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谁干的

第四百九十九章 谁干的

 
    荷塘码头和出事的破庙,都隶属重州,一早重州知府孙满率领部属们,在知府衙门外,迎接负责审理此案的上官,从天蒙蒙亮,一直等到日头高高挂,才看到刑部和大理寺的衙差们,簇拥着此次负责审理的刑部侍郎黄立民与大理寺少卿王见明姗姗来迟。

    不是他们不想早点来,而且这次能得皇帝指派来破此案,必是皇帝重用的,这些外派的官员难能有亲近皇上重臣的机会,好不容易有机会亲近,哪能轻易放他们走呢?

    于是乎这边宴请,那厢小聚的,原本从京城到重州不过几天的路程,他们硬是走了近半个月,不过这两位大人似乎很有经验,所以他们虽晚到,但刑部和大理寺办案的那些官吏和仵作早就到了。

    体态丰满的孙知府浑身汗淋淋,抬手抹了下额上的汗,看看天上的大太阳,这天可真是热啊!

    其实这天还不算热,只是孙知府平常很少顶着日头在外走动,加上人又胖,才稍稍晒一下,就觉天热。

    知府衙门前的知客楼二楼包厢,黎浅浅和蓝棠几个凭窗而立,蓝棠指着孙知府道,“那就是那女人的相公。”

    那个贪花好色的男人?

    “就是他,身为知府位高权重,重州一地想要讨他欢心的商家,都晓得如何投其所好,每年送进知府后院的女子不知有多少。”

    刘二打听得很详尽,似乎有些太详尽了,黎浅浅看蓝棠一眼,低头又想,孟达生请蓝棠去医治孙知府夫人,是想要做什么?只是想施点小恩,换孙知府的合作?

    对,请托孟达生的人不是孙知府夫妻,而是孙知府的老父,因为儿子无后,担心他日后无人承嗣,所以才想请大夫为孙夫人调养。

    “其实啊!看了刘二给我的资料,我就不想出手医治孙夫人了。”蓝棠闷闷的道。

    “那回绝掉就是。”黎浅浅看着孙知府带头,迎上从马车上下来的两名官员。

    “已经应下了,不去不行。”蓝棠气闷道,“那位孙夫人厉害着。”

    先是差了亲信备了厚礼上门,紧跟着就放出蓝神医来了重州,就落脚在荷塘码头的客栈。

    虽没指明是那家客栈,可是光这些消息,就已经让荷塘码头周边的客栈热闹起来。

    天天都有人上客栈询问,蓝神医是不是住在这里,他们住的客栈掌柜看蓝海的形容,很是怀疑,又不敢确定,蓝海神经粗大,对掌柜疑惑的眼光视而不见,掌柜不好直接去问蓝海你是不是神医,但他可以对蓝棠旁敲侧击,蓝棠到底是个姑娘家,那受得了他天天问候。

    为此,黎浅浅让人在荷塘码头租了宅子,从客栈搬出来,幸好消息没走露。

    “去就去吧!”黎浅浅道,“去了之后,看情况再决定怎么做。”

    “唉!”蓝棠叹气。

    知府衙门门前的人车已散,云珠和春寿不知热烈讨论些什么,黎浅浅看她们一眼,给春江一记疑惑的眼神,春江回以苦笑摇头以对,黎浅浅当即打消询问的念头。

    “走吧?”

    “嗯。回去了。”蓝棠起身领先走出包厢,春寿见主子走了,连忙追上去,云珠动作比她快,已经一个箭步窜到蓝棠身边。

    “姑娘看好了。”蓝棠停下脚步瞪她。

    “嗯,你啊!那张嘴得上个锁了,老是这么毛毛燥燥的。”

    走在前头的黎浅浅回头看蓝棠一眼,她们几人里,就数蓝棠和云珠年纪最大,和云珠两个半斤八两,还有脸说别人!要不是她毛燥,那孙知府夫人也不会早早就知她们在荷塘码头。

    没事,好好的送什么拜帖啊!真是。黎浅浅暗叹,回心一想,蓝棠当时也是想走关系,好能早日离开荷塘,才会派人去孙知府府上送拜帖,虽是好心,但她不曾和大家说一声就擅自行动,委实是莽撞。

    蓝海知道后,狠狠的训了她一顿,若不是她擅自做主,大伙儿这会还好好的住在客栈里呢!

    客栈离码头近,只要一解禁,立刻就能上船南下,现在好啦!被迫迁到这里来,离荷塘可是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呢!

    虽然说独门独院住得舒坦,但到底不方便。

    黎漱面上虽没说什么,但蓝海与他一起长大,怎看不出他心里不喜?

    这世上敢做他主的没几个,黎浅浅算一个,不过人家可机灵了,就算是替他做主,也让人家心悦,只有他闺女儿,傻的哟!想到女儿为何会做下这事的契因,蓝海打定主意了,绝不让女儿嫁给孟达生,要不是他小子搞事,棠姐儿怎么会和孙知府夫人扯上关系。

    哼!

    孟达生大概怎么想也想不到,不过是请蓝棠帮个小忙,给人看看病的一件小事,竟会让原本看好他的准岳父,突然间改了主意,让他的婚事起了变故。

    孙知府迎进大理寺王少卿及刑部黄侍郎,原还想客套一番,宴请之后,再谈案情,不想才走进知府衙门,高大英俊的黄侍郎便问,“不知我们刑部派来的人此刻何在?”

    “呃?”孙知府心说,我哪知他们现在在那?

    “我们大理寺的人可在府衙中?”相貌堂堂的王少卿客气的问孙知府。

    “呃?”

    对于孙知府的一问三不知,黄侍郎和王少卿皆不以为意,这孙知府看似好好先生,其实劣迹斑斑,京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政务全靠底下的人帮他处理,他平日就是负责和来巴结讨好的商人吃喝玩乐。

    这大概也是歹人会挑重州出手的主要原因,有这么一个上官在,底下的人再能干,也没得出头的一天,因此重州知府衙门里,从上到下都是弥漫着一股慵懒散漫的气息,遇事是能推就推能躲就躲。

    上官没有担当,底下的人怎么敢冲,想做实事,也得挑一下上官,遇上没能力但有自知之明的还好,能听进谏言的也行,怕就怕遇上不聪明没能力,却偏自以为聪明,自以为能力卓绝,天下除了他就没半个聪明人的那种胡涂蛋。

    孙知府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能力不强,所以美其名的放权让属下去做,事实上却是不想担责。

    有这么一个上官在,底下人能有多尽责?想也知道!

    庆国公世子被杀一案,虽然底下知县早就呈报上去,也派人去现场勘验,但却没有派人保护现场,也没有立刻派仵作去查验尸体,还是刑部和大理寺的人到了之后,才派人查验现场。

    不过呢!被派去现场的官兵,倒是带回了几个疑犯,听说是从东齐来的,黄侍郎和王少卿接到部下的通知,便想去审问这些人,不想他们才开口,孙知府的反应却是,“咦?有疑犯?本官怎么不知道?”

    好笑了,你的地盘,你的人抓到了疑犯,你不知道,反问起我们来了?算啦!算啦!跟这一位计较,浪费时间不说,还耽误事。

    王少卿和黄侍郎对看一眼后,问明疑犯所在,便急急赶往清塘县衙门询问那几名疑犯。

    耿家护卫头儿见到这两位,也没隐瞒自己的身份,直接挑明了,“我家老爷为贼人所擒,我们兄弟一路从东齐追到赵国来,也不知那些贼人是怎么想的,我们兄弟得老爷青眼重用,老爷在我们兄弟眼皮子底下被掳,这等奇耻大辱,我们兄弟不将老爷救回,实是愧对老爷的重用。”

    黄侍郎安抚了几句,便问起当日之事。

    护卫头儿便老实的全说了,还将自己的疑虑说给他们听。

    问完话之后,王少卿让人把他们押回牢房,然后自己和黄侍郎讨论案情。

    “我们需要去现场看一遍。”

    “本官正有此意。”

    两人相视微笑。

    下晌他们由清塘县县尊陪同前往破庙,在破庙里外察看过一遍之后,大理寺的衙差便上前禀报,“禀大人,小的们根据那个护卫头儿的口供走了一遍,大概可以确定,他说的大致都对,只有几个小细节没对上。”

    “这没什么,当时他们惊惧万分,会记错些事也是正常。”

    等到去义庄查看那些被杀的人,王少卿进去前有些抗拒,黄侍郎便道,“王大人若有事,可先在外头等我。”

    “不必了,我们一起进去吧!”

    义庄停放尸首的地方,气味很不好闻,守庄人早拿了药膏给众人抹在鼻子底下,只是众人都没用,他们大理寺用的药,比守庄人给的要好,刑部常常用刑,犯人受伤后不给疗伤,也是审讯常用的手法,故他们用的药要比大理寺用的强,只是用料上没大理寺的贵。

    守庄人也不以为意,领着众人查看从破庙收回来的尸首。

    两位大人粗略看过后,便让仵作上前仔细查看,他们则到外头休息。

    因为人数众多,几位仵作日以继夜的工作,花了近七天才全数相验完毕。

    “禀大人,这几人就是那护卫头子说从前殿退到后殿的人,他们手上皆有厚茧,是武人,死的时候面容安详,应没有感觉到危险,不过也可能是喝了酒,精神松懈的关系。”

    “也或者如那护卫头子所言,动手之人与他们相熟。可知这几人的身份了?”黄侍郎道。

    “这,还没查到。”回话的是大理寺的衙役,他面有难色道,“他们随身所带之物,并未见到信物之类的东西。”

    “他们的衣物可曾被翻检?”

    “听守庄人说,他们去的时候,这几人身上的衣服很凌乱,他还以为是遭贼了。”

    “不是遭贼,他们身上原本应是有证明身份的东西,行凶之人怕被他们的身份会因此曝光,所以搜身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