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处置

第五百一十四章 处置

 
    黄侍郎他们的结案卷宗上,并没有很明确指出究竟是谁指使的,那些动手的人没有抓到,但想来他们应已被灭口。

    皇帝看到这样的一份结案卷宗,气得狠狠的把卷宗扔出去,卷宗里的纸张散落一地,皇帝的心腹大太监上前要收拾,皇帝却冷哼一声,他立时不敢动弹,皇帝平时脾气很好,可这种时候,他还是别去触怒他的好。

    “他们两个呢?”

    “黄侍郎和王少卿还在路上,卷宗是派人送进京的。”大太监垂着头低声道。

    “哼,他们两个好啊!什么时候做事这般滑头了!”他指指地上的卷宗,“你看看他们写的是什么?啊?全是狗屁!”皇帝气极,都口不择言了。

    大太监轻叹,“老奴那懂得这些啊!皇上!那上头的字认得老奴,可老奴不认得它们。”大太监说的其实并非事实,他并非目不识丁,但这会儿,他只能说自己不识字,不知那份卷宗上写了些什么。

    事实上他接到卷宗时,悄悄的翻了一遍,上头虽未明白把幕后指使者指名道姓的说出来,但其实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那幕后指使的,就是苏贵妃,然而黄侍郎他们不清楚原因为何,大太监却是心知肚明。

    这宫里谁人不知,苏贵妃恨死了严贵妃,更对得宠的十三公主很是厌恶,十三公主就像是天生来跟十五公主作对的,她的天生丽质,和生来圆润的十五公主相比,就如一个天一个地,此前他曾听说,苏贵妃本有意把十五公主下嫁给庆国侯世子。

    没想到严贵妃也相中了他,而且比苏贵妃的手脚快,苏贵妃还不及开口,严贵妃已请皇帝赐婚。

    大太监心说,就不知皇上知道此事后,会怎么处置苏贵妃?太后肯定是会护着苏贵妃的,毕竟是娘家侄女嘛!就不知皇上会怎么想?

    皇帝起身从御案后走出来,在御书房里来回踱步。

    没有证据指明,就算他想处置苏贵妃也不成,不过,谁说皇帝要处置一个宫妃,就一定要有证据才行?

    想到苏贵妃,就会想到苏太后,想当年苏贵妃还没进宫,太后就急着为侄女求名份,初进宫的就受封苏妃,本来太后要求封她为贵妃,不过皇帝没同意,苏氏何德何能能一进宫就封为贵妃?如此一来,日后她有诞育皇子之功时,是不是就要求皇后让贤,把后位让出来给她?

    皇后可是先帝亲选册封,苏太后再张狂也不敢越过先帝,更不敢违逆先帝心意,不过苏太后把皇帝找去,拐弯抹角绕了许久,其实就一个意思,让他日后随便找个由头废后,然后把苏氏拱上后位。

    皇帝自然是没答应,而且由于苏氏进宫前,苏太后闹腾了一番,太后动作太大,又没防着人,因此不过半日,宫里所有人都知道苏太后的心思了!

    因为如此,苏氏进宫之后,皇帝足足有半年不曾踏足她的寝宫,最后是苏太后又哭又闹还绝食,逼着皇帝去临幸她。

    皇帝对这个表妹可谓是反感到极点,可是有苏太后在,他也不能做得太绝,以免太后没了面子,实际上宫中所有人都知道,冀王和十五公主是怎么来的,要不是太后逼着,苏贵妃大概连孩子都不会有。

    对皇帝来说,苏贵妃母子就是他屈服于太后的证据,是他不可言说的耻辱,这些年,要不是有太后在,苏贵妃母子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但也因为如此,苏太后和苏贵妃姑侄才会积极的为冀王铺路。

    他忍太后这么多年,够久了!

    抬手拍了两下,一道暗影突然出现在屋子中间,皇帝没有看他,只道,“去给朕查清楚,苏氏到底做了些什么?”

    暗影点头,随即如一道轻烟般消失了,大太监早在皇帝拍手时,就跪下伏身不敢抬头,直到皇帝走到他面前,明黄色的靴子轻踢了他的膝头,他只觉背后冷汗涔涔。

    “命人盯着慈安宫和苏氏。”

    皇帝竟叫苏贵妃为苏氏?还要盯着太后?大太监不敢问,只低低应声。

    暗影的动作很快,不过短短两个时辰,就已经把事情查清楚,大太监心说,既然暗影的能力这么强,那还要大理寺和刑部干么?遇上什么棘手的案子,就派他们出马就好啦!

    看看黄侍郎他们奉旨出京,花了多少时间,才查出这么些东西。

    大太监却忘了,若非黄侍郎他们先查出此事可能有宫妃牵涉其中,因已有了方向,暗影他们才能在短时间内查明,否则就算能力再强,也不可能这么快达成皇帝的要求。

    听完暗影的回禀后,皇帝忍不住冷笑,看看苏氏做了什么?她真以为让冀王妃居中牵线,就没人查得出来吗?黄侍郎他们既然已经查到承平侯府,就能查出承平侯府中是谁安排那些杀手,与承平侯府的侍卫一起出行的。

    知道冀王妃是承平侯夫人的外甥女,就算暗影不说,皇帝大概也猜得出,是谁安排的了!

    承平侯不会为妻子的外甥女安排此事,承平侯夫人管不到外院侍卫头上,那么安排此事的人,就只有承平侯世子了!皇帝还记得,苏贵妃当初催着自己给冀王和冀王妃赐婚时,他顺口问了一句,隔天大太监就回报说,承平侯夫人有意亲上加亲,不过南宫家似乎另有打算。

    不消说,这打算就是南宫梓荷想做皇子妃,而不想当世子夫人。

    皇子妃和世子夫人相比,谁都知道要怎么选择。

    尤其冀王还有苏太后大力支持,日后青云直上,又岂是世子夫人能相比的?

    皇帝冷笑数声,没再说什么,挥手让暗影退下,然后就端坐在窗下的大炕上,两眼直窗口外,外头阳光普照,可是大太监却觉得阴冷。

    没几日就传出苏贵妃病了,本来只是小小的风寒,苏贵妃自己和太医们都没放在心上,以为服药几日就会痊愈,不成想,病势越发沉重,苏太后心焦不已,想要去探望,却被皇帝给劝住了。

    “母后身份贵重,岂可以身涉险,苏贵妃有太医们照料着,相信不日就可痊愈。”

    “皇帝,哀家不过想去看看她,怎会是以身涉险?”苏太后板着脸不悦的道。

    皇帝看皇后一眼,皇后立刻上前柔声劝着,“苏贵妃虽在病中,但若知母后为她忧心,肯定要喜坏了,只是她到底是在病中,您这样去探望,要是被她过了病气,她肯定是要自责不已的。”

    “就是,苏贵妃姐姐最是孝顺太后,要是知道太后为她如此忧心,肯定要自责不已,这可不利养病呢!”

    嫔妃们见皇后都开口了,忙不迭的附和着,总算是把太后给劝住。

    只是,苏贵妃的病情一直反反复覆,太医们忙翻了,当她病情再次反复时,太医院院使和院正向皇帝坦言,宫中只怕不利苏贵妃养病,他们怕她的病会过人,就算封闭宫院,还是不安全。

    他们建议把苏贵妃移往离宫,一来清静,二来好避免病气过人。

    皇帝有些犹豫,但朝臣们强力相劝,为了皇帝的健康着想,想来苏贵妃受些委屈也是应当的,至于太后那里……她亲儿子的安危重要,还是她亲侄女重要?

    太后得知连朝臣都容不下苏贵妃在宫里养病,气得卧病在床,皇帝亲姐荣华长公主知道后,立刻进宫去见太后。

    见母后躺在床上,一脸委屈落泪的模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母后。”

    “荣华你来啦!”太后看到女儿,也没坐起身来,只倚着大红地绣折技牡丹大迎枕落泪,她伸出手让女儿过来,等荣华长公主来到面前,才握住女儿的手哭诉,“那些家伙真是狠心!你表妹犯到他们什么事了?他们要这样对她赶尽杀绝?她病了本就心情不好,要是再把她移出宫去,岂不叫她去死?”

    “苏贵妃到底是什么病?”

    “我哪里知道?那些太医说话老是拐弯抹角的,有话不直说,总爱显摆他们读的书多,我呸!他们要是了得,咋不去当翰林?”

    荣华长公主见她娘歪楼,也不着急,就由着老太太说,直到老太太又把话绕回来,她才道,“您啊!真是老糊涂了!”

    这种话也就闺女儿能说,要是皇帝说的,太后不念叨到他发誓再也不敢再犯才怪。

    “我哪里老糊涂了!”

    “您还敢否认?我问您,您不让苏贵妃挪出宫去,是想她病情加重,然后让宫里所有人都跟她一样染病?”

    “哪有?她的病那有这么严重?”

    “就是这么严重,要不然太医院使和院正怎会这样建议?”荣华长公主右手扠腰站在太后跟前直言道。

    太后被她唬住,瞠大了眼不太相信,“你别被他们骗了!那有这么严重?他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看我偏心她,就想着把她弄出宫去,好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没人陪伴。”

    “瞧您说的?这宫里谁不盼着得您看重啊?还孤零零的没人陪伴?您骗谁啊?只要您张口,宫里那些嫔妃那个不抢着来侍候您?”

    太后冷哼,“我才不稀罕那些贱人,这些年啊!要不是有你表妹陪着,我这日子可怎么过哟!”

    “哼!说的全天下就数她最孝顺您似的!您把我和皇兄搁那儿了?我们兄妹没陪您啊?”

    “你这孩子,今天是专门进宫来气我的不成?”

    “我是来跟您说,别傻傻的被人骗了。”

    “谁敢骗我?”

    “哼哼!您敢说苏贵妃这些天没派人来见您?”

    太后瞪女儿一眼,不过荣华长公主也瞪直眼回视她,她立刻就败下阵来,“她也是可怜啊!你说她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间就病重成这样,这些天太医们开了多少药,怎么就不见好呢?”

    “您问我,我问谁啊?”荣华长公主双手一摊很是光棍的道。

    “哼!”太后冷哼,然后就拉着女儿的手道,“你皇兄不让我去看她,你就帮娘一个忙,去瞧瞧她,她一人在病中,没人去探望,心里肯定很是委屈。”

    “娘啊!女儿我没得罪您吧?”

    “说什么呢?”太后嗤笑推女儿一把,荣华长公主却正色道,“院使和院正都怕她过病气给宫里的人,建议把她挪出宫,您还叫女儿去探望她,难道不怕女儿被她过了病气?”

    太后瞪眼,“哪就这么严重了!”说到底太后压根不信苏贵妃染上了会过人的病。

    荣华长公主冷哼,“总听人说,您偏心眼,比疼皇帝还疼苏贵妃,女儿本还不信,现在却不得不信了!您是宁可女儿和儿子被苏贵妃过了病气,也不忍她受委屈啊!”

    “你,你胡说些什么啊!”太后没想到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震惊的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要不然您为何不准皇兄把苏贵妃挪出宫去?”荣华长公主两眼通红,“在您心里,苏贵妃的委屈比皇兄的健康重要?您要知道,今天您这一身荣华,全是因为今天坐在龙椅上的,是您的儿子!今天若坐在龙椅上的,换成了别人,您别以为您成了太皇太后,还是一样安享荣华富贵,等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变成您的孙子,您说,他是跟您亲呢?还是跟他亲娘亲?”

    荣华长公主双手扠腰,直视太后道,太后半晌说不出话来,她没想过这一点,皇帝是她儿子,就算苏贵妃一直想要让冀王取代太子,她也大力支持,但她从没想过,万一皇帝走在她之前。

    荣华长公主见母亲不语,心道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索性把事挑明了吧!

    “苏贵妃是您亲侄女儿,她性子如何,不用我说,您也清楚,您觉得有朝一日她儿子成了皇帝之后,她会倚靠您还是仰仗娘家人多一些?您可要记得,虽然都姓苏,可她的娘家人和您的娘家人可是有所不同的。她的娘家人是她的母亲,兄长,就如您的娘家人是舅舅和外祖母,您成为太后之后,是仰仗谁较多?”

    响鼓不用重槌敲,话说到这个份上,太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是啊!儿子是她亲生的,她可以用孝道压着他去临幸苏贵妃,可一旦是孙子当皇帝,人家又不是没亲娘,有必要事事听她这个太皇太后的吗?

    “一朝天子一朝臣,朝臣们会劝皇兄,把苏贵妃挪出宫去静养,他们是想保全皇兄,而不是要为难苏贵妃。”

    一旦新帝上位,这些旧臣是否还会如现在这般被重用?太后之前被苏贵妃派来求情的人搅得一团浆糊的脑子,总算开始清醒。

    转天,苏贵妃就被送往离宫养病,冀王这才开始上窜下跳,进宫向太后、皇后求情,只是之前苏贵妃病重时,他们夫妻不曾进宫侍疾,现在才进宫来,太后难免对他颇为失望,想到女儿说的,儿子当皇帝跟孙子当皇帝,可是有着极大的差别,不禁就对冀王冷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