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头一回

第五百一十五章 头一回

 
    当赵国宫中上演宫廷大戏时,黎慎和邱管事等人匆匆赶到京城,冀王正因苏贵妃重病时,未曾进宫探视,而遭到苏太后的申斥。

    赵国上下都知道,苏太后最疼宠的不是皇帝,不是女儿荣华长公主,而是苏贵妃和冀王,这回冀王竟然破天荒的被太后斥责了?难道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

    不过大家立刻就想到被挪出宫的苏贵妃,不免就猜测,太后斥责冀王,是不是在隔山敲虎啊?她真正想敲打的是皇帝啊?

    可是冀王出宫后,太后并未像从前那样,派人赐东西以示恩宠,大家等来的是皇帝下令冀王夫妻在府中为苏贵妃祈福。

    黎慎被黎爷拘在万寿山庄多年,外头的事他知道的不多,邱管事常在外头行走,倒是知道赵国皇室的一些事,见黎慎有兴趣,便很积极的为他科普。

    因为冀王被太后申斥一事正热门,黎浅浅趁白船长来的时,向他询问赵国皇室的事,白船长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中还贡献了不少赵国的皇室秘辛。

    例如皇帝为何偏宠严贵妃,并看重六皇子的原因,以及十三公主得宠的原因,此事不是秘密,且为赵国上下津津乐道的事。

    当时已许久未曾下雨,眼看再不下雨就要演变成旱灾了,前朝,皇帝与百官正为此事头疼不已,皇帝甚至在钦天监算好的日子求雨过三回,只可惜都没成功。

    这天有官员上奏请皇帝再次祈雨,也有官员奏请皇帝大赦天下,反正大家各出奇招,只要能下雨,就是大功一件。

    宫里头,严贵妃大腹便便即将临盆,正当皇帝被百官吵得头痛不已时,忽然天际响起一声闷雷,接着雷声大作,不久就是倾盆大雨,皇帝与百官都松了口气,可总算下雨了啊!

    皇帝宣布散朝,因外头下着大雨,百官还没散,就见一内侍撑着伞嘴角几乎咧到耳朵,快步跑进议政的大殿,皇帝见他这模样,原张口就要责备,不想内侍却高声道严贵妃方才生了个女儿。

    皇帝大喜,问及降生时辰,得知竟是大雨落下之时,遂封十三公主为祥霖公主。

    要知道就是太子降生,也不曾在呱呱落地时就给封号,由此可见皇帝多开心了!按理来说,十三公主这么受宠,相比之下,应是十四公主最委屈才是。

    但十四公主的母妃本就不受宠,位份也低,不过是个嫔,但十五公主的母妃和十三公主的母妃同为贵妃,等级相同,待遇却是天差地别,这让心高气傲的苏贵妃怎么受得了。。

    “原来十三公主受宠是因为如此。”黎浅浅有些羡慕,这位十三公主简直就是人家赢家,会投胎,还挑了个好时辰出生,生得绝色,身材窈窕,能把皇帝哄得开心,可见人家口才也好,其实光有爹娘宠着这一点,就足以叫黎浅浅羡慕嫉妒恨了!

    白船长笑,“十三公主是受宠,但皇室公主素来不好嫁,尤其她有个皇帝看重的兄弟,不想站队的人家便不愿尚公主,严贵妃便命娘家兄嫂举办赏花文会,让十三公主去挑,最后选上了庆国侯世子,严贵妃做事雷厉风行,十三公主看上了,她转头就对皇帝说了。苏贵妃不知道,早在狩猎会之前,皇帝就已经拟好赐婚的旨意。”

    苏贵妃自进宫就事事依赖太后,女儿的婚事自然也不意外,她以为只要她想要,就算皇上不答应,到时自己哭两声,太后便会应允,转头就去威逼皇帝同意,因此在她看来,这门亲事是稳操胜算,万万没想到会出现变量。

    “白船长看,赵国的东宫……”黎浅浅想了想,并未挑明问,不过白船长知道她的意思。

    “虽说朝廷大事,咱们这些小老百姓管不着,不过朝堂不稳,势必要影响百姓生活与民生经济,这可就跟咱们习习相关,因此我们不得不关注。”

    嗯嗯,黎浅浅非常赞同,白船长看她点头如捣蒜的模样,忽然感到有些好笑,强忍着笑意,又道,“咱们虽不站队,但不免被卷进去,所以就得小心谨慎才行。”

    就算要支持某位皇子,也不能旗帜鲜明的站队,反正他们不是官,是商,做生意嘛!自然是左右逢源,再说他们在赵国的生意怕是引不起那些皇子们的注意,倒是可能引来他们底下的人觊觎。

    说到这个,白船长不免想到冀王当初大老远的跑去北晋,想要求娶吕氏商会大小姐的事。

    因有黎浅浅护着,所以吕大小姐没有被冀王强纳入府,反倒是她二叔的女儿入了套,只是吕二老爷并无实权,管不了吕氏商会的生意,更碰不着吕氏商会的钱权,冀王纵使纳了吕二老爷的女儿为妾,却也无法自吕氏商会得到任何好处,甚至还因滞留北晋日久,而引起赵国皇帝不满。

    白船长与吕大小姐是旧相识,之前曾听闻吕大小姐为黎浅浅延揽,为瑞瑶教效力,黎浅浅等人也是为了她,才千里迢迢去了北晋,怎么黎浅浅她们南下,吕大小姐却未同行?

    “白船长和吕姐姐认识?”

    “是旧识,她曾搭过我的船。”白船长说起这位旧识,话里话外尽是推崇。

    黎浅浅便把吕大小姐认了义子一事说了,“那孩子还小,需要人带,吕大老爷年纪不轻了,吕二老爷他们又三番两次的闹事,吕大小姐怕吕大老爷受不住,义子年轻易遭人害,所以就留在北晋,打算亲自培养义子,我们在北晋的生意目前由她帮忙照看着。”

    帮忙照看,也就是说,她不是瑞瑶教人了?

    白船长想问黎浅浅确认,却又不好开口,黎浅浅看着他笑了下,“吕大小姐终究要以家族为重,毕竟有不少人为吕氏商会效力,在她义子尚不能独当一面之前,她怕是得以吕氏商会为重。”

    黎浅浅一开始延揽她,是觉得吕大小姐有才,后来见吕大老爷似乎有意弃长女,转而过继外孙并扶持外孙,便想正好便宜了自己,谁知吕大老爷兜兜转转一圈后,决定过继族里的可造之材在长女名下。

    以吕大小姐的能力,其实她可以一边管着瑞瑶教的生意,一边教导义子,反正有吕大老爷在,不愁没人帮忙。

    谁知吕二老爷他们频频作怪呢!

    黎浅浅说起此事,难免有些情绪,白船长敏锐的查察到,暗暗的松了口气,他们这位教主还是有脾气的嘛!他最怕那种看起来没脾气的人,只要是人,怎么可能没有情绪,没有脾气?看起来没脾气的人,其实比看起来脾气很不好的人难搞,因为你不知他的底线在哪里?

    也许那天你就误踩了他的底线而不自知,然后就被他突然暴发的脾气给伤害到。

    他知道黎漱脾气不好,但对黎浅浅这位教主,就不好说了,因为小姑娘看来脾气很好,似乎是什么都好,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让他看不到她的底线在哪里。

    现在他晓得了,她也是有脾气的。

    就说嘛!这样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面对原本计划好的事出现变卦,怎么可能没有情绪呢!

    黎浅浅不知此节,不悦的情绪很快就过了,吕大小姐不能再为瑞瑶教效力没关系,她把挑好的人选送过去让吕大小姐带,吕大小姐现在正感对她有愧,必会全力教导她送过去的人,另外,北晋真阳女帝刚登基,新旧势力更迭之际,正好有利她们瑞瑶教发展。

    等白船长告辞走了,叶妈妈才对黎浅浅道,“这一位,怕是对吕大小姐有意思呢!”

    “嘎?”黎浅浅一脸茫然,“真的?”

    “真的。”叶妈妈见黎浅浅那模样,忍不住笑着拍拍她的头,“教主还小,自是看不出来。”

    不不不,我就算再大上十岁,也一样看不出来,“叶妈妈从那里看出来,他对吕大小姐有意思啊?”

    叶妈妈被逼得不行,只得一一细数那些端倪给黎浅浅听,可惜,黎浅浅愣是少了这等慧根,春江听完后,恍悟笑道,“原来如此,我就觉得白船长问起吕大小姐的事有些奇怪,倒是没往这一层想。”

    难道就是因为他问起吕大小姐?叶妈妈看黎浅浅一脸疑惑,不由摇头,自家教主怕是还没开窍呢!

    春寿也同情的看着黎浅浅,黎浅浅没好气的瞪她,“就算他对吕大小姐有意思又怎样?”

    不怎样啊!她们只是发现了个秘密,觉得很好玩罢了!

    啧!黎浅浅冷哼一声,出去找黎漱交作业,嗯,顺便找刘二问问蓝海父女几时回来啊?

    她们不会要在赵国京城等他们父女回来,才启程南下吧?

    黎漱听她问起这个问题,笑道,“反正已经把局布好了,就看黎爷他们自己去闹吧!等他们闹完,咱们再派人收拾善后就是。”

    黎浅浅哼哼,别以为黎漱那么好心,他说的收拾善后,指的是那些护法们的收藏品,谁叫他们当初从总坛偷走了那么多东西呢!

    “对了!到底要用到那四块玉的宝藏到底在那里?”黎浅浅拉着黎漱追问。

    “不知道。”黎漱很光棍的回道,“也许永远都找不到,也可能很快就找到。”

    去!说了跟没说一样,黎浅浅朝他皱皱鼻子,转身跑了。

    黎慎他们在京城的一家客栈住下,邱管事怕黎慎觉得委屈,所以本想入住京城最大的客栈,不过黎慎没同意。

    他没跟邱管事说自己的偷溜出来的,只跟他说,“出门在外还是省着点花,咱们到京城来是要办事的,不好引人注意。”

    邱管事暗点头,等一行人在客栈安置好,黎慎便让他去凤家庄在赵国京城的分舵买消息。

    “您要买黎大教主师徒的消息?”邱管事不解的问,干么花这冤枉钱呢?

    “嗯,我们祖上到底是一家人,祖父虽与黎大教主不睦,但要想复兴天盛帝国昔日风光,势必要与黎大教主连手才行。”

    邱管事虽感疑惑,却还是被黎慎说服,亲自找上凤家庄赵国京城分舵买消息。

    黎慎身边的侍从不禁要问,“耿爷他们不是说,黎大教主一直不赞同他们想要复兴帝国的想法,所以不肯出钱支助吗?”

    “他们不敢让黎漱知道我们存在,是有其私心的。”他又不想恢复天盛帝国,他想知道黎漱和黎浅浅的消息,是……好吧!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知道他们下落要干么了!

    将脸埋在手掌中,他重重的吐了口气,用力的以掌搓脸,然后才对侍从道,“如果能从他们的行踪里,发现瑞瑶教的宝藏所在,我们要恢复帝国荣光,就无需处处被耿护法他们所制擎,祖父要是知道,肯定会很高兴。”

    黎爷让邱管事他们掳走耿护法,然后派人对耿护法的家人下手,就是要同耿护法撕破脸了,如果能发现宝藏,不用再被耿护法他们管头管脚,黎爷只怕会乐坏了。

    侍从便道,“属下听说,有另一家卖消息的,要价比凤家庄便宜许多。”

    “嗯,那便去试试。”

    侍从转身走了,黎慎才带着一个小厮出门。

    他漫无目的的闲逛着,后来想到黎浅浅是个女孩子,女孩子通常对衣服首饰都很感兴趣,据他所知,黎浅浅最上心的大概就是锦衣坊了。

    “走,咱们去锦衣坊逛逛。”

    赵国锦衣坊走的路线和北晋的锦衣坊有雷同处,也有不同之处,若去过北晋的锦衣坊,就会发现,赵国的锦衣坊所售服饰上的绣样要比北晋的华丽且繁复,并且还随衣贩卖搭配的首饰。

    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每件款式一种颜色只有一件,所搭的首饰更是专门设计的,因此绣样和首饰的花样是同一主题。

    黎慎对女人的服装首饰并无太多研究,进了锦衣坊后,只觉眼花撩乱,并不觉得有何特别之处,在他看来,还不如他们家的铺子呢!

    不过锦衣坊的待客之道,倒是让他开了眼界,因为用的全是女人。

    上至掌柜下到伙计,全是女人。

    黎慎没多久就离开了,锦衣坊里全是女人,让他觉得很不自在,却不知掌柜他们也对他感到好奇,因为锦衣坊开业至今,上门的客人全是女人,今儿个还是头一回有男客上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