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离开

第五百二十一章 离开

 
    刘二喝了口茶,笑嘻嘻又道,“孟姷婧的娘以为女儿的婚事已是铁板钉钉子,再无更改,谁知会出问题,她那好女婿就在婚前半月,因好心救助了一落水的姑娘,谁知那姑娘来历不凡,是京里高官极为宠爱的嫡孙女。”

    黎浅浅愣了下,抬手阻止他往下说,“你先别说,我猜猜,是不是因为那姑娘因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一外男有亲密接触,所以她的婆家要求退婚,被退婚的姑娘自缢寻死,她祖父舍不得,便找上当日与她有肌肤之亲的男子负责。人家祖父是高官,想来父亲也是官,男子家里长辈两相权衡下,便退了孟姷婧这门亲。”

    刘二笑着朝她竖起大姆指,“教主英明,就是如此。”

    孟姷婧一直最为自豪的就是她的未婚夫不止一表人才,还是个举人,等他考上进士当了官,她就是官夫人,日后当个诰命夫人不成问题。

    正气山庄是在江湖上有具威名,但是不代表孟家人有权有势有威名,真正有能力的只有一个人,孟达生。

    如果她没有得罪他,她们母女没有心大去刁难蓝棠,那么她就不会被退亲,因为对方得考虑,贸然退亲后,会不会得罪孟达生,他不是朝中人,是江湖人,得罪他,想要整治他们家的手段可不比官家少。

    但是谁让孟姷婧母女得罪了他?甚至因为拒不听从他的要求,而被逐出了孟家。

    以前订这门亲,就是因为孟姷婧是孟家嫡支,与孟达生的关系近,现在她家都被逐出孟家了,与高官孙女相比,她有什么?论家世,比不上,样貌嘛!不相上下,论性情?孟姷婧刁钻脾气大,连孟盟主有意的女子,她都敢为难,还有不敢的?

    琴棋书画?能要求一个江湖出身的女子这些吗?再说了,他们家的儿子日后若是当官,是有个出身官家的媳妇好呢?还是有个啥都不会,连人情往来都不懂的江湖女子做媳妇强?

    不用问都晓得孟姷婧的前婆家如何取舍。

    孟姷婧被退婚了!

    她有样学样,学高官孙女自缢寻死,心说既然那贱人寻死,她家里人心疼她,就帮着她抢自己的丈夫,那么她寻死,家里人心疼她,自然要帮她抢个丈夫回来给她。

    她倒是没料错,她娘确实疼她,女婿被抢了,她就从别人那抢一个回来嘛!抢谁的呢?自然是也订了亲的族中侄女嘛!否则抢谁的?别人家的女婿不好算计啊!

    只是天不从人愿,她不止没为女儿抢来女婿,还把族里的妯娌们给得罪了!

    本来被逐出族,她们一家被迫迁出正气山庄,但孟达生并未阻止她们家和其他人往来,她丈夫还盘算着,等孟达生气消,请大家帮着说项,再重回族里,搬回正气山庄来住。

    才在外头住几天,他和儿子们已经深刻感受到生活不易。

    他和儿子辛苦拉拢族老和叔伯们,谁知妻子在背后谋划抢侄女儿的未婚夫呢!这仇结得可深了!

    孟姷婧大闹特闹,没为自己闹来好亲事,反挖坑把自己给埋了,为了确保日后重回族中,就需要族中族老、叔伯们为自己说话,所以姷婧爹把妻子和女儿打包,连夜送往妻子娘家去小住。

    姷婧娘回了娘家自是哭诉委屈,但家里父兄早就得了女婿的信,知道就是她害得女婿被逐出族,哪还会理会她,给她们母女安排小院独住,好与自家儿女隔开,省得被带坏。

    黎浅浅对这位姷婧姑娘的逻辑真是佩服极了,也不看看自身条件,以为只要有样学样,就能和高官孙女有一样的际遇?

    呵呵,真是想太多。

    “您怎么看?”刘二把姷婧前未婚夫家的情况跟她说明后,问道。

    黎浅浅白他一眼,“我不是神仙,好吧!”

    刘二但笑不语,黎浅浅见他定要自己给个看法,想了想后问,“高官孙女原本的夫家是谁?”

    “您怎么会问这个?”

    “因为,她祖父既为高官,她的亲事就不会太低,要是她祖父还是皇帝近臣,那她的婚事大概还要再高上一个层次,皇子妃嘛!几个年纪较大的皇子都有正妃在,除非是继妃,否则以她的身份,大概还轮不上。”

    刘二微笑颌首,“教主真是聪明,她的前未婚夫虽不是皇子,但也差不多了,是皇帝弟弟显亲王世子赵尚,其妻过世,只留下一子,前世子妃临终希望丈夫能娶自己的庶妹为继室,好为她照顾儿子。”

    “不过显亲王父子不同意。”

    “是。前世子妃的父亲因贪污入监,一家子全数入监,她便是因此才会心疾发作,她大概是想,只要庶妹成了世子妃,显亲王看在孙子和媳妇的份上,至少能保她父母兄弟一条命,等到她儿子长大,她娘家便有机会翻身。”

    刘二问,“您是不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我要问您的看法?”

    当然,黎浅浅点头如捣蒜。

    刘二笑,“因为我们就要回南楚,回到南楚,您的身份可就不止瑞瑶教教主而已,还是黎将军女儿,为了瑞瑶教,您可能会遇到类似的情况。”

    “你是说遭人算计吗?”

    “是。您的婚事还未定,回到南楚之后,相信会有不少人想要插手,所以大教主一直不让您在外显露武艺。”

    黎浅浅点头,她知道,外头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被黎漱收为徒,是因为她是长孙筱的女儿,且因她一直没在外显露自己会武,所以大家都认为她其实没有天份,黎漱之所以将她带在身边,就是怕别人知道她不谙武。

    “所以那位抢了姷婧夫婿的高官孙女,原本是要嫁给显亲王世子的?”

    “嗯,您看,这前后两桩婚事的差距,若是可以,吴尚书应该是不会答应把孙女婿到卢家的。”刘二嗤笑,“卢家不过是商贾出身,卢大郎才考取举人,等到他出头,日子还长着呢!”

    “卢家也参了一脚吧?”黎浅浅打开桌上食盒,挑了块桃脯来吃。

    “是。显亲王前世子妃娘家是主谋,都已经入监服刑了,还能把世子的婚子给搅了,这也是吴尚书二话不说就答应退亲的主因。”

    因为他不敢保证孙女嫁进亲王府,能活得下来。前世子妃的娘家是落败了,但她的陪房们可还好好的在亲王府里,他们若以亲王府的势力来胁迫吴家,吴家也只有生受的份。

    何苦让孙女去受这份苦?

    “吴尚书是个疼孙女的。”

    “他是聪明人。”刘二笑了笑,没告诉黎浅浅的是,这件事除了孟盟主插手了,他们也掺了一脚,谁让那个孟姷婧欺负人呢!

    刘二只说了姷婧的事,没提其他几个欺负蓝棠的姑娘们,不过带头的都落到此下场,想来其他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孟婵娟的婚事一波三折,对方一知她和族里姐妹刁难去正气山庄做客的客人,就婉拒了婚事,因为这样的女子日后进了门,要是也这般胡涂,得罪家里的客人怎么办?

    二来,孟婵娟的条件是不错,但没有好到非她不可的地步。

    其他几人的婚事也差不多如此,孟婵娟几人悔不当初,孟姷婧在外祖家还是怨天怨地骂人骂的很痛快,后来被贪财的小舅母一家算计去,嫁了她娘家的傻侄儿。

    黎浅浅后来知道时,心道,孟达生有这手段,咋不早使出来呢?把她棠姐姐搞成这样,再来对付那些人,有何用!

    当孟达生把族里摆平了,寻来时,黎浅浅他们已经离开赵国京城,蓝海留了封信给他。

    看完信之后,孟达生没有追上去,而是回了正气山庄,大肆整顿一番,将族人清出山庄,连侍候的人也一并清理,蓝海的信中指明,几位老太爷被人下了毒,他虽尽力了,但他们毕竟年事已高,完全解毒要花七八年时间,且他们的体力不足以支撑,若要强行解毒,怕他们扛不住,所以他只解了一部份,每月他会请瑞瑶教的人送药来。

    而根据他这段日子的观察,下毒之人是他们亲近之人,而能接近他们,不为人知给他们下毒的,应是他们身边侍候之人,而且他们一直在被人下毒中,因他前一天开的药才解去一些,隔天脉象又变重了,表示下毒的人就在他们身边。

    同时他查看过他父母过世前用的药方,发现他们的病征与几位老太爷雷同,所以他大胆推断,他的双亲应该也是死于相同的毒药。

    蓝海还道,孟达生体内也有微量毒药作祟,剂量很轻,若不是他一直在研究此毒,大概发现不了他体内的毒素。

    孟达生大怒,顾不得去向蓝海父女解释赔不是,得先处理身边的危机。

    蓝棠跟着黎浅浅踏上归途后,总算是慢慢恢复正常。

    她恢复正常的第一件事,就是问起庆国公世子于破庙被杀一事。

    云珠欣喜之余,自然是对她的提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这件案子说起来很闷啊!因为杀人的凶手被灭口了,幕后主使者是谁,没有对外公布。

    蓝棠听完后,大声道,“是宫里的那个苏贵妃主使的吧?是吧?是吧?”她拉着黎浅浅的手追问。

    黎浅浅抚额,她想她会很怀念那个安静的蓝棠的。

    春江暗道,幸好已经离开赵国京城,要不然棠小姐这么大的嗓门,怕是会引人不必要的关注。

    “棠小姐怎么会认为是她?”春寿坐在车门边,好奇的问道,一边在心里庆幸,此刻赶路的人不多,且离她们的车队老远,没人会听见棠小姐的话。

    蓝棠挪到她身边,掀起车帘往外瞧,就见天上白云缓缓飘动,近处的树荫下有不少旅人在歇息。

    “不是她是谁?那个庆国公世子对很多人来说,他活着比死了有价值,例如他那怀了身孕的表妹,他那既将参加科举的表哥,他亲娘等等,对十三公主来说,他是死是活,其实没什么差别,她不嫁这家还是得嫁别家,不过庆国公世子是她自己看上的,嫁给他,她心里比较乐意,如此而已。

    那为何还要杀他呢?对幕后主使者,他死了比活着好,谁会希望他死,谁和他有仇,希望他去死?

    “除了曾想招他为婿的苏贵妃,谁会希望他死?”

    黎浅浅朝蓝棠笑着招手,“坐进来些,外头风大。”

    外头的稻田金黄一片,已有人在田里收成了。

    他们这次搭的车,便是黎漱以前让人特别打造的,宽大舒适,最重要的是不会跳动严重。

    黎漱在前头的车里,刘二正在向他回报黎爷的近况。

    耿护法虽未同何护法一样,养一大堆死士,他带出来的护卫个个忠心不说,武艺也高强,黎爷手里的人,是由几位支持他的护法们带出来的,其中就有耿护法教出来的,得知黎爷和耿护法闹翻,大概就数他们最为难及尴尬了。

    黎爷不敢再用他们,黎慎正好顺势将之收归己有。

    凌护法和沈护法打定主意隔岸观火,不参与其中,黎漱怎么可能由他们逍遥?白船长接手鸽卫后,指派他们的第一项命令,就是令他们挑起在赵国的几位护法们内斗。

    黎爷祖孙目的不同,凌、沈两护法不是傻子,黎爷是怎么待耿护法的?就算此事可能是耿护法先挑起的,但能怪他吗?他们又不是傻子,怎不知黎爷那几个儿子是何德性,听说云寿山附近的袁知府彼时已接获线报,得知在青承山一带的道观、寺庙不干净,去上香的小媳妇大姑娘失踪者众。

    他正准备行动时,就传出青承山道观血案,劫匪剽悍得很,杀人之后就往东齐方向逃逸,袁知府便将未破的案子全挂在这票劫匪头上,反正这批劫匪不再出现,也不再传出失踪案,正好以此做结。

    凌、沈两护法暗松口气,都有些害怕,要是没有这批劫匪杀了黎爷那几个儿子,让袁知府循线查到万寿山庄去,到时要如何收场?

    那几位爷被逮,黎爷若要他们循私,他们怎么办?

    夜深人静时,他们两都不免要庆幸,自己不用面对如斯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