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相請

第五百二十八章 相請

 
    程分舵主和黎淺淺打過招呼,得了準話後,就把黎淺淺的消息賣給靜王府管事等人。

    靜王府管事拿到消息後,愣了好半晌才回過神,原來……他們怎麼就沒想到呢?有間客棧竟然是瑞瑤教的產業?這麼大的手筆,真是叫人難以相信,但回頭細想,又覺是在情理之中。

    黎教主的父兄是皇帝得用的重臣,前些年就曾聽說,瑞瑤教擁有天盛帝國傳下來的寶藏,那時王爺也曾想派世子和幾位公子去試試,看能不能被黎大教主相中,收他們為徒,那麼瑞瑤教的寶藏就盡入王爺手裏。

    可惜,那會兒皇帝不知在抽什麼風,多疑得很,王爺根本不敢派世子他們出京。

    管事想到這裏,都忍不住為靜王感到遺憾,當年若是放膽一搏,會不會太極殿上坐著的人已經換人?

    有間客棧背後的主子既然是瑞瑤教教主,那麼,說不得皇帝也有插手有間客棧吧?

    想到有間客棧裏那些新奇好玩的玩意兒,管事覺得自己猜對了。

    既然有間客棧可能是皇帝的錢袋子,嗯,那這有間客棧的掌櫃,應該不會給世子爺難堪,說不定還得捧著他家世子爺,畢竟世子爺是皇帝的侄子嘛!

    管事想當然爾的這麼想,拿著新鮮出爐的消息去見世子。

    若是能未卜先知,管事肯定很後悔,這時自己下的決定。

    靜王世子正和川東城富商送他的美女打得火熱,日上三竿了,仍擁被高臥,聽到管事找他,他正努力耕耘中。

    “滾!”被干擾的男人很不爽的大吼,管事被嚇得腳下一滑,差點就摔個狗啃泥,廊下侍候的侍女和內侍全都不厚道的笑出聲,管事臊得滿臉紅,吶吶的轉身欲走,誰知又左腳絆右腳,這回下巴直接撞地板,當下疼得他眼淚直流。

    還是一個小廝看不過去,過去扶他起來。

    “叔啊!您也不是不知道,世子爺和那白美人正熱乎著,有事,跟咱們說一聲嘛!何必自個湊上去挨罵呢?”

    管事撫著下巴,咬字不清的道,“我哪知道。”不過語音實在太含糊,也沒人聽懂他在說什麼。

    小廝扶著他回房,還幫他請了大夫。

    世子直到華燈初上,才派人叫他過去問話。

    管事已然服過藥,雖然還是很痛,但主子召喚,他不敢不來。

    “說吧!之前跑來打擾爺的好事幹麼?”

    管事忍痛,把事情給說了,靜王世子皺著眉頭問,“這消息確定?”

    “是。”

    “可爺怎麼聽說,那死丫頭已經進京了?”

    嘎?世子爺不是足不出戶,怎會得知此事,管事實在很想問,可是事涉世子爺,他只能忍著。

    靜王世子想了下,冷哼道,“看來有人想把我排除在外啊!”他看著管事問,“你們出了多少錢?”

    管事報了價,靜王世子臉色略難看,“你們這是被誆了吧?竟然付了一千兩?你們手裏有這麼多錢?”

    “小的們那有這麼多錢?是幾個人各出一些,湊份子買的。”

    靜王世子呵笑,“倒是小瞧你們了!”他頓了下道,“不過你買的這個消息,真的是真的嗎?”

    “小的是從鳳家莊川東分舵的程分舵主手裏買來的,這消息絕對真實。”

    “嗯,那就是說,章公子幾個哄我了?”

    “世子,現在在川東城裏的幾位公子裏頭,就數您的身份最高,條件最好,有您在,他們就毫無勝算,他們若想贏得黎教主的注意,那必要將您排擠出去,他們才有勝算。”管事道。

    世子冷冷一笑,“就憑他們幾個?不自量力!”平常跟他們混一塊,那是沒辦法,京裏能跟他玩在一起的人不多,而且他爹說了,為謀大業,什麼事都要忍著。

    為了這幾個人家裏的勢力,他不得不和他們交好。

    “行啦!既然他們要擠兌我,那就讓他們先去玩玩吧!等那沒見過世面的野丫頭被他們哄上了,我再出面拯救她,相信她必會對爺感激涕零。”

    “是,爺說的是。”管事恭維道。

    世子嫌棄的看著他臉上的淤青,“你是怎麼搞得?怎麼弄成這德性?行啦!你這兩天就在房裏養傷,少出去走動省得給爺丟臉。”

    管事巴不得如此,可是侍候世子多年,深知他的稟性,所以臉上滿是不願,嘴裏卻是應諾。

    世子見狀滿意的打發他走。

    管事出了門才鬆口氣,接下來自己可以好好歇息了。

    卻說章公子幾人,本以為靜王世子不會相信那麼拙劣的謊言,沒想到他竟然信了,這些天就待在客棧裏和新收的美人玩得昏天暗地的。

    如此正好如他們的意,有靜王世子在,那位黎教主怕是看不到他們的存在。

    只是他們沒想到,有間客棧的人這麼難搞,牌樓下守門的人武功高強,硬闖?他們沒那個本事,再說他們是想和黎淺淺見見面,拉攏一下關係,畢竟他們的父親和黎將軍同朝為官,同是官二代嘛!見面三份情,然後一來二往不就熟稔了?

    到時大伙再各顯本事,看誰贏得美人歸。

    現在連門都進不去?這叫他們要怎麼和黎淺淺培養感情?

    “不如送張拜帖給她?”

    “這又不是她家,送拜帖給她有什麼用?”

    “也是。”

    “難道要等她出來?可是她什麼時候才會出來?”

    幾位公子犯了難,坐在客棧房間裏一籌莫展。

    云少爺來得最遲,不過因他祖母曾經近距離和這位黎教主接觸過,比起他們,人家算是擁有一手消息。

    為此,高公子才勉為其難,暫時讓他和他們一起玩。

    “這有間客棧是瑞瑤教的產業,她是東家,那些人自然是護著她的。”

    “沒錯。”

    “我們現在缺的是一個能認識她的機會,直接送帖子給她,只會讓客棧的人對我們防備,倒不如先想辦法,混進有間客棧,只要進了客棧,不愁沒機會接近她。”云少爺建議道,好不容易背完,可真把他累出一身汗。

    其他幾位公子因此對他大為改觀,卻不知這都是他爹特地派給他的幕僚幫出的主意。

    “那要怎麼混進去?”

    “這家客棧實在太難搞了!沒有預約就不讓進,實在是折騰人。誰家做生意是這麼搞的?”章公子這些天屢屢碰壁,再好的性子也受不了。

    高公子睃他一眼後,轉頭看柳三公子,柳三公子笑了下道,“我看川東城的幾位富商都蠻懂事的,也許從他們那裏,能夠有所斬獲。”

    章公子聞言伸手勾住他脖子,不悅的噴他一臉酒氣,“說,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好了,我表哥不問你,你就悄悄的自個兒辦去?”

    柳三公子笑而不答,只是別過臉閃避章公子的酒氣。

    “行啦!別玩他了。”高公子扯了章公子一下,“要記得,咱們的對手可不弱,要是讓他搶在咱們前頭……”

    “表哥你怕啥?那傢伙都已經剋死兩個老婆了,你覺得黎將軍會答應自己的女兒去給他剋?”

    高公子笑若明月,“旁的不說,他的條件確實是我們當中最好的。”

    管他剋死幾任老婆,等靜王過世,世子襲爵,他的老婆就是名正言順的靜王妃,要是嫁給他們,雖然他們都是家裏看重的兒孫,但是他們身上沒有官職,沒有官銜,不管嫁給他們當中那一個,將來的身份都不可能高過靜王世子妃。

    “她一個長於鄉野的女子,不會去權衡這些東西吧?”章公子端起茶碗抿了一口。

    他們很矛盾,既盼著她不會計較誥命權位,而選擇他們之一嫁,卻又明白知道,他們的身份地位根本比不上靜王世子,她要是個聰明人,定會選擇他。

    婚姻一事,不是只有閨閣女子有憧憬有嚮往,男子也有,希望娶個絕世大美人,溫柔明麗體貼有才華,上得廳堂入得廚房,集所有美好於一身,最後還盼著,娶的妻子能為自己帶來大筆財富、權勢及地位。

    另一方面又知曉,以自身的條件,就算真遇上這樣的對象,也不敢奢望對方會選擇自己。

    “靜王世子妃確實是好,但是,你們別忘了還有位長平侯世子呢!他祖母可是瑞鳳長公主,有他在,靜王世子未必討得著好。”

    “長平侯世子脫離險境了沒?”

    “已經大有好轉,只是,身子還有些虛吧!”

    “對了,我聽人說,藍神醫就在有間客棧裏頭。”云少爺道。

    章公子愣了下,還在想藍神醫是何方神聖,就聽他表哥道,“黎教主既然在有間客棧,藍神醫自然也在,別忘了,藍神醫的閨女兒和黎教主可是手帕交。”

    “你怎麼會說起藍神醫的事?”

    “因為就是他說,鳳家莊那個程分舵主的老婆,懷的是三胞胎,藍海的妻子是鳳家莊老莊主的表妹,他妻子過世後,他帶著女兒住在鳳家莊很多年,鳳家莊那些什麼公子的,很多都是他看著長大的。”

    章公子看向云少爺的眼裏,滿是佩服之色,“行啊!你,這些事怎麼都知道啊?”這傢伙似乎對黎淺淺很上心啊!要是那個黎教主眼瞎,沒選上他們,卻選了云少爺,那他們大伙兒都可以去撞牆了。

    “是我祖母派人去查的。”其實是那幕僚去鳳家莊買來的消息,可是這段不好往外說,他便把事推給他祖母。

    “你祖母對黎教主的事,倒挺上心的?”

    “我祖母大概覺得黎教主是良配吧!”云少爺心頭在滴血,天曉得他祖母的眼光有多差,差到竟然想把她娘家的侄孫女塞給他,誰不知那女人見一個愛一個啊!

    今兒說李家公子俊,明兒說黃家公子好。簡直跟花痴沒兩樣,看到是個男的,就說好。

    他有時蠻懷疑的,到底誰跟他祖母比較親?怎麼會為了個侄孫女,強迫孫子的?

    她老人家心裏,侄孫女比親孫子重要?他是她的親孫子,難就只配娶個花痴女?真是如他娘所說的親疏不分,不過這是家醜,不宜對外宣揚。

    高公子心說,黎教主自然是良配,尤其她見識不多,他們好拿捏啊!想到瑞瑤教寶藏的傳聞,高公子暗吐口氣,要是能將那麼大一筆財富收歸己有,就算叫他娶個白痴,他也肯!更何況那位黎教主聽說不醜,長得還挺漂亮的。

    而且她的父兄都是皇帝面前的重臣,娶她,遠勝過娶公主、郡主,尚公主是件苦差事,是家族跟著受累的苦差事,駙馬在朝堂上不被重用,郡主的丈夫好一點,但若娶的是無實權王爺的女兒,那還真不如娶個父兄在皇帝面前得臉的官家千金。

    黎淺淺的親娘雖說已過世,可她是嫡出,上頭還有兩個哥哥,一母同胞的親兄長,就算日後黎將軍再娶,生了兒女,對元配所出的孩子不再那麼關注了,她還有兩個得皇帝重用的哥哥在。

    高公子暗暗決定,定要把黎淺淺娶到手。

    章公子倒不像他表哥想那麼多,他只求表妹別再纏著自己,舅母別再想把女兒塞給他就好。

    “先派人查查看,城裏有沒有人在有間客棧預約的,想辦法出價把他們的預約拿下,要挑越近的越好。”高公子道,“若是沒辦法出價買下他們的預約,就讓他們出面邀請我們去客棧。”

    “這是為何?”章公子問道。

    “你們忘了,客棧的住客可以邀人去做客。”

    “對啊!我們怎麼都忘了這事了。”

    說做就做,皇天不負苦心人,總算是讓他們找到,川東城裏一位富商有親戚正在有間客棧裏住宿,聽說他們早就預約了,但因府裏老太太微恙,便一直把預約往後推,前兩天老太太好了才成行。

    只是高公子等人有些為難,因為這富商的女兒們對他們很是熱情,可是他們要進有間客棧,又必須和她們同行。

    “可別沒搭上黎教主,反被那幾個女人糾纏住啊!”

    “應該不會。”高公子冷笑。

    章公子心說,表哥又要裝冰山嚇人了。

    他沒想到因為高公子高冷不可親,那幾個姑娘便糾纏他們其他幾人,直到多年之後,他回想起這段,不由高聲怒罵,怪不得他表哥會同意富商的要求,那幾位姑娘纏著他們,可不就方便了他表哥去接近黎教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