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零八章 估算错了

第五百零八章 估算错了

 
    兴国侯谢夫人虽是继室,不过与婆婆太夫人相处甚欢,元配的两个儿子自继母进门,就被父亲带在身边手把手教导,太夫人心知儿子是防着继室把两个孩子养废,但心中不免有些埋怨,因为这么一来,两个孙子难免与她生份。

    待谢夫人生下儿子,太夫人便把心思全放在这个孙子身上,兴国侯当初会想改立世子,便是太夫人大力鼓动的,只可惜谢公子是扶不起的阿斗,不学无术也就算了,还贪好美色,时常与人争美而起冲突,叫兴国侯父子为他善后而疲于奔命。

    若偶尔一次,谢夫人还能为儿子辩说,年少轻狂,谁年轻时没做点蠢事嘛!但谢公子那已不是偶发事件,而是常态。

    有这个毛病在,谢夫人再怎么分辩都显得苍白。

    太夫人总是说,孩子还小,等他长大了,成家了,就懂事了,谢夫人便跟着这样催眠自己,结果呢?结果呢?

    “大人,大人,你们要为我们志哥儿主持公道,定要揪出那个胆大包天杀害我儿的凶手,把他碎尸万段才成。”谢夫人已经哭得声音嘶哑,可还是紧抓着两位大人的手不放,深怕一放开,他们就不把她儿子申冤。

    太夫人也是哭得双眼红肿,不过不像媳妇那样又哭又骂,搞得声音像破锣嗓子似的,虽也心疼孙子死得悲惨,但到底还有好几个孙子及曾孙,便不如谢夫人那样伤心。

    谢奶奶左右各搂着一个孩子,对她来说,丈夫死了,是解脱,是松了口气,再也不用担心孩子被丈夫带坏,或是被丈夫影响了名声,当着两重婆婆的面,她就算不伤心也只能伤心。

    两个孩子还很蒙懂,身边每一个人都在哭,他们看着有些怕,因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祖母说,爹死了,他们知道,那个被他们唤做爹的坏人,常常打娘亲的那个坏人死了,娘再也不会被打,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哭呢?坏人死了,不是应该要高兴吗?

    孩子太小什么都不懂,谢奶奶当着婆婆的面不好跟他们说什么,只能拿着丫鬟加工过的帕给他们擦脸,立刻两个孩子泪如雨下,哭得可伤心了,太夫人见了暗暗点头,原本对这个孙媳很不喜,觉得她没能耐,嫁进门虽是一举得男,但没能把丈夫看好,就是她最大的错处,现在看她倒是个懂事的,知道要带着两个孩子在两位钦差面前哭。

    黎浅浅的舱房虽离得远,不过天天听着谢家人哭哭啼啼,心情也好不到那里去,知道两位钦差来了,心说谢家人应该会稍停些了吧?不想反倒哭得更厉害,尤其那位谢夫人的声音,简直就是魔音传脑了啊!

    “不是说王少卿他们来了吗?怎么谢夫人反倒哭得更厉害了?”黎浅浅放下手里的书,问。

    春寿闻言抬头问,“要不要奴婢去看看?”

    “不用了。”黎浅浅先是摇头拒绝,随后又点头让春寿去打听消息,“小心些。”

    “是。”春寿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教主,我这样去打听消息,不会惹人注意吧?”

    “会,但是我们本就不知发生何事,会好奇想打听情况也是正常,要是完全不好奇反倒引人注意。”黎浅浅道。

    春寿不是很懂她的意思,但知道不去反会引人怀疑,便大着胆子去了。

    这一去才发现,不少人悄悄的在注意谢家的事,她这才略略明白教主为何说不来才会引人注意了。

    她和几个相熟的丫鬟、嬷嬷打了招呼,和她们交换了消息,知道两位大人被谢夫人哭得很心烦,已然命人把谢夫人带下去休息。

    “那个夫人哭得很惨耶!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最早来打听消息的一个着红衣的丫鬟道,“她身边的丫鬟和嬷嬷,看到我穿红衣,还狠狠的瞪我,可是我们家老夫人就最喜欢我们这些丫头穿红衣,说这样看起来有精神,喜气。”那丫鬟扬着眉得意的说。

    “总不能他家死了人,我们这些外人也得跟着他家穿孝吧?”一个穿着深褐色比甲的嬷嬷啧一声道,“我家老夫人也是喜欢看年轻人穿得鲜艳光亮,说这样看起来心情好。”

    然后就一路歪楼,讨论起各家主子喜欢穿什么样颜色的衣服,什么样式的服饰,还有首饰,说到最后,竟是说自家主子最喜欢去逛的铺子,其中锦衣坊算是最多人喜欢去的铺子,春寿听了暗喜。

    等到衙役来赶人,她才回来跟黎浅浅禀报。

    叶妈妈听完忍不住笑她,“你啊!让你去打听消息,正事只听说了谢夫人哭得眼肿如核桃就没了?”

    春寿想了下也跟着呵呵呵,“没办法,大家说着说着,就偏到衣服首饰上头去了。”

    “不过谢夫人身边侍候的人,因为那丫鬟穿红衣就看她不顺眼?”

    “那丫鬟是这么说,我们去的晚,也没看到,谁知她说的是真是假。”春寿撇了下嘴,叶妈妈拍拍她的头,“倒是长进了。”

    春寿噘着嘴,“我不小了,妈妈别老拍我的头嘛!”

    黎浅浅掩嘴轻笑,春江笑瞪春寿一眼,“你也知道自己不小了,做事就别老是不靠谱。”

    春寿朝她扮了个鬼脸,两个人闹成一团,叶妈妈轻声问黎浅浅,“教主您看这案子……”

    “等着看吧!”

    等着看的不是黎浅浅一行人,耿护法等人也在静观其变。

    因为谢公子遇害,护卫头儿便加强了守卫耿护法的强度,耿护法倒是不以为意,“别那么紧张,没事的。”

    护卫头儿面上应了,心弦却绷得死紧。

    耿护法只好与他分析案情以安抚他,听完耿护法的分析后,护卫头儿若有所思的问,“大人的意思,这案子不是外人所为?”

    “你且想想,谢家住的那层舱房,主要的通道就那么一条,而且通道上时时都有谢家的护卫守着,若要人要经过,都有他们的人陪着,外人要如何在这么严密的守护下,进入谢公子的房里杀了他?”

    似乎有点道理?

    耿护法又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谢公子死时,房里有七、八个丫鬟侍候?”

    “是。”护卫头儿顿了下,“只是她们都昏过去了。”

    “若我猜测得没错,下手之人,应该就在那几个丫鬟之中。”

    *

    “谢公子房里侍候的那几个丫鬟呢?”黄侍郎翻着客船船长做的初步问话记录。

    “大人要问她们话吗?”衙役甲问。

    “对。”王少卿抿了口茶水,“谢夫人和太夫人都安置好了?”

    衙役甲心有余悸的点点头,那位谢夫人太可怕了,那嗓门,实在是……虽然同情她失了独子,可是也不能这样虐待他们嘛!动不动就尖叫,真的很吓人耶!有话好好说嘛!他们大人来就是为了抓杀她儿子的凶手,大人问话她老实回话就是,干么老是哭着喊着要大人为她儿子报仇。

    “她们两,一位痛失爱子,一位痛失爱孙,也都有年纪了,不好让她们太过激动,交代她们的丫鬟,不要忘记给她们服安神汤。”

    “是。”衙役甲见两位大人没有其他吩咐了,便告退出去办事。

    黄侍郎诧异的咦了一声,王少卿抬头看他,“怎么了?”

    “还记得庆国公世子被杀一案中,那队从东齐来的耿家护卫吗?”

    “记得。”要不是有这几人在,他们这会儿怕是还查不出后殿里被杀之人是谁家的下人。

    “他们也在船上,看来是找到他们大人了,不晓得他们大人是被何人所擒?”黄侍郎已知这位耿大人的身份,虽说是个文官,可听说他的武功高强,不是寻常人能轻易制服得了的。

    王少卿道,“要是这回他们也能提供些线索就好了。”

    “嗯,你可能要失望了,他们住在下层船舱,怕是没能留心到谢家这头的事。”

    “待会也喊过来问问吧!也许会有收获呢?”

    “也好。”

    虽不抱太大希望,但问过耿家护卫之后,黄侍郎难掩失望。

    “奇怪,怎么没有住在耿大人舱房上方那姑娘的问话?”黄侍郎翻着记录,道。

    王少卿笑,“听说那姑娘自小跟着祖母长大,对这次出行很不满,脾气可大着,也许因为如此,船长才没去问她话吧?”

    要是跟谢夫人一样德性,那也就难怪船长不去找她问话了。

    “就算跟谢夫人有得拚,还是得请过来问话。”黄侍郎道。

    “等问过那几个丫鬟,就让人去请她过来,她的丫鬟和仆妇问过了?”王少卿问。

    “没有。”黄侍郎翻了翻记录摇头道。

    “那一会儿一起请过来吧!”

    衙役甲带着那几个丫鬟过来后,就被派去通知黎浅浅她们,一会儿要过来问话。

    春江谢过来通知的衙役甲,关上门道,“还以为可以不用被问话呢!”

    “怎么可能?”

    客船船长之所以不来问话,是因为他是鹤卫的一员,黎浅浅在船上制造难缠的官家千金形象,若是他来问话,她就让问,这形象就不保了,所以他便和黎浅浅说好,让她等黄侍郎他们来问她话。

    “我们现在就过去吗?”

    “不必,等他们再派人过来请。”黎浅浅拿起一本画册翻看起来,这本画册画的是中州大陆各地名胜风景,是凤公子日前托人送过来给她的,一套共二十四册,天盛帝国时,将中州大陆划分为二十四个州府,二十四册正好是二十四州。

    她现在在看的是天盛帝国时丰州这一册,也是天盛帝国时期帝都所在地。

    黄侍郎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看着站在眼前的丫鬟们,怎么只有六个人?

    “谢公子过世时,就是你们几人在房里侍候的?”

    “是。”丫鬟们异口同声回道。

    黄侍郎翻看记录,疑惑问,“可之前船长问你们话时,明明有八个人,怎么……”他伸手点着案前的丫鬟们。“现在只有六个人?”

    六个丫鬟面面相觑,然后由一个年纪最大的丫鬟回道,“那天在房里侍候公子的,就是婢子们几个,并无其他人。”

    这就怪了。“记录上明明记载的是八个人。”

    丫鬟们不解,“婢子们不懂,那天明明就只有我们六个在房里侍候。”

    “啊!不对,还有那个明绣。”站在最右边,个头最是娇小的那个丫鬟忽道。

    “对,还有明绣。”

    王少卿问,“明绣是那个?”

    “就是发现公子死掉那个丫鬟,她一心想要当通房,可是奶奶不点头,她就只能当丫鬟,就算爬上公子的床,也还是奶奶陪嫁的丫鬟。”

    丫鬟和丫鬟还是有所不同的。

    陪嫁的丫鬟一般来说,大概都是女方准备着要给姑爷做通房的,所以会挑貌美好生养的,但是得由她的主子来安排,过了明路开脸成为通房丫鬟,要不就算她给姑爷生了孩子,也依然是丫鬟,而非通房丫鬟。

    通房丫鬟的月钱要比一般丫鬟要高,而且生了孩子之后,一般就会被抬举为姨娘。

    姨娘的待遇要比通房丫鬟好,通房丫鬟的待遇又比丫鬟强,不过都及不上主子们面前得用的心腹们有脸面。

    然而在兴国侯府,谢公子这一房,谢奶奶虽是正室,但不得丈夫欢心,而得了谢公子欢心的姨娘和通房丫鬟的待遇,都比谢奶奶要高,因此那个明绣宁可背叛主子,也要爬上姑爷的床。

    “那个明绣在哪?”

    “她?公子一死,她就傻了吧?”回话的丫鬟转向其他人寻求支持,另五个丫鬟俱点头同意她的话。

    “她好像被奶奶关在舱房里,自打她背主上了姑爷的床之后,奶奶就很不待见她。”

    “对。”

    “我记得那个明绣进去时,你们都昏过去了?”

    “是啊!”丫鬟们同声叹道。“我们醒过来之后,才晓得公子死了。”年纪最长的丫鬟说这话时,似有些怔忡,彷佛很茫然,公子死了,她们的未来将会如何?

    黄侍郎翻看记录,翻到船长询问通道上看守的护卫的记录,上头清楚记载,明绣进屋后,不久就发出尖叫声,他们赶过去,推门查看,就发现明绣晕死在床前,公子胸前插了把刀,人已经死了,血还微湿,双眼圆睁,显然是死不瞑目,明绣进房前,并无人进入该间舱房。

    客船船长一到,立刻命各人待在原地不许动,当时舱房里共有八名女子,全是丫鬟,如果如这几个丫鬟所说,她们一直是六个人,明绣进来时,公子已死,那多出来的丫鬟,应该就是凶手了?她是谁?人现在在哪?

    要如何揪出那个丫鬟呢?

    而且谢公子病重就快死了,根本就不用杀了他,凶手杀他的动机是什么?

    黄侍郎和王少卿对视苦笑,还以为是件再简单不过的案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