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原来如此

第五百二十三章 原来如此

 
    当云少爷一行最后终于出城门时,已是下晌,若不是怕调头回家,会被他老子吊起来修理,他肯定是闹着要回家去。

    云家管事虽庆幸自家少爷没给他找事,但是,这个时辰才出城,能在太阳下山前赶到投宿的客栈吗?赶一赶应该,可以吧?管事略迟疑的想。

    一个家丁走过来,问,“云管事,要不咱们回城找间客栈住一宿,等明儿一早再出城吧?要不然照咱们这速度,肯定天黑前赶不到宿头的,难道出门头一天就要露宿荒野?”

    说着边若有所指的瞟向云少爷的马车。

    云管事暗叹一声,“略赶一赶呢?”

    “怕少爷身娇肉贵的禁不起啊!”家丁很了解自己少爷的身子骨,他是读书好苗子,但身体很差,原本云郎中预估儿子不是探花就是榜眼,却因为身体太差,没能好好发挥,才会进了二甲。

    云管事挠着头,看看天候,然后道,“那便回头,先遣人去城门附近客栈订房,我们这就调头回城。”

    他们想的很简单,但实际上想要在官道上调头,是有所难度的,在他们后的车队,想在天黑前赶到宿头,见他们忽然停下,就有些不太高兴,而另一方向的车马络绎不绝的赶往城门,一样想在天黑前赶进城。

    又怎会让出位置,让他们插队,只是云家家丁抬出自家老爷的名头,让那被耽误的百姓敢怒不敢言。

    云少爷坐在车里,听见那些路人低声斥骂,不由在心中怨怪上黎浅浅,认为若不是因为她,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城?

    无辜躺枪的黎浅浅,现在在那呢?

    有消息灵通的鸽卫,还有凤公子坐镇在京里,京中那些打算盘打得霹啪响的人家有何动作,都瞒不过黎浅浅她们。

    “我都还没进京呢!就已经成为人人争抢的香饽饽了?”黎浅浅笑嘻嘻,她们这天入住的客栈,是瑞瑶教的产业,东家入住,掌柜的当然是以最高规格来接待。

    这间客栈就叫有间客栈,座落在夏川东侧的川东城里,有间客栈兴建时,曾令川东城中的权贵世家们好奇,一开始,大家都以为这座大庄园的主人是京里那位贵人。

    因为那规模很像是皇室的避暑山庄,不过皇家的避暑山庄很少临河川兴建,大都是盖在山林之中,有山有水的山里,这样大刺刺的兴在河边,万一有人想行刺,实在太容易了。

    没想到他们等啊等,庄园落成了,不是皇家的避暑山庄,也不是京中贵人的产业,而是瑞瑶教开的客栈?!客栈?!这样精致大气的庄园,是客栈?是这瑞瑶教的主子太有钱,有钱任性到这样花钱?还是咋地?

    想想看一个晚上的住宿费用,再高能高到那里去?花那么大钱大兴土木,盖出那么一座大庄园,结果拿来让人投宿?得等上多久时间,才能回本?要是住宿费提高,可还有人入住?

    全川东城的人都等着看,看他们的笑话。

    但是他们失望了!

    从开幕第一天起,有间客栈就天天客满。

    他们想去投宿,都被婉拒,说预约的客人已经排到了半年后。

    半年后?等等,什么叫预约啊?

    川东城的富豪世家想破头,没想明白这是咋回事,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南楚,有钱人真不少。

    有间客栈的客院分为五等,第五等就是入住一晚要五十两银子的,吃的全部免费,不像别的客栈,三餐要另外付。

    此外,有间客栈还提供娱乐节目,如听戏唱曲的娱乐厅持房号进场,不同等客院安排不同的坐席,招待自也有不同。

    想赌钱?他们自有赌坊,进场时不同的房号,可以拿到客栈送的招待卷,可免费兑换同等金额的筹码。

    吃饭喝酒赌钱时,有点无聊,想有美女陪侍?也不是不行,不过美女得到客栈外的花楼去请,这费用就得客人自付。

    此外还有一些运动类的娱乐,如夏日赛舟竞技,冬日冰嬉,有间客栈都有,客人们想要什么娱乐,他们十有八、九都能提供,只是有间客栈位在水边,想要进森林打猎?对不住那超出有间客间的范畴,就不提供了。

    不过掌柜也说了,等他们东家筹划新的客栈时,他们定会将客人的意见转达给东家。

    除了给年轻好动的客人们提供的娱乐,也有给文采丰沛的客人举办的文会、诗会。

    女客自然也不会被冷落,有间客栈里,设有锦衣坊、珠宝坊的分店,有需要的客人,都可径行前往采购。

    而且报上房号后,还能享用住客才有的折扣。

    也就是说,住客若招待友人一起采购,若是以住客的名义付账,可以房号打折,若友人要自己付钱,就不享有这等优惠。

    这让邀请亲友一起去逛街的夫人、太太们,很有优越感,本来小气巴拉的抠门夫人,因为想在亲友面前得脸,一掷千金为亲友选购首饰和衣服。

    不得不说,这个规定让不少夫人太太多花了不少钱,反正有间客栈里的锦衣坊、珠宝坊业绩一路往上狂飊。

    黎浅浅他们来到川东城时,原本是打算在川顺码头搭船南下京城,没想到还没上船,就听人说起川东城里的有间客栈,这名字够怪的,黎漱便决定前往一探。

    到了有间客栈,才晓得是瑞瑶教的产业。

    做东家的来到自家地盘,才晓得这是自家地盘,感觉得点微妙啊!

    尤其在得知有间客栈的种种设施后,黎漱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说不上是好还是坏,但对黎浅浅来说,就只有一个感觉,这是把莫氏集团旗下在L市的赌场饭店搬来了是吧?

    只是有间客栈把赌这个成份,削减得很淡,不过其他的做法,嗯哼!

    掌柜的得知大小东家回南楚,可没想到他们会上门投宿,当即以最高规格招待他们,他们入住的是客栈留给特别客人的特等客院。

    这院子的位置位在客栈的深处,住在此院的客人若想去各项设施游玩,可是有专属通道,直接通达不需经过其他客院。

    住在这个客院,不愁会遇上云夫人那种邻居。

    黎浅浅对此大表满意。

    黎漱和谨一商量后,决定就在此住上一段日子,因为预约的客人已经排到半年后,就算京里来的那些贵公子们,查到他们投宿于此,也不怕他们上门来。

    黎浅浅她们一入住,掌柜立刻飞鸽传信回京,通知黎韶熙,他们家教主回来了。

    黎韶熙把信给父亲和弟弟看,然后郑重警告他们,这事就不必让凤公子知道了。

    “不告诉他?”黎茗熙怀疑的问,他大哥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不必,反正凤家庄消息灵通的很,我相信有间客栈里头,就有他们家的数字公子在。”黎韶熙冷哼,对数字公子有些鄙视,在他的心里,数字公子大概就和狗仔队没两样。

    黎茗熙没跟他争这个,只不解的道,“你们说,会是谁把妹妹回来的消息泄露出去的?”

    “还能有谁?”黎茗熙没好气的皱皱鼻子,“肯定是季瑶深把消息放出去的。”黎浅浅还在京城时,季瑶深没少上门找她,要不长孙如兰也不会被她哄了去。

    “说到她,她和浅浅年纪相差无几,也快要及笄了。”怪不得她会有所行动,她那嫡母表面功夫做得不错,在上流圈子里,人缘不错,人脉也广,想要为这个半路进府的外室庶女,找一桩外表光鲜内里糟烂的婚事,半点难度都没有。

    就算她那亲爹再怎么疼她,也没有亲自为她择婿的理,又不是没有嫡母,她要想嫁个好夫婿,就得找外援,长孙如兰原本是个很好的外援,不过她进了亲王府,能给她的帮助就少了。

    黎浅浅这个时候回南楚,对她来说,真是及时雨啊!

    所以她一在将军府探得些许消息,就迫不及待在贵女圈里散布出来,为的就是让这些贵女们不敢小瞧了她,同时也是给嫡母传递一个讯息,我和黎经时父子之间的连系回来了。

    不得不说,季瑶深此举,确实让平亲王妃有些忌惮,她并不知黎浅浅和季瑶深的关系如何,只能说从黎浅浅离京前,与季瑶深的往来,让她做了错误的判断,她以为季瑶深和黎浅浅,在季瑶深身世大白前,是对感情十分要好的姐妹。

    这也是季瑶深当初花了大功夫拉拢黎浅浅,才做出的假象。

    贵女们得知黎浅浅将回来的消息,回家后自是不隐瞒自家娘家,这也是为何云少爷出京时,会遇上这么多贵公子同时出行的原因。

    季瑶深没想到这些人会这么大动作,惊讶的同时,也好生羡慕,如果当年是自己拜入黎漱门下为徒……

    从前她以为,只要找到亲爹,她就能飞上枝头做凤凰,只是没想到,凤凰也是分等级的。

    嫡出的、庶出的,还有她这种尴尬透顶的,外室所出才进府不久的,该算是私生女?还是庶出?

    府中的姐妹们明里暗里的嘲笑,都让季瑶深痛恨不已。

    黎浅浅离开南楚的这些年,她在贵女圈中混得不错,但回到府里就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她不止一次那么想,想着当年若自己被黎漱相中收为徒,或是她没有和黎净净一起谋害黎浅浅?或是她们得手了,没有被黎漱他们发现她们做了什么?

    那么,她的生活会不会和现在有所不同?

    如果时光能倒流,回到那个时候,她会做一样的事情吗?还是会出不一样的选择?也许是因为长孙如兰的关系,她越来越常想起黎浅浅的亲娘,那个她一直以为是父亲的小妾,实际上人家才是正室元配的那个女人。

    因为常常回想,她发现黎浅浅似乎有些不一样,可是那里不一样,她说不上来,毕竟那时她们虽同住在一个院子里,可是她姨娘拘着她,她也不喜欢去外头玩,因为她漂亮的衣服会脏了,手会脏了,会像黎浅浅一样,是个脏孩子。

    她姨娘那时很喜欢说黎浅浅是脏孩子,不许她进她们的屋子,黎浅浅她娘进屋里来时,她会站在门口,有时会坐在廊下阶梯上,拿着根棍子在地上乱画,后来下大雪,姨娘带她出门,她看到黎浅浅在屋子里,从窗口看着她们走远,灰扑扑的,就像是她姨娘说的,是个脏孩子。

    在京城相遇时,她给自己的感觉不再是灰扑扑的,而是眩目的,让人眼睛为之一亮,她在京里看过多少贵女,就是宫里的公主,她也见过,可是她们没有一个人,能让她有相同的感觉。

    如果当年,当年……她会不会也同黎浅浅一样,成为令人眩目的女孩?

    黎浅浅完全不知季瑶深这些想法,刘二跟她说,京里这些别有心思的贵公子,之所以会赶着来接近她,全是因为季瑶深对外乱说的缘故。

    “她这么做,不会是因为想讨好巴结谁吧?”

    “您怎么知道?”刘二笑了下,答道,“京里未婚的公子,最受欢迎非瑞凤长公主的孙子莫属了,这位公子人长得英俊又有才,长平侯才立他为世子不久,年方十八,还未许亲的原因是,瑞凤长公主眼界高,认为京里那些贵女们配不上她孙子,就连宫里的公主也被她嫌弃。”

    “季姑娘和长平侯府的三小姐是为莫逆之交,三小姐倾慕您大哥,瑞凤长公主曾派人前去探口风,不过被拒绝了。”

    “季瑶深是在讨好她时,脱口说出我回南楚了?”

    “大概是说,您快回京了,等您回来,她带三小姐来和您认识,等处得好之后,再由您向大少将军开口,三小姐成为您长嫂就指日可待了。”

    黎浅浅笑问,“她肯定不是私下说的,而是在谁家的宴会上讲的?说完之后立刻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她很享受那种感觉,对吧?”

    “您说的对。”

    “原本长平侯府的三小姐与她说定,只要她能助自己嫁给大少将军,她就帮忙她嫁给她大哥,也就是长平侯世子,但因为她说您的事情太过大声,引起别人注意,让某些人晓得她倾慕大少将军,因此她有些恼怒。”

    “季瑶深会在乎这个?她真是的目的,肯定不是那位世子。”

    刘二朝她竖起大姆指,佩服道,“又给您说中了,她看上的是世子的弟弟,二少爷虽也是嫡子,但才华没其兄长那么耀眼,不过以季瑶深的身份,想要嫁世子,那肯定是不行,若是二少爷,兴许有些可能。”

    “瞧,我都还没进京,季瑶深就已经在利用我得好处了。”黎浅浅笑着摇摇头。

    “您回京后,还要同以前那样,同她往来吗?”

    “你觉得,她会轻易放开我吗?”黎浅浅反问刘二,刘二想了想摇头道,“只怕她会一直巴着您,直到她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黎浅浅点头,“要是她的婚事不顺,说不定她还会设计我,好助她获得理想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