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叮咛

第五百二十九章 叮咛

 
    有间客栈特等客院,院子里种满了奇花异草,几只彩蝶轻灵的在花丛间飞舞着,一只青鸟自远处而来,它停在大树树扠上,发出清脆的鸣叫声,远远的有相似的鸟鸣声回应着,青鸟在树杈上欢快的跳跃着,不一会儿就振翅高飞,不多时就消失在青葱的树林间。

    阳光下,章朵梨和几个大姑娘挥手作别,几个大姑娘转身进了自家住的客院,章朵梨却是往前走,来到一个拐弯处,转过弯就看到一座月洞门,两个守着门的婆子见到她,忙屈膝福礼,取出钥匙打开门请她进去。

    章朵梨跟她们道了谢,举步走进月洞门,小径前方是一面绿色藤蔓围着的墙,顺着小径往前走,就看到叶妈妈带着春寿提着藤篮,不知要去哪?

    “章小姐回来了。”

    “欸,浅浅在院子里吗?”

    “教主和棠小姐在说话。”叶妈妈说完便告退离去。

    春寿朝她眨眨眼,意有所指的看了她章朵梨怀里的大纸包。

    章朵梨羞红脸,看着春寿无声的朝自己咧嘴笑了笑,跟着叶妈妈走远,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转回头,笑容可掬的朝纸包看了一眼,才举步去找黎浅浅她们。

    往前走没多远,就看到黎浅浅坐在廊下的美人靠上,蓝棠正和她悄声说话,章朵梨笑着扬声朝她们两挥手。

    蓝棠看到她怀里的纸包,悄声对黎浅浅道,“肯定是她那未婚夫又给她捎东西来了。”

    “嗯。”黎浅浅含笑点头,也对章朵梨挥挥手。

    章朵梨走到她们面前,才道,“我先把东西拿进去放,一会儿再来和你们说话。”

    “好。”黎浅浅看着她一走一跳的往房里去,才转头对蓝棠说,“看来她未婚夫很合她的意。”

    “那是。”蓝棠笑眯眯的点头。

    “蓝先生昨儿没回来?”黎浅浅想到昨日程分舵主派人把蓝海请过去,便问。

    “没呢!”蓝棠摇头,“看程分舵主平常是个明白人,怎么孩子都要生了,才突然犯胡涂?”

    黎浅浅专注的看着一只五彩斑烂的蝴蝶,像精灵一般轻灵飞舞,最后停在廊下的西府海棠上,她最近练功有些卡住了,说不上来是那里,但就是感觉某个地方塞住了过不去,可是今天看着园子里翩翩飞舞的蝴蝶,她忽然有些着迷,看着它们飞翔的路径,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蓝棠说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黎浅浅看蝴蝶看得入迷了,便收了声不再说话,章朵梨归置好东西出来,一走过来张嘴就要扬声喊人,蓝棠素知她性子,忙朝她比了个手势,示意她噤声,章朵梨不解,但照做了。

    直到她走到黎浅浅跟前,才发现她看着蝴蝶发呆呢!

    “她这是怎么了?”

    “不晓得,不过她看得入神,咱们不吵她。”蓝棠虽不知黎浅浅是怎么回事,不过她知道她大概是想到了什么,顿悟了吧?

    她爹常常这样,有时说着说着就突然像入定似的一动也不动,要是去喊他,还会被埋怨,说她打断了他的思绪,本来很快就可以想明白的,现在要花更多功夫去理清楚。

    一回两回的,她就明白了,再遇上同样情况,她就去做自己的事,把她爹放着,等忙完手头上的事,再来瞧她爹就是。

    本以为没什么,后来等她爹回过神,往往就有好法子,解决病人的难题。

    黎浅浅现在的情况和她爹一样,就不知她是遇上什么难题了!

    “你刚刚去前头拿东西,遇上什么事了?”

    “咦?你怎么知道?”章朵梨惊讶的问。

    蓝棠笑指她的脸,“脸上都说了,一脸的幸灾乐祸。”

    “嘻。”章朵梨贴到蓝棠耳边小声道,“之前客栈里来了家姓朱的客人,朱家老太爷官至兵部尚书,年前才致仕,几个儿子都在朝为官,算是官家,不过朱大老爷的妻子出自川东城富商孟家。”

    将这两家的关系向蓝棠说明后,章朵梨续道,“朱老夫人之所以订下二等客房,是为了给几个孙女相看婆家,其中以刑部高侍郎家的儿子最为出众。”

    高?“和那个高公子没关系吧?”

    章朵梨想了一下才回答,“没关系,同姓高而已。”

    蓝棠示意她继续说,“眼看着这婚事就要有着落了,朱大夫人便请示婆母,请她娘家人来帮忙相看,朱老夫人自然同意,她大孙女有个好归宿,想来她外祖家也为她高兴才是。”

    章朵梨顿了下,笑意几乎控制不住的流淌出来,“孟家人来的时候,也带了好几个相貌堂堂,才华出众的年轻公子,本来大家以为那是孟家的后生,孟家趁机带进来让他们开开眼界的。”

    “难道他们不是孟家人?”章朵梨既这样说,那肯定是有问题了!

    “你道他们是谁?他们是高相爷的孙子高公子和外孙章公子等人。”

    蓝棠听到这里,愣了下道,“他们该不会是,为了混进来,才和孟家人说定了条件。”

    “应该是。”章朵梨把她的注意力拉回来,“你听我说,本来这门亲,朱老夫人婆媳和高二少爷的娘高二夫人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谁知孟家人一来,朱大小姐竟然看上了高公子,嫌弃起高二少爷来。”

    “不过她还没闹开,竟然传出孟大小姐失足落水,为高二少爷所救。”

    蓝棠听得张目结舌,良久才问,“意外?”

    “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定,孟大小姐原本要算计的人不是高二少爷,而是章公子。”

    原本说的亲事,被孟大小姐落水给搅得一团乱,最伤脑筋的是,高二少爷对这两家小姐都不喜欢,她们花花肚肠一肚子坏水,都不是老实的,所以闹腾着,不管朱大小姐还是孟大小姐,他都不愿娶。

    朱家来时,不止带了一房的孙女来,朱大小姐是大房的嫡长女,二房、三房的孙女们都觉祖母偏心眼,就是大房其他姑娘也这么想,都是朱家的女儿,凭什么要她们让着朱大小姐,她是大姐,不是应该友爱弟妹的吗?

    为什么都是叫小的让着她呢?什么好的都紧着她,难道她们就不是朱家的女儿?

    平常她们不敢闹,但这次,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几个姑娘竟然就闹腾开了。

    孟家的姑娘们也不是省油的,孟大小姐失足落水,似是被孟家人给推的,原因嘛!似乎是因为她总是压着其他人,不过这回,是孟家长辈授意孟家的姑娘们让她们施展浑身解数,各显其能,只要能拿下这些京里来的公子就行。

    高二少爷和这些公子们相比,条件自是差上一截,但她们自身条件也没好到那里去,和高二少爷,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去把掌柜请过来。”

    春江原是坐在廊下做女红,听黎浅浅吩咐,连忙应诺去了。

    “你醒啦?”听到黎浅浅的声音,蓝棠笑她。

    “醒了。”黎浅浅笑,“醒了。”说着便飞身出去,举步轻灵的在西府海棠和茉莉花丛间翩翩起舞,刚开始还看不出来,可后来蓝棠发现黎浅浅的身影越来越模糊,章朵梨看傻了,良久才吶吶道,“这是什么功法?”

    “应该是轻功功法?不过不像我们之前学的,这是,浅浅自创的?”蓝棠说完之后,便笑了起来。

    “自创轻功的功法?”章朵梨跟着笑了,她一笑倾城,可把跟在春江身后的掌柜和主事们看傻了,竟没有发现他们教主踩着轻灵的步伐来到他们身边。

    直到一个个被敲头了,伸手摸头才发现站在他们身边的黎浅浅。

    掌柜忙躬身见礼,其他人反应过来,也急忙跟着见礼。

    “叫你们来,不为旁事,是想问你们,最近是不是常常有人借有间客栈相看?”

    这算是有间客栈的常态了,掌柜连忙点头。

    黎浅浅若有所思道,“他们要借咱们客栈相看,咱们不好说什么,毕竟来者是客,不过,园子里当差的人,得提点他们一下,叫他们小心留意些,别让孟大小姐落水,被外男所救一事时常上演。”

    掌柜有些为难,毕竟他们的人不可能时刻盯着这些客人,明知这些客人不安份,没出事前,他们也不能说什么,就是出事了,他们也不好插手去管。

    “我晓得大家都很辛苦,不过要是有人有样学样,没多久咱们客栈的名声就会因此受影响。”

    掌柜正为此事发愁,他想了几个方案,可都觉得不好,黎浅浅见他似欲言又止,便问他,“掌柜有事直言就是。”

    掌柜便把他想的几个方案提出来,黎浅浅听了后,道,“这几个方案都不错,只是要用的人略多了些。”

    “卑职也是这么想。”

    “防是防不住的,不如想想发生后,要怎么把伤害降到最低。”

    “您的意思是?”掌柜眼睛为之一亮。

    黎浅浅笑了笑,请他们请进待客的大厅里,分主次坐下,命春江她们上茶。

    “你们可以想想,如果是女方要算计男方,有些什么方法可行,然后再想,男方要设计女方,有些什么法子可为,然后从这几个方向去想,一旦发生了,要如何将伤害降到最低。”

    也就是说,客人要利用有间客栈的地方算计人,就得有心理准备,一旦做下后,结果可能不如他们所预期。

    黎浅浅提出建议,“像这次孟大小姐失足落水,如果她落水时,旁边就有熟稔水性的婆子在,高二少爷就不会被迫去救人。”

    有时候,最可恶的是那些旁观的人,往往他们事不关己的几句话,就能逼人去死,被他们以道德绑架的人,下水去救嘛!毁了人家落水姑娘的名节,事后人家要求你负责,你不娶,就是你无情无义,就是你冷血,坏了人家名节还不愿负责。

    不去救,更是被人批到问候你家祖宗八代。

    没人想到,为什么批判人的这些人,有时间在那里耍嘴皮子,却不自己下水救人呢?

    高二少爷本身水性不佳,看到有人落水,他自是退避三舍不肯去救人,没想到被高公子等人带头狠批,最后还是被人硬推入水救人。

    掌柜点头,“教主说的是。”他看出蹊跷了,孟大小姐落水后,岸上这些人不急着去救人,反倒在那里挤兑高二少爷不去救人,那他们自己呢?他们为何不去救?

    “我们不管那些客人想什么,客人落水了,我们的责任就是赶紧把人救上来,而且不能有损人家姑娘的名节,所以当时若有熟水性的婆子在,根本用不着这些客人亲自下水救人。”黎浅浅对着掌柜和主事们说道。

    见他们都若有所思的样子,知他们听进去了,又道,“还有,像是利用席间故意弄脏人家衣裙,然后领人去更衣时,趁机设计人,这种事情,也得防着,所以,最好是在每一间宴会厅旁,都设更衣间,除方便客人外,也能防范这种事情发生。”

    掌柜点头的同时,也问,“那可能得花不少银钱做更动。”

    “这笔钱该花。”黎浅浅道,“还有尽快训练一批熟水性的婆子,最好是每一间客院都配一位。”

    管钱的主事苦着脸,“教主,这笔花费可不小。”

    “放心,咱们收那么高的费用,就是要让客人上门能开开心心平平安安的,要是赴个宴,都要担心有人算计,你们说往后客人还敢来吗?”

    “那要是我们处处都注意留心了,可还是发生类似的事情呢?”一名主事皱着眉头问。

    “那就表示我们想的不够周到,表示我们还有进步改善的机会,这是好事。”

    掌柜闻言笑了,他们这位教主可真是,要是别的东家,被问这种问题,大概会大声开骂,嫌他们这些人做的不够好。

    黎浅浅看大家嘴角微翘,便道,“掌柜可是想了好几个方案,虽不够完善,但好歹有用心想办法了,你们可别输给他,加油啊!”她又叮咛大家,“最后,回去交代所有人嘴巴给我闭紧,遇上这种事,我相信孟家人不会乐见自家的丑事被人宣扬得众人皆知,高家亦然,总之,若消息外传,我希望不会是我们有间客栈的人说出去的。”

    主事们点头应诺,他们离开后,掌柜才跟黎浅浅商议请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