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好处

第五百二十二章 好处

 
    踏上归途的黎浅浅他们一路南下,从赵国进南楚,还在山道上就迎上一场倾盆大雨,雨丝细密,几乎要看不清路况,山道崎岖蜿蜒,本就难行,又遇上这么一场大雨,就更加雪上加霜了。

    可不往前走,难道要在山道上等雨停?要是这场雨一下两三天呢?所以就算视线不佳还是得往前走。

    车队缓缓前行,好不容易终于来到山下,大伙儿才松了口气,一行人奔向最近的山城,来到山城城门,看到守城门的士兵穿着南楚军服,诸人心里忽有种终于安全到家的感觉。

    等进了城,就看到前行安排食宿的鸽卫一脸笑的站在路旁。“头儿。”年约二十出头的鸽卫,打伞上前和坐在车辕上的刘二打招呼,“您几位可终于到了啊!”

    刘二让他坐到车夫的另一边,他还没走开,车夫打了个喷嚏,刘二皱着眉头伸手摸摸车夫的衣服,发现都湿透了,便让他坐进车里,自己接过缰绳,那名鸽卫则坐上刘二的位置。

    “你昨天没淋到雨吧?”刘二拍拍他的肩头,鸽卫收了伞,笑着摇头,“没,我订好房才开始下雨。”

    他没说的是,客栈的掌柜的看到那雨势很是忧心,说他们这里很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上回下那么大的雨,是掌柜年幼时,那场大雨一下七、八天,还引发了山崩,埋了好几个山村,死的人没有上百也有上千,掌柜家他外祖家就是这样被埋的。

    这些年不是没下过那么大的雨,不过都没这么大,也不知道这场雨几时会停?本来不怎么担心的鸽卫,被掌柜那么一说,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整晚提着心不敢睡,客栈里厨房有人留守,就怕客人半夜有所需要,他就待在厨房里头,跟留守的人闲聊,等到留守的老大爷说,城门快开了,他才匆匆交代老大爷,请他跟大厨说一声,请他们备好热食热茶,等主子们一进客栈,就有热食可吃热水可用。

    然后就赶到城门前去守候,总算是把大教主他们接回来了。

    黎漱不知这小鸽卫想些什么,他正忙着和章师父研究地图,黎浅浅看过那张地图,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无字天书啊!因为完全看不懂,她不觉得自己笨,可是面对这张地图,她不得不认了笨。

    黎漱也没空教她看,只说回头再教。

    章朵梨则是成天和她跟蓝棠混一块儿,一开始上路,她是跟着她师父,跟黎漱主仆同车,不过才一天,她就受不了了!因为臭味相投的这几人,一聊起来就是没完没了,尤其是说到密室就停不住,而且还要拿笔画下来,她那一天就一直不断磨墨,磨到她火气都上来了。

    对,她师父破解出来了,从那张薄如蝉翼的图上破解出,那是个密室,但这个密室在那里?目前手头上的资料不够,所以无从得知这个密室位在何方,不过从她复制的那些书册里,他发现了些蛛丝马迹,但要破解,就要找更多的书册来翻阅。

    也不知当初是谁藏这些宝贝的,花了这么大的功夫,又把线索藏起来,真是,稍为没点耐心的人心怕是一着恼就会出手毁掉这些线索吧?

    章朵梨自问没什么耐心,所以就不去掺和了。

    相比起来,黎浅浅她们这里,小姑娘们吃吃喝喝聊是非说八卦,可有趣太多了!之前师父钻研那副图,她就负责生活上的一切琐事,虽知道外头发生些什么事,可是没人可讨论,八卦就显得苍白了!

    果然啊!八卦就是要有人跟你讨论才有趣。

    云珠原本对这位美若天仙的绝色有些排斥,可等相处长了,发现有相同嗜好,便迅速成为挚友,晚上甚至跑去和蓝棠主仆窝一间房。

    对此,黎浅浅乐见其成,蓝棠虽已渐渐恢复正常,可一说到孟达生,她还是有些抵触。

    但和章朵梨接触久了,她也慢慢恢复了。

    她觉得蓝棠对孟达生的感情,应该不至于会让她有这么强烈的反应,还是她没看出来?

    虽然已经讨论过赵国近来发生的两件命案,不过从别人口中再听一回,感觉又是不一样了。

    黎浅浅靠在迎枕上发呆,春江看她那模样,便问,“您是不是想睡了?”

    “有点。”

    “我让棠小姐她们去外间聊?”

    “不必了,就让她们在这里聊。”有点声音反倒好睡,这习惯可和她以前完全不一样,大概因为独居的缘故,屋里有点声音,她就会醒过来,觉得不安全,可是现在则相反,没有声音反倒不好睡了。

    春江还是让蓝棠她们小声点,黎浅浅很快就睡了。

    因为大雨不停,所以客栈是人满为患,鸽卫虽是订了两个客院,但因雨势过大客人爆满,掌柜不得不请黎漱他们让一个客院给别的客人住。

    黎漱不介意,黎浅浅更乐得和大家挤一间屋子,他们不介意,但还是有人不满意。

    黎漱他们让出来的客院,就在他们的隔壁,那位夫人一住进去就开始挑剔,这不好那不好,最后竟要求掌柜给她换院子,还指定就要黎浅浅她们住的院子。

    掌柜哪好意思过来跟黎漱提,只能往其他客人那儿去商量,谁知这位夫人是个不省心的呢?

    天天高声叫嚷,再好脾气的人,也受不了有人指桑骂槐吧?

    夜里,黎漱和谨一几个换上夜行衣,在雨夜中潜入隔壁客院,隔天一早起来,隔壁客院安静极了,不,该说一点声音都没有,这下换黎浅浅好奇了,让春寿和云珠两人出去走一圈回来,就换来最近八卦消息。

    “听说,昨晚上隔壁那位云夫人睡到半夜醒来,竟然看到了菩萨显灵耶!”春寿笑弯了眼。

    “菩萨显灵?”表舅他们玩太大了吧?

    “是,那位云夫人听说是南楚户部云郎中的母亲,这回北上去想去紫云观上香,为她已出嫁多年的孙女求子的。”

    求子啊!“京城附近没有灵验的道观或寺庙可求吗?”

    云珠道,“自然是有的,不过云郎中的女儿嫁在这山城,听说她婆家因为她成亲多年无所出,正打算要给她相公纳小呢!”

    “所以左郎中的娘亲跑这一趟,是为了给孙女撑腰的?”

    “应该是,不过老太太走这一趟,除了给孙女撑腰,也是为了孙女婆家老太太将要过六十大寿,特意来祝贺的。”

    “菩萨显灵就让她老实了?”

    “没有。”春寿用力摇头,“别人看到菩萨显灵,一般都是下跪虔诚祝祷,那位云夫人则不然,她不但没跪下,反还跟菩萨讨价还价,最后惹得菩萨大怒,剃了她的眉毛。”

    黎浅浅有些失望,“只剃她眉毛?”

    “是!您不知道,她生来浓眉大眼,被剃了眉毛,整个人看起来很没精神。”因天生浓眉,出门就没带擅妆容的丫鬟,这下被剃了眉毛,找谁帮忙化妆呢?她这是不得不安静下来。

    “该,省得她天天吵。”都腾了座客院让她了,还想怎样?得寸进尺的人最讨人厌了。

    除了这位云夫人之外,其他倒是都还好。

    黎浅浅他们住进客栈后,雨又接连下了两天,然后才慢慢缓和下来,黎漱不想再耽搁,这日一早就命刘二去结账走人。

    他们一走,那位云夫人便立刻搬到黎漱他们住的客院,只是这座客院和她之前住的并无不同,差别大概就只有一座黎漱他们住着,一座是云夫人他们住。

    客栈掌柜完全不懂这位贵夫人在吵什么,人家走了,她立刻要住进来,是想干么?看他们有无遗留下东西不成?

    掌柜想不通,也没时间浪费在这上头,他忙得很呢!

    云夫人大概不会晓得,因为她天天闹腾,反让黎浅浅注意到她,临走时交代鸽卫留意一下。

    这一留意才发现,真是不容易啊!她才刚踏进南楚,竟然就已经有人盯上她了。

    黎漱得知云夫人竟是为她家孙子的婚事,来探黎浅浅时,不由大怒。

    这些人还真是神通广大!

    “云郎中的妻子是赵国人,在晓得您带着教主南下时,就通知她娘家人留意,云夫人本想让孙子娶她娘家侄孙女,可是云郎中说,娶您要比他舅舅家的侄女要强,云夫人被儿子顶撞十分不满,私下扬言等您嫁进门后,就要好好收拾您。”

    这都什么人啊!好自以为是!当他们家是金窝银窝,别人迫不及待嫁进门?

    “云郎中的儿子有何特别之后?让他祖母这般拿乔?”

    “这,还没查到。”刘二有些不好意思。

    这么短时间里能查到这些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过黎漱显然还不够满意。

    “赶紧派人去查清楚。”黎漱说道。

    刘二应诺,转身出车厢,抬手招人过来,耳语几句后,那人就离开了。

    等他们下晌投宿客栈时,那人才出现。

    黎漱看到那人回报的消息后,忍不住气笑了,“不过是个二甲,名次还偏后,他祖母在得意什么?”

    以为武将的女儿能嫁给她孙子是高攀?黎经时的品级难道还不够高?就算不高,好歹也是天子近臣啊!

    等京里传来近一步消息,黎漱方知,云夫人在得意什么。

    原来南楚皇帝有意招云郎中之子为婿?但云郎中不想儿子尚主,儿子才干不俗,一旦尚主,前途必定要受影响,好不容易栽培出个金凤凰,自然要好好的建功立业好光宗耀祖嘛!

    云郎中将京里的贵女们一划拉,文官们的女儿们,年纪和儿子相当的,大多已经订亲,比儿子小的小太多,大的则大太多,再不然就是自家高攀不起的,或破落户,他看不上眼的,思来想去就没一个合适的。

    就在他左右为难时,一日去酒楼赴宴,正好听到有人说起黎浅浅,此女身份特殊,既是江湖人又是武将女儿,虽是独生爱女,但自出生到现在,黎经时这做父亲的,从未尽到一丝父亲的责任。

    若儿子能把黎浅浅娶回家,黎经时必会为女婿铺路,以求女儿日子能过得舒坦。

    还有黎浅浅身为江湖人的师父,既然能收没天份的表外甥女为徒,可见对她的疼爱,有这两位在,何愁他家儿子的前途,更别说还有极优秀的舅兄在了!

    云郎中算盘拨一拨,发现儿子娶黎浅浅,好处多的数不完,于是他便派妻子去赵国和南楚边界,好第一时间见到黎浅浅,进而拉笼她。

    谁知妻子会突然病倒,他不得不请母亲出马,明知母亲属意娘家侄孙女做孙媳,却还是勉强母亲为之。

    得知山城客栈里发生的事后,云郎中大感扼腕,母亲竟然没有把握住机会,和黎浅浅接近,反倒大吵大闹的,引黎漱反感,什么菩萨显灵,明明就是黎漱他们动的手脚。

    可惜啊!

    一旦黎浅浅回到京城,机会可就不再了。

    云郎中想了想,隔天派儿子出京去迎接云夫人,临行他还交代管事,务必要为少爷制造接近黎浅浅的良机。

    管事点头应下,心说这有何难,不过是几个没什么大脑的江湖人,有什么好怕的。

    只是出京时,管事发现等着出京的贵公子似乎有点多啊!再一瞧,什么靖远侯府的世子,静王府的公子,瑞凤长公主的孙子,高相的外孙和孙子都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没听说京外有什么大事,能引这些公子哥儿出动的,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云少爷看着一队又一队的车队,越过他们的马车,后来居上的出了城门,他们天未亮就出府,在城门这里耗了两个时辰,太阳高高挂,晒得人眼前一片花白,却不曾出京。

    “少爷,今儿不知是何日子,这些贵公子们竟都往京城外跑。”而且看来还不是去去就回,看看他们的车队,那么一长串!这些贵公子们出门声势浩大,光是侍候的美婢大概就坐了两辆马车。

    管事忽地心中一动,这些贵公子们的目的,不会和他家少爷一样,都是冲着黎浅浅去的吧?

    其实之前她未出京时,就有不少人在打她的主意,但那个时候她还小,又有瑞瑶教的人护着,可是眼下她将及笄了,就算她是教主,是大教主的徒弟,可也没有不许她嫁人的理!

    不管身为瑞瑶教教主,能为她的婆家带来什么好处,光她父兄身为皇帝近臣,就值得把这媳妇娶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