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一十八章 面不改色

第五百一十八章 面不改色

 
    “高总管不能再拖下去了,得赶紧通知老太太才行。”账房圆润的脸全是油汗,嘴起了圈燎泡,又红又肿,一说话就疼得半死。

    掌管三房在京城产业的高总管也好不到那里去,自打那天账房来跟他说,账册不见了,他先是带着人去账房,把账房翻了个遍,无果后就开始着急上火,连着几天吃不下睡不好,眼睛里全是血丝。

    “不成。老太太要知道了,肯定要急坏了,老太太年纪大了,再撑也没几年了。”高总管高大壮硕,一身褚色锦袍,看上去就是个富家老爷,只是他手里管着的产业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正气山庄三房老太太所有。

    不过老太太难得来京城一趟,京里不少人都以为那些铺子是他所有。

    “那些账册,你确定真的不见了?”高总管瞪着账房质问。

    “真的。”账房被怀疑,心里很不痛快,气得直跳脚。“真的。就连内帐都不见了。”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紧张?

    他们是三房老太太的陪房,京里这些铺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最清楚不过,老太太还没把铺子弄到手,就已经把他们安排进来了。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主子是用不干净的手段把铺子弄到手的,能寄望手底下的人干净?怎么可能?!

    账册失踪,高总管是紧张,但内帐不见,才是重点。自打他接手掌理这些铺子后,他就让王账房分内外帐,外帐是给主子看的,内帐嘛!自然是他们自己人看的。

    这些年他捞的油水,让他在京城外置了庄子、京里有两间旺铺,女儿出嫁时,压箱银子少说也有近万两。

    只不过,老太太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难说那天就走了,她一过世,名下这些财产就得由她的儿孙接手,他们有自己的心腹,可不会如老太太那样重用他,所以最近他都和王账房在做做准备,打算要脱身了。

    要不是如此,他们也不会把内帐取出来。

    “高总管,咱们瞒不了多久的,铺子里的现银都没了,月底前有好几笔帐要付给人家。”

    高总管在屋里打转,良久,才道,“我让铺子的掌柜们把店里有的货尽快换成现银,争取在月底前筹到钱。”

    “那不见的现银怎么处理?”

    “先把眼前的问题应付过去再说。”高总管眼微闪,似乎做了什么决定。

    王账房看着心里有些慌,不过也只能按他吩咐办事。

    接连几天孟家三房的铺子都在大降价,此举引起一些同行不满,可是要跟着人家降价,身家不足扛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客人统统往人家铺子跑。

    黎浅浅他们那天晚上可不是只找孟家三房的铺子下手,不管是孟家公中原有的铺子,还是从孟达生娘亲嫁妆里弄来,归在公中的铺子,统统遭了殃。

    负责管理孟家公中铺子的孟总管和几家铺子的掌柜坐在一起商量对策,“孟总管,这件事怕是瞒不住的,还是赶紧派人回去说一声吧!”

    “说什么?”孟总管伸手抹了把额角的汗,“说咱们铺子的账册被人偷了?谁会对咱们的账册感兴趣?咱们的账册上头有什么?”

    “孟总管,我听说日前盟主带蓝神医父女回山庄,为老太爷治病。”说话的掌柜有着一把美须。

    “我知道这事。”孟总管不耐烦的道,他知道的可比这些掌柜得多,庄里的那些主子们有想要拿捏蓝棠的,也有想吓退她的,而且好像已经成功吓退她了。

    适才说话的掌柜捋了捋下颌的短须,慢条斯理的道,“盟主这些年一直围着蓝神医家的闺女儿打转,可见对她极其上心,要是他知道,庄里那些主子们做了什么……”

    他没有把话说完,而是留下让大家自行想象的空间。

    “盟主疯了吗?竟然对自家产业下手?”孟总管冲口而出后,才想起来,孟达生虽是族长,又是家主,但实际上权力都还在几位老太爷们的手里,他们本以为孟达生好使唤,可是孟达生处理韦长玹时的雷厉风行,让他们害怕了!

    再加上他始终不肯点头,由他们安排他的婚事,让庄里的主子们压根不敢放权,深怕他一拿到实权,他们就再也管不住他了。

    孟达生既没有实权,那他是从何处得知,这几间铺子是属于孟家的?

    不怪孟总管要怀疑,孟家公中在京城的铺子,起的铺名全与正气山庄无关,招牌上也没有任何标记,就是山庄里过来的主子们,没有他们带着,也不知这些铺子是属于孟家。

    美须掌柜心说,你们自己傻,也别把所有人当傻子看啊!只要认得孟总管,跟着他几天,还看不出那些铺子是孟家的?只要孟总管到铺子里,所有的掌柜都得立刻迎上前去招呼,这时孟总管都会很大方的,让掌柜的给铺子里的客人特别待遇,有时是结账时只收整数,有时是打个折,也有时是让他们送礼,孟总管很享受被客人们恭维道谢。

    各铺子的掌柜其实并不怎么欢迎他,因为他一来,当日的营收就会掉很多,为了不要让帐太难看,他们就得想办法招来更多客人,这让他们的工作量增加,难度也增加不少。

    孟总管和其他掌柜并未发现他在走神,有个掌柜抿了口茶,然后开口,“如果盟主被主子他们惹毛了,故意找我们麻烦出气呢?”

    孟总管总算听进去了,脸色一时变得很差,“有可能吗?”

    “如果真是如此呢?”说话的掌柜不想成为倒霉的池鱼,极力劝孟总管赶紧将这事回报。

    其他几个掌柜想了想,也不想当主子们内斗的犠牲品,因此也全力配合,孟总管很快就被大家说服,派人回正气山庄通报此事。

    黎漱知道后,冷哼一声就继续拉着蓝海四处逛,为蓝棠准备嫁妆。

    蓝棠早知有些人的嘴很坏,也不是不曾被人指着脸骂,可是这次孟家人伤她有点深,因为事实根本就不是她们说的那样,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她们误会了,没想到人家没误会,就是想要往她身上泼脏水。

    之前知道凤庄主要成亲了,她就受到不小的打击,不过那时有孟达生在,转移了不少注意力,后来又陆续有病人求诊,她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件事,可是这次,不止孟达生不在,连黎浅浅也不在,云珠一个人要侍候她,又要护着她,根本没功夫去注意她的情绪。

    等到离开正气山庄,云珠才发现不对劲。

    黎浅浅没功夫去安抚她,只让春江去开解她,她自己则是拉着蓝棠出门逛街,黎浅浅专带她往书铺钻,一开始蓝棠只会呆呆的站在黎浅浅身边,不过后来被塞了本医书后,就不一样了。

    她还是不说不笑,但开始手不离卷,蓝海见了后回房痛哭一场,然后蓝棠看的医书都会被他先筛选过,黎浅浅则是偷着挟带塞了几本杂记给她。

    以前蓝棠喜欢听八卦,看医书,但杂记看得少,黎浅浅塞给她的杂记,她倒是全看完了,可是只看一遍,就又回去翻医书。

    蓝海心疼女儿,给女儿准备的嫁妆又往上翻了一番,黎漱看得眼皮子直跳,他现在已经在烦恼怎么把这些东西运回南楚了,与此同时,他也开始为黎浅浅准备嫁妆。

    在南楚京城的凤公子接到蓝海的信,虽感讶异,但想到之前听闻孟达生带蓝海父女回正气山庄的消息,以为蓝海来信,说的大概就是蓝棠的婚事了!

    展信一看,立刻气得不行,“玄衣,去请庄主和二哥过来。”

    玄衣连身影都没露,就听咔答一声,人就不见了。

    不多时,凤庄主和凤二公子过来了,凤二公子脸色有些苍白,不过比起之前已经有很大的改善,凤公子等两位兄长落坐,才把蓝海的来信递给他们。

    凤二公子看到那一迭信纸,额角略冒汗,这位表姑父平常连写信都懒,这回竟然写这么厚一迭,难道是太得意女儿要嫁出去了,所以……

    他不着痕迹的看大哥一眼,见他神色自然丝毫没有任何异常,心里不由暗暗叹气。

    “真是欺人太甚!”砰地一声,就见凤庄主原本坐着的椅子已经倒在地上,他长身玉立面色铁青,大掌拍在桌上,厚实的桌面已经被他拍出一条裂缝。

    凤二公子则是看着他手掌下的信纸,竟然没碎?“大哥,劳烦一下,手抬高,我看信上写些什么?”说着便伸手抬起凤庄主的手,凤公子则快速抽走凤庄主手底下的信纸。

    “二哥,给。”说着就递给凤二公子,凤二公子还没伸手,凤庄主已经把信从凤公子手里取走。

    凤二公子不悦的道,“喂!大哥,棠姐儿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妹妹,是我们三个人的妹子,我们也想知道,谁那么大胆子竟然敢欺负她。”

    其实从小到大,最常欺负蓝棠的非凤乐悠莫属,他们没办法替她还手,只能教她习武,可惜蓝棠的资质不如凤乐悠,所以还是常常被凤乐悠压着欺负,方家人来了之后,情况更加激烈。

    方束青口才好,常常把他们兄弟堵得有口难言,又有她姨母凤老庄主夫人撑腰,尤其她又是在为她女儿出头,凤老庄主夫人自然护得紧,凤三兄弟两个没少因此,被凤老庄主夫人向凤老公子夫人告状。

    他们两挨罚,凤乐悠转头变本加厉欺负蓝棠,这个时候都是凤庄主出面,他不管谁对谁错,直接拎了蓝棠就走,蓝棠会对他芳心暗许,大概就是因为如此吧?

    从天而降的英雄,不问对错的只护着你一个人,别说还是小丫头的蓝棠了,就是凤二公子也想要这样的英雄啊!只可惜这个英雄只这么护着蓝棠,对他们兄弟两个,不胖揍一顿就是轻的了!

    “其他的信呢?”凤庄主伸手向凤公子讨要其他的信,凤公子把桌上的信收拢,全给了他,凤庄主拿了信就走,留下两个弟弟对着他的背影发呆。

    良久,两个发呆的木头桩子才渐渐回复正常,“老大这是怎么了?”凤二公子倒了杯热茶慢慢的喝。

    “大概是,顾忌没有了,所以,他,想通了?”凤公子说的坑坑巴巴的,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顾忌没有了,嗯,确实,老大这回总算是把父母之仇给报了,不过他也没想改回原姓名,只是跟凤老庄主说,能不能在他成亲生子之后,过继一子到他生父名下,凤老庄主自是答应。

    凤公子是直到回来之后,才晓得这些年,大伯父和大哥一直在追查大哥亲生父母当年遇害之事。

    以前有所顾忌,是怕仇人上门来想要斩草除根,不过现在是他们被斩草除根了!嗯,想到被大伯父,大哥和二哥蒙在鼓里,就感觉很不爽啊!

    凤二公子和他到底是一母同胞,又是一起长大,见他这德行,哪会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推了他一把,道,“行了啊!发过一次脾气就够了,你以为大家想瞒你?要不是你老不在家,谁瞒得住你?”

    这是变相指责他,老是不在家吗?

    “我虽然在外头,可该做的事一样都不落的。”凤公子瞪他,凤二公子笑着伸手揉他的头,凤公子直觉要躲,可考虑到二哥的身体状况,到底不敢乱动,就由着他在自己头上肆虐。

    凤二公子感觉到弟弟对自己的纵容,嘴角越发翘得老高,“其实大伯父想过要跟你说,因为你常常在外头走动,想要查什么消息是最方便的,不过大哥怕这么做,会给你和浅浅他们带来危险,坚决不肯,哪会儿我还想,大哥真是太疼你了,连带着对浅浅他们也这么好,嗯哼,现在嘛!我觉得大哥是怕,会波及蓝棠吧?”

    “呵呵,我哪知啊!这件事从开始到结束,我都不曾参与,所以,我哪知大哥心里在想什么。”

    “啊!对了,蓝先生的信那么厚,都写些什么?”

    说到这个,凤公子就来兴致了,把信件内容跟二哥分享,“我觉得那些条件几乎是针对大哥开的,你觉得呢?”

    凤二公子点头赞同,这表姑父的心思实在是太明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