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九十四章 改朝换代

第四百九十四章 改朝换代

 
    大年初夕宫宴,女皇当宣布,将立真阳公主为皇太女,旋即女皇与真阳公主中毒昏迷不醒,大王子称帝,鄂江王子率兵勤王,双方打成一团,不少朝臣被波及,一场宫宴死伤惨重。

    大王子兵败自裁,鄂江王子也没讨着好,兵慌马乱之中,被他自己拿着的一把弩给射死了,第一王夫眼睁睁看着两个儿子送命,一口气没接上来跟着儿子们去了。

    姚女官跪在女皇榻前,小心翼翼的喂她喝解毒汤药,只是到底年纪大了,又是长子亲自奉上的,一时高兴就将整碗鱼汤喝干,谁知大王子包藏祸心,在鱼汤里下了断肠草,因真阳公主将为皇太女,所以就坐在女皇身侧,大王子也送了一份给她。

    幸好她只抿了一口,中的毒不深。

    御医们全力抢救,真阳公主年轻又喝得不多,所以已经救回来了,但女皇……

    一名女官听了大宫女的回报,转头看向殿中,女皇还没脱离险境呢!要是醒来知道第一王夫父子三人都去了,会不会……

    “首辅他们呢?”

    “首辅和次辅都是人精儿,见情况不对,就想避开,大王子的人不放人,被鄂江王子的人用话一挤兑,不得不放他们离开,后头几个官爷想要有样学样,却被大王子的人堵了回去。”

    要不然也不会死伤这么多人。

    “官眷那边?”

    “那边倒是还好,只是大王子妃等人,及大王子一派官员的家眷,都让神凤禁卫给押走了。”大宫女神色很不安,今儿死太多人了!

    “知道了。”女官叹气,“好生安抚众人,现在就等女皇醒来了。”

    大宫女抬眼看了下殿内,只看到姚女官跪在女皇榻前的身影,眼一跳,小声的问,“女皇能好起来吗?”

    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女皇已经宣布封真阳公主为皇太女,女皇在,她们这些侍候的人还有些底气,女皇大行,她们这些人怕只有去守皇陵的份了。

    “之前咱们还说姚女官想不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去嫁她那师兄。”现在方知那兴许是女皇为她安排的退路!

    “别想太多,就算女皇大行,皇太女登基,这宫里一样得要人侍候。”女官安抚她,也像是在安抚自己。

    大年初一正旦,旭日东升时,女皇大行,她终究没有醒过来,直接就这么去了。

    真阳公主登基为帝,首要安抚朝臣,然后就是昭告天下,大王子弒母恶行,大王子贬为庶民,他死于乱军中,其家眷、儿孙尽皆圈禁于大王子府中,鄂江王子也死了,但他勤王有功,鄂江王子世子承鄂江王爵,鄂江王子妃晋鄂江太妃,其余有功将士皆有封赏。

    至于大王子系官员已死者,家眷先拘于大理寺及刑部,待案件审结再作打算。

    消息传到大风镇时,已是大年初一午后的事了。

    “女皇死了?真阳公主登基为帝?那大王子他们呢?他们能服?”蓝棠惊呼。

    刘二虽然一脸沉重,却也被她的表情逗笑了,“大王子不服,在鱼汤里下了断肠草然后奉给女皇和皇太女。皇太女用得少,但女皇一口饮尽随即昏迷不起。大王子趁势称帝,鄂江王子则领兵要平叛。”

    “他们两个都死了?”蓝棠听到这儿忍不住插嘴问道。她不在乎那些细节,只在乎这讨厌的兄弟两死了没?

    “死了。都死了。大王子死于乱军之中,死因难究,倒是鄂江王子的死因。”他看黎浅浅一眼,黎浅浅被他看得莫名其妙,“怎么,他的死因和我们有关系?”

    “是。他死于手中的那把新造的弩弓。”

    新造的弩弓?“按我们草图做出来的?”

    “是。”刘二郑重点头。

    黎浅浅一时间不知该笑还是……“还真让他们做出来了!”

    “原本是没那么快,他们手里没有这种工匠,但谁让真阳公主有呢?大王子他们还没抢到草图,就已经派人去偷工匠了。”

    嘎?这也行?

    “拿到草图后,就立刻让人按图制作。”刘二续道。

    “鄂江王子的人从我们这儿偷走,然后大王子的人设计他们?”蓝棠道,“既然最后被大王子的人拿走了,鄂江王子那来的草图让人做出那把弩弓来?”

    刘二又看黎浅浅一眼,黎浅浅直接回答蓝棠,“他们拿到手之后,肯定先描绘一份送回京交差了。”

    “大王子那边肯定也派人做了,只是时间太赶,还没做出来吧!”

    “鄂江王子拔得头筹,肯定很得意,尤其在知道真阳公主虽被封皇太女,却中毒昏迷的情况下,他的人先制造出那把弩弓,弩弓草图的传说,让他觉得自己就要掌控整个天下了!

    所以连让人试试都不曾,就把那把弩弓带进宫。

    只是没想到反送了自己性命!

    “这么说,如今是真阳公主为帝了?”黎浅浅问刘二。

    “是。”刘二颌首,“大教主说,让您挑几样礼进京,给真阳公主道喜。”

    黎浅浅抿着嘴想了下,“表舅爱不释手的那些书呢?”

    “都在大教主住处的院子里。”说的是在大风镇的住处。

    “都没拆?”

    “拆了两箱,不过描摹弩弓草图的那本书,大教主一直带在身边。”

    黎浅浅冷哼,“不管我们送什么给她,她都不会满意的。”

    “您的意思是……”刘二不知想到什么,整张脸都白了。

    黎浅浅看他的反应,再看看茫然无知的蓝棠,不由暗叹气,“之前她是公主,知道有能精进武器设计的书,想弄到手,还得拈量下能不能招惹,但现在,她是女皇了,有北晋做后盾,若她想要,我们能不给吗?”

    “这……”大教主肯给吗?

    黎浅浅叹气,“我去找表舅说说。”

    刘二点头,“我送您过去。”

    不想她们才到,黎漱就已经等着他们了。

    “知道了?”

    “知道了。这事不好办。”就算把书给真阳公主,她会就此满足?还是会质疑他们还有没有更强更好的武器草图?

    “是不好办。”黎漱笑,“咱们不用上赶着巴结她,所以贺礼送些金银就行,越俗越好。大俗即雅。”看黎浅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又道,“我们是生意人,太过讲究只是徒惹人笑话。”

    所以送金银,越俗越好。

    也对,她们又不在北晋求官,讲究什么风雅?她是商人,真阳公主想要什么,简单,拿钱来买,价码开的合她意就卖,不合意就拉倒。

    “知道了。”这次的三个字,是明明白白知道要怎么做了。

    黎漱满意的点头,“既要金银贺礼,那最好是现挑。”

    “可是明天才初二,街上的铺子要十五之后才开始做生意。”

    “让人去跟孟盟主说一声,请他帮忙。”

    “嗯,我这就回去让棠姐姐给他下帖子。”话声才落,蓝海端着托盘进来,“要棠姐儿给谁下帖子?”

    待知道是给孟达生派帖子,他脸色微变,“这不好吧?还是大教主出面的好。”

    黎漱不以为意,黎浅浅笑,“让棠姐姐写,用表舅的名义相请。”

    “对对对,这才对。”蓝海满意的点头。

    孟盟主接了帖子就来了,知道是怎么回事后,当即拍着胸脯接了下来。

    当天银楼的掌柜就带着伙计来了,还带了好几盆金碧辉煌的珠宝盆栽,寓意都很好,黎浅浅看了很满意,待问到价格时,满意度才略略下降。

    看出这厅里做主的就是眼前这年纪最小的姑娘,掌柜忙对着她介绍着,“这盆四海升平,船身是我们铺里的老师父花了两个月打造成的,这浪头上的白玉,可是花了不少心思才雕成的。”

    “龙凤呈祥这红珊瑚雕成的龙凤,更是十几位师父一起打造的。”

    每一盆盆栽都是用心良苦,其上采用的金银珠宝更是不计其数,工法更是精巧,不是手艺精湛娴熟的工匠是做不出来的。

    “我觉得每一盆都好,可是这价码实在……”

    一盆玉石盆栽就要上万起跳啊!“姑娘,我们这可都是货真价实的,手艺材料都是上上之选。”掌柜只知眼前这位贵客是东家的友人,不晓她如此大手笔买这些盆栽的目的为何,但赶在大年初二要买,表示这单生意很急,很赶很重要,要是成了,他不止赚一笔,还能在东家面前露脸!

    所以他卯足了劲,务求这单生意能成。

    “不如这样,您要一次购买十盆,我给您打个折,九五折,您看如何?”

    “才九五哦?是你们东家介绍我的,再便宜一点吧!”

    “九折,这真的不能再降了。”

    两边你来我往大半个时辰,最后以八折成交,掌柜带来的这十盆全都被黎浅浅买下。

    黎漱知道时,略感无言,这算什么?不买就不买,一买就超级败家?

    十盆?买这么多干么啊?送真阳公主两盆就好了,剩下的八盆她打算做什么?

    “只送两盆那够啊!就要八盆。”

    “八?有什么讲究?”蓝棠问。

    “八,发嘛!”

    黎漱咬牙笑道,“你干脆送她十盆算了,十全十美。”

    “那太明显了,送八盆,祝她从此发发发。”

    师徒两斗成一团,蓝海父女看了直笑。

    最后送出去八盆,还加一本出自章朵梨之手的天盛帝国留传下来的武器大观。弩弓草图只能算其中最简单的一种。

    鄂江王子辛苦一遭最后惨遇不测,长孙云母女原以为等鄂江王子登基为帝,她们从此也成了后宫的一员,待高思梨生下一儿半女的,她们在后宫也能站稳脚跟了。

    是的,她们母女两终究还是达成共识,要过好日子,她们母女就不能闹内讧。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想不到,一场宫宴,鄂江王子从此再也回不来。

    鄂江王世子继任鄂江王位,鄂江王子妃成了太妃,她再也不想见到丈夫留下来的这些女人,于是,有娘家人的,就由娘家人接走,有生儿育女的,儿子大了分出去后,想接生母同住的,她便大方放行。

    至于没娘家又无生儿育女的,鄂江王太妃大手一挥,让她们统统住进慈安观或福慧庵去念经修行去。

    瑞瑶教黎教主大手笔,斥资买下玉石盆栽庆贺女皇登基,消息传到了长孙云母女修行的福慧庵,长孙云气得吐血,高思梨却是连气都懒。

    气什么呢?人家是高高在上的一教之主,她还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成了残花败柳,要在庵堂里青灯古佛一辈子。

    “不行,娘这把年纪了,就此在庵堂终老我认了,可你才多大啊!你还有这么年轻,娘不能让你在庵堂空度一生。”

    “不然呢?”高思梨面无表情。

    “我让人给你外祖母捎信去,让她帮忙想办法,把你从庵堂里弄出去,有你外祖父和舅舅在,帮你找个合意的人家嫁了。”

    高思梨面无表情的听着母亲合计着,抬头看,从家里到京城才多久,她觉得自己已经老了,想到当日拿着匕首要追杀黎浅浅一事,彷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现在的她,怎么也想不起来,当时为何那么冲动,拿匕首杀人?轻轻叹息一声,身边母亲还在絮叨着。

    当初母亲要是不生妄念,不思再嫁,老实安份的待在父亲老家,守着庶子守着家业,然后给她找户人家嫁了,她是不是会有个截然不同的人生?

    只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被派去盯着长孙云母女的鸽卫,将她们两最新消息送到大风镇,黎浅浅看完后,对刘二道,“盯着她们两的人撤了吗?”

    “准备撤了。”

    “嗯,再盯一阵子,我觉得长孙云大概还会有动作。”

    “她?”刘二愕然,“若有动作不该是高思梨吗?”

    黎浅浅摇摇头,“若只有她自己,也许她就此认命了,谁让她女儿就跟在她面前,还摆出一副心死的样子,她疼女儿,肯定舍不得看女儿就此同她在庵堂里终老,所以她肯定会有动作。”

    刘二想了下便道,“我这就让人盯紧她们母女。”还以为她们两进了庵堂就没事了。

    “西越那边可有消息?”

    “长孙一家被盯得很紧,就算他们想帮她们母女,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黎浅浅想了下,“晋国公那个管事呢?已经离开了?”

    “没有。长孙云母女进了鄂江王府后,他们便离开客栈,赁租了宅子住下,还拿钱买了铺子、庄子,一派要留下长久经营的态势。”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