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三十二章 老糊涂

第五百三十二章 老糊涂

 
    攀高枝的工具?黎浅浅听着就觉得不喜,谨一看她一眼,知她不悦,苦笑道,“教主不必为那姑娘不平,听说为了成为嫡母的记名嫡女,孟家三房的庶女们可是卯足了劲呢!”

    谨一顿了下之道,“孟家虽是豪富,但孟家的庶女们日子素来难过,常常为了一点小利争破头,甚至送命的也有。这小五娘的姨娘手腕好,人也精明,孟老太太才露出丁点意思,三老爷一个育有一子两女的姨娘就没了。”

    “那个姨娘和她们母女有仇?”

    “是啊!谁叫她的两个女儿挡着小五娘的路呢?那姨娘姓何,一个女儿行四,一个女儿行六,恰恰好把小五娘夹在中间,小四娘相貌端庄大气,小六娘甜美可人,两姐妹嘴巴甜,学什么都快,而且她们有个亲弟弟。”

    谨一边说,边盯着静王世子他们,见他们离开,方才松了口气。

    “然后呢?”

    “孟三太太只有一个女儿,出生的时候伤了脑子,今年十九岁了,可那个样子没人上门求娶,只能自家养着,日后大概给她招个赘婿。”

    黎浅浅点点头,“三太太是怕女儿嫁出去,会被婆家人欺负。”

    像这样的孩子,就是在自己家里,都可能会被人欺负,明面上也许碍于三太太是当家主母,没人敢,可私底下呢?三太太是主母,每天要忙的事情多着,根本不可能时时盯着。

    而且三太太就这么一个女儿,等她和丈夫百年之后,女儿就得看异母兄弟脸色过日子,与其如此,还不如招个赘婿,生几个孩子,好歹有个儿女能奉养她。

    何姨娘有两个女儿,相貌不俗,儿子年纪尚幼,三太太将她们姐弟三个记在名下,她们姐妹成为嫡女后,所学可要比庶女多得多,孟老太太日常也会常带她们姐妹出门增长见识。

    不能怨怪老太太偏心,都是孙女却只偏心嫡出孙女,除了嫡出的孙女眼界高,最重要的是,孟家能发家,有一大半是靠这些嫡出儿媳们娘家人帮衬着。

    孟老太太给儿子挑媳妇,不管是什么出身,清一色是嫡出,家里都有一母同胞兄弟的,有事帮衬无事提携,为了自家姐妹和外甥们,这些舅爷遇到事就没有不伸手帮忙的。

    做生意嘛!就是鱼帮水水帮鱼,互相守望互相帮忙,不止孟家生意越做越大,就是这些亲家也亦然。

    孟老太太是精明人,知道这些亲家在意的是什么,无非是嫡庶有别。

    她自己也一样啊!这也是为何,她会纵容孟大小姐去抢朱大小姐亲事的原因。

    孟大小姐是孟家大老爷的庶长女,当初孟大太太还没进门,她生母绞尽脑汁怀了她之后,还耗费所有保下她,孟大老爷娶妻的第二天,她就挺着肚子去给新妇请安,孟大太太差点把屋子掀了。

    孟老太太本是要让人打掉她的孩子,再把人发卖掉,谁知孟大太太娘家兄长反倒出面保下那女人和她的孩子,只有一个要求,等孩子生下来后,孩子就由他妹妹来养,而她生母则交给他发卖。

    保孩子,是因孩子是孟家血脉,且他妹妹甫进门,就杀孟家血脉是为不吉亦不祥,不过一个蒙懂不知的孩童,难道他妹妹心胸会如此狭小容不得?

    至于孩子的生母,她既会被孟老太太挑去侍候孟大老爷,又怎不知孟家的规矩,可她为了私心,硬是坏了孟家规矩,如此明知故犯破坏主家规矩的下人,他是容不得这种人在他妹身边侍候,所以他要求由他出面处置。

    严格说起来,是孟家理亏,而且人家说的入情入理,最重要的是,说到了孟家人心坎上啊!

    就是孟大老爷,也要承大舅子这个情,日后必要对妻子加倍好才对得起人家。

    孟大小姐的生母得知自己能保住小命,和肚子里的孩子,觉得日后定能心想事成,就算孟大太太日后能生下儿子,也得排在她儿子后头啊!

    只是等到瓜熟蒂落,生下的是女儿,她差点就疯了!让她更加想不到的是,大太太娘家的兄弟不等她坐完月子,才生完孩子,就派人把她带走了,她死命挣扎,可她前一天才耗尽力气生孩子,如今怎有力气挣脱出手的粗使婆子们。

    孟大小姐自此后,就养在孟大太太身边,虽是大小姐,受的教育却和嫡妹们截然不同。

    而朱大小姐,她的来历和孟大小姐有些雷同,不同的是,她的生母没有被处置,没有被发卖,而是好吃好喝的待着,生了朱大小姐之后,朱老夫人便抬举她,抬她为妾,她之后还又生了一子一女,日子过得可逍遥了。

    可怜吃苦头的是孟老太太的闺女儿朱大太太,朱大小姐的姨娘很会奉承朱老夫人,一度把朱大太太踩到脚底下,甚至逼着朱大太太把她女儿记在名下做嫡女。

    这次会花那么多钱,订有间客栈来为朱大小姐相看,她姨娘可是出力不少。

    谨一边把这些日子,鸽卫们打听出来的事说给黎浅浅听,边领她走回去。

    “这么说来,孟大小姐会弄什么失足落水那一套,就是孟家要为朱大太太出气?”

    谨一苦笑点点头,黎浅浅冷哼,“真是蠢到家了。”

    “这话怎么说?”

    “孟家大小姐搞那么一出,传出去,孟家的名声能好?孟家未嫁的姑娘们都要跟着吃瓜落,还有朱家,朱家是受害者,要是拿这件事,去跟孟家人讨要好处,孟家为了朱大太太母子,能不给吗?”

    谨一想想也是,孟家这招是损敌一千伤己八百。

    黎浅浅看他的脸色,知他想明白了,遂又道,“挑咱们这里动手,也不对,我们到底是外人,出了这种丑事,可未必会护着他们,再说,花钱订房的,可不是孟家人。”

    而是朱家人,与有间客栈有往来的是朱家人,他们和孟家人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不是后来出现偏差,闹腾开来,他们客栈可未必会支持他们孟家人。

    “订咱们客栈的,是朱家人,孟家大概绞尽脑汁,想要将他们弄离我们客栈,只是没能如愿,才不得不在咱们客栈里动手吧?”谨一猜测道。

    黎浅浅看他一眼,笑,“谨一你心眼好,怎么就没想到,孟家人是故意在我们客栈动手的呢?”

    “咦?可若是如此,闹大了,咱们客栈可不会……”

    “他们不需要我们支持,他们只要朱家人不能如愿就好。”说穿了就是不让朱大小姐母女如愿嫁入高门就是。

    只是在执行时,出了点差错,救人的不是他们原先预订的对象,也不是孟大小姐期望的人。所以说,就算计划周详,临了还是可能会出差错的。

    谨一想了下道,“卑职明白了。”

    黎浅浅笑着伸手拍拍他,有些老成的对他道,“明白就好。”

    “对了,要不要跟大教主说,方才那事?”

    “说一声吧!免得之后再传出什么事来,表舅听了要气坏了。”

    谨一笑着点头,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黎漱他们面前,春江已经收功,刚刚实在累过头了,她不是没和黎浅浅对招过,只是从没像今天这样过。

    “你没事了吧?”黎浅浅关切的坐到春江面前问。

    春江点头笑容却还有些苍白,“没事了。”

    谨一已在跟黎漱回报适才的事情,黎漱听了冷笑,“不必理会他们,叫掌柜派人盯好就是。”

    “那,孟家和朱家?”

    “他们有什么事?”

    “他们在我们客栈做出那种事来……”

    黎漱拍拍他,“有掌柜他们在,你觉得咱们会吃亏?”

    当然不会。

    朱老夫人不痛快,舍出老脸给孙女说门好亲事容易吗?只是她不得不做,谁让她是大丫头呢?要是没开个好头,她后头的妹妹,婚事怕是都好不到那儿去。

    为了让对方高看自家一眼,还特意花了大钱,订了有间客栈,结果!朱老夫人想起来就觉得心口钝钝的生疼啊!

    侍候的嬷嬷和丫鬟手脚利落的帮老太太打点梳理好,朱老夫人一直隐隐暗呻吟,嬷嬷和丫鬟听而不闻,她们太清楚老太太的脾性了,只要一搭理她,她肯定就闹腾上了。

    还不如装作没听到,把手上的差事赶紧做完再说。

    朱老夫人冷哼一声,“大小姐今儿可吃东西了?”

    “没呢!”嬷嬷叹气,好好的一件喜事,谁知道临了,竟然出了差错,而高家自那天后,虽没离开有间客栈,却是没和自家有往来,老太太让她派人去探口风,可都如泥牛入海一点消息都没有。

    而看自家大小姐的样子,似乎也对高二少爷兴致不高。

    她小孙女在大小姐身边侍候,前两天悄悄的来跟她说,大小姐似乎对那几位京里来的公子们很有兴趣,总是叫她们出去打听他们的消息。

    把嬷嬷吓得不轻,大小姐的亲事还没着落,又遇着孟大小姐出事,高家迟迟没回应,要是又闹出什么事来,那……她小孙女可是在大小姐身边侍候呢!要是大小姐出事,老太太和大老爷舍不得她,肯定要把她身边侍候的人推出来受过。

    嬷嬷越想越心慌,手上的动作不免就有些慢了。

    丫鬟看她一眼,见她心不在焉,狠狠心往她脚上用力踩下,嬷嬷吓了一跳,手上一使力就把朱老夫人的头发给捋一把下来。

    朱老夫人疼得挥手就打人,嬷嬷自知有错,连躲都不敢,生生受了朱老夫人两巴掌,脸颊上火辣辣的,嘴里血腥味浓重,嬷嬷只觉作呕,可又不敢表露出来,只能硬忍着。

    丫鬟看着一悚,嬷嬷是老夫人的陪房丫鬟,嫁人生子后,又回来奶了大老爷和二老爷,两位老爷启蒙后,她就回家去,直到儿女成家,才又回府侍候老夫人,有这样的情份在,老夫人院子里,谁也越不过嬷嬷去,谁知今儿不过一时恍神,就被老太太这样对待!

    丫鬟看得心寒不已其实不止她,嬷嬷心里也冰凉一片,她急急下跪,顾不得自己的一双老寒腿受不得寒,砰砰砰地直磕头求饶。

    “滚。”朱老夫人心里不痛快,嬷嬷正好送上来让她出气,她一提脚就往嬷嬷腰腹间踢了下去,当场把嬷嬷痛得晕过去。

    丫鬟见状那还敢待在屋里,扔了梳子就往外跑,“死丫头,你给我回来。”朱老夫人气怒喝斥道,丫鬟闻声却跑得更快,跟着朱老夫人就听到门帘被甩回来的响动声,知道丫鬟已经跑出去了,气得她更加懊恼,抬脚又往嬷嬷身上招呼了好几下。

    嬷嬷晕迷中轻声哀鸣,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好像如此就能避开外界所有不好的事情。

    客院里头发生了这种事情,院里侍候的人立刻往上呈报,主事带着大夫匆匆赶到,看到嬷嬷的惨状时,就是见惯各种伤势的大夫,也忍不住皱眉头。

    怎么出手这么重啊!

    待问过丫鬟,得知出手的就是眼前看起来和善的老太太时,主事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这位看来温和无害的老太太,竟然能把人搧得双颊通红,脾脏破裂,肋骨好像也裂了,嗯,不对,好像是断了。

    伤者年纪不小了,大夫也不好触诊,只能大略看过然后开方子,“这个是治内伤的药,内服,嗯,还有这是外敷的伤药,呃,这得你们找个人帮她上药。”

    丫鬟上前接了药,看向嬷嬷的眼里含着泪水,她们两都是在老夫人跟前侍候的,原以为能跟出门是件大好事,谁晓得,她抬手抹泪,可泪水却是越抹越多。

    朱大夫人几个妯娌陆续赶到,她们看到嬷嬷的样子时,都有些不敢相信,那是婆婆下的毒手,再看向朱老夫人时,眼神都颇为复杂。

    朱老夫人似乎被惊吓过头,一直语无伦次,谁也不知她在骂谁,只晓得她在骂人。

    “大夫,我家老夫人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病了吧?”

    大夫转头看朱老夫人,好一会儿才有些挣扎的道,“老夫人这是胡涂了,分不清亲疏远近,所以一上火抡起拳头就打人,你们,回头侍候时,可得小心些,别像这位嬷嬷一样。”

    受了苦,主子未必承你的情,说不定还在心里怨你,咋不老实的赶紧去死,想到那位装胡涂的老夫人,眼里不时掠过的恶毒,大夫只觉背心一凉,嗯,还是赶紧弄好赶紧走人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