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三十章 心虚
    掌柜和黎浅浅商量好后就告辞离开。

    蓝海与他擦身而过,掌柜躬身施礼,蓝海脚步匆匆,本要掠他而过,见他朝自己施礼,才停下脚步朝他颌首,掌柜转身走了,蓝海这才举步往院里走,看到黎浅浅她们都在,暗暗叹口气然后往前走。

    “蓝先生回来了。”黎浅浅笑着和他招呼,蓝海有些漫不经心的点点头,眼睛随意扫过黎浅浅的脸,忽地又转回来,“你,你这是……”这脸色真好啊!

    “刚想明白了一套功法。”黎浅浅没有详说,蓝海也没多问,只高兴的笑道,“行啊!你可比你表舅厉害得多了!”

    “爹,程分舵主夫人还好吗?”

    “好,现在很好。”之后就不知道了!唉!想到这儿,蓝海忍不住叹息。

    黎浅浅和蓝棠、章朵梨对看一眼,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吗?”黎浅浅问,蓝棠走过来扶着她爹到廊下的美人靠坐下。

    蓝海道,“程业啊!这回是真胡涂。”跟着就把程业最近做的蠢事说给她们听。

    原来那日程业应朋友之邀,去了城里颇负盛名的陶然居,陶然居是家酒肆,位在川东城郊,占地颇广,甚至还包含了半座山头,数座小屋散置其中,小屋与小屋之间有竹林或桃林、默林相隔,林中设有席座,客人可选择小屋或席座饮酒。

    席间主家请了姑娘来唱曲,程业跟着大家称赞了几句,主家就做主把那姑娘买下送给程业。

    程业不收,那姑娘就要死不活的哭哭啼啼,程业喝多了酒正头痛,被她这一闹,实在受不了就把人带回去了。

    谁知这姑娘一进门就听说,程分舵主夫人怀的是三胞胎,听说程分舵主还特地请了神医守着,就怕程分舵主夫人分娩时有危险。

    这姑娘怕是知道这事后,心里就有了想法,当天就妖妖娆娆的去向程分舵主夫人请安,程分舵主夫人果如她期盼的那样,被她气着了,还动了胎气。

    姐姐被个不知所谓的给气着了,还动了胎气?小舅子能饶过他?黄全的身子还没好利索,不过修理他姐夫还是成的。

    他姐身子不方便,他要收小,做小舅子的也不好说什么,但是,他让那个女人跑到他姐跟前来耀武扬威,把他姐气出个好歹来就不对。

    程业其实对那女人是可有可无,但黄全在大家面前揍他,他下不了台,就死要面子的护着那女人,程分舵主夫人本就气得不轻,就算蓝海盯着她给她安胎,情况还是没好转。

    “我好说歹说,劝得老半天,可是他小子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心护着那女人。”蓝海那个呕啊!你就这才几天的功夫啊?之前看他对黄珍珠情深义重,怎么会……

    他老婆肚子里怀着的可是他程家的骨肉,三个孩子啊!就是怕生产时会有凶险,才请他留下来的不是吗?

    “蓝先生没告诉程分舵主,夫人再这么受气下去,可能孩子会不保吗?”

    蓝海生气道,“说了,怎么没说,可他说那女人最是懂事乖巧,是不会惹夫人生气的。你听听,这话说的。”

    “别气别气。”蓝棠轻拍她爹的背安抚着。

    “不知蓝先生跟程分舵主说了之后,那女人是不是去见分舵主夫人的次数便增多了?”

    “是啊!”蓝海又叹息一回,他觉得这辈子所有的叹息都在这几天用完了。

    “所以程分舵主夫人气还没消,那女人又来了?”黎浅浅问。

    蓝海想了下点头道是。

    “棠姐姐和章姐姐明天过去陪程分舵主夫人住几天吧!”黎浅浅转头询问蓝棠她们两。

    “好啊!”蓝棠话声未落,章朵梨已经高声娇笑道“我要去,我要去。”

    “我派人去通知一声。”蓝海没有二话。

    蓝棠这才看黎浅浅,“为什么要叫我们过去住?”

    “嗯,有些事,蓝先生不好跟她说,我们比她小,又都是女孩子,比较好说话。”黎浅浅回答道。

    隔天一早,蓝棠和章朵梨要出门时,黎浅浅赶忙过来跟蓝棠说话,蓝棠听完后,两眼微发光,“行,就这么办。”

    黎浅浅和蓝棠咬耳朵,章朵梨有礼的没有靠上去听,现在看蓝棠那模样,不由心痒痒,好奇得很。

    “怎样怎样?”扯着蓝棠的袖子追问着。

    蓝棠被她扯得趔趄,黎浅浅伸手轻拍章朵梨的手,“等去了就知道啦!急什么呢?”

    章朵梨讪笑着,跟着蓝棠上车,才坐定就迫不及待追问,“黎教主让你做什么?”

    “不是让我做什么。”蓝棠笑笑没回答她的问题,可把章朵梨急坏了。

    到了川东分舵,前来相迎的黄嬷嬷虽是笑脸迎人,但蓝棠她们可都看清楚了,黄嬷嬷眼下一片乌青,面色也憔悴得很。

    “黄嬷嬷这是怎么了?”

    “嗐!”黄嬷嬷是跟着黄珍珠夫妻从总舵来旳,自也认得蓝棠,对她的问话自是有问必答。“昨晚上分舵主新收的那个妖精,趁分舵主回来,便赶着去夫人跟前请安,夫人早就叫她老实待在房里,不必到她跟前来碍眼,可是那妖精,像是听不懂人话似的,跟她讲了不下十回了,可她就没有一次听进去的。”

    “她总是故意做给分舵主看?”蓝棠边走边问。

    黄嬷嬷想了下用力点头,“就是就是,她就是故意做给分舵主看的。”黄嬷嬷心疼自小看大的黄珍珠啊!“您说夫人怎么会不气?那妖精天天故意等分舵主回来的时候上门,夫人都已经叫她别来,她还来,夫人一动气开骂,分舵主回来瞧见,就气夫人故意折腾那妖精,夫人什么话都来不及跟分舵主,他就护着那妖精走了。”

    黄嬷嬷越说越无力,说到最后,都有些垂头丧气了。

    “你们夫人太好性了。”章朵梨批评道。

    黄嬷嬷不解的看她一眼,蓝棠忙为她介绍,“她是跟着章师父南下的章姑娘,她师父是你们北晋京城分舵的供奉。”

    嘎?原来是供奉的徒弟啊!那日后也是供奉呢!黄嬷嬷连忙恭敬的与她见礼,章朵梨面上带笑,实则不满的瞪了蓝棠一眼。

    “姑娘有所不知,我们夫人自打有了孩子后,这性子就一直在变,刚上身的时候,是天天哭,可问她哭什么呢?她又说不上来,之后脾气爆得很,现在更是娇气得紧,一点闲气都受不得,不然肚子就不舒服。”

    可谁能怪她?毕竟一胞三胎可不是人人能有的福气。

    “你放心,我们定会帮她出气的。”

    “那敢情好。”黄嬷嬷笑着,“黄嬷嬷先在这里谢过两位姑娘了。”

    三人说说笑笑的往前走,谁知快到正院时,就听到尖刻的声音,像海浪似的一声高过一声,来人似乎闹着要进正院,不过看门的婆子不让,双方就吵成了一团。

    “她们是故意吵闹,好惊扰夫人的。”黄嬷嬷说着脸色一变,张嘴就要冲过去开骂,蓝棠连忙一把拉住她,“别急。这谁啊?”

    “分舵主的小妾们。”黄嬷嬷气恨道,“分舵主本就有三个小妾,她们原本很老实,自打那个妖精来了之后,对夫人的话阳奉阴违,这三个也就跟着有样学样了!一个个都盼着夫人不好,最好是能一尸四命。”

    “黄嬷嬷可不好这么说。”蓝棠轻拍她的背道,“夫人福大命大,更是气运大的,要不然怎么会一胞三胎?谁家有这个福气啊?是不?”

    黄嬷嬷犹自气愤难平,可还是被蓝棠说她家夫人福大命大气运大的话给安抚了,可不是吗?她从小到老听过多少事,见过多少人,只见过那为了生个孩子,求神问卜求爷爷告奶奶的,可还是失望的人家,却没见过或听过,那位奶奶一胎就怀了三个娃的。

    “所以啊!你明知她们怀着歹意,都盼着夫人不好,你们怎能顺着她们的意也这么想呢?”

    “那,那要怎么想?”

    “很简单啊!什么都不想,只想着这三个娃生下来,你们几个可得手忙脚乱好一阵子,才能把这些小主子们侍候得好。”蓝棠小声道。

    黄嬷嬷想到一下子要来三位小主子,三个粉雕玉琢可爱的小娃娃,不自禁的就笑开了花,是啊!最近被那妖精和这三个不安份的贱人所恼,被她们气得恨不能打杀了她们,心里戾气直直往上冒,连晚上都睡不好。

    “黄嬷嬷要先稳着自己才行,你们是侍候夫人的人,你们心思都乱了,心思不在怎么侍候好夫人上头,夫人怀着孩子本就百般不适,又是一次多胎,好好的没事都要多思多想,又遇上这几个不安份的存心找麻烦,你们心思乱了,就算见着她心绪不宁,也不会想到去劝她,只会跟着生气。”

    黄嬷嬷被她这么一说,悚然一惊,“可不是嘛!哎呀,我真是老糊涂了,还没你个小姑娘看得明白。”

    蓝棠心说,看明白的人可不是我。

    “黄嬷嬷不过是为夫人不平而气愤,只要静下心来,肯定看得比我清楚,我呢!不过是旁观者清罢了!”

    见黄嬷嬷心气略平,蓝棠才松开她,黄嬷嬷深吸口气,然后举步上前,“这是在干么呢?”

    看到黄嬷嬷来了,看门的婆子们立刻松开三位姨娘。

    三位姨娘们重获自由,满心不悦的伸手往婆子身上招呼去,婆子们被打被掐了好几下。

    黄嬷嬷看着她们修理人,也不开口制止,后来见其中一名姨娘拔了发髻上的簪子,往婆子的眼睛戳去,她才厉声阻止。

    “够了!闹什么?”

    “洪黄嬷嬷,你别以为是夫人身边的老人,就可以对我们不敬,我告诉你,我们姐儿仨个好歹也是半个主子,你呢?不过是个黄嬷嬷而已,真要惹火了我们,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敢问王姨娘,您要如何的心狠手辣?”

    “哼,自然是……”王姨娘正要开口,被身边一个姨娘制止了,那姨娘一脸不耐的斥道,“好了,她就是个奴才,你好歹是半个主子,难道要自降格调,故意去跟个下人计较不成?”

    王姨娘被她这么一说,讪笑讨好的看着她,“我,我这是这是……”

    那姨娘挥挥手不愿听她说,对着黄嬷嬷问,“这两位妹妹真是天香国色啊!是老爷新收的妹妹吗?”

    “教你这张臭嘴胡说。”章朵梨气恼的伸脚一踢,那姨娘冷不防被踢了一下,吓了一跳的她,差点往后仰倒,还好旁边的姨娘伸手拉住她。

    “这位是蓝神医的闺女儿,和庄主、公子一起长大的表姑娘,这位的师父是咱们凤家庄的供奉。”话声才落,三位姨娘直接倒抽口气,王姨娘和另一位一直没出声的姨娘,看向说那话的姨娘,除了同情更多的是幸灾乐祸,三人互相也是竞争关系,她们是争不过夫人的,就盼能压过其他人,那姨娘这一开口可就得罪人。

    一旦老爷因此震怒,罚了她,就是她们出头的好时机。

    蓝棠可不管她们心里在想什么小九九,温言提醒黄嬷嬷,“嬷嬷,夫人是怎么交代几位姨娘的?”

    “夫人说,让姨娘们好生在屋里待着,别出来闲晃。”

    “哦,那她们现在在这里干么?姨娘们记性不好,你们这些侍候的,就要帮她们记着,时时提醒她们啊!不然她们老忘记夫人的交代,不只夫人生气,姨娘们也要吃皮肉苦,到时候分舵主计较起来,可就都是你们这些侍候的人的错喽!”

    可不是吗?

    蓝棠这么一提醒,不止正院侍候的人一惊,就是姨娘们身边侍候的丫鬟们也一悚。

    “别忘了,夫人肚子里可是怀着你家分舵主的骨肉,谁敢在这个时候不老实,就是居心叵测,就是心怀不轨,要不然为何要挑在这个时候挑事?明知夫人近来不能动气,偏要来惹她生气,这是,不想你们分舵主有儿子?”

    她顿了下,满意的看到三位姨娘的脸色变了,她轻笑,“黄嬷嬷啊!回头你可得好好跟你家分舵主说道说道,这府里有人盼着夫人出事,盼着他的儿子出事哪!”

    “你胡说。”

    “我故说吗?不然你们夫人明明交代你们待在屋里,别出来闲晃,你们为何偏不听,不只出来闲晃,还故意晃到夫人跟前来惹她生气?”蓝棠眉一挑美目锐利的扫过面前所有人。

    黄嬷嬷跟着她扫了诸人一眼,果见姨娘身边侍候的丫鬟,全都低下头,裙边的手指头还微微颤抖着,分明是被人挑破心思,心虚不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