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一十九章 陪伴

第五百一十九章 陪伴

 
    “你怎么看?”凤公子若有所思的看着地上的那张椅子。

    凤二公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嘴角轻勾,“大哥这些年忍够了吧?”父母之仇未报,义父一家待他是好,但义母的态度却是反反复覆,自他来到凤家庄,她就很讨厌他,一开始认定他是凤老庄主在外的风流债,他年纪比凤乐悠大,凤老庄主夫人对他异常痛恨,认为丈夫在自己还未生下女儿之前,就跟人有染。

    觉得丈夫会把他带回来,肯定是因为自己生不出儿子,他才会把外室子带回来养。

    后来知道丈夫和凤庄主生父是至交,因遭变故,才会把凤庄主领回家来,凤老庄主夫人对义子的态度虽改变不是太大,但至少不像之前那样痛恨,眼看女儿渐渐长大,她不舍女儿远嫁,便想着把义子变赘婿,如此一来,女儿就算嫁人,也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她照应得到,而且义子受他家养育之恩,不敢对女儿不好。

    只是没多久,方夫人向她提议,让方信怀娶凤乐悠,反正她们一家就住在凤家庄,姨母做婆婆,能对凤乐悠不好吗?再说方信怀是要科举的,有凤家庄为后盾,不愁做不到高官,如此凤乐悠就是诰命夫人,绝对要比招个赘婿来得强。

    故此,凤老庄主夫人对义子的态度是一变再变反复无常。

    “大伯母要不是耳根子太软,没主见,也不会被方夫人玩弄于股掌中。”说起这位伯母,兄弟两忍不住唏嘘,要不是她,要不是她的女儿,她的继姐一家子,他们家不会支离破碎,他们兄弟两不会痛失双亲,凤二公子不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凤家庄不会痛失这么多人才,那次重创,他们失去了父母双亲,失去了亲如叔伯兄弟的凤家庄弟子。

    追根究底,若非凤老庄主夫人应允守寡的继姐进庄长住,不会让方夫人一家子视凤家庄为自家囊中物,随他们一家予取予求。

    “都过去了。”凤二公子轻叹一声,凤乐悠痴傻依旧,方夫人已死,死前被婆婆关在祠堂搓磨,方束彤被兄姐连手推入火坑,日子不好过,方信怀筋脉俱断,虽被韦长玹救回来,但到底不如以前灵活,娶了东齐九皇子的庶女安云郡主。

    安云郡主虽是庶出,其母郑侧妃却极为得宠,把女儿宠上天,她如愿以偿嫁给喜欢的男人,婚姻生活却让她极为失望。

    方信怀从小被母亲寄以厚望,期望他一朝高中状元光宗耀祖,一切会影响他科举的事,统统被方夫人拦下,从来只有人捧着他的份,没有人有资格浪费他的时间去把结讨好。

    成亲后,安云郡主想要丈夫无时不刻捧着哄着自己,方信怀则期望婚前高高在上的安云郡主,弯下她高傲的脖子,对自己温柔侍奉,两个人都要对方对自己弯腰低头。

    安云郡主做不到,方信怀也不可能,所以夫妻两成亲不过短短一个月就已经反目,现在夫妻两已经形同陌路,安云郡主甚至公然养面首,九皇子差点没被这个女儿气死。

    其中不乏方束青的手笔,方信怀是她弟弟,安云郡主让她弟没脸,她自然不让她好过,九皇子妃的弟弟是她的姘头,安云郡主与其母一直为九皇子的心头宝,能让安云郡主难堪,就是让郑侧妃难看。

    “她日子未免太好过了,手还能伸那么长?”凤二公子不解问。

    “放心,她好日子快到头了!”凤公子对二哥保证道。

    “那就好。”

    玄衣从外头进来,递给凤公子一摞请帖,凤二公子伸手取过最上头的几张请帖,随意的翻了翻,不是高官就是显爵,其中一张大红洒金的请帖最引人注目。

    “东齐谢氏家主谢璎珞?她什么时候跑来南楚了?”凤二公子纳闷道。

    “谢家这位新家主,近来很忙。”凤公子笑着取过请帖。

    凤二公子拍手拂去沾到的金粉,边轻笑道,“听说谢家老家主曾为她订过亲,不过那人常年驻守在外,一说婚期就一推再推,眼看着谢家新家主年纪不小了,老家主卸任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为她解除婚约。”

    “凭她的手段,那人竟然能逃出生天,拖到谢家老家主解除婚约?”凤公子好生惊讶。

    凤二公子笑,“我曾听人说,谢璎珞早年见过黎大教主后,就对他倾心,所以……”

    凤公子摇头,“完全看不出来,她对大教主有情!”

    他可没忘了是谁在幕后指使人绑架黎漱和蓝海的,说谢璎珞对黎漱有情,哄人的吧?

    “谁知道真假。”凤二公子不以为意的耸肩,“反正你知道有这回事就好,回头跟浅浅说一声,让她们防着点。谢璎珞这个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是个善与之辈,这个时候放出这个消息来,怕是想要做些什么。”

    凤二公子提醒弟弟,凤公子点头立刻就让人传消息去给黎浅浅,并且不忘把凤庄主的异状也捎带上。

    黎经时下朝后,就和黎韶熙兄弟两个来凤家庄蹭饭,原本常常上黎家刷存感的长孙如兰,在季瑶深的牵线下,进了平亲王府为妾,成了季瑶深的庶母之一。

    黎经时不知怎么回事,但凤公子却清楚得很,黎韶熙这招真是厉害。

    黎浅浅离开南楚后,虽命人资助季瑶深,但季瑶深一个人要保护天真的生母和不解世事的幼弟,实在很吃力,她盼着黎浅浅回来,帮她出主意。

    黎韶熙让人在她耳边提起长孙如兰,长孙如兰生得漂亮,虽是西越人,但她是黎经时亡妻的小妹,若她能进府侍候父亲,一来可以让她和黎浅浅拉近距离,二来可以转移分担府中姬妾嫉妒的目光,三来还能帮她照顾她姨娘和弟弟。

    她一天天大了,总有一天要嫁出去,看嫡母的态度,她怕是嫁不了什么有权有势的人家,到时候她嫁去婆家,她姨娘和幼弟可就没人保护了。

    长孙如兰是跟着西越晋国公来南楚的,又是黎经时的小姨子,父亲要拉拢黎经时,跟西越示好,必会善待长孙如兰,她姨娘若能跟她走得近,府里那些踩低捧高的家伙必不敢轻怠她姨娘。

    季瑶深却不知,长孙夫人是怎么对待黎经时的夫人的,她对曾经一起生活过数年的长孙筱完全不了解,对她的过往也不清楚,只是自以为是的假想一切。

    黎韶熙明知她想偏了,也不让人纠正,反倒让人引导她理所当然的想歪。

    黎经时知道黎浅浅他们给凤公子来信了,急得不行,吵着要看信。

    凤公子两手一摊无赖至极道,“信被我大哥拿走了,黎将军要是等不及,可以径直去找我大哥要。”

    黎经时气得直哼哼,可是打不过人,怎么抢?

    黎韶熙看凤公子一眼,随后对父亲道,“父亲放心,那信不是蓝先生写的,就是表舅写的,不会是妹妹。”

    “怎么说?”黎经时不解问。

    “如果是妹妹写回来的信,凤公子怎会让凤庄主拿走?”黎韶熙轻笑,黎茗熙抚掌大笑,有道理,转眸看老爹一眼,也就老爹好骗,唉!坚决不承认自己刚刚也没想到这一点。

    黎经时松口气的同时,忍不住要抱怨,自家女儿怎么就懒得写信回来报个平安呢?

    这还真怪不得黎浅浅,她来到这个异世没多久,就被黎漱收为徒,然后带在身边教养,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无父无母的孤女,虽然后来知道父亲和两个哥哥没死,却没出门要写信回来报平安的习惯,因为她熟悉的人全都在她的身边。

    好吧!她会与凤公子通信,不过那也是他先捎信给她,她礼尚往来的回给他嘛!

    凤公子听见黎经时的抱怨,心说,你担心女儿,怎不写信去给浅浅呢?难道一定要浅浅先写信回来,你才肯回信过去?

    不过他是不会提醒他的。

    黎韶熙也没想到先写信去给妹妹,前世习惯了用微信之类的通讯软件来联系人,来到异世这个没有网络的世界,还真是不习惯,再加上身在战场通信不易,要不然也不会发生那令他们抱憾终生的乌龙事件了!

    兴许因为如此,让他对现世的通信管道极不信任,所以宁可不写信,免得又发生当年的乌龙事件。

    至于黎茗熙,父子三人里他最年幼,诸事都是父亲和大哥在安排,所以他也没写信的习惯,也就没有家书抵万金的感受,听父亲抱怨妹妹从不写信回来报平安,他并没什么感觉。

    凤公子问黎经时,“我听说承平帝想为黎将军指婚?”

    “别当真,每年总要传出类似的传言几回,但皇帝从来没有真的指婚过。”黎经时不当回事,凤公子问过就算,用饭时,凤庄主出现了,黎经时忙向他索要蓝海寄来的信。

    凤庄主现在已然平静下来,把蓝海的信递给黎经时看,黎经时一看就恼了,“黎漱就这样由着孟家人欺负人?”

    凤公子让他稍安勿燥,“你再看下去就知道。”

    黎韶熙兄弟也取了信来看,虽与蓝棠不是很熟,不过看到孟家人这样欺负人家一个女孩子,不免都愤愤不平。

    再看到蓝海和黎漱捣鼓出来的条件,不由笑了起来。

    “这些条件开的好,爹啊!咱们就照这上头的条件帮妹妹挑夫婿吧!”黎茗熙一说完,立刻被六道冷厉的视线盯着不放,其中两道让他后背一凉,浑身觉得不自在。

    黎韶熙看笨弟弟一眼,暗叹,就算想要照着这上头条件来挑妹婿,也用不着在凤家人面前说啊!笨蛋!不知道凤公子想娶他家妹妹吗?

    黎经时却是按着条件暗暗比对着,看完之后心说,不得不说这些条件,凤家兄弟还都蛮符合的,有点像是为他们兄弟量身而订?这不是为蓝棠选婿订的条件吗?怎么连凤二、凤三兄弟两也都符合?

    公婆刁钻为难时,为人夫者要挡在妻子前头,为妻子承受长辈的责难,长辈要是塞通房姨娘,身为人夫要拒绝,还不能让长辈责备为难妻子。

    他们兄弟三个,凤庄主只有义父,凤老庄主常年待在凤家庄后山,想来是不会为难义子媳妇的人,凤公子兄弟两个的父母都过世了,应该也没长辈会刁难他们的妻子。

    黎经时看着看着,忽地想到了过世的妻子,当年离别时,他不知妻子肚里已有了女儿,当日一别就是死别,再无见面之日,而当时还在妻子肚里的女儿,如今已经到了挑女婿的时候了!

    时光飞逝,让黎经时不得不感慨万分,鼻头微酸的他,放下信纸借故走出来,抬头仰望,漆黑的夜空像是一匹上好的锦缎,繁星点点,他忽地想念起和妻子一起打造的黎家小院,他还记得刚盖好小院时,他和妻子带着儿子们在院子里乘凉赏月。

    那时的他以为日子会就这样一直下去,万万没想到,美好的日子这么短暂。

    犟脾气的三子会在他们父子走后,被嫡母卖了,贴心聪慧的小儿子会小小年纪就溺水身亡,妻子苦撑着生下女儿,却熬不到他们回来,就撒手人寰。

    意外得来的女儿在妻子死后,被人薄待差点就死于非命!

    人生无常莫如是。

    纵身一跃飞上屋顶,他在屋顶躺下来,仰望着天空,放空自己。

    凤公子不知他想到什么,情绪为何一下子如此低落,顺手拎了两坛酒,飞上屋顶来到黎经时身边,将一坛酒递给黎经时,黎经时有些迷茫的看着他,并没接过酒坛。

    凤公子没说话,只拍开酒坛封口的泥,一时酒香四溢,黎经时伸手接过来,仰头喝了一口,“好酒。”

    凤公子笑着拍开自己那坛酒的封泥,跟着抿了一口。

    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喝酒,底下黎韶熙看了,忍不住想上去阻止,凤二公子拉住他,“你爹心情不好,就让我弟陪着他吧!”凤二公子虽不确定黎经时为何心情不好,不过之前他是在看蓝海和黎漱为蓝棠挑女婿所开的条件,所以他觉得黎经时应该是舍不得女儿吧!

    他家弟弟早早就认定黎浅浅,他这做哥哥的自然是要帮他一把,有这难得好机会可以巴结未来岳父,自然不能让别人破坏。

    “我们可还没点头答应把浅浅嫁给你弟。”黎韶熙冷哼。

    “你爹心情不好,你去拦着他喝酒,他心情就能变好?怕是会更糟,难道你希望你爹心情不好?”

    黎韶熙狠狠的瞪他,屋顶上喝闷酒那男人是他亲爹好吧!要陪着喝闷酒,也该是他们兄弟两个才是。

    “你们兄弟两明天都要当差,可不好喝醉,再说你爹若是宿醉,明儿肯定要你们兄弟两帮着掩饰一二,要是你们两也醉了,就不怕有人趁机算计你们?”

    被戳到点子上了!近来皇子和叔王们动作频频,他们父子不好拉拢,就有人伺机想把他们踩下去,好让他们的心腹顶替他们的位置,他们之前的副手才被人设计换下去。

    黎韶熙冷哼一声,只道,“那就劳烦贤兄弟帮忙,好生照看我家父亲。”

    “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黎韶熙又哼一声,“还请劳驾二公子,帮我们安排客房,今儿我们就不回去了。”

    凤二公子自是乐意效劳,笑吟吟的让人带他们兄弟去安置,黎韶熙临走,看了屋顶上两个默默喝酒的人一眼,方才举步跟着玄衣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