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狗咬狗

第四百九十一章 狗咬狗

 
    大雪纷飞的天儿,官道上蹄蹄踏踏的来了一队人车,看那车前护卫和侍从一脸恹恹的样儿,在酒楼外揽客的几个伙计心道,这大概又同适才迎进门的客商相同遭遇,正赶路遇上大雪封路啦!

    嘿嘿,这条官道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每回只要雪下得略大些就出事,上一场大雪,就有外地来的不信邪,硬要闯过去,听说后来被山上的雪给埋了,到现在还找不着影咧!

    这一队车马看来就是被封路的官兵赶回来的。

    正想着,车马已奔到近前,伙计们赶紧上前笑脸迎宾,“客倌里面请,客倌这一共有多少人啊?可需要订几间房,这样才坐得开,吃得舒坦些。”

    带头的很有经验了,直接拿主意,伙计听着他的要求,互相交换了个欣喜的眼神,这种天遇上这种大客户最好了!带头的人不用问过主子,能直接拿主意,可见兜里有钱手里有权,只要侍候好了,赏钱肯定不少。

    伙计们麻利的引人入内,等到引进车马才发现,哎哟!还真真是大客户啊!瞧瞧这一水儿的大马车,算一算该有十几辆啊!就不知这里头是载人的,还是载货了!

    可比前头那一队客商的板车要气派得多啊!

    两个伙计跑前头通知掌柜的去了,其他人则忙着安置客人,领着那领头做主的要上二楼,不想那人却道,“让他们侍候我家姑娘们上楼,我们几个还是坐楼下大堂舒坦些,喝酒也自在点。”

    伙计听他这么说,会意的点头,示意其他人侍候被婆子、丫鬟簇拥的姑娘们上楼,他则带领头那几人去了酒楼大堂。

    因外头下雪,大堂里避雪的人不少,伙计寻了几处空位,将他们分散开来安置,他让同伴去招呼那几位,自己侍候那领头的几人坐下,伙计麻利的念着菜单帮他们点菜点酒。

    临走那领头的还不忘交代他,“外头冷,赶紧给我们外头的兄弟送热汤热菜过去,炭盆也别忘了。”

    “爷儿放心,已经有人去办了。”

    “那好,我们这一路过来,就数你们酒楼的伙计最合老子心意。”领头的汉子重重的拍了那伙计一记,差点没把伙计给拍趴了,伙计呛咳了一声,道了谢赶紧拔腿就跑,这位爷儿八成是个练家子,再给他这么拍几回,他老命就交代在这儿了!

    见伙计跑走了,其他人才调侃那领头的,“刘头儿,您老这招还真是……”

    “嘿,他们这间酒楼的伙计确实机灵嘛!”刘二嘿笑,他与何头和鹰卫统领各带着一个心腹坐一桌,刘二边同他们说话,边和坐在别桌的鸽卫们交换眼神。

    伙计很快就把酒菜送上,还跟刘二回报,“爷儿,小的方才去看过了,外头的爷儿们都吃喝上了,他们让小的跟您说一声,都热乎着。”

    “嘿,那就好,回头侍候好了,爷儿这里有赏。”

    “谢谢爷儿了!”伙计连声道谢,动作轻快的甩帕走了。

    许是大雪封路之故,才多大会的功夫就又来了两三队人马,刘二等人眼尖,一眼看出来,最后进来的那伙人不就是鄂江王子的人马吗?

    他们不早就从山梅村走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刘二他们都是老江湖了,一眼就看出这些人受了伤,似乎还不轻?只是冬日厚重外衣穿着,看不太出来。

    正疑惑不解,就看到他们被伙计安排到刘二他们附近坐下。

    其中一个暴脾气的,伸手扶着椅面落坐,嘴里还小声的咒骂着,听那内容,应该是在咒骂害他们受伤的人。

    会是谁下的手?

    空气里隐隐有着血腥味,看来他们受伤不轻,刘二正在想要如何打探消息时,忽地听到方才那暴脾气的人大声咒道,“那几个家伙可别让老子遇上,不然老子肯定要把他们打得他们老娘都认不出他们是谁。”

    “你够了!都骂了一路了,还骂?”领头人面色铁青,这回真是他们自个儿大意了,以为就快进京了,便松懈下来,晚上投宿时没派人值夜,结果就被人暗算了,受伤、财物被盗还是小事,重要的是,那张草图啊!它被人抢走了!

    本来就来路不正,现在被人偷走,他们也没法儿报官,而现在麻烦的是,回去要怎么跟主子交代?

    “头儿,不如咱们就此散了吧?”说话的这人嘴角还青着一大块。

    “怎么散?咱们那些宝贝也被劫了,就算想归隐,也没本钱。”

    这话倒是,唉!谁会想到,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已是三天后,而且大伙儿身上各有大小不一的伤。

    “会是谁做的?”

    “还会有谁?肯定是大王子的人,这还用得着问吗?”暴脾气那人嗤笑道。

    “咱们没证据。”领头人头痛不已。

    刘二从他们的只字词组中拼凑出事情的经过,不禁大乐,看来不用他们怎么动手脚了,大王子的人就已经出手了!

    现在就看鄂江王子的人如何反击了,不过看他们这颓废的样儿,该不会已经没了斗志吧?这可不行,就是要他们闹腾起来啊!

    正寻思要怎么做时,伙计又领了一队人进来,竟是大王子的人,他们的形容可比鄂江王子的人更加凄惨,鄂江王子的人受了伤,穿上冬衣就看不出来了,但大王子的人倒是直接吊着手,杵着拐杖了。

    他们当中手脚完好,却鼻青脸肿的几人,一看到鄂江王子的人,就冲过来破口大骂。

    内容非常精采,让刘二这些常年混迹市井的老江湖,听了都觉得羞臊,“被骂的这几人是挖了他们的祖坟,还是怎么了?骂的这么难听呢?”鹤卫的何头摇头道。

    “谁晓得,不过大概就是他们偷了人家的东西,然后又被抢走了,现在怀疑是被他们偷走东西的苦主,设计反击他们,现在遇上了苦主,就头脑昏昏的找苦主讨公道了。”

    “这里头唯一有资格自称苦主的,也只有我们吧?”何头指着自个儿道。

    “他们没认出我们是谁。”刘二笑。

    鹰卫统领看了他们一眼,低头吃菜,刘二要求他发表看法,他才放下筷子道,“这一听就知道不是鄂江王子的人干的,他们住进客栈后中招,昏睡了三天才醒,大王子的人却是离开客栈后就被人修理了。”

    “也不会是三王子的人,我在想,应该是真阳公主的人吧!”

    “真阳公主不会把那张草图当真了吧?”

    黎浅浅也有同样的疑问,刘二不在,所以是春江负责接受鸽卫传来的消息。

    “您觉得是真阳公主的人下的手?”

    “不知道,不过真阳公主的人也去了不是?她的人要是不出手,才会启人疑窦,进而怀疑那张草图的真假,嗯,真阳公主的人出手了,就会让大王子他们的人确信那张草图是真非假,还让他们确定,那传言也许是真的。”

    “什么传言?”

    “呵呵!得到那张草图的人,就可能是真龙天子。”黎浅浅觉得这个传言很荒唐,如果鄂江王子和大王子之前对此传言半信半疑,真阳公主的人出手了,他们两可能就此对这传言深信不疑了!要不然真阳公主为什么要抢?

    春江笑而不语,蓝棠带着云珠进来,“我们要在这里过年吗?分住两处?”

    “应该吧!”黎浅浅无所谓的耸肩道。

    蓝棠嗔她一眼,“瞧你这没成算的,分两处住着,过年时要在那边守岁?年夜饭在那儿吃?侍候的人也要过年啊!可要所有人都在一处过年,两边的院子都不够大……”

    蓝棠念叨起来的功力也不容小觑,黎浅浅老老实实的听她念叨,等她念叨到一个段落,才问她,“昨儿孟盟主不是让人送帖子过来,孟家在这大风镇有宅子?”

    “是他有,不是孟家有。”蓝棠纠正她,“那是他娘的陪嫁,他娘就他一个儿子,这陪嫁宅子就传给他了,孟家那几个不要脸的想跟着住进去,没成功,竟然在外放话,说孟盟主抢他们的宅子呢!”

    黎浅浅对此也甚感无语。

    他们离京后,孟达生自不好再在黎府住着,他原是跟着黎漱他们往南走,不过跟着他住到凤家庄分舵的两位叔伯,随后就和冷二爷及孟家公子们会合后追了过来。

    之前在小城时,黎浅浅他们趁夜离开,没想到被冷二爷他们盯上,冷二爷不过是小妾的兄弟,但那两位爷却是孟达生正经叔伯,他能对冷二爷不理不睬,却不能对叔伯不恭。

    因此他便告辞离去,不让他那两位叔伯有机会赖上黎漱他们。

    黎浅浅原以为他离开后就回家去了,没想到他还留在大风镇上。

    “其实孟家这些人会这样闹腾,也是情有可原的,都说树大分枝,可他们家老祖宗还在不好分家,但老祖宗再活能有几年?于是这些人深怕老祖宗死后分家,他们能分得不多,因此趁老祖宗还在,便想着多捞些私房,如此就算分到手的不多,他们也能不愁了。”

    “你以为他们这样就满足了啊?错,人的野心都是一点一滴慢慢涨大的,要不然他们怎么会连孟盟主母亲留给他的陪嫁宅子也敢要?”

    蓝棠笑了下,“孟盟主是老好人,他家那些亲戚习惯对他予取予求,敢开口并不稀奇。”

    难得的是,这次孟达生连住都不让他们住。

    孟达生的外祖家也曾是世家大族,只是遭逢天灾人祸而日渐败落,人丁虽不旺,但家底却还在,孟家这些叔伯、公子们出门在外,除了仗着孟达生武林盟主的名号,再有就是他娘在各地都有产业,他们出门只要去孟达生的宅子,吃住不愁有人侍候得周到不说,还有人奉上金银供他们花用。

    “那些管事们大概是希望孟盟主这些亲戚们,能在孟盟主跟前替他们说好话,所以竭尽所能的讨好巴结他们。”

    谁让他们的正主儿,都不住自家的宅院呢?

    不过那也不能怪孟达生,谁让这些管事自己不争气呢?见主子不常露面,就把主子的产业当自家的,还有人企图污蔑主子毁了女儿清白,想要逼主子娶他家女儿为妻。

    孟达生心肠是软,但不笨,修理了几回后,也懒得再为他们费心,索性过门不入,省得再招惹是非。

    他是省心了,但底下这些管事可慌了,因此遇上孟家人,就赶紧巴结讨好,殊不知这些人对孟达生一点影响力都没有,可说是白巴结了!

    这次若非孟达生怕给黎漱和蓝海添麻烦,也不会回他娘的陪嫁宅子住。

    “他在他娘的宅子里住,那他叔伯带着他那些侄儿们住那?”

    “还能住哪?客栈呗!”蓝棠掩嘴笑,“那天我和叶妈妈去街市采买年货,听到有人说起他们的事,啧啧,可真是丢人,大风镇上的人都知道,那宅子是孟盟主亲娘的产业,没想到他那伯父竟然在外大言不惭的说,那是他的私产,当年借给孟盟主亲娘银子,所以她把那宅子抵押给他的,现在他来了,想讨回宅子,他侄儿竟然赖账。”

    “有人信?”

    “没人信。其实不说镇上的人不信,就是跟着他的几位孟家公子们也没人信,还有人拆他台呢!说他们这位伯祖素来手面大,兜里存不住钱,那来的银钱借人?”

    黎浅浅听了直笑,“孟盟主的伯父听了不气个半死?”

    “就是啊!真是。”蓝棠笑了下问,“你啊!竟然被你把话岔开了,你不想去孟家赴宴?”

    “赴什么宴啊?孟盟主孤身一人,家里没女眷,咱们去做客,谁招待咱们?”黎浅浅问,“我表舅和你爹这几天正忙着咧!他们也没空去啊!”要是没人盯着,只怕他们两连饭都会忘了吃。

    “他们两又在忙什么啊?”蓝棠完全搞不清楚这两位在忙啥?黎浅浅略有概念,只是不好说,“不知道啊!看不懂。”

    蓝棠闻言斜睨她一眼,“真看不懂?”

    “嗯嗯。”黎浅浅装傻,蓝棠转过来瞪她,半晌才道,“和剩下那几个护法有关?”

    “呵呵。”黎浅浅傻笑不语。

    蓝棠叹息,“黎爷那边还没消息传回来?”

    “有点耐心嘛!要让他们起疑,总是要花些时间的。”怀疑的种子埋下去了,总要等它发芽茁壮,以及不断的浇灌,如此才能长成足以撼动人心的参天大树嘛!

    “放心吧!等他们开始狗咬狗,就离我们行动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