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三十三章 落空

第五百三十三章 落空

 
    黎漱接到掌柜通知这事时,额角直跳,这都什么人啊!“孟家不是好货,这朱家人更不是好东西。”

    一个当家老太太脾气一上来,就对侍候自己多时的下人出手这么重,难道不怕其他人心寒?

    “去打听一下,看看朱老夫人以前的为人如何。”黎浅浅亲自倒了杯茶给黎漱,“您别恼,这样子的人多的是。”

    “我是恼他们在咱们客栈里闹腾。”没的坏了他们客栈的名声。

    黎浅浅笑,“咱们是开门做生意的,客人上门,咱们拒绝不了,客人要发疯,败坏咱们客栈的名声,那可就是咱们的客人,而是仇人了!他们这是要坏我们客栈的生计呢!”

    黎漱看着黎浅浅笑了,“行啊!反应挺快的。”

    “让人去跟掌柜说一声,就说朱老夫人病没好全,实在不好出门来,瞧,这一回可不就让朱大小姐的婚事受挫了?请他们把老夫人请回去,好生的调养好,再出门来游玩吧!”

    刘二点头,黎浅浅又附耳悄声交代了几句,刘二也跟着笑了径自去办事。

    没多久,朱家就奉老夫人回家去了,高家倒是没走,高夫人很积极的跟客栈里其他女眷往来。

    至于孟家,他们没在有间客栈订房,而是受朱家人邀请而来,现在朱家人走了,他们自然也不好再在有间客栈待下去。

    孟老太太毫不在意,只要让朱老夫人和朱大小姐难受,她就开心。

    朱家临离开前,朱大夫人特意回了趟娘家,不知她跟老太太说了什么,孟老太太就有些心情不好,孟大太太几个妯娌几番试探,都没能打听出来,后来还是同老太太房里侍候的老嬷嬷那里,探听到些许消息,只是妯娌几个听完后,心情也跟着低落。

    “朱家人真是欺人太甚。”孟三太太义愤填膺的拍桌怒道。

    “那也不能这么说。”孟二太太有些无力的道。

    “不然要怎么说?殷家那门亲事,是大姑爷自己和人说定的,当年说亲的时候,大姑爷和殷老爷都还没有儿女,说好了若第一胎都是儿子,就结拜为兄弟,皆为女则结为义姐妹,若一男一女,就成亲结为夫妻。”

    结果朱大老爷第一个孩子就是朱大小姐,虽是庶出,但她姨娘原是朱老夫人身边侍候的,母女两嘴巴甜,最会时不时在老夫人面前,给朱大夫人上眼药。

    本来这门亲事,是朱大小姐的,但谁让殷老爷遭人弹劾贪赃枉法,殷老爷入狱,朱大小姐母女就不想要这门亲事了,跑去和老夫人说,这门亲事,应该是朱大夫人生的女儿朱和顺,小名妞妞的。

    也不知她们两是怎么说的,反正,朱老夫人和朱大老爷都被她们母女忽悠过去,殷家的这门亲事,就由朱老夫人做主,甩给了朱和顺。

    而朱大小姐则由朱夫人出面,为她另择贤婿。

    高二少爷就是朱老夫人为朱大小姐精挑细选的丈夫人选。

    朱大小姐母女很着急,想要赶在殷家事落之前,把亲事订下。

    只是,事与愿违,老夫人偏在成行前病了。

    现在高家这门亲事黄了,不知道朱大小姐母女会不会为了甩开殷家这门亲,做出什么事情来。

    屋里头,炕上的孟老太太长叹一声,有些茫然的道,“没想到白费了一番功夫啊!”

    侍候的几个丫鬟面面相觑,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孟老太太自打知道,朱大小姐和她姨娘把殷家那门亲事甩给她的嫡亲外孙女,就想着要怎么惩治她们两一番。

    本来想用孟大小姐让她没脸,却没想到,那死丫头有她自己的盘算,压根就没把她这祖母交代的事放在心上。

    哼,她是很会钻营算计,但也得看,被她算计的人乐不乐意。

    孟大太太绞紧手里的帕子,与几个妯娌慢慢走回去,各自散开后不久,就有丫鬟来报,说是三房的三太太来访。

    “请她进来吧!”孟大太太本来不怎么想见她,可是后来想想,还是见的好,三房的这位三太太算是个苦命人,虽育有一女,却是个痴傻的,之前想把两个庶女记在名下,然后把与她们同母所出的庶子养在身边,谁知这想法才冒头,那个姨娘就死了。

    府里就开始盛传,因为她想把那个庶子养在膝下,容不下那个小妾,才会把人弄死。

    要孟大太太说,这个侄媳妇又不傻,那会做这种蠢到没边的事?既要把他养在膝下,却又把他姨娘弄死,难道不怕日后,这孩子知情后,把气出在她女儿身上吗?

    他虽然还小,但他有两个姐姐,就算她把府里上下人等的嘴都封死了,他那两个姐姐又不是死的,难道不会跟他说?

    怎么看,这样做都不划算。

    这事一出来,三房的老太太便做主,让三太太把小五娘记在名下,而原本要记在名下的小四娘和小六娘身份不变。

    三太太心里那个闷啊!可是她不敢跟娘家人吐露半句,只得苦苦闷在心里。

    孟大太太让丫鬟帮她拆了钗簪,梳了个轻便的纂儿。

    不多时,三房的三太太跟着丫鬟进门,丫鬟们侍候她坐,奉上茶水后,就进内室请大太太。

    孟大太太出来,三房的三太太赶忙起身见礼。

    “坐,侄媳妇可是大忙人,今儿怎么有空上门来?”

    “不瞒堂伯母,侄媳妇今儿是上门来请教的。”

    请教什么?孟大太太不解的眨巴着眼望着她,三太太迟疑了半晌才起身上前,凑到大太太身边,低声耳语。

    孟大太太听完一时不知该做何反应,良久,才问,“她,不是还没及笄?”

    “是啊!可是她相貌虽未长开,可身子像她娘,小小年纪就前突后翘的,很具风情了!”

    本来小姑子来跟她说时,她还觉得小姑是在跟她说笑,谁知……昨天晚上,丈夫也跟她说,静王世子想跟他讨小五娘去。

    “您说说,这算什么事啊!”

    孟大太太暗摇头,早在三房老太太代三太太放话出来时,她就猜到了。

    三房和长房不是一个祖宗,而是认的亲戚,早年长房老太爷还在时,三房对长房很是恭敬,后来长房老太爷过世,长房面临了权力更迭,变动时期,生意自然就有些下滑,三房趁火打劫,抢走了长房不少生意。

    后来大老爷兄弟几个站稳脚跟了,他们兄弟做生意很有一套,手腕圆滑,没多久就把被抢走的生意,不动声色的又抢回来了,三房的生意自此一落千丈。

    他们拚命想要把生意做起来,三房大爷、二爷都有嫡女可为联姻用,独独三爷三太太夫妇,唯一的嫡女是个傻子,三太太不打算把女儿嫁出,那就只能从庶女里头挑人做记名嫡女。

    想从记名嫡女的婚事上获利,所以小五娘小小年纪,就很会讨男人欢心,也才会一露脸就引得静王世子出面,向孟三爷讨要她。

    三太太是知道太婆婆、婆婆和丈夫他们的打算,但她没想到,会是现在,而不是等小五娘及笄之后。

    “她好歹也是记在你名下的,这婚事总不能太过草率吧?”

    “还不知道人家王府是个什么章程呢!”三太太摇摇头低语,“听说,世子前头两个老婆,都死了,现在没有老婆,可是他跟我们老爷说这件事的口气,显然不是提亲。”

    那,那是……“他是跟三爷讨小五娘去,做妾?”

    “只怕是连妾都不是。”三太太叹气,“毕竟咱们不过是商户人家,人家,可是皇亲哪!”

    连妾都不是,就更别说是妻了!

    孟大太太不觉有些为小五娘的未来,感到怜惜。

    不过当事人呢?小五娘本人可是洋洋得意得很。

    郝姨娘有些看不得她那副德性,帮着她把那些又欣羡又嫉妒的姐妹打发走,才走过来,扬起素手就往她后脑用力拍下去。

    “嗷!”小五娘正在气她姨娘把小姐妹们赶走,冷不防就被她姨娘修理了。“姨娘你干么啊!”

    “干么?我说你啊!别得意忘了形,要知道你现在虽是太太记名的嫡女,可还没入祖谱呢!万一拍板钉案前出个什么事,那可就……”

    还没入祖谱?不是爹说了就算数了?小五娘不解的眨巴着一双清丽水媚的眼睛看着郝姨娘。

    郝姨娘看着女儿,咽下一声叹息,把女儿拉到身边来,细细的跟她说起来,小半个时辰后,小五娘才明白过来,托着腮道,“原来还有这么多事情要留心啊!那,我的亲事,不是说静王世子已经跟爹提亲了?那也会不算数吗?”

    郝姨娘搂着女儿,将下巴搁在女儿纤细的肩头上,“这件事还做不得准呢!这门亲事,你爹怕是做不主。”

    “那是谁做主?”

    “大概要老祖宗点头才能做数吧!”

    “老祖宗啊!”小五娘喃喃道,她不喜欢老祖宗,总觉得那老太婆的眼看得人发毛。她想了想拉着她姨娘的手问,“如果长房的老祖宗做主呢?”

    郝姨娘笑了,“长房的老祖宗不会管到我们这房儿孙的婚事来的。”

    “可是她很疼小辈啊!”人人都这么说,不是吗?

    郝姨娘只得又为女儿科普一番,好不容易才让小五娘听明白,原来他们孟家三房,和长房之间的关系,并不如她以前所想的那么好。

    “怎么这么复杂啊!”

    “如果你真的进了王府,怕还会有更复杂的呢!”

    “真的啊?”小五娘一派天真,让郝姨娘心里暗暗担心,她为让女儿成为主母的记名嫡女不惜杀人,却没想到落到女儿头上的婚事,竟是这般,她看女儿一眼,心里暗恼,早知如此,她就不去争了。

    虽然跟女儿说,她的婚事要老祖宗点头,但能攀上静王府,老祖宗可能不答应吗?怎么可能!

    她不惜一切为女儿一争,就是希望女儿不要走上和自己一样的路,因为是庶女,所以只能给人做妾,没想到记名嫡女的名头争到了,女儿却还是得去做妾?

    孟家三房三小姐房里,三小姐正在作画,随侍在侧的丫鬟看着忍不住惊叹,她家三小姐真是了得,画的画就是好看,只是,林子里头为什么有人站在树梢上?而且还是个姑娘。

    “漂亮吗?”

    “漂亮,这姑娘怎么站在树上啊!”

    三小姐正在洗手,见她问,便笑道,“因为那是个仙子啊!”

    “仙子啊!难怪生得漂亮。”

    三小姐笑而不语,交代丫鬟等画干了便收起来。

    一个那天跟着三小姐去有间客栈的丫鬟,侍候她走出书房时,便道,“原来真有个仙子在树上!”

    “嗯。”三小姐颌首,那天她早就看到那站在树梢间的姑娘,只是她没敢说出来,她问过客栈侍候的婆子,那片林子是何处,婆子只道是特等客院,至于里头住的是何人,她们并不知道。

    要是可能,她真想结识那姑娘。

    “对了,小姐,听说静王世子跟三爷讨要小五娘。”

    “祖母知道了?”

    “应该知道吧!”丫鬟道。

    “叫大家管好嘴巴,要是因为大家大嘴巴,把话传出去,害这事黄了,仔细老祖宗不饶人。”

    丫鬟一悚,随即点头应诺,只是她们院子里的不传,不代表其他人也不传啊!

    有几个素来好八卦的丫鬟和婆子,憋得难受,很想和人交流一下,谁知就听闻老祖宗震怒,大爷、二爷屋里都有不少人被杖责,三小姐院里的人得知后,暗自庆幸不已,幸好三小姐早交代了一句,不然被杖责的名单就会有自己的大名。

    没几日小五娘就被一顶小粉轿抬出门,小粉轿出了孟家三房,很快就抬进静王世子住的客栈里。

    郝姨娘送走女儿后,忍不住痛哭失声,她的女儿直到被抬出门,都没来得及在祖谱上记到三太太名下,也就是说,她还是庶出。

    她拚死拚活,为给女儿拚个好前程,结果竟是这样的结果?

    三太太那厢却是暗喜,该,叫她坏了自己的计划。

    “相公,那小五娘……”

    “看她的本事吧!若是有本事在王府站稳脚跟,再把她记到你名下,只是,唉!”他没有嫡子,之前才想把个庶子抱养到妻子膝下,没想到就被郝姨娘坏了事,“你再看看家里的几个儿子,到底还是得抱养一个养在膝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