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擦身而过

第五百一十六章 擦身而过

 
    黎慎出了锦衣坊,就往位于锦衣坊东侧不远的一家茶馆。

    “公子。”小厮跟着他走了一路,有些不解,沿路走来那么多家酒楼、茶馆,为何偏要走那么远,跑来这家茶馆。

    小厮嫌弃的看了这家茶馆陈旧的门面,嘴角不屑的往下撇。

    黎慎没理他,在茶馆跑堂的招呼下走进茶馆。

    这间茶馆门面不大,大厅里能坐的位置也很有限,黎慎看了下,大概只有五张桌椅,他们一路走来,看到的茶馆间间客满,这家茶馆却只有三桌客人,生意有些不太好啊!

    跑堂安排他们坐在窗边的空桌后,就笑嘻嘻的跑开去,小厮见了不满的嘟嚷几句,被黎慎瞪了一眼才勉强收声。

    跑堂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把掌柜带过来。

    “少……少爷,您可来了。”掌柜眼中含泪很是激动,黎慎点点头,“请少爷随小的来。”

    黎慎起身随掌柜往里走,小厮看着傻了眼,这家陈旧没什么客人的茶馆,是他们公子家的?

    跑堂看他傻在原地,摇摇头把他拉进后院,掌柜已把黎慎请进账房,跑堂还有工作要做,把他扔在院子里,就自己走了。

    小厮呆呆的在院里站了好一会儿,才回神来,挠着脑袋去找跑堂,此时的茶馆大厅可热闹了,五张桌子全部满座,跑堂忙得团团转,没空理会他,他站了一会儿,跑堂都没空搭理他,他只得退回去。

    黎慎和掌柜说了小半个时辰才出来,掌柜送他出来时,还问,“少爷出门时,没和老太爷说一声?可是把老太爷急坏了!”

    黎慎笑了笑,不以为意,“祖父太过紧张了,我只是出来走走,家里最近很吵。”

    掌柜闻言回以一笑,显然对山庄里发生的事很清楚。

    黎慎心说,这不愧是祖父的心腹,当他打量掌柜的同时,掌柜也不动声色的在观察他。

    黎爷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掌柜身为他的心腹,自然清楚黎慎在黎爷心中的地位,怕这位爷在京里出什么差池,他很是耐心的劝他尽早返家。

    黎慎既然来这里,就不怕祖父的心腹看出什么。

    “瑞瑶教开的铺子都在什么地方?”

    掌柜自是知无不言,把瑞瑶教名下的产业一一细数。

    黎慎听到锦衣坊时,脸色微变,“锦衣坊的衣服确实好看。”

    “那是。”掌柜微笑,虽知道锦衣坊的销量好,赚得钱多,但不代表他乐见锦衣坊生意兴隆,尤其是知道自家的生意及不上人家。

    黎慎也不想就此细谈,草草和他道别就走了。

    掌柜怕就此失了他的行踪,自做主张派马车送他回客栈,黎慎虽不悦,却也没说什么,出茶馆上了马车,黎慎靠在车壁板上闭目养神。

    忽地车速减慢,然后完全停下来,小厮不悦的掀了车帘质问车夫,“你会不会赶车啊?赶的那么急,突然停车害主子差点撞到头了,你就是这样赶车的?”霹雳啪啦骂不停,车夫心里那个委屈啊!他明明是慢慢停下来的,又不是突然停车的,主子怎么可能会受伤?

    不过他也知道,车里这位主子是大东家,掌柜交代要好好招呼的,被没头没脑骂了一番,也只能自认倒霉,还得赔不是。

    路上不止他们一辆车,大伙儿都是差不多的速度,可就只有他一个被骂,大伙儿不由对他同情不已,黎浅浅的车恰好停在黎慎的车旁,春寿恰恰掀了车帘往外瞧,看到个小厮手扠腰指着那车夫骂不停,不禁回头对黎浅浅道,“那个车夫真可怜,不过那骂人的小厮也厉害得紧,他骂了这么久,都不曾重复耶!”

    黎浅浅这辆车的车夫,是由白船长的心腹副手老高客串的,闻言忍不住要为那位车夫说话,“那个车夫其实功夫不错,我们的车就在他们旁边,他很早就发现前头有状况,减速时很平稳,要我说,那小厮不过是没事找事,那车里的主子压根就没事。”

    黎浅浅点点头没说话,她和春江都听出来了,那车里的人气息平稳,倒是那小厮呼吸急促,要说有人被吓到,那也应该是他自己,而不是没出声的那位主子。

    “你回来坐好。”春江没好气的把春寿拽回来,“可知前头发生什么事?”春江问老高。

    老高摇摇头,“从咱们这里看不到前头发生什么事,不过我大概可以猜得出来,不是那位当朝权贵的车驾经过,就是京里那些贵人们一言不合当街闹事吧!”

    鹰卫统领靠近马车问,“可要属下去前头瞧瞧?”

    黎浅浅点头同意,鹰卫统领交代人去前头打听,不多时,那人就回来了。“怎么回事?”

    “听说是庆国侯府的几位爷拦着承平侯府的人不放。”

    承平侯府啊!不就是在破庙后殿被杀的那些护卫的主子?

    虽然黄侍郎他们结案了,可是凶手到底没有抓到,幕后主使者也没说是谁,但有消息流出来,那些凶手是跟着承平侯府的护卫出行,虽说承平侯府的护卫们也死了,但谁知道是不是承平侯府的人故弄玄虚呢?

    承平侯府与冀王妃有亲,脑筋动得快的人,就想到了苏贵妃的病重出宫,冀王夫妻被太后训斥。

    对庆国侯府来说,原本可以成为皇亲国戚的,现在世子死了,尚公主的事泡汤,对他们来说损失不可谓不大,冀王他们惹不起,苏贵妃他们也惹不起,虽然不太明白他们为何要派人杀世子,但找承平侯府麻烦,还是办得到的。

    不过承平侯府不在京城,庆国侯府找他们麻烦实在有点难度,正当庆国侯绞尽脑汁想要派人出京去寻承平侯的晦气时,刑部请他们进京问话了。

    有此良机不好好利用的是傻子啊!

    于是乎就有了今天这一幕,大街上寻仇。

    庆国侯是有备而来,打了承平侯府一个措手不及,反应不过来就只能被人压着打。

    “庆国侯这是确定,他家儿子是被承平侯府的人所害?”

    “不管是不是,先打一顿再说。”春寿捏着拳头道。

    黎浅浅笑着摇了摇头,这算是捕风捉影吧?赵国皇帝就由着庆国侯这样报私仇,真的放任不管吗?

    不管皇帝管不管,负责京城安危的京都府尹可不能不管,他派了衙役前来驱散围观群众,看热闹的百姓被驱赶非常不快,嘘声不断的散开,却不走人,远远的待着不动,衙役们也不好强行驱赶。

    很快五城兵马司的人赶到,中城都督率人强行驱赶,并把滋事的双方全抓走了。

    不过庆国侯府的人连牢房都没进就被管事领走了,承平侯府的人全被关进牢里,等承平侯世子知道来捞人,已是隔天的事了。

    京都府尹派衙役来驱赶人前,老高驾着车绕了个大弯,带着黎浅浅她们走了,而黎慎他们还陷在车阵中,黎慎那小厮看黎浅浅的车走了,忙叫车夫跟着走,只是车夫没动,把小厮气得半死。

    “你死人啊!叫你动都不会?”小厮气得直跳脚,车里的黎慎抬眼看小厮一眼,随即垂下眼看书不作声,车夫倒是好声好气的解释道,“少爷住的客栈就在前头,过了那个街口进了坊区就到了。”

    都已经近在眼前了,还要他绕去那里?再说,等这头的问题解决了,被堵在这里的人群要往那里去?必要往各处散去,他们现在绕出去,要再绕回来势必会遇上赶回家的人潮,还不如耐心的等会儿,等堵在这里的人离开,他们便可回客栈去。

    小厮噎了下,紧跟着又跳脚,“你是故意不说,看我笑话是吧?”小厮继续骂人,这回已不是说他会不会驾车,而是指责对方针对他,故意要给他难看。

    旁边不少人听着都来气,这小厮怎么这么讨人厌,还有他的主子怎么一声不吭?不过也是,有这么一个拎不清的小厮,主子的脑袋又能清醒到哪儿去?

    黎慎不晓得,因为他不想说话不想管,便被人认定是个脑子不清醒的家伙。

    果如车夫所料,五城兵马司将双方人马带走,被堵住的车潮和人潮开始向四下散去,原本被堵住的人群像退潮的海水般快速退散,不多时,挡在前头的人车已经消失,前方畅行无阻,车夫这才扬鞭将车赶往黎慎住的客栈。

    黎慎主仆下车后,车夫驾车回茶馆复命,向掌柜回报此事时,掌柜笑了笑,“别在意,少爷大概是在车里睡着了,所以才没制止他,那个小厮就是跳梁小丑没两样,别跟他计较。”

    车夫忙摆手惶恐道,“小的那敢跟少爷身边的人计较,只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少爷身边有这么一个人跟着,实在不是件好事。”

    “这回跟着少爷出来的人不少,那小厮大概是其中最不得用的。”只是出门干么不带得用的人,而要带个这样的人出门?掌柜也不好说,只能安抚车夫。

    车夫并不在乎这个,说完话就走了。

    掌柜听完他的回报后,倒是有些头疼,黎爷为何后继无人?除了内宅不稳,再有便是识人不清。

    想到那几位被杀的爷们,生前是如何威逼他,逼他为他们做事的,掌柜就克制不住想吐的感觉,挑人、安排人把目标掳走,扫除痕迹,务求不被人发现。

    被掳走的那些姑娘们,最后是何下场,他再清楚不过,重重的叹口气,掌柜起身踱回自己房间,如果那个小厮依旧死性不改,他不介意帮他改了那性子。

    黎浅浅回府后,才从鹰卫统领口中得知,原来那个骂人的小厮是黎慎的人,黎慎当时就在车里头。

    “他怎么会跑到京城来?”

    “不知道,您可能要问刘二才晓得。”鹰卫统领道。

    他才退下不久,刘二就来了。

    “今天黎慎去了锦衣坊。”突然出现这么一位贵客,掌柜自是要向刘二禀报,刘二一查得知是黎慎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是接到安排到万寿山庄的鸽卫回报,黎慎离家出走了,黎爷担心不已,要不是他派人去东齐对付耿护法的家人,身边的人不足,他早就派人把黎慎追回去了。

    “他不是一直待在万寿山庄吗?怎么跑出来了?”黎浅浅问。

    刘二把万寿山庄里发生的事说给黎浅浅听,待得知黎浅浅今日和黎慎擦身而过时,不由一悚,“他没发现您?”

    “没,一直是他那小厮在那儿骂人。”黎浅浅道,“你说他去锦衣坊做啥?”

    “不知道。”他们不知黎慎武功好不好,不过还是防着点的好。

    黎浅浅倒觉得没什么,睡了一觉起来,才知其他人都很当一回事。

    黎漱什么都没说,不过派给她的功课却是加了一倍,把她搞得够呛,不过也因为如此,她也就没什么精神出去闲逛,或担心蓝棠还不回来了。

    时序入秋时,白船长那艘客船从厂里出来,重新扬帆出航那天,蓝海也带着蓝棠过来。

    邱管事与凌护法他们相谈甚欢,黎爷还请他们去万寿山庄过中秋,他们两身为朝官,不能轻易出京,所以派儿孙前往,黎慎本不想回去,但是从凤家庄买来的消息说,黎漱带着黎浅浅离开北晋后,就没了音讯,不知他们师徒上哪儿去了。

    后来还是万寿山庄的管事带来最新消息,道是有人在万寿山庄所在的云寿山附近的城里发现黎漱师徒身影,他才答应回去。

    当然这个消息,是黎爷授意,命人散布出去的,他不懂孙子为何如此执着黎漱师徒两个的消息,不过若是能把他拐回来,他不介意用什么方法。

    潜伏在万寿山庄的鸽卫们,得知此事,都有些无语。

    黎浅浅对此毫不在意,目前她只在意蓝棠。

    “你家主子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瘦成这个样?”黎浅浅拉着云珠问道。

    云珠气愤不已,“教主您不知道,孟家那些人真是太过份了!明明是孟盟主对我家小姐有意,追着示好的,那些人却颠倒黑白,怪我家小姐吊着孟盟主不让他回家。”

    “蓝先生就坐视那些人欺负棠姐姐?”

    “蓝先生可忙了,一会儿这位老太爷病了,一会儿那位老爷伤了,连他们家小媳妇有孕,也要他去帮忙安胎,哪有空理会我家小姐,再说,小姐她也不是个遇到事,就哭着找老爷告状的。”

    也就是说,蓝海一点都不知道女儿在正气山庄被人欺负了?“孟盟主呢?”

    “他啊!比老爷还忙,才回庄就被那些老头子用各式各样的理由打发出庄,自把我们带进正气山庄后,直到我们离庄,都没露过面。”

    亏她还以为自家小姐应该是嫁他嫁定了!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黎浅浅挠挠头,这事实在是,孟达生应该早知家里那些人的德行才是,偏一点防备都没有?算了,这么复杂的人家还是别让蓝棠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