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攀高枝的工具

第五百三十一章 攀高枝的工具

 
    黄嬷嬷等人,自然是早看出姨娘们的打算,只是没有揭开那层皮,给她们留着脸。

    事实上这层皮也不好揭,因为她们犯的错就是不敬主母,不遵主母的交代,真要计较她们心底的算计,还真没强而有力的证据,她们只消说,我们又没生养过,那知道孕妇怀着孩子的辛苦,或,我们没怀过孩,那晓得夫人气着了,肚子里的孩子会有危险?

    但蓝棠却挑破这一层,把这三个姨娘的心思全揭了,因为她是大夫,她爹是大夫,这些日子就因为这些女人老来挑事,害得她爹疲于奔命累得半死。

    而且她是凤庄主的表妹,与凤公子他们兄弟一起长大,她爹等同分舵主夫人姐弟的父亲,这几个姨娘要是不开眼的怼上她,那绝对是自己找死。

    黄嬷嬷有些期待的看着姨娘们,盼着她们出言不逊得罪蓝棠。

    三位姨娘没有如她所愿,她们三个被蓝棠明明白白挑破心事,哪还有脸留下来,面红耳赤的在嘴里嘟嚷了几句谁也没听懂的话,然后就匆匆彻退了。

    黄嬷嬷略感失望,但也庆幸事情没闹大,要是又闹腾开,夫人肯定会受影响,孕妇的情绪老这样忽高忽低的,对身子可没好处。

    蓝棠看那三个姨娘走了,嘴角微翘,“走吧!我们进去看黄姐姐去。”

    “欸。”黄嬷嬷忙应诺,在前领路。

    把蓝棠和章朵梨打发出去后,黎浅浅今天总算有时间好好的练习,昨天领悟的轻功身法,因这套身法是由蝴蝶身上领悟的,所以她打算给它取名为灵蝶舞天。

    黎漱早从刘二那里知道这事,不过他一直克制自己,没有冲过来询问,而且等着黎浅浅过去跟他说。

    只是他等啊等,从早上等到中午,就是没等到黎浅浅过来,黎漱不等了,带着谨一就杀过去,还没到黎浅浅的院子,远远的就看到林间有人在其中飞舞。

    “有人?”这座林子在特等客院里,外头的人进不来,所以只会是他们的人,想到刘二说的话,黎漱大概知道这是谁了。

    “走,过去看看。”黎漱掉头往林子走,谨一也想明白这人是谁了,有些惊艳自家教主新创的轻功身法如此轻灵优雅。

    他们家教主才多大啊!就能自创身法了!想到外间有人传说,他们教主没有习武的天份,只不过仗着亲戚情份,才让他们大教主收为徒弟,谨一就很为黎浅浅抱不平,明明就是人家天份高着呢!

    但教主说的对,嘴巴长在人脸上,管他们说什么呢!咱们自己过得好才实在。

    想到教主一副小孩儿样,却做老成状的说着这样的话,谨一忍不住想笑!

    黎漱看他一眼,没说话,虽然谨一挑了人在带,可是那几个家伙根本还不能用,要等他们能派上用场,还有得磨呢!

    但也因为如此,谨一近来可有得累了!

    不等他们走到林子里,黎浅浅就发现他们来了,足尖轻轻在树枝上踩了下,然后就如灵蝶一般翩翩飞舞朝他们而来。

    好。黎漱在心里喊了一声,不过面上却沉得很。

    “行啊!你,自创了轻功身法,也不跟你师父说一声。”

    “呵呵,这不是还没练熟吗?怕跟您说了,心里没底啊!要是您一问起来,我什么都答不上来,您不是更气吗?”

    黎漱冷哼,“现在呢?”

    “今儿练了一早上,虽还有些问题,不过大致上都还过得去。”

    “嗯,不过我看着,这套身法怕是绣花枕头,好看而已,实质上没有什么用处。你看看,这光是摆弄这些姿势浪费了多少时间,轻功嘛!就是要快,还要不费什么内力,不然内力都用尽了,却没逃多远,一下子就被人逮到了。”

    黎漱说的也是实话,轻功大多用在逃命上头,光好看没用。

    黎浅浅笑而不答,只道,“要不咱们练练?”

    “我跟你练,欺负小孩子啊?**江来。”

    春江应声而出,对黎浅浅拱手为礼,就使展轻功飞身过来,快到黎浅浅身边时,她伸出手要抓黎浅浅,只见黎浅浅身子轻飘飘的飞开去,春江扭转身子又追上去,只是她每次快抓到黎浅浅时,总是会被她灵巧的闪避过去。

    春江的轻功了得,可对上黎浅浅也只能甘拜下风。

    这么几个来回,黎漱也看出来了,黎浅浅的这套新身法,最大的用处不是用在逃命,而是在对敌。

    “来,你试试。”黎漱把谨一推出去,春江退下来时只觉气息不定喘个不停,她走到一旁的大石头坐下,黎漱过去在她身后注入内力,才让她缓和下来。

    “很累?”

    “很累。明明看着就要追上了,可是一眨眼教主就离我好远。”春江边说边喘,黎漱点点头,让她打坐回复体力,自己则在旁帮她护法。

    另一边谨一已经和黎浅浅进林子去了,刚刚看春江与黎浅浅过招,他只觉得春江怎么这么笨,明明一伸手就构到人,为什么偏偏让教主溜过去,可是等自己下场才晓得,为什么老话说,看人挑担不吃力,自己挑担步步歇。

    还真是谁试谁知道。

    明明教主就在他跟前,可是他就抓不到人,谨一心说,这要是遇上个浮燥的对手,肯定三两下就把对方气得半死。

    黎浅浅听谨一气息不稳了,方才停下来,“走吧!我们回去。”

    谨一点头,正要和黎浅浅回黎漱那里,就听到远远的传来喧哗声,正要跟黎浅浅说什么,不想才转头就已经没看到她了,正要开口就看到黎浅浅在他身边的大树上,因为浓密的树冠将她的身影掩住,所以他才会没看到人。

    “上来,看看他们在吵什么?”黎浅浅传音入密,谨一有些惊讶,但反应也快,在那些人走近前,退到树后飞身上树,然后飞到黎浅浅身边。

    不多时,就已经能看清那群人是谁了,谨一皱着眉头,悄声对黎浅浅说道,“走在最前头,身着宝蓝道袍的男子,是静王世子,后头那两位,着红纱罩袍的是高公子,高相的孙子,他旁边那位青纱罩袍的则是他表弟章公子,他们身后那位青袍儒士是户部柳侍郎家的三公子,那位穿红袍的则是云少爷。”

    云少爷啊!黎浅浅对他祖母很印象深刻。

    “那些女子呢?"黎浅浅好奇的指着跟他们走在一起的姑娘们。

    谨一苦笑回道,“这卑职就不知道了。要问刘二才晓得。”

    黎浅浅颌首,谨一能认出这些公子们已不容易,他不认得那些姑娘,她并不意外。

    听他们说了一会儿话,黎浅浅就觉索然无味极了!

    听听这些姑娘们都说些什么啊!还没出阁,八字没一撇的事,就在那里争风吃醋了!

    孟家的姑娘们说朱家姑娘不好,朱家姑娘说孟家姑娘心思深沉,这些人的心思灵巧,说话九弯十八拐的,说话的人累,听话的人也很累啊!

    底下姑娘们越吵越大声,越吵越尖刻,静王世子听了满心不悦,上不了台面,就是上不了台,他真不该对这些女人太过期待。

    厌烦的抬头想要避开这些女人,忽见远处林间,竟有位仙子伫足人间?

    他睁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位仙子,脚下不由自主的往前走去,只是才走几步,就被他的护卫给拉回来。

    “世子,您怎么了?”

    “那里。”他伸手指向仙子所站的位置,只是手才抬起来,就发现那有什么仙子啊!林间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

    护卫可不管他吃不吃惊,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世子的安危,不让他犯傻做出危害自己的事。

    世子他们这些主子也许不知有间客栈里有多少高人,但他们却是再清楚不过。

    还有,孟大小姐失足落水的事才发生多久,他们只要出客院,身边就会有懂武谙水的婆子跟着,他们方才走过来时,那婆子就上前劝告,说再往前就是特等客院的地盘,不得擅入,否则后果自负。

    他们倒是想劝主子们啊!可这些主子是劝阻得住的吗?

    幸好一般客院和特等客院之间,还有条小河与林子相隔,要不然他们主子很可能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特等客院里去。

    “干什么拦我?”静王世子不悦的扭着身子,想要甩开护卫们的手。

    “前头就是特等客院了,世子还是别再往走,您别忘了,咱们可是托孟家人的福才得以进来的。”

    静王世子不悦的用力一甩,“放心,我没那么傻。”

    好不容易费尽心思才进来,他也不想被逐出去。

    护卫见他退回来,暗松口气,不想回头他又提出要求,“你们去瞧瞧,那林子里有没有人在,若是有,别惊动对方,悄悄的把人瞧清楚,然后去打听看看是谁。”

    护卫差点绷不住,能出现在特等客院里的林子里,除了特等客院里的客人还能有谁?

    若不是世子真对瑞瑶教教主动心了吧?

    要真是如此,那他们就能完静王妃的交代,这是好事一件啊!可是这位黎教主如此难搞,到现在世子都没机会到她面前露脸,可这也能看出,黎大教主对这个徒弟的保护如何周延。

    护卫忍不住要怀疑,世子死过两任老婆,府里有儿有女,黎大教主如此疼惜徒弟,会舍得让徒弟给人做续弦当后娘?

    瑞瑶教不过是个江湖门派,江湖上再怎么盛传黎大教主如何了得,他教出来的徒弟又能好到那里去?不过就是江湖人嘛!真要进了王府,能扛得住世子妃的重担吗?

    静王世子现在一心只想知道林中仙子是何人,至于旁的事,他根本没放在心上。

    护卫只得去向那一路跟着他们的几个婆子们打听,不过婆子们才被调过来当差没多久,所以对护卫的问题,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护卫为交差,不惜自掏腰包,让她们去跟别人打听。

    婆子们隐讳的看向同伴中极不起眼的一个婆子,见那婆子点头,方才接过护卫打赏的碎银。

    朱家的姑娘们虽在跟孟家姑娘拌嘴,但一直关注着静王世子这边,其他几位公子条件是好,但再好,都没静王世子强啊!虽说他死了两个老婆,家里有子有女,但总的来说,还是比几位公子要强。

    只是她们再大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靠上去。

    孟家的姑娘们和朱家姑娘一样,不过孟家姑娘里,有人胆子较大,也许是因为此地是川东城,是孟家的地盘之故。

    孟家小五娘算是孟家姑娘中辈份最小,年纪也最小的一个,仗着年少无知,大剌剌的走到静王世子身边问,“世子您在看什么啊?咦?那片林子好漂亮啊!旁边开了好多花呢!”说着便转身朝孟家姑娘们招手。

    当然,孟家大小姐不在其中,因她落水被外男所救,坏了名声,所以回家去了,孟家小五娘招手的对象,是她亲姑姑孟三小姐,孟大小姐是大房的,她和孟三小姐则是三房的。

    三小姐婷婷袅袅行来,看了侄女所指的方向,轻笑道,“那里应该是特等客院吧!”她转头向询问这几天才派来跟着她们的婆子。

    婆子颌首没有说话。

    “我们能不能过去看看啊?”小五娘娇声的问道,她年纪小,声音软糯,可是细听才会发现,她的声音里,隐含了丝不合她年龄的妩媚。

    姑娘们和侍候的丫鬟、婆子们听了并不觉有异,但静王世子这些男人听了反应可就大为不同,静王世子闻声看去,小五娘还没及笄,娇俏的面容还没长开,身段也有些稚嫩,但是光听声音,竟然就让他们有了反应?!

    这个小姑娘堪称是尤物啊!就不知将来会便宜了谁家儿郎?

    虽是这么想,但静王世子心里已对小五娘,产生要将之纳归所有的念头。

    护卫早在听到小五娘说话时,心里就有所感,这孟家不简单啊!早在见到要来有间客栈的孟家女时,他就觉得疑惑,如果孟家女进有间客栈的目的,是为截胡抢朱大小姐的未婚夫,那带这么个小姑娘来干么呢?没想到啊!这小五娘原来有管好声音。

    远处林间,黎浅浅问谨一,那小五娘有何不对?

    “那姑娘怕是孟家人特意培养出来的。”

    “培养出来干么?”

    “专门用来攀高枝的工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