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得意

第五百二十七章 得意

 
    蓝海一家三口在凤家庄总舵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与凤家庄的数字公子及护史公子们都很熟,有些公子还是他看着出生长大的,当然,那些年他除了送走自己的妻子,也送走不少朋友,想到过世的凤老公子,蓝海在心里重重一叹。

    程分舵主带着蓝海去分舵隔壁的宅子,后宅里住的是他们夫妻,小舅子则住在前院,一行人才进月洞门,就有一小厮跑上前来相迎。

    “你家爷呢?”

    “在房里看书。”小厮笑嘻嘻,好奇的看了蓝海几人一眼。

    “去跟你家爷说,我请大夫来了,让他赶紧出来。”

    小厮大声应了一声,转身拔腿就往里跑。

    程分舵主带着蓝海进正堂,才分主次坐下,程分舵主的小舅子,数字公子黄全就过来了。

    看到蓝海,他眼睛为之一亮。

    “怎么?太久没见面,不认得我啦!”

    “蓝先生!”黄全上前施礼,鼻头一酸眼泪就跟着掉下来。

    蓝海大剌剌的坐着受了他的礼,这小子是他接生的,他爹娘过世,还是他带着他们姐弟办的后事,因为那时,时近年节,凤老庄主和凤老公子都在外头忙着,凤老庄主夫人则忙着人情应对,凤老公子夫人被她拖住,只能派嬷嬷和管事过去帮忙。

    但两个半大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嬷嬷、管事不能全权做主,还是蓝海帮着拿主意。

    跟着姐姐姐夫出庄当差,已有好些年不曾见到蓝海,这次在外头受了伤,回来后,有姐姐姐夫心疼照料,他也不觉得有什么,直到这会儿,见到蓝海那张熟悉的面孔,他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就像,就像孩子在外头受了委屈,看到爹娘亲人了,那满腹的委屈有人心疼了,泪,就溃堤了!

    程分舵主被哭个不停的小舅子吓着了!这孩子咋了?

    黄全平常要独当一面,所以他姐夫看到的他,就是板着脸的死样子,完全没料到他会哭成……这副德性啊!真是,有够丢脸了!他转头想把屋里侍候的人赶出去,然后才发现,堂屋里除了他们三人,就只有瑞瑶教的刘二在,其他人不知何时都不见了。

    “好了,好孩子,辛苦你了!”蓝海伸手把黄全抱满怀,可不就还是个孩子吗?才二十出头的大孩子呢!

    黄全无声的哭了好半晌,直到他姐黄珍珠得了消息,从内院赶过来。

    她急惊风般的冲进来,差点没把屋里的四个男人给吓死!

    “媳妇,孩儿他娘,娘子,你慢点走,慢点,慢点,别着急啊!别急。”程分舵主看着老婆,小心翼翼的哄着,黄全也不哭了。

    “姐,姐,你小心点,别把我侄儿给颠出来了!”那肚子怎么好像又大一圈了?!这才一天没看到他姐而已啊!

    蓝海觉得两腿有点软,刘二一把扶住他,小声问,“这,这肚子怎么那么大?这是快生了吧?”

    “没有,现在才六个多月而已。还早着呢!”黄珍珠笑着拍拍自己高耸的肚皮,“蓝先生来了,正好,劳驾您帮我把个脉吧?”

    “欸,欸!过来坐下。”蓝海顺着刘二的手,坐到椅子里,觉得两脚还有些软,不过面上一派镇定。

    看珍珠丫头这肚子,里头应该有两个小家伙吧?就不知是儿子还是女儿了!

    黄珍珠稳当的坐到他旁边的椅子后,程分舵主和黄全几不可见的松了口气,刘二看着他们两如出一辙的表情,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你,我记得你,之前你曾经到过我们分舵,是吧?”

    “是。”之前出南楚时,刘二曾来过川东分舵,那时黄珍珠应该只远远地见过他一面,没想到事隔多年,她还记得自己。

    黄珍珠见他一脸诧异,笑道,“我没啥本事,就这双招子厉害,见过的人都记得。”

    闻言刘二瞪大了眼,要知道他们鸽卫为训练这种能力,可是很费劲的,每年总有人过不了关被刷下来。

    黄珍珠边让蓝海给她把脉,边和刘二闲聊,蓝海把完脉后,对一脸紧张的程分舵主和黄全两道,“她肚子里不是双胞,而是三胞,所以肚子才会这么大,因为怀了三胞胎,所以这产期很可能会提前,你们最好是尽早把产婆请到家里来。”

    蓝海看着黄珍珠那高耸的肚子暗叹气,生儿育女本就不是件轻松的事,有人生一个,结果跟着孩子一起去了,可以想见她怀三个孩子,生产时会有多凶险了。

    看着眼前这三个孩子,蓝海不禁暗叹,看来孩子没落地前,他是走不掉了。

    “三胞胎?”黎浅浅听刘二说凤家庄川东分舵分舵主夫人怀了三胞胎,所以蓝海要留在川东城,等她平安生下孩子再走时,虽觉惊讶,不过倒也觉是在情理之中。

    “你认识程分舵主夫妻?”黎浅浅转头问蓝棠,蓝棠想了下就道,“认得,他们夫妻是在京城凤家庄长大的,我记得有一年,江湖上好像出了件大事,黄珍珠她爹娘是探子,那次不知怎么给卷进那件事里,夫妻两死于非命。”

    那事发生时,蓝棠还有点小,所以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只记得……“因为快过年了,大表舅和二表舅都在外头忙着回不来,凤老庄主夫人很生气,再加上方夫人在旁挑唆着,所以他们父母棺木送回庄时,还被凤老庄主夫人下令拒于门外过。”

    黎浅浅暗摇头,对凤老庄主夫人的为人实在……身为一庄之主的妻子,当家夫人,属下在外死了,棺木被送回来,她不好好相迎,还将之拒于门外?她脑子进水了吧?

    春寿直接就叫了出来,“她怎么可以这样?这样做岂不叫下面的人看了心寒?”

    “是啊!所以二表舅母知道后,立刻亲自去把棺木迎进庄,可是老庄主夫人知道后,竟跑去骂二表舅母多事,还质问她,是不是想要取代自己好当家做主?”

    黎浅浅听到这儿,忍不住要问,“老庄主都没说什么?”

    “能说什么?他回庄的时候,都已经是来年的端午之后了。”蓝棠摇头,“我还记得,二表舅母想帮着操办他们父母的丧事,不过被老庄主夫人给拉走,说什么年底了,庄里事务繁重,她一个人扛不住,如果她不想帮忙就闪边去,多的是人想帮忙。”

    “这说的是她姐吧?”黎浅浅对那位早已仙逝的老庄主夫人的脑子感到很无力。

    “是啊!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可怕,没想到方夫人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想要插手凤家庄。”

    “其实也怪不得你大表舅母,方夫人毕竟是她的姐姐,自小一起长大,方夫人一直伪装得很好,从没让人看出破绽来,老庄主夫人不信她,反相信依赖老公子夫人,那才奇怪呢!”

    黎浅浅道,“就咱们来看,老庄主夫人应该和妯娌亲,而不是和方夫人亲近,毕竟那是外人,可就她来看,那是她姐,方夫人能言善道,又存着心思,老庄主夫人毫无防备,自然就中了她的计。”

    老实说,老庄主夫人输得很冤枉,也不冤,她没有防人之心,但好好的谁会对自己的亲人起防备之心呢?

    蓝棠点点头,“反正呢,二表舅母忙,又被老庄主夫人拉着,虽不得空,但也派了心腹嬷嬷和管事去帮忙,后来我爹知道了,就出面帮忙,他们姐弟两个从那之后,就跟我们蛮亲近的。”

    从那之后,凤家庄里不论是护史公子还是数字公子,都对蓝海很是亲近,对老公子夫人很敬重,至于老庄主夫人就……

    蓝棠忽地笑了起来,“我记得那之后,有一回忘了是什么事了,方夫人使唤庄里的公子们,却没人搭理她,她被晾在大花厅里,模样很是尴尬,之前她要有所差遣,公子们不说很乐意,但至少都会出手帮忙,不过自那回之后,就再也没人理睬她了。”

    蓝棠托着腮回忆往事。

    “那黄家姐姐是何时出阁的?”

    “老庄主夫人还在的时候吧!”蓝棠歪着脑袋想了好半晌,“对,老庄主夫人那会还在,我想起来了,那时她要出阁,大喜之日和方夫人娘亲的祭日撞日了,方夫人要求黄姐姐从别处出阁,不许她从凤家庄出嫁。”

    蓝棠顿了下笑道,“不过被大表舅骂了!他说方夫人的亲娘祭日,是方夫人娘家人的事,与他凤家庄有何关系?凭什么要为她一个外人的亲娘祭日,就不许他凤家庄的女儿从家里出阁。”

    蓝棠说起此事时,两眼闪闪发亮,“你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真觉得大表舅好耀眼,庄里人都说,大表舅好样的。”

    “原本大伙儿私下对大表舅颇有意见的,认为他不该为了讨媳妇欢心,就纵容媳妇的寡姐跑来凤家庄颐指气使,自那之后,大伙儿就对大表舅改观了。”

    可惜的是,他的改变终究没能改变妻子的命运,就如黎浅浅说的,谁会对亲人多加防备,除非曾经被其所伤,方夫人在老庄主夫人面前一直形象良好,她哪想得到,方夫人竟然对自己的丈夫心存绮思?想要取自己而代之呢!

    “我知老庄主夫人是个软耳根子的,可我没想到,她竟然会听方夫人,对庄里人如此过份。”照蓝棠说的,黄珍珠姐弟的父母是因公殉职,是为凤家庄牺牲的,两人的棺木好不容易运回来,竟被拒于门外,这让其他人心里怎么想?莫怪蓝海在凤家庄的人缘好。

    叶妈妈在旁挑燕窝,听到这话,便问,“凤老庄主夫人娘家不是官家出身的吗?怎么没人教她怎么当家?”

    蓝棠想了下回道,“她娘是继室,兴许娘家没教,所以也没教给女儿。”不像方夫人,亲娘陪房们给力,她自己又聪明,嫁了个做官的,只是方大人心大,却不自量力,最后自取灭亡。

    他的死,让方夫人带着儿女来了凤家庄,然后给凤家庄带了灾祸。

    “黄珍珠怀了三个娃,蓝先生怕是要看她平安生下孩子才肯走。”刘二去向黎漱回报,黎漱听了就有些不高兴,黄珍珠是凤家庄的人,她生孩子,蓝海去凑啥热闹?

    刘二轻咳了下,把蓝海和黄家姐弟的事,跟他说了,黎漱的脸色才略略好转。

    “对了,程分舵主说,静王府的管事和其他家的管事合资,向他们买教主的消息。”

    “嗯,知道了。”

    黎漱冷哼一声,“这些苍蝇真是烦人。”

    “您看咱们是不是要提前离开?”

    “他们是什么东西?要咱们避着他们?”黎漱嗤笑,刘二心说,不是您护着教主,不让人轻易接近的吗?

    黎漱似是看出他的疑惑,狠瞪他一眼,“那会儿丫头还小,心性不稳,要是那会儿就被这些纨绔缠上,小小年纪就给带坏了,我找谁哭去?”

    呃……

    “现在她大了,心性平稳,又和凤三那小子要好,你说,是那些纨绔的条件好,还是凤三的条件好?”

    这还用得着说吗?自然是凤公子的条件好嘛!旁的不说,光一点,就比那些什么世子公子要强,那就是有心,凤公子对他们家教主有心。

    虽然他常常东奔西跑的,但所有人几乎都知道他的行踪,因为他就没瞒黎浅浅,三天两头的捎信来。

    什么静王世子,章公子、高公子的,名头好听,但有什么作为没有?他们或许一掷千金,但他们挥霍的是谁的钱?等等,静王世子?

    “我记得静王世子早已成亲,都有儿有女了,他也来了?”

    “静王世子现在是单身,他两位妻子都已亡故。”黎漱有些不满的看刘二一眼,刘二讪笑,这消息还是他跟大教主说的呢!怎么会忘了呢?

    “不过静王世子之所以会来,也许和季瑶深有关系。”黎漱若有所思道。

    刘二不解,黎漱也没卖关子,直接为他解惑,“季瑶深虽是静王之女,但她的出身,注定静王妃容不下她,这两年只怕她没少拿与浅浅的关系出来眩耀。”

    静王妃就算再有容人之量,也见不得一个小小外室女借势压自己,早前也许她没想季瑶深这个举动放在眼里,然而随着黎经时父子日渐位高权重,季瑶深的行为肯定狠狠的刺痛了静王妃的眼。

    正好世子丧偶要续娶,若能把季瑶深的助力变成她儿子的,正好能狠打季瑶深的脸,刘二几乎能看到,静王妃见到季瑶深惊诧反应时的得意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