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零四章 第二道婚旨

第五百零四章 第二道婚旨

 
    庆国公府正院西次间里,庆国公夫人坐在临窗的大炕上低头垂泪,庆国公则是在炕前踱步,良久,方才停在妻子面前,“你说的可是真的?”

    “是。”庆国公夫人抽噎着,“妾身原本以为她和福哥儿兄妹情深,福哥儿死的惨,她心疼伤心,是她身边的嬷嬷不敢隐瞒,悄悄的来跟我交了底,原来福哥儿与她早有了肌肤之亲,福哥儿允了她,说与公主大婚后,就跟我说此事,将她收房,日后她就待在府中,公主婚后住在公主府,等上个一年半载,再禀明公主让她敬茶,谁晓得,谁晓得,福哥儿命薄!”

    庆国公气不打一处来,怒目圆瞪似要吃人,把庆国公夫人吓得不敢动弹,她与庆国公相差十来岁,自成亲后,老夫疼少妻,几曾这般对待娇妻过,见妻子吓得不敢说话。

    他方抬手用力揉了揉脸,“胡涂,真是胡涂啊!这种事,你怎么就应下了?福哥儿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尚公主,可跟寻常娶妻不一样,那是君,我们是臣,福哥儿是打算先斩后奏,你也纵着他。”

    庆国公夫人嘟着嘴咕哝了几句语焉不详的话,庆国公抚着胸口,幸亏福哥儿去了,尚公主一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否则这事还真不知如何收场,可想到此桩祸事能避开去,全是因为儿子意外身亡之故,庆国公不免又有几分伤心,毕竟是嫡子,又是自己手把手带大的,想到这儿,不免又瞪了妻子一眼。

    当初她姐姐带着孩子来依亲,住了小半年就想要搬出去,是妻子一意强留,这才让张家那丫头对儿子起了心思,也不知儿子的死,是否与她有关,他忽地一凛,少年男女陷入情网时,总是容易忘乎所以,也许在外头时,两人也不知避讳的亲近,而让有心人看在眼中,进而循着这蛛丝马迹,查到了事实原貌……

    儿子之所以惨死,会不会,会不会是宫中之人下的手?

    若是如此,那皇上知不知道呢?

    如果今天儿子要尚的不是十三公主,而是其他几位公主,这驸马婚前与人有染,甚至珠胎暗结,兴许都不是事,然,儿子要尚的是十三公主,是皇上最疼宠的女儿!

    唉!庆国公再次叹息,起身离去。

    庆国公夫人抹着泪,已经不敢说话,待庆国公走了,她身边的嬷嬷方才低声禀报,“姨太太在外候着要见您。”

    “请她进来。”庆国公夫人举帕拭泪,张夫人来得很快,秀丽的脸上只有僵硬的线条,与养尊处优被人娇宠一辈的妹妹不同,外甥惨死的消息远不及知道女儿未婚怀孕的打击来得大。

    她早就知道,女儿生就国色天香,性子温婉,男人见了她,没有不臣服裙下的,这也是为何当初,她会千里迢迢带着儿女进京投靠妹妹,同时也是,她提出要离开国公府,妹妹一开口留,她便半推半就的留下来的原因,她怕离了国公府,她一个女人护不住女儿。

    虽然有儿子在,可他一个举人,在这遍地权贵的京城里,实在是不够看。

    她不曾盘算亲上加亲,因为她太清楚了,世子需要找一个娘家背景雄厚的妻子,否则他这个世子可能坐不到顺利成为国公的那一天。

    女儿有什么,除了皮相之外,她没有任何优势,就算在京中与那些千金小姐们结交,人家看在她亲姨母是国公夫人的份上,对她多有优待,再有就是希望她能在世子面前,替她们说几句好话吧?

    张夫人低喟一声,然后深吸口气,缓步走向坐在炕上垂泪的妹妹,看到庆国公夫人脸上的泪时,她的眼角微微紧缩了下,似对伤心的妹妹感到不舍,不过再吸口气,扬眉抬起下巴,她已从怜惜妹妹的姐姐角色,转换到为女争取最大权益的母亲。

    没有人知道姐妹两在屋里说了些什么,当天只有庆国公夫人的奶娘亲自守在门外,外头那些想探听消息的人,想破了脑袋,依然没能探知一二。

    直到庆国公进宫,隔日皇上赐婚庆国公世子与其姨表妹张清露,庆国公府正在办丧事,乍然接到赐婚圣旨,却不曾乱了分寸,摆香案迎接天使。

    庆国公在前领旨,庆国公夫人则在庶媳们及孙女、孙媳们的环绕下,迎来了第二道给儿子赐婚的婚旨。

    宣旨完后,奉命来宣旨的公公悄与庆国公道,“之前的那道圣旨……”

    “给。”庆国公从怀里掏出一早从祠堂请出来,藏在身上的婚旨,将之递给宣旨公公。

    看着手里大红洒金的婚旨,宣旨公公无限感慨,这道婚旨也是他来宣的,没想到时隔数月,自己又来宣第二道婚旨,婚旨里的女方换了人,男方,却已阴阳两隔,真是叫人不胜唏嘘啊!

    朝中不是没有人狠批此事,但是,几位公主里头,皇帝最疼严贵妃所出的十三公主,准驸马死了,难道要叫十三公主为他守寡?就是已婚的公主也不兴替故世的驸马守着的,更何况这都还没嫁过去呢!

    因此虽然朝中对皇帝拿赐婚当儿戏的举动很不以为然,可是人家庆国公的姨姐乐意牺牲女儿终身幸福,那也是人家的事啊!他们这些人纵使觉得庆国公府不厚道,竟然要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捧着牌位嫁人,也轮不到他们管不是?

    案子还没破,京城已经因为庆国公世子二度被赐婚,搞得沸沸扬扬的,可以想见,大家发现准新娘已大腹便便时,会是什么情形了!

    黎浅浅坐在舱房里,边娇里娇气的吵着要烤羊肉,边看着刘二让人传过来的消息。

    “教主,为什么十三公主吵着要吃鹌鹑蛋,会被御史弹劾她娇奢啊?”这个问题放在春寿心里很久了,可是她一直没找到人问,听黎浅浅闹着要吃这吃那,便赶紧拿出来问。

    春江递上白开给叫嚷一早上的黎浅浅润喉,边为春寿解惑,“其实这根本就是严贵妃的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为的就是要让赵国皇帝怜惜她们母子罢了!”

    “不懂。”

    “宫里的嫔妃吃什么都是定例在,公主和皇子也是,想吃些额外的食物,如鹌鹑蛋,就得自己贴钱,鹌鹑蛋在宫中并不少见,宫中的主子们常常吃。”

    “那为什么……”

    “严贵妃的目的不是女儿吵着要吃鹌鹑蛋,而是要让皇帝知道,宫里头关于她们母子的丁点小事,都会很快被传到宫外,甚至是御史耳里,进而弹劾十三公主。”

    这是……“要让皇帝知道,有人针对她们母子,处处为难她们?”

    “对。皇帝身为一国之君,怎会不知这鹌鹑蛋在宫中算不得什么稀罕物,但在宫外,却是极为少见。御史因此弹劾十三公主娇奢,是以宫外平头百姓的眼光来看,可在宫里,比十三公主挑食的比比皆是,不说公主,就是初承宠的嫔妃,也比十三公主更加挑剔。”

    黎浅浅润过喉,拿着本书头也没抬的说,“记得我们登船那天,在码头上听到的话吗?”

    “您是说那几个商人?”

    “嗯,记得他们说什么?宫中丽妃爱吃荔,所以朱皇商让他们从南楚千里迢迢的运送进京,可是因为庆国公世子一案,码头被封,他们运来的荔枝无法卸货,全砸在手里了。”

    “啊!”春寿愣了下道,“那丽妃爱吃荔,竟要人如此劳师动众,弹劾十三公主的御史怎没弹劾她?”

    黎浅浅抬眼瞟她没说话,春江却是掩嘴笑了,“那个御史怎会弹劾她,那是她爹啊!”

    春寿愣神了下,问,“丽妃的父亲就是弹劾十三公主的那个御史?”

    “是啊!怎么了?”

    “他女儿是个大人了,还那个样,他,十三公主被他弹劾时,还是个孩子吧?”春寿有点语无伦次了。

    春江为她整理了一下,“十三公主被他弹劾娇奢,是在今年年初,丽妃是前年进的宫,因诞下皇嗣有功而进封为丽妃。她生的皇子那才真真叫娇奢,别的皇子只有奶娘三个,侍候的大宫女两个,女官两个,掌事嬷嬷一个,其余的内侍和宫女约莫十几人。”

    她顿了下,续道,“但丽妃的儿子,自出生就一直汰换奶娘,换了近二十来个后,才定下了十个,说是她生产的时候受了惊吓,皇子胎里虚弱,却吃不进药,最后只得命奶娘服药,如此奶水里就有药性。”

    “其实这并没什么,皇家血脉嘛!又不是用不起,但是上头有中宫所出嫡皇子在,丽妃的儿子就显得太过了!就是嫡皇子都没这等待遇,何况她一小小妃子生的儿子。”

    “皇后却没有什么反应,还纵着她要求皇商,为她一人从南楚运荔枝北上。由此可见,她若不是皇后的人,就是背后另有靠山。”黎浅浅若有所思道。

    “不会是严贵妃吧?”春寿灵机一动冲口而出。

    “怎么说?”

    “我瞎猜的。”春寿不好意思的摆摆手。

    黎浅浅却没放过她,“说说看,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十三公主实际上并不娇奢,真正娇奢的人是丽妃和她儿子,她爹弹劾十三公主,难道就不怕其他人弹劾他女儿?她爹从谁那得来十三公主那些消息的?”

    “这件弹劾案,真正得利的人是严贵妃。”黎浅浅提点她。

    春寿抚掌,“对对对,真正获利的人是严贵妃,所以丽妃应该是她的人没错,而且这件案子一出,正好可以撇清两个人的关系。”

    正说着,叶妈妈领着客船厨下的人进来了,“大小姐您点的菜都做好了,您吃看看合不合味。”

    “嗯。”黎浅浅漫应一声,接过她递来的筷子一一试吃起来,只是吃没几口就吐掉拍桌痛骂。

    厨下的婆子吓得不敢动,叶妈妈忙柔声哄着大小姐,春江和春寿两个则动作伶俐的把桌上的东西给收拾了,小心的打量了黎浅浅和叶妈妈两人,把食盒递给婆子,“快走快走,趁大小姐没发火之前赶紧走。”

    “欸欸欸!”婆子接过食盒拔腿就跑,等回到厨下,又是一通抱怨及八卦,等她去耿护法房里送吃食和药时,几乎不用耿护法花脑筋套话,婆子就已经倒豆子般的,把他想知道的事全都说了。

    婆子得了赏,回到厨房,忍不住跟同伴们说起此事。

    “你们说,那位爷,怎么对那大小姐这么上心啊?总不会是对人家起了心思吧?”

    “谁知道这些爷儿们脑子在想什么?”洗菜的婆子忍不住道。

    切菜的小丫头则道,“我记得那大小姐的舱房,就在那位爷的楼上吧?也许是嫌人家吵到他了,才这么关心那姑娘,就怕那姑娘那天连晚上也跟着吵。”

    “哎哟哟!别说,那姑娘的嗓门虽是娇滴滴的,可老实说,骂起人来,真像是连珠炮,一连串的没断过。”

    黎浅浅现在没在骂人,早在婆子离开后不久,就收工休息了。

    “您看,那位耿护法几时会来找您?”

    “不用急,慢慢等。”黎浅浅笑,“如果他想不通,那也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叶妈妈点点头,“您想吃些什么,妈妈去给您做?”

    “我想吃小米粥,配妈妈腌的小菜。”

    “好,这就去弄,您等等。”说完叶妈妈就出去了,春江端茶给黎浅浅润喉,心疼的她一气连喝了三杯茶。

    “您这样下去可不行,回头得给您弄些润喉滋养的茶品来。”

    黎浅浅笑着应下,“等下船后再说,不过,耿护法让我失望了啊!都这么多天了,他还没想明白?”

    她都露出那么多破绽了,他竟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真是……“算啦!就算不跟他合作,也没关系,反正他和黎爷之间已是解不开的结。”

    “那咱们不就白走一趟了?”春寿愕然问道。

    “怎说是白走一趟呢?耿护法被我吵得没法好好休息,他的身体迟早要出问题。”

    一旦出了问题,他就会把气出到黎爷身上去,这个结只会越来越紧,就算其他护法发现情况有异,想要补救都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