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三胞胎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三胞胎

 
    洗三这天雨终于停了,看着放晴的天空,程家的下人都露出了笑容。

    自夫人顺利产下孩子后,不少得到消息的人,就往程家送礼和拜帖,洗三一般是只宴请亲近的亲戚和友人,至于外人,那还得看情况。

    程分舵主是凤家庄在川东城的主事,就算他在川东城这些权贵世家当家人眼中太过年轻,但因为他代表了凤家庄,这些人不巴结交好他,也不会想得罪他。

    只是这人难讨好啊!

    上次孟家有个爷,请他去喝酒,散席时送他一个唱曲的,听说那女人还蛮得宠的,大家知道后,都有些懊恼,怎么自己就没想到呢?

    正当大伙儿磨拳霍霍,准备着要给程分舵主再添几位红颜知己时,就听说,那女人失宠了,大家对此纷纷猜测,是程分舵主太过不知怜香惜玉,这才宠多久就失宠?还是那女人做了什么,惹恼了程分舵主?

    紧接着就听说蓝神医不时出入程家,这些名门权贵都很清楚,蓝神医和凤家庄的关系,见蓝神医出入频仍,不免就有所猜测,没多久就传出,孟家送出手的那一位,突然之间就失宠。

    原因呢?

    就是这位姑娘心太大啊!才进门,连大门朝哪开都还不清楚呢!她就已经急不可待的朝正室出手了!

    不过大家也能明白她为何这么急,因为程分舵主夫人身怀六甲啊!程分舵主膝下犹空,若程分舵主夫人一举得男,那地位便轻易动摇不得了!如果程分舵主夫人怀的只有一个娃,那姑娘也许不会这么急,偏偏程分舵主夫人福气超好,竟然怀了三胞胎啊!

    三个娃!

    若是让她顺利生下来,就算生的全是女儿,那又怎样?人家能生啊!这头胎就生三个娃,说不得第二胎也会生三个呢!头胎三个都女娃,又如何?说不定下一胎就生三个儿子呢!

    不过孕妇怀胎本就要讲究,怀一个如此,怀两个亦然,怀三个更要小心谨慎才成,孕妇本就不能劳累、受不得气,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都可能动了胎气,程分舵主夫人怀的是三胞胎,危险性更是提高好几倍。

    那位唱曲的姑娘把程分舵主夫人气得动了胎气,后来好像又挑唆府里的妾室们,去挑衅主母,把程分舵主夫人气了好几回,这也是为何蓝海要频频出入程家的原因了!

    这才得宠没几日,就敢朝主母和主母肚里的小公子、小小姐们出手!

    想来程分舵主知情后,便冷了那女人,妻子怀的到底是他嫡出的骨血,一个外人随手赠的玩意儿,和自己嫡出的儿女,谁轻谁重?程分舵主分得清,这些人精自然也明白。

    想明白了这一点,这些权贵世家便往自己送的礼再加上一些,说到底,喜获麟儿着实是件令人再欣喜不过的事!而且还是一次得两!简直了!

    也有人是想沾沾喜气,想想看这一口气就儿女双全了!还是二子一女,别人家要生三胎才有这样的成果,这程家小夫妻一胎就解决了!实在是让那些怀胎不易的小媳妇们羡慕得要死。

    做婆婆的,也盼着自家媳妇、孙媳妇能像程分舵主夫人一样,当娘的,刚恨不得自家女儿也同程分舵主夫人一胎三个,怀一次就有儿又有女。

    黄嬷嬷侍候程分舵主夫人用饭,月子中吃得清淡,连盐都不让加,程分舵主夫人吃得淡然索味,可是不吃不行,只能逼着自己吃。

    之前因为下雨,所以有什么声音都被雨声掩住了,今儿雨歇云散,程分舵主夫人就听到了那间歇的哀嚎声。

    “那是……”

    “是方姑娘。”黄嬷嬷鄙夷的撇了撇嘴,把产房里发生的事说给程分舵主夫人听,这事她隐约有印象,只是当时她疼得厉害,所以无暇多问,生完孩子她有些脱力,要不是蓝棠给她含了颗参荣丸,怕是现在还睡着不曾醒咧!

    那参荣丸是蓝海新近研究出来的补药,蓝棠一颗,黎浅浅身上也有一颗,蓝棠把自己的给了程分舵主夫人,所以一回房就趴下了。

    蓝海一来,得知这情况,心疼女儿,便跟黎浅浅说,回头要给程分舵主好好的算算账,黎浅浅自然无异议,程分舵主在她心里,就是个渣男,好好的敲他一顿才是正理。

    “孩子们呢?”

    “刚刚让奶娘抱过去了,您放心,有棠小姐和黎教主在,没事儿。”

    程分舵主夫人扯开嘴角笑了下,幸好有蓝棠和黎浅浅在,不然这洗三礼,还真没人能帮她出面。

    这就是上无公婆、父母的苦了,遇到这种场合,没有适合的女眷能代她出面,丈夫和自己有些嫌隙时,也没个身份够的女性长辈能帮衬,黄嬷嬷轻叹,心里却是在跟满天神佛道谢,感谢祂们让蓝海父女在夫人最需要人帮衬的时候,来到川东城,感谢黎教主指点了夫人,夫人能平安生下三个孩子,都是他们的功劳。

    黎浅浅这会儿正和蓝棠在堂屋,来贺洗三的女眷不多,大概都是凤家庄自家人,程分舵主夫人年纪轻身份高,来的女眷年岁也都蛮轻的,蓝棠不由好奇,怎么程家那些妾室作怪时,这些人怎么都没出面帮忙。

    三个小娃娃被产婆分别放到水盆里,立刻哭得震天价响,一点都不像是早产,也不像是三胞胎,明明个儿就小小的啊!

    众人大感好奇之余,不免要问产婆和抱着孩子的奶娘几句。

    “奴婢们也不知道,两位公子和小姐刚出生时,哭的时候确实像刚出生的奶猫似的,声儿小小的,可喝了两天奶,这声气儿可就不一样了。”

    “莫不是程家给你们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吧?”一个小腹微突的少妇摸着肚子问。

    三个奶娘想了想,道,“若真要说有何不一样,大概就是每餐用餐前,蓝神医交代奴婢们要吃颗药丸,只是这药丸是什么做的,奴婢们就不知道了。”

    这边话一问完,立刻就有人杀到蓝棠跟前追问。

    蓝棠也不隐瞒,“让奶娘们服的是我爹才研究出来的护元丹,因为怕三胞胎出生后,会因为太过瘦弱,而体弱多病,所以特地研究出来的,可这护元丹直接让孩子服用,药效太强,便让奶娘服用,这样化为奶水喂给孩子用,就不怕药效太强,而且对奶娘的身体也有益。”

    这话一说,不少人对这护元丹兴趣浓厚,纷纷和蓝棠套近乎,就盼能从她这里买到护元丹。

    黎浅浅笑着退到一旁去逗孩子,她怀里抱着的是程家的大小姐,小小软软的,乖乖的躺在黎浅浅怀中,奶娘在旁凑趣,她并不知这位姑娘是谁,不过能代表程家,主持三胞胎的洗三宴,肯定是程家的亲戚,还是很重要的那种,总之巴结好总是有好处的。

    两位公子刚刚洗三礼时哭得够呛,这会儿有些饿,让奶娘抱进去喂奶,这大小姐虽然也哭得很响,但人家到底是个小姑娘嘛!跟兄弟们比起来,还是比较淑女些,现在就是想睡,可又好像舍不得闭上眼的强撑着。

    “给我抱抱?”章朵梨看着眼热,忍不住开口。

    “来。”黎浅浅把小婴儿交到她手里,章朵梨不知怎么抱,还是奶娘从旁教了好半晌,可是她还是全身僵硬得紧,完全放松不下来,饶是如此,她仍是不愿放手。

    小宝宝实在是太可爱了!出生三天的小家伙,不像刚出生时皱巴巴的一团,加上护元丹的功效,让小家伙看起来白嫩可爱,虽然个头还是小小一只,但正因如此,看来更惹人怜爱。

    章朵梨抱了一会儿,忽然就发现不对,“她,她怎么了?怎么一直往我身上拱啊?”

    黎浅浅转头一看就笑了,奶娘也笑着上前接过孩子,“这是饿了,在找吃的,奴婢这就给大小姐喂奶去。”

    “嗯,去吧!”黎浅浅颌首,奶娘抱着孩子恭敬的福了福才退下。

    春江靠过来道,“那个方姨娘还在嚎。”

    “这程分舵主实在够了!既然要收拾她,干么不一刀直接了结她,作啥这样磨唧?”章朵梨面露不满,因为那方姨娘的哀嚎声实在吵死人了!

    黎浅浅看她一眼却没说什么,倒是春寿跟她同一个鼻孔出气,小声附和她,“就是说啊!男子汉大丈夫做起事来,磨磨唧唧的,实在是够了!”真不是个男人!

    春江小声斥责春寿一声道,“你啊!说过多少次了,不许背后议论主子!”

    “我……他又不是我们家主子。”言外之意便是,既不是她主子,她说他几句又有何不对?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而且程分舵主自己也是为人下属的啊!所以挺多只能说,她背后议论同事而已。

    春江被她怼的有些无语,可也不能说她有错,只得自个儿生闷气。

    黎浅浅笑着拍拍春江的背安抚她,对春寿道,“知道为什么不直接一刀捅死她了事,要让她这样痛苦哀嚎呢?”黎浅浅问。

    “为了折磨她啊!”春寿冲口而出。

    “确实,但要折磨人,不用她发出声音,一样可以折磨死她。”

    章朵梨想了下,问,“是为了震慑?”见黎浅浅点头微笑,她心里微松的补充,“为了震慑府里那几个姨娘?”

    程分舵主夫人怀孕时,可没少受她们的气呢!

    现在生完了,就不知何时会腾出手来,收拾那几个姨娘了!

    不过那是程分舵主夫人的事了!这种事只有她自己出手,就能震慑那些有心人,为母则强,现在的她,不只要保护自己,更要保护她的三个孩子,不能让人把手伸到他们身上。

    “洗三完了,咱们就回有间客栈吧!”黎浅浅有些寂寥的道,春江虽感觉到她心情不太好,可不知原由,她也无从开解,只得躬身应下,让春寿好生侍候着,自己则去找蓝棠说一声。

    蓝棠被人围着追问护元丹的事,正感到头痛不知如何脱身,见春江过来,忙与大家赔个不是,退到一旁和春江说话。

    得知黎浅浅要回去,她连忙点头,“我也想回了,等会我去跟我爹说,一会儿跟他们一起回去。”

    春江颌首回黎浅浅身边,蓝棠派人去找蓝海说,蓝海在外院,陪程分舵主招呼客人,听来人这么说,自是答应不迭,程分舵主却是一意挽留,“内人和犬子、小女全是托蓝先生父女的福,这还没跟您二位好好致谢,您怎么就急着走呢?”

    “不走不行啊!这都耽搁多久了。”说着悄悄的瞄了坐在人群中,却让他坐出谪仙遗世独立般孤傲之感的黎漱一眼。

    程分舵主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忽地全身一寒,抬眼正好与黎漱对上,他连忙垂眸避开。

    他有些为难,妻子还要坐月子,小舅子养伤,被勒令只能躺在床上静养,家里这一摊子,没人帮忙,他怕妻小要受累啊!可他又不敢开口求蓝海让蓝棠留下来,人家一个未出阁的大闺女,帮着他老婆料理了小妾,已是出格,难道他还能要求人留下来帮他老婆坐月子?

    之前派蓝棠过来帮忙,已是蓝海看在和妻子姐弟昔日情份了,他要敢提出要求,蓝海不拍死他才怪。

    更别说那位黎大教主了!

    “你放心,你只要放手让珍珠去做就是,你记住,她是你的妻子,是你孩子的母亲,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你们两的孩子,至于你后院里那些女人,趁早处理了的好,家宅不宁,往往就是从女人的不甘心开始,你们夫妻命好,头胎就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她们拍马也赶不上,但她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熬总能等到你们松懈的时候。”

    程分舵主略有不满,但到底理亏,妻子三番两次动了胎气,都是姨娘们的野望和贪婪造成的,要不有蓝海在,那有今日的欢喜?

    “人都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你也别跟我说她们的好话,我只看结果说话,结果是什么,想来不必我提醒你,你后院里那个半死不活的,就是最好的明证。”

    容不得他辩驳。

    蓝海临走前,又去给程分舵主夫人把脉,见她一切良好,便笑着拍拍她的头,就像她小时候,因为做恶梦不敢睡觉,跑去找他,那时他也是拍拍她的头,跟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一样。

    “你现在是做娘的人了,遇到事,先别急着动气,为孩子多想想,你既然能熬过生产这一关,就便表示你是个有后福的,你们姐弟两的福气在后头呢!”

    “是。”程分舵主夫人点头道。

    “我们会待到你坐月子才走,你就安心的坐月子就是。”

    程分舵主夫人绽开笑颜,“他们三个日后可要喊您一声祖父的,您可别忘了常来看他们。”

    “行!唉,也不知棠姐儿何时才能像你一样,给我抱孙子!”说着忍不住就抱怨起女儿的终身大事难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