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这样最好

第五百三十六章 这样最好

 
    黎浅浅失笑,“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肯定是她身边亲近的人,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章朵梨话问出口就知道自己问了傻话,听了黎浅浅的回答,她讪笑了下,不敢再开口。

    蓝棠则托着腮,若有所思,良久,才道,“我记得我爹上回扔给我看的医药里,里头有种药,服用之后,有些病人的脾气会受影响而大变。”

    “什么药?”章朵梨好奇问。

    “叫天王造元丹,主要是用来治疗心疾,大部份的人服用后,不会出现其他症状,但有些病人却会出现情绪不稳定的状况,一点小事都可能引起他们暴怒,这个药本来就是用在治疗心疾患者,有心疾的人本就不能生气,可是这个药在治疗的同时,又让病人脾气暴躁。”

    蓝棠摇摇头,“因为这样,所以这个药就被弃置,目前不少药铺卖的都是改良过的天王造心丹,这个药没有天王造元丹的这种作用,且药效更好。”

    “两种药的花费呢?也许有人看天王造元丹造价较便宜,所以……”

    章朵梨话还没说完,蓝棠就先摇头了,“天王造心丹是改良过的,它所用的药材,可比天王造元丹便宜多了。”

    黎浅浅想了下,道,“等等,你刚刚说,并不是所有人服用天王造元丹,都会产生脾气暴躁的作用?”

    “对。所以我才会说,朱老夫人被人下毒了。”蓝棠道,“我爹之前在研究一颗药丸,外形看起来和天王造心丹很像,但功效却大不同。”

    “蓝先生怎么会有那颗药?”

    “好像是程分舵主给他的。”蓝棠又道,“我爹研究完后跟我说,那颗药跟他以前看过的方子很像,但药丸却把会造成病人暴躁的成份加重。”

    蓝棠解释道,“所以那药丸其实就是一种毒,而且因为它的外观和气味,都与天王造心丹一样……”

    “很容易被人鱼目混珠,掺杂在药瓶中,服用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吃下去的是会残害自己身体的毒。”黎浅浅接下去说道。

    章朵梨呆呆的看着她们两好半晌,良久才暴出一声,“天哪!那根本就查不出来是谁下的毒啦!因为是放在药瓶里头,谁知道那种药是何时被混进去的?又是谁混进去的?”

    “真要查,还是能查出来的,就看朱大老爷他们想不想查到最后。”黎浅浅不以为意的道。

    这种事怎么说都是家丑,因为外人与朱老夫人无缘无仇,有必要花钱去买这种毒鱼目混珠吗?会下手的人肯定跟她有仇,还有钱,还要有能力把药混进她平常吃的药瓶里。

    答案好像呼之欲出了。

    章朵梨似乎有些明白,黎浅浅为何会说,就看朱大老爷他们想不想查到最后,如果查出来是与他们关系亲密的人,要怎么处置呢?与其如此那还不如不晓得是谁下手的。

    蓝海去到朱家,给朱老夫人把了脉,基本上就能确定,朱老夫人确实是服了天王造元丹,不过她服用的,似乎比他拿到手的天王造元丹还精纯。

    不过他只管治疗病人,其他的事都与他无关。

    当他埋首开方为朱老夫人调理身体时,朱大老爷也积极投入彻查,究竟是谁想谋害他娘。

    要知道他是个文官,现在正好处于从正四品官升上从三品官的重要时刻,若是在这个时候,遇上母亲亡故,他就得丁忧,丁忧三年后,能否重回现在这个位置还在未定之天,这人谋害的不止是他娘,还有他的前途。

    因为老夫人脾气暴躁,把原本侍候她的人全都打伤了,现在侍候的,都是临时调过来的,朱大老爷原是派人去问话,可得到的结果,不是人伤重昏迷中,就是伤重调养,貌似脑筋有些不太清楚。

    朱大老爷勃然大怒,觉得这些人在敷衍了事,这日管事来回报时,朱大老爷正好在朱老夫人院子里,蓝海刚为朱老夫人把完脉,正要重新开方子,就见朱大老爷大发雷霆,痛斥管事们办事不利。

    蓝海等他发完脾气,把管事们赶出去后,才对他道,“朱大老爷何需动怒,既觉得底下人办事不利,那不妨自己走一趟。”

    “我去?”

    “是啊!朱老夫人不是您的母亲吗?为了查明母亲被害的真相,不惜贵足踏贱地,方能显出朱大老爷的一片孝心不是?”

    朱大老爷若有所思,“先生说的是。多谢先生指点。”说着便恭敬的朝蓝海行了一礼。

    蓝海笑着避开,“朱大老爷客气了,其实朱大老爷不是想不到,不过是关心则乱而已。”

    朱大老爷郑重谢过,便命人带他去见之前侍候朱老夫人的嬷嬷们和丫鬟们。

    朱家最后查到些什么,蓝海并不在意,他把朱老夫人的身体调养得差不多就离开了,回到川东城,他没有先回有间客栈,而是先去凤家庄的川东分舵,毕竟他们留在川东城的主要目的,就是等黄珍珠生孩子。

    黄珍珠看到他来有些惊讶,“好些天没看到蓝先生,您去哪儿了?”

    “去给人看诊去了。”蓝海净了头面和手,就来为她把脉,见她情况良好,总算是松了口气。“情况很好,没有再动胎气了?”

    “欸。”黄珍珠把蓝棠这些日子的协助说给他听,蓝海一听便笑了,“那些大概都是我们教主教棠姐儿的,那些事棠姐儿能做,却不好你自个儿来。”

    黄珍珠听了直笑,“先生说的是,嬷嬷也跟我说,棠姐儿帮了我大忙,黎教主更是功不可没。回头等我出了月子,再好好谢谢她。”

    “嗯,我们那教主啊!”蓝海跟她说起黎浅浅的事情来,黄珍珠听了直笑,可也从蓝海的话里听出来,蓝海是把黎教主当成自己另一个孩子来看待。

    真好。

    她还记得当年她和弟弟两个,一夜之间失了双亲,惶惶不可终日,是蓝海照顾他们姐弟,让他们在孤零零的茫茫大海中,有了主心骨,他就是那根让他们安心的定海神针。

    黎教主能小小年纪就跟在他身边,想来就同她当年一样,有了依靠。

    她有些羡慕也有些嫉妒。

    蓝海看看屋里,没见到蓝棠,便问,“棠姐儿呢?”

    “回有间客栈去了。”

    “喔,你快临盆了,我回去让她过来陪着你。”

    “谢谢先生。”黄珍珠欲起身道谢,被蓝海拦住,“坐着,坐着,别乱动,你记得每天要定时散步,这个天气,在外头散散,也不错,要是下雨就别出去,还有天色太早,也没出去,怕有露水。”他叮嘱了一大堆,也亏得黄珍珠全程专心听讲。

    讲完了,他也就离开了,出门时,正好和程分舵主擦身而过,程分舵主哪敢怠慢,急忙向他见礼。

    蓝海看着他良久,才道,“你啊!都要当爹的人了,好歹有成算,是妻子肚里的嫡子女重要,还是来路不明的美人蛇要紧?”

    程分舵主听蓝海把方姨娘定调美蛇,略有不满想开口为方姨娘辩解,不过蓝海才没心思听他说,直接抬手把他的话打断。

    “你别跟我辩,事实摆在眼前,那女人就是不安份的。”

    想到方姨娘那日当着下属的面嘤嘤作妖的样子,程分舵主略感恶心,也不为她说话了,只对蓝海点头,“知道了,以后我会小心的。”

    “知道小心就好。”蓝海又交代他,如何照顾孕妇,然后就回有间客栈去了。

    蓝棠接到父亲通知,让她去川东分舵守着程分舵主夫人,不觉好奇问传话的药僮,“我爹回来了?"

    “是。”药僮把情况跟她说了,蓝棠也不多问,让云珠整理好行李,跟黎浅浅说一声,就打算走人。

    不想黎浅浅这次却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大教主会放人?”蓝棠愣了好半晌才问,章朵梨在旁拚命点头。

    “他们在忙,根本不会注意到。”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不怕高公子他们找来?”

    黎浅浅扬眉笑问,“找来就找来,难道他们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好像有点道理。

    春江得知黎浅浅要跟着去分舵,便和春寿把行李整理好,黎浅浅则去跟黎漱报备一声,果不出她所料,才到门口就被小厮拦住,“大教主和章供奉在忙,说让您自己玩去,不过别忘了要勤加练功。”

    黎浅浅暗翻白眼,交代小厮跟黎漱说,她和蓝棠去凤家庄分舵的事,然后转身走了。

    谨一得知消息,有些紧张的去跟黎漱说,黎漱却没放在心上,“紧张什么,咱们又不是不在,要有人敢动心思,咱们再出手就是。”

    也是。他们就在川东城里,高公子他们若敢乱来,他们再出手不迟。

    黎浅浅她们一出有间客栈,立刻就被高公子派人盯梢的人发现了,不过因为之前蓝棠和章朵梨就曾去分舵小住几天,这次他们也这么认为,毕竟程分舵主夫人好像月份挺大的了,她怀的可是三个娃儿,谁晓得她几时会生,蓝海不在,蓝棠是个大夫,去守着她倒也说得过去嘛!

    所以他们并未太过在意。

    黎浅浅低调,程分舵主夫妻也低调,所以黎浅浅住进来,竟都没有外人知晓。

    她住进分舵的第三天天气骤变,一早乌云密布,风呼呼的吹,院子里的枝叶被吹得一团乱,还没过午,便下起了暴雨。

    早在蓝棠住进来的隔天,她就让黄嬷嬷把之前请的产婆请回来。黄嬷嬷当时不解,还意图要蓝棠改变主意,因为太早把产婆请回来,这钱可是要照算的。

    黎浅浅压住要骂人的蓝棠,笑吟吟对黄嬷嬷说,“嬷嬷,是那点钱重要,还是你主子肚子里的小主子们重要?”

    她还特别强调了下小主子们,黄嬷嬷一悚,立刻去办。

    今天一早看到那天色,她不禁暗自庆幸,好在听了棠小姐和黎教主的话,去把产婆给请回来了,产婆一来就先检查程分舵主夫人的肚子,她很是讶异的道,“看这样子,大概是明、后两天就要生了,这娃儿们已经开始入盆了。”

    这是准备要出生了啊?

    黄嬷嬷不用人吩咐,很自觉的去把生产要用的东西检查了一遍。

    这天用过午饭,忽地雷声大作,把所有人吓了一跳,程分舵主夫人也不例外,正觉得心口乱跳很不舒服,丫鬟们忙着安抚她,蓝棠伸手为她把脉,黎浅浅则走到她身后,将内力注力掌心,轻抚着她的背。

    程分舵主夫人因此觉得稍安,大伙儿才松口气,就听她一声惊呼,“我的肚子好痛。”

    好嘛!要生了。蓝棠从她的脉象得到肯定答案后,就命人赶紧去请产婆,然后由黄嬷嬷指挥,把程分舵主夫人送进早就准备好的产房。

    黎浅浅年纪还小,被黄嬷嬷挡在门外,而蓝棠是大夫,她不顾黄嬷嬷拦阻,硬是入内陪伴程分舵主夫人。

    产婆很快就来了。

    程分舵主接了消息,也赶回来,只是这一等,就是一天一夜。

    黎浅浅没有等到孩子出生,就和章朵梨两个睡得东倒西歪,看得春江她们暗笑不已,把她们扶上床安置好,春江和春寿陪着云珠等消息。

    转天雨还是没停,不时还雷声四作,黎浅浅她们起来后,只听到产房那边传来隐隐的叫喊声,夹杂在雷声里,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姨娘们则是忐忑不安,她们怕程分舵主夫人安产,也怕她一举生下三个儿子,她们现在已经被压制得死死的,再要让她生下三个儿子,那还有她们的活路吗?

    最好是一尸四胎,母子均亡才好。

    再不济,生三个女儿也行!

    姨娘们暗暗向满天神佛祈祷着,而方姨娘则是盼着程分舵主夫人死了的好,只有她死,才有自己出头的时候,不过最好能留下一个儿子,嗯,留给她来养,因为她在楼子里时,被灌了红花,今生怕是没有儿女缘,对,她最好死了,然后给自己留下个儿子,那么她就能在程家立足,对,这样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