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三十八章 誰狠

第五百三十八章 誰狠

 
    “生了!生了!夫人生了!!”

    歡天喜地的叫嚷聲,穿過密密的雨幕,傳進姨娘們住的跨院裏。

    王姨娘坐在窗前的暖炕上看雨景,聽到這叫嚷聲,氣得抓起身邊的大迎枕就往外砸。

    侍候的丫鬟躲在外間,不敢動彈也不敢說話。

    另兩位姨娘房裏,也上演著同樣的場景,丫鬟們縮在角落裏,埋首膝間不想看,原本嬌美俏佳人的姨娘們,一張俏臉扭曲變形成夜叉。

    方姨娘房裏卻是一片寂靜,只有方姨娘一個人的聲音。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她在屋裏團團轉,嘴裏唸叨不休,侍候她的丫鬟坐在門邊的小杌子上,一雙眼直往外瞧,似乎想看穿那細密如絲的雨幕。

    “桂嬤嬤呢?”

    “還,還沒回來呢!”丫鬟頭也沒回的顫聲回道。

    方姨娘冷哼,“那個賊婆娘,不會是拿了我的錢跑了吧?”

    聽到夫人生了,方姨娘就知道,自己高興得太早了!肯定是那個叫藍棠的死丫頭搞的鬼!自打那丫頭來了,她原順當的生活就開始起波瀾,一開始她沒把那死丫頭當回事,畢竟那死丫頭又不是程家人,就算她是神醫的女兒又怎樣?難道手能伸到程家來?

    還沒出閣的閨閣女兒,管閒事管到父親病人家裏的妻妾之爭來,說出去只怕從此再無人敢找她爹看病了!

    哼!

    只是這府裏侍候的,全是膽小的,就算她拿出真金實銀來打點,也沒人敢把話傳到外頭去。

    桂嬤嬤那老貨還說什麼,這事要是傳出去,那死丫頭的名聲雖會受損,但老爺的損失可能會更大,而且人家只消推說,因為程夫人身懷六甲老被妾室氣得動了胎氣,她看不過去才會出手相幫,就能將局勢整個扭轉過來。

    方姨娘不信桂嬤嬤的話,可是那老貨說的話有時還蠻準的,逼得她不得不信,現在想想,那老貨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嘛!她就勉為其難的繼續把她用下去吧!她是最後進府的,能找到這麼一個可用的老人,實在不易!

    能用且用吧!

    她卻不知,桂嬤嬤當初為何不願接那件差事。

    原因再簡單不過,那件事要是傳揚開來,傳到程分舵主耳中,勢必要追查源頭,她可不想為了那點錢,壞了自己現在的差事,再有便是,那件事得使人去市井間散佈流言,那得把到手的銀錢散出去,桂嬤嬤不傻,方姨娘給的那點錢,根本做不到她期望的那樣,除非她自己貼錢,可這怎麼可能?她是奴才不錯,可奴才給主子辦事,還要自掏腰包?她巴結討好這主子,為的是什麼?無非是為錢為權。

    方姨娘一介姨娘自己手裏都沒權,能給她一個奴才什麼權?

    那自是為錢。

    桂嬤嬤不想徒勞無功,推拒時場面話說的漂亮,令方姨娘對她甚感滿意,覺得她為自己著想,是個好的。

    丫鬟卻是看清了桂嬤嬤的本性,覺得她不肯接那件差事,八成是嫌棄姨娘給的辦事銀子太少,桂嬤嬤那人愛財,看到銀子,那對賊眼就像餓了好些天的狼一樣直冒青光咧!

    要不然她這回也不會接下差事了!當著眾人的面,給夫人吃摻了迷藥的面,這得多大的膽子啊!不過,也不怪,桂嬤嬤敢接下來,生孩子的時候,誰會想到食物裏會摻藥呢?

    丫鬟還沒把夫人生了,和桂嬤嬤想到一塊兒,她畢竟只是個尚不解人事的十四歲少女。

    方姨娘聽到夫人生了,直覺就是桂嬤嬤拿錢跑了沒辦事,不曾想過桂嬤嬤可能失手。

    雨幕中,天色漸漸轉黑,跨院中姨娘房裏陸續點起燈,只有方姨娘屋裏,一直是漆黑一片。

    王姨娘站在窗前往外瞧,看到方姨娘屋子沒點燈,便轉頭對丫鬟道,“去瞧瞧,別是給氣死在屋裏了。”

    丫鬟掩面輕笑而去。

    她們和方姨娘相比,雖比不得人家能言善道,會討男人歡心,但她們年紀比方姨娘小,又進府比她早,跟老爺的情份比她深,瞧瞧,一樣是招惹了夫人,可老爺只讓她們仨兒別去夫人那裏惹眼,她方姨娘呢?哈,直接就失寵了啊!

    老爺都多久不曾搭理她了!

    王姨娘不知道,程分舵主真正厭棄方姨娘,是因為她那日未經允許就跑到二門上,當著他下屬的面啼泣,讓他沒面子,她還以為方姨娘是因初進府時,硬要去跟夫人敬茶,惹怒夫人動了胎氣,程分舵主才會不喜她。

    男人畢竟重子嗣。

    她不曉,程分舵主不止重子嗣,還重自己的臉皮子。

    丫鬟很快就回來了,“方姨娘正惱著,她屋裏的丫鬟不敢動彈,所以才沒點燈。”

    “嗯,知道了。”

    此時方姨娘屋裏的燈已經點亮,不過不知為何,王姨娘總覺得那光芒明滅不定,隱隱有種不祥之感。

    用力的搖搖頭,想甩去那種不適感,這感覺來得太突然,而且就這樣一直纏著不走,實在討厭。

    “姨娘,您看要不要去給菩薩上炷香?”

    王姨娘屋裏就供奉著菩薩,丫鬟一提,她便點了頭,由丫鬟侍候著去廂房上香。

    朱姨娘和錢姨娘已經開始在自己房裏坐立難安,她們一個孩子都生不出來,夫人竟然一舉生了二子一女,這日子怎麼過下去啊!

    人啊!還是識相點的好,想到這兒,兩位姨娘不約而同,命丫鬟把自己的箱籠全打開來,她們要給兩位公子和小姐挑禮,不能對著來,就只能順著來了!也不知現在才上趕著巴結夫人來不來得及?

    藍棠醒來時,已是半夜,床邊一盞散發著溫暖光芒的羊角宮燈,讓寂靜的屋裏染上一層暖意,屋外的雨聲淅瀝不斷,她摸摸肚子,肚子發出一陣響亮的腹鳴。

    “小姐您可總算醒了。”云珠聽到動靜,從窗前的暖炕披衣而起,藍棠朝她擺手,“把衣服穿好了,免得著涼。”

    “欸。”云珠笑著把衣服穿好,才穿上鞋走過來。

    “我怎麼在這裏?”藍棠依稀記得,自己好像是撲到暖炕上,然後就不記得事兒了。

    云珠先倒了杯水給她,然後才道,“您睡得沉,老爺來了都不知道,老爺說您累過頭了,身子有些虛,暖炕雖是暖和,但外頭下著雨,怕寒氣從窗子進來,這一冷一熱的,您身子虛,怕扛不住就會病倒。所以讓我們把您挪到屋子中間的暖榻上。”

    暖榻雖不及暖炕那麼暖和,但因在室內,比較不會被屋外的濕氣侵襲。

    “那你還睡在炕上?”

    “沒事,老爺說我身子比小姐壯實,不怕。”

    云珠嘻嘻笑,等她喝完水,問,“小姐餓不餓,小廚房裏一直熱著粥,我這就去端過來。”

    “等會兒,我現在還沒什麼胃口。”

    “可您肚子都……”叫得那麼大聲了!云珠不好意思說,藍棠也有些不好意思,主僕兩個相視一笑。

    “對了,程分舵主夫人……”

    “她有醒來一回,看了兩位公子和小姐一眼,就又睡下了。”

    “那……那個婆子,處置了沒?”她們主僕當時都在產房裏,所以藍棠一問,云珠便知她在問誰。

    “黃嬤嬤讓人把她打得半死,然後才問她話,她說是那個新進府的方姨娘指使她做的。”云珠頓了下,氣憤的道,“您說,這人怎麼這麼壞?程分舵主夫人又沒怎麼了她,她怎麼就狠得要置她於死地,殺她一個人還不夠,連她的孩子都……”

    “誰知道她心裏怎麼想的?”藍棠搖搖頭,讓云珠去給她端粥來,自己則轉進淨房解決生理需求。

    等她出來時,就看到黎淺淺一臉平靜的坐在屋裏喝茶,她身邊春江和春壽正在幫云珠佈菜,黎淺淺抬眼看她,朝她笑開,“棠姐姐可算是醒了。”

    “你也還沒吃?”

    “吃過了。”黎淺淺嘟著嘴,有葉媽媽和春江她們盯著,她的飲食時間再正常不過。

    “喔。”藍棠摸摸作怪的肚子,坐到桌前,珠珍小米粥,還有幾樣時蔬小炒,全是素菜,不得不說這些菜餚還挺開胃的,在充滿血腥味的產房裏待了那麼久,再叫她吃葷,怕是聞到味道就作嘔。

    黎淺淺等她吃得差不多了,才問起產房裏的事,藍棠沒跟她說程分舵主夫人生產的事,而是跟她說了有個婆子,端了碗摻了迷藥的面給程分舵主夫人吃。

    “你說,做這事的人是不是很缺德?”

    “是很缺德,我倒是不曉得,原來在產房裏,還能這樣動手腳?”

    藍棠放下碗筷,端起茶盞抿了一口,才道,“你才曉得,還有人是直接把胎兒捂死在產道裏,不過那樣做,動作太大,除非整間產房都是她們的人,否則定有人阻止。”

    一旦鬧開來,動手的人必落不著好。

    “我原本以為,程分舵主夫人是當家主母,她挑進產房侍候她生產的,必是可信的,沒想到,竟然有人膽這麼肥。”

    當著眾人的面,明目張膽的作怪。

    “那也是托你的福啊!要不是你聞到味道不對,把人制止了,要不然程分舵主夫人早就把那碗面吃下肚了。”

    一般人哪曉得迷藥是什麼味道?當然,一般人也用不上啊!自然不知道那玩意是什麼味道,所以那個婆子才會大著膽子,當著大家的面這麼做。

    黎淺淺看著她吃完飯,洗漱一番後,陪她聊天消食,看她又有睏意,便讓云珠侍候她睡下,自己帶春江她們回房。

    桂嬤嬤被打得半死後,被扔在柴房裏頭,她原是程分舵主夫人身邊頗得用的嬤嬤,誰也沒想到,她竟然會為錢,做下謀害夫人的事情來,黃嬤嬤很生氣,讓人打她一頓之後才問話。

    黃嬤嬤這次的狠厲也嚇到不少人,大家都以為黃嬤嬤性子再溫和不過,沒想到桂嬤嬤犯到她手裏,她竟連問都不問就先讓人打一頓,桂嬤嬤被打後,也不許人給她上藥,就把她扔著,桂嬤嬤的兒子擔心老娘,卻因老娘被關在後宅,他們兄弟是大男人,不好進後宅,便讓媳婦們去探望,誰知也被攔在外頭。

    桂大郎仗著自己是程分舵主身邊得用的管事,便和二門內的內管事吵起來。

    這一吵,自然是瞞不過程分舵主。

    兩造被帶到程分舵主面前時,還在吵鬧不休,桂大郎兄弟是程分舵主一手帶出來的,桂大郎一看到程分舵主立刻跪下磕頭,陳述自家老娘冤屈,程分舵主聽了心裏一咯噔,黃嬤嬤腦子抽了不成?

    桂嬤嬤被夫人挑進產房侍候,可見是個忠心的,怎麼這老貨趁夫人還睡著,就命人杖責桂嬤嬤,還是連話都不問就先打一頓,打完了也不許上藥,也不許家裏人探望,這是要幹麼?這排除異己的手段也未免太過粗暴簡單了。

    只是等黃嬤嬤一來,把事情一說,程分舵主暴怒,手邊的茶碗被他信手一揮,就直接砸到桂大郎的腦門上。

    地上跪著的桂大郎則是頭暈目眩,完全理解不了黃嬤嬤所言。

    “嬤嬤,你說什麼,我娘給夫人吃摻迷藥的面?我娘為什麼要給夫人吃摻藥的面?那樣的面有什麼不對嗎?”

    待黃嬤嬤說完,程分舵主看向桂大郎的眼,已然淬了寒冰般的冰冷。

    “你不懂,你老娘懂就行。”程分主舵主冷冷的看著他,桂大郎如墜冰窖一般直感到全身冰冷。

    他還是不懂,他老娘好端端的日子不過,為什麼要去謀害夫人?

    程分舵主懶得跟他多說,讓人把他一家全拘起來,桂嬤嬤平日都在夫人身邊侍候,難得出府一趟,所以藥,必是托人去買,那是誰幫得她?

    買藥的人難道沒有過問一句?桂大郎兄弟都在自己身邊侍候,知道有人買通他們娘要謀害夫人,為何都沒人跟他說一聲?

    他不相信桂家沒人知道此事。

    桂大郎兄弟拚命喊冤,可惜程分舵主壓根不信。

    只有他們的媳婦們畏畏縮縮的躲在角落,不敢開口,也不敢看程分舵主。

    程分舵主說的不錯,桂嬤嬤做這些事,是有幫手的,桂大郎媳婦在廚房當差,面煮好後,是她端給桂嬤嬤的,也是她掩護桂嬤嬤往面裏下藥的。

    事情是方姨娘交辦的,藥卻不是她給的,而是桂嬤嬤的小兒子去買的,他隱約知道他娘要做什麼,可也沒跟主子說,怕給他娘惹事。

    事情查清楚了,程分舵主令將桂嬤嬤杖斃,桂小郎杖斃,桂大媳婦杖斃,其餘人杖責成殘後,分開扔到莊子上,讓他們再無相見之日。

    至於方姨娘,當晚不知為何腹痛如絞,慘叫三天後暴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