邀请长公主见面。

    汝阳长公主接到帖子时,略蒙,这丫头胆子不小啊!拒了自己的邀请,却下帖子邀自己去?

    行啊!谁怕谁?

    隔天她就领着儿孙及侍候的人,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特等院来,没想到来到院门口,就被仆妇拦住。

    那婆子有些为难的道,“真是不好意思啊!这特等院,非请勿入,我们教主只邀请长公主一人,所以,其他人只能请你们回去了。”

    什么?不是吧?竟然这么嚣张?

    呵呵,对不起,就是这么嚣张,不高兴你们可以离开啊!

    汝阳长公主年纪一把,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气得脸都歪了,可是为了孙女的终身大事,她是一定要逼退这不知进退的死丫头的。

    “没事,咱们客随主便,你们先回去吧!”汝阳长公主道,孙翠绢对婆子道,“我家祖母生来尊贵,身边从来不缺侍候的人,你们教主只许她一人进去,岂不强人所难?”

    “不好意思啊!小娘子,这帖子只请你祖母一人,我们也没说她不能带侍候的人同入,只是你们人太多了。”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跟着来了,别以为她们不知道,连赶车的车夫,跑腿的小厮都跟来了。

    汝阳长公主顺着婆子的手看去,这一看不禁吓一跳,因为她从来都是走在前头的,不曾回头望,根本不晓得她身后,跟了这么大一群人,算一算足有近百人哪!

    谁家赴约会带这么多不相干的人?

    怪不得人家要拦人。

    孙翠绢自告奋勇要跟进去,汝阳长公主心想,这关系孙女的终身大事,她想跟进去倒也无可厚非,便点了她随她去。

    婆子见汝阳长公主只带一个孙女,两个嬷嬷和一个丫鬟,便命人将她们登记入册,然后领着汝阳长公主她们入内。

    孙二夫人站在门外拭泪,孙二老爷则一副莫可奈何,早在凤家庄拒绝时,他就不想与之联姻了,不过是个江湖人,就算那个公子皮相再好,也掩饰不了他出身草莽的事实,说不定连字都认不全呢!平日跟他儿子一起厮混的几个江湖人就都是如此,巴着他儿子,就是为了让他儿子当冤大头。

    他跟妻子说了,跟女儿讲了,可女儿坚持要嫁,媳妇也支持她,他抗议无效,还因为他有意把女儿许给平襄侯的儿子,而被母亲斥责了一番。

    “老爷,那凤公子真那么好?”孙二老爷的宠妾吴姨娘低声问,她的女儿孙翠瑶紧跟在侧。

    “谁知道?”孙二老爷很不高兴,女儿是他生的,她的婚事不应该问问他吗?再说了,那黎教主和凤公子又没婚约,他娘带着孙女去见她,是想干么?劝退不了,就想办法毁了人家吗?

    嗯,也许人家早把他娘的行径查清楚了,所以才不肯赴他娘的邀约,而是反过来邀他娘到她的地盘上来。

    这小丫头了得啊!

    且不说外头这些人想些什么,看门的婆子很尽忠职守,不让进就不让进,塞钱贿赂都没用。

    汝阳长公主跟着领路的婆子一路拂花问柳,总算来到一处小山坡上的亭子,已有人在亭子里,也有人在亭子外说笑嬉闹,走近一看,嬉闹的两个姑娘,一个尚未及笄,一个己及笄,亭子里的应该是丫鬟,看到汝阳长公主他们走近,忙屈膝福礼。

    汝阳长公主略感诧异,因为她们福的礼很标准,而且动作如行云流水,让人见了赏心悦目。

    “见过长公主,浅浅这厢有礼了。”黎浅浅笑吟吟的对汝阳长公主福了福,她身边的蓝棠和章朵梨也跟着见礼。

    “长公主请坐。”黎浅浅请长公主入亭,长公主看了她一眼,昂首阔步带头走进亭里,孙翠绢跟着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