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好事多磨

第五百一十七章 好事多磨

 
    云珠看呆坐在榻上的蓝棠,把黎浅浅主仆拉到外间,才小声道,“其实小姐气的不是孟家人的刁难,而是……”云珠脸色难看的顿了下,方道,“孟盟主已有未婚妻了,那几天孟盟主出门,她都跟着。”

    黎浅浅冷哼一声,“蓝先生知道吗?”

    “应该不是晓得。”云珠摇头,心说,要是蓝先生晓得这事,哪还会给孟家人看病,不下药整死他们才怪。

    黎浅浅看她一眼,问,“你就没跟他说?”云珠苦着脸,“小姐不让说,还说孟盟主真是太客气了,订亲了竟也不跟大家说一声,回头她必要跟凤庄主他们兄弟说。”

    黎浅浅暗叹口气,孟达生对蓝棠是什么心思,大伙儿心知肚明,只是孟家人另有打算,之前他们亲自带人去北晋,想要制造机会让他们挑的人选,和孟达生日久生情,可惜没能成功,后来又试了一回,还脸大的想要强占孟达生的便宜。

    现在是变本加厉,直接给他订亲?

    不过孟达生又怎会和对方一同出门?

    “他们给他订的亲事,是那一家?”

    云珠想了下才道,“神剑山庄的少庄主何青峦的妹妹。”

    何少庄主的妹妹?那蓝棠应该也认识才是,毕竟何青峦和凤家兄弟几个可是很要好,黎浅浅问道,云珠想了下却摇摇头,“奴婢不清楚。”事实上,进了正气山庄之后,她们受制于人,所有听到的事都是人家故意说给她们听的,蓝棠和云珠很清楚她们的用意,蓝棠很不想被影响,但她到底是未出阁的姑娘,被人家这样含沙射影的说道,怎能不受影响?

    如果她和孟达生已经两情相悦,就算还没订亲,好歹都能向孟达生要个答案,可是他们两之间的事,要怎么说呢?孟达生虽有意求娶,但到底没有向蓝海明言求亲,蓝棠想向他求证什么,都没立场。

    黎浅浅暗叹,前世她有个学姐,大概是因为父母离婚时闹得太过,而对婚姻没有信心,她那男友前后求婚无数次,都被她拒绝,她常说只要两情相悦,有没有那纸结婚证并不重要。

    可实际上,那张纸还真是很重要,名正言顺还是有价值的。

    就像这件事,蓝棠是有口难言,明明是孟达生频频示好,不是她上赶着要嫁他好吧!可是孟家人一面倒的暗指她巴着孟达生不放,还勾着孟达生,不许他管孟家的事,管他心软做善事云云。

    凤三之前被孟达生连带,愤而要求孟达生自省,也被孟家人推说是蓝棠使的手段,云珠越说越气,春寿气到咬牙切齿,直说要再让她见到孟盟主,她肯定是见一次揍一次。

    春江到底稳重些,不过也是气得牙痒痒,倒是黎浅浅听云珠说完之后便沉静下来。

    “教主,您不生气啊?”

    “气啊!可是跟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生气?有何用?重要的是孟盟主是何态度?不过我想,不管他是何态度都不重要了,因为蓝先生不会让棠姐姐嫁给他了。”

    “咦?”云珠和春寿异口同声讶然叫道。

    “你们两别一惊一咋的。”春江没好气的数落她们两。

    云珠讪笑,摆摆手,问黎浅浅,“教主您怎么知道?”

    “蓝先生疼女儿,你们觉得他会答应,把女儿嫁进一家从上到下都对他女儿有意见的人家?不止人际关系复杂,而且对孟盟主的对象各有属意的人选,蓝姐姐若嫁进去,光是收服这些人就得花一番功夫。”

    黎浅浅淡笑,“以蓝先生的身份,他有必要用儿女婚事来谋求好处吗?”

    云珠她们摇头,黎浅浅笑,“蓝先生要的是一个把他女儿捧在手心里,视为至宝的女婿,孟盟主可能对棠姐姐很有心,但他的家人,摆明了就是又想占人家便宜,又要拿捏人家,更想把人踩在脚底下,让孟盟主为保棠姐姐,而任由他们予取予求。”

    “孟盟主人是好,但就是,太好了!”不管对谁都一视同仁的好,甚至委屈了自己及自己人,而不自觉。

    像他之前在路上,遇到需要援助的人,总是不设防,凤三就被他拖累好几回,他不是不知道凤三被他带累,但回过头再遇到同样的情况,他还是又犯了。

    要黎浅浅说,孟盟主活脱脱就是个活圣父!

    他人是好,但他做好事,通常是他身边亲近的人为他付出代价。

    要不是凤三机灵,怕早就被孟达生救助的女人赖上无数回了。

    黎浅浅这里追问云珠的时候,蓝海则在跟黎漱抱怨,“……亏我之前很看好他的,结果,他家里人这样欺负棠姐儿,他竟然毫无所闻,我们离开正气山庄这么多天,他也没露面,不知道他是不知道我们走了,还是无暇露面?”

    不管是那一种,都不重要了!他是绝对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

    可怜的孟达生,花了那么一番功夫,好不容易让蓝海对他有个好印象,蓝棠也不排斥他,结果被家里人扯后腿,啧啧啧!这运气实在是……

    黎漱先为孟达生一掬同情之泪,然后对蓝海道,“要真怕棠姐儿遇人不淑,不如招个赘婿吧!”

    “赘婿的地位一向不高。”蓝海瞪黎漱一眼,就会出馊主意。

    “要不然让凤三兄弟几个帮忙,棠姐儿和他们一起长大,想必他们也不想她嫁的不好。”

    蓝海来了兴致,“让他们怎么帮?”

    黎漱暗翻白眼,是不是事关女儿,蓝海的脑袋就不管用?“你忘记凤家庄是干什么的了?让他们派人调查中州大陆适龄的男子名单,你再从中挑几个合适的来相看。”

    好像很不错,不过……“中州大陆太大了,我可不想棠姐儿嫁得太远。”要是能嫁在身边,时时能见到就太好了!

    “你把条件开出来,交给凤三他们去找就是。”黎漱没好气的看着蓝海良久,“你也别觉得不好意思,要是怕麻烦他们,咱们付钱就是。”不过黎漱相信,凤三是不会收的,就算他两个哥哥要收,他也不会允。

    除了他自己和蓝棠一起长大的情份,黎浅浅和蓝棠可要好了,冲着这两点,他就绝对不会收他们一毛钱。

    不晓得凤庄主收到,蓝海要女儿选婿的消息,会是什么反应啊?

    蓝海心中有气,就算听了黎漱出的主意,也没急着办,反倒是黎漱催着,“赶紧的,把条件写下来,晚些就让人送去给凤三。”黎漱边说边把人往长案前一按,待蓝海坐下后,就亲自为他磨墨。

    “干么,干么那么急啊!”蓝海坐在案前,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要急,当然要急,你忘了?孟家人是怎么说棠姐儿的?说她上赶着思嫁孟盟主,为的就是要给你这做爹的找靠山,这话还是你刚刚跟我说。”黎漱说着把双手安在蓝海肩膀上,令他只能老实坐在椅子上。

    蓝海抖掉肩上的大手,想到孟家人说女儿的那些话,火气又直线上升。“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气不过!孟达生怎么能放任他家里人这么说他女儿,是不是他也这么想,认为棠姐儿只能嫁给他?所以就不管家里人怎么说她?

    “既然人家孟家上下都说,已为孟达生订亲了,你再把棠姐儿的亲事拖下去,人家不定会传出什么不好的闲话来。”

    蓝棠早就及笄,孟达生苦追那么久,最后却和别人订亲,而且还这么快,莫不是蓝棠有什么不妥吧?要不孟达生为何会与别人订亲?

    不用黎漱点明,蓝海自己就能脑补出一堆来。

    “是要急。”

    蓝海很快就把条件开出来,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对他女儿好。

    “这太笼统了,什么样叫好?给她锦衣玉食,纳一堆姨娘收一堆通房,美其名是和她作伴,叫对她好?”黎漱旁的不说,只提这一项,就足够了!

    蓝海立时脸色一变,“这,这,这个要写明,要写明,不许收通房纳妾才行。”

    “嗯哼!要是棠姐儿不方便,婆母心疼儿子没人侍候,硬要塞一个小妾过来侍候呢?”

    “那,那要怎么办?要上无公婆的?”蓝海急得挠头。

    黎漱见他有些语无伦次,不再逗他,大方的出言指点他怎么写,好不容易才把条件写好,蓝海拿了把扇子用力的搧,好助墨迹赶紧干好让人送走。

    谁知,黎漱却拦了他,“等等,让我抄一份下来。”

    “干么?”蓝海不解问。

    “你把唯一的一份送出去了,你保证自己能记得清楚?要是凤三他们找到的对象,有何不符之处,你手里没存底,到时要怎么跟凤三他们说?”

    蓝海讪讪笑了下,“凤三和棠姐儿要好,他不会的。”

    “嗯哼!现在的凤家庄可是凤庄主当家,凤三虽是公子,也得听他大哥的。”

    这话也是。“我来帮忙抄。”

    不用再讨论只抄一份做底,又是两人一起抄,速度比之前快许多,赶在宵禁前,总算把信送出去了。

    蓝海松了口气,把之前心里的郁气散了不少,吃过晚饭,黎漱拉着他喝酒,蓝海喝多了,忍不住思忆过往,黎漱陪着他直到他喝醉了沉沉睡去,谨一这时才露脸,帮忙把蓝海抬上床,帮他盖好被子,才熄灯跟着黎漱出来。

    “派人去给我查,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敢当着棠姐儿的面说她的不是。”

    谨一应命而去。

    黎漱在院子里走了一圈,觉得满腹火气未消,便往黎浅浅那里去,黎浅浅这里才刚把蓝棠哄睡了,春江她们正要侍候她洗漱,见黎漱过来,都有些诧异。

    黎浅浅让春江帮她挽了个简单的纂儿就出来了。

    见黎漱满面怒气,不由好奇的问,“谁惹表舅生气了?”

    “还有谁?”

    “孟家人?”今晚黎漱让她留在屋里陪蓝棠吃饭,没让她过去用餐,她知道这是因为他要灌蓝海喝酒,所谓的一醉解千愁!

    “就是他们。我记得孟家在京城有不少产业。”黎漱起了个头,黎浅浅便道,“您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

    “你们几个也去。”黎漱指了春江她们,听到动静,云珠跑过来,“大教主我也去。”

    “你?那谁侍候棠姐儿?”听声音蓝棠应该已经睡着了。

    杨柳从耳房跑过来,“奴,奴奴婢,奴婢守着,守着棠小姐。”杨柳第一次和黎漱说话,忍不住结巴,不过还是很勇敢的把话说完。

    叶妈妈听到云珠和杨柳的声音,出来查看,得知黎漱要带黎浅浅他们去寻孟家人的晦气,忙道,“老奴和杨柳守着棠姐儿,大教主只管放心。”

    黎漱颌首,“一会儿到西角门会合。”

    他也要换衣服,而且要等谨一回来才能走。

    黎浅浅她们换好衣服,到西角门时,黎漱已经坐在角门旁的小屋里喝茶,守门的鹰卫正在问能不能让他们的人也加入。

    “成啊!”黎漱点头允诺,不多时,没有当值的鸽卫、鹰卫都来了,刘二和谨一一起出现,刘二把他刚拿到手的地图铺在小屋的桌上。

    “这里、这里和这里,都是孟家三房的产业,这几家原都是孟盟主母亲陪嫁的铺子,是三老太太趁管家之便五鬼搬运,转移到自己名下的。”

    “嗯,那这家,这里,和这里几家呢?”

    “也是一样手法,从孟盟主娘亲的陪嫁里转到孟家公中的。”

    孟家自诩正义之士,却吃相难看,这样贪过世儿媳的陪嫁,真是……

    “找这几家的晦气,不是变相为孟盟主出头?”

    黎漱咧嘴轻笑,“就是为他出头啊!你想想看,他们为什么不愿孟达生娶棠姐儿?”

    他们之前想占便宜,却被孟达生拒于门外,这还没进门就让孟达生护着了,进门后肯定不好拿捏她,而且她是孟达生自己喜欢去求娶的,孟达生会把她护得滴水不露。

    想到日后会不好过,他们才会铤而走险,用计把孟达生拐回去,还叫他把蓝海父女也带回去,如果蓝棠被她们打击后,依然坚持要嫁孟达生,那么就让她名声不佳,以利他们拿捏,当然最好是蓝海一气之下,把女儿许给别人。

    如此一来,他们就能把自己属意的女子嫁给孟达生了!

    “他们只怕会以为是,因为他们刁难棠姐姐,所以本来不跟他们斤斤计较的孟盟主生气了,要跟他们翻脸了!”

    “给他找点事做,省得他来纠缠不休。”黎漱冷哼,安排众人做什么后,打发人走了,才把自己和蓝海开了条件,请凤三他们兄弟帮忙,寻找符合条件的人一事跟黎浅浅说。

    黎浅浅抚掌而笑,“这招好,凤家庄人脉广消息灵,若说谁能找到符合条件的人,非他们莫属。”而且正好看看凤庄主到底对蓝棠是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