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九十章 回报
    山梅村不大,约莫百来户,村长家算是村里大户,房舍比旁人好,鄂江王子的人很快就找到了。

    山梅村的村长虽是村里大户,但也没下人侍候,哪用得起,鄂江王子的人敲门许久,还是等不到有人来开门。

    “会不会找错了?”领头的敲着马鞭抬头四处张望。

    “会吗?”心腹挠着头跟着张望,这小山村的其他人家的房子都没这间大,还有院子呢!若不是村长家还能是谁家?

    有人索性踩着墙爬上去,朝里看了下,低头对领头人道,“头儿,院子里头停了几辆车,看样子没错,黎教主她们真跑这儿投宿了。”

    “还真能跑。”

    “头儿,现在怎么办?”

    领头人思忖片刻便道,“既然敲门没人应,那索性翻墙进去找,要是搜得到直接拿走就是。不正面和黎教主他们对上才好。”他不知黎浅浅他们武功高不高,但正面对上的话,他们肯定讨不着好。

    其他人纷纷点头。

    要能不和这些江湖人交手,那是最好不过了。

    留了几个人在外头把风,其他人就跟着领头人翻墙入内。

    大概是山村地不值钱,村长家的院子很大,领头人算了算,停了大概十几辆车,怪不得他们在门外敲半天,都没人来应门,隔着这么大的院子,就算来人敲断手,屋里睡着的人大概也听不见吧?

    “头儿,怎么找啊?”

    这么多辆车,每辆车里都摆了不少箱笼,而且那么贵重的东西,会不会被人随身带着?

    “我记得传言里头说,那张草图是从黎教主他们之前收的拍卖物里找到的。”

    “是,头儿记性真好。”众人赶紧拍捧。

    领头人得意的笑了笑,“那么贵重的东西应该是随身带着,先看看瑞瑶教的人睡在那。”

    “头儿,要是找到了,那要把人给……”问话的人用手在脖子前横划一记。

    “不行。”领头人摇头,“不能杀人,用迷药把人药晕了,找到东西就走人,等他们醒来,发现东西不见,自有村长一家替咱们顶锅。”领头人顿了下道,“动作快,我想大王子的人很快就会赶到。”

    众人应诺后四散开来,村长家院子虽大,但屋子就七间,能住人的也就四间,其他三间分别是灶房,仓库和柴房,灶房收拾得很干净,里头竟然有人打地铺,别说还挺暖和的,看屋里人的样貌,应是村长一家老小。

    那就是说,他们把那四间房全让给客人睡了?

    “这里也点支香,省得他们醒来就不好。”领头人交代一声,立刻就有人去办,迷香点燃后,村长一家睡得更沉了,原就此起彼落的打呼声响彻云霄。

    “动作快。”

    他们分别在四间房的窗外点了迷香,在外头等药香发挥作用后,才轻轻推窗进屋。

    “不说是江湖人吗?怎么一点防备都没有?”来人1轻轻落地后,发现屋里人睡得死沉,不禁道。

    “这是山村,你让他们防着谁?”跟在他身后进屋的那人笑,轻手轻脚的走到屋里人睡觉的地方,床上、榻上、炕上都有人睡,还真是人满为患啊!这屋里睡的全是大男人,嗯,看他们的穿著打扮,应该是护卫和管事之辈吧?东西会在他们身上吗?

    他回头看同伴,“搜身吧!”第一个进屋的人道。

    “先看枕头下。”另一人同时道,边说手已经探向身边那人的枕头,“没有东西。”

    领头人自己带了两个心腹去了最大的那间房,这应该是村长老两口的房间,睡的全是姑娘家和婆子,婆子们打呼声可不小,他们一进屋,就恨不能用棉花塞住耳朵,真是吵啊!

    “真不知她们的主子怎么睡得着?”跟在领头人身后的那人道,等了半天没等到同伴们回答,然后才发现,婆子打呼声太大,不大声点说话,旁人根本不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领头人往床边去,床上睡着两个女孩,看样子应该就是黎教主和神医的女儿吧?

    他有些兴奋的伸手探向床上的女孩们,不想后头的同伴发出兴奋的惊呼声。“头儿,头儿!”声音高亢盖过了婆子的打呼声,“是不是这个?”

    领头人扭头看过去,就着屋外的月光看了下,“还是点个灯吧,完全看不清楚。”

    心腹立刻擦亮手边的一盏油灯,领头人把那人手里的图拿到灯前,入眼的就是有些残缺不全的红印,“这是天盛帝国的国徽。”翻过来入眼就是一张弩的图样,上头还仔细标示着不少数字和批注。

    “你在哪里找到的?”

    不怪领头人要问,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不在黎教主身上,而是放在别的地方?而且这么容易取得?

    “在这个箱子里,这婆子就睡在箱子上。”找到图的那人讪笑着,“那婆子打呼声太吵了,我刚刚就踢了下箱子,她就翻下去了,我想这箱子里的东西八成很重要,要不她那里不睡,偏要睡在这里?”一看就知道不舒服嘛!她却睡在这儿,可见这箱子的重要性,果然,一翻开箱子就看到那张草图了。

    其下的金银珠宝更是闪花了他的眼,拿草图出来的同时,他不忘顺手从箱子里捞了几样首饰揣到怀里。

    领头人走过去看那口箱子,里头放着的首饰、古玩确实是很值钱,但跟他手上这张草图相比,那简直是云泥之别,当然这得懂行的人来看,要是一般人,大概还嫌这张草图碍眼呢!

    领头人心想也是,黎教主不过是个江湖人,江湖人懂得武器草图的珍贵吗?会把它扔在首饰、古玩上头,好遮掩其下的珍宝,似乎也还说得过去。

    “再找找,看还有没有别的草图,别遗漏了。”要是草图不止一张,可不能便宜了别人。

    心腹们动作利落的在屋里的几口箱子翻找,不过其他箱子都是女子的衣饰,只有第一口箱子里的东西最值钱。

    “头儿,干脆把这口箱子整个搬走吧?”里头的东西他们几人分一分,别说下半辈子了,就是子孙几辈子都够花用了。

    “一人取几样,箱子留下,到外头找石头塞进去。”领头人说道。

    心腹们齐声应诺,立刻就有人翻窗出去找石头了,领头人率先从箱子里取了两样古玩放入怀里,心腹们跟上,“头儿,你不拿几件首饰?”

    古玩体积有些大,不如首饰小巧好藏,不过论价值,似乎古玩价更高。

    “外头还有宝贝呢!你们就只瞅着这箱子里的?”

    “外头车里的,应该没这箱里的值钱吧?”

    搬石头回来的人把石头塞进去后,其他人把剩下的首饰和古玩放石头上,如此乍一看,就不会发现箱里的东西少了。

    “你傻的啊?”那人接过领头人帮他留的首饰和古玩,揣到怀里后道,“外头的你不拿,岂不是告诉他们,屋里有更好的,头儿没分给他们?”

    那人才反应过来,呵呵傻笑两声,“头儿,我……”

    “行啦!以后多长个心眼就是。”

    “嘿嘿,知道啦!”

    领头人一翻窗出来,立刻就有人过来回报他们没有收获。“知道了,我已经找到了。”众人闻言立即松了口气,找到了草图就表示他们这趟差使没白来。

    微弱的月光下,院里的马车静静的停在那里,“来吧!每个人拿些值钱的走,别贪心,拿得多,回头要出手就不容易。”

    领头人提醒一句,众人低声应了,然后就轮流上车翻箱笼,不多时,就见一个个身形都肥壮不少,领头人道,“去把外头把风的换进来。”他对心腹道,心腹们点头,很快在外把风的人过来了,知道能发笔横财,大伙儿脸上笑容满面。

    “行啦!走了。”领头人见大伙儿都有收获,便下令走人。

    月光下,一行人动作迅速的撤离村长家。

    隔了好一会儿,院里的大树上才传来夜鸟啼鸣声,几间屋里的人听到声音,暗松口气纷纷坐起。

    “娘的,可憋死老子了!”一个穿着护卫服饰的男子坐起来伸展身体,边还抱怨着。

    屋里角落一个相貌不起眼的男人道,“行了,松散一会儿就好,回头还有人来。”

    村长房里,睡在床上的两个女孩也伸着懒腰,“吓死我了!方才那老不修的还想轻薄我!”说话的女孩看容貌大概还没及笄,但说话的声音却带着成熟女人的韵味。

    “你得了!谁不知道你就盼着男人轻薄你。”坐她旁边的女孩朝她扮了个鬼脸,被笑的女孩不服,伸手挠对方的痒痒肉,还是适才睡在那口箱子上的婆子出声制止,两人才安静下来。

    “要闹腾等回去再闹,一会儿还有人来。”婆子见她们安份了,才沉声提醒。

    “知道了。婆婆。”屋里众女回道。

    婆婆满意的点头,床上的女孩问她,“婆婆,鄂江王子的人取走了草图,要怎样才能让其他人知道啊?”

    “这,就不是我们操心的事了!”自有人安排。

    众人应诺,“大家放松下,等外头的人通知。”婆子道。

    床上那两女孩和躺在床下的几个女孩聊了起来,说起箱里的首饰和古玩都有些不甘心,“对了,方才那几口箱子里的衣服都被那几个臭男人翻过,婆婆,可不可以不要了啊?”

    “回头统统拿去送人。”婆子沉着脸道,“教主发话了,回头让你们去锦衣坊挑衣服,一人三套,可不许贪心啊!”

    “是。”

    “婆婆放心,咱们姐妹不会给您丢脸的。”

    鸽卫们私下也是互相比较的,婆子是她们的师父,她们要是做的不好,就是给婆子抹黑,师父面上不好看,她们也丢脸。

    “嗯。”

    不久,院子里又传来夜鸟啼鸣,众人赶紧重新躺回去。

    来的是大王子的人,他们倒是直奔院中的马车厢,看到车里的箱笼,不免翻找了一番,却只有珍奇古玩,还有衣物。

    “头儿,会不会在屋里头?”

    “嗯,走,去屋里找找。”

    跟鄂江王子的人一样,点迷香,翻窗入屋,只是和鄂江王子人不同的是,他们没能找到草图,倒是把那口箱子里的首饰和古玩搜刮一空,车里的珍奇古玩也没逃过一劫。

    等三王子的人和其他人过来时,正好看到大王子的人满载而归扬长而去。

    三王子的人还是装模作样一番,其他人见状连翻墙进村长家都懒,缀在三王子的人后头离开了山梅村。

    天光大亮时,山梅村村长一家因接连被迷药药倒两回,所以沉睡不醒,假扮黎浅浅一行人的鸽卫、鹰卫及鹤卫们陆续出屋,刘二从院里大树上下来,鹰卫统领及鹤卫统领则是从墙外翻身入院。

    “你们这回表现不错,回头都有赏。”刘二道,然后交代众人准备离开,只留下一组人,等村长一家醒来。

    交代完之后,鹰卫统领带着鹰卫们走了,刘二交代鸽卫们回训练的宅子,转身要走,何头见状草草交代部下几句,就快步追上刘二。

    “喂,要怎么让其他人知道,鄂江王子的人得到那张草图了?”

    “那还不简单?回头咱们带着人,去茶肆、酒楼吃饭。”

    何头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行啊!去那儿的茶肆酒楼?”

    “之前的小城。”

    大王子的人虽是满载而归,但差事没办好,回去怕是要吃挂落,有人便道,直接拿着这次的收获走人,也有人不肯,担心家里人会受牵连。

    “吵什么,看是谁拿走的,抢回来不得了!”领头人怒目而视,众人纷纷垂着头,不敢与他对视。

    “不是我要灭自己人的威风,咱们想从鄂江王子的人手里抢回草图,那可不容易!”

    “有什么不容易?我们进屋时,大家都闻到另一股迷香的味道吧?只要查到他们落脚的地方,如法炮制一番,还怕草图不到手?”

    不是听说瑞瑶教的人武功高强吗?可鄂江王子的人还不是顺利从他们手里把草图偷走了?

    “头儿,咱们的迷药迷得倒鄂江王子的人吗?”真不怪他要多想啊!

    “咱们不是有大王子从东齐那个韦神医那儿得来的迷药?听说那药可厉害了,被迷倒的人要睡足三天才会醒来。”领头人夸耀道。

    其他人虽抱持怀疑态度,但是若真如头儿所言,那他们偷了图之后,就不怕被鄂江王子的人抢回去,等他们醒来,他们早就进京交差了。

    “头儿,那咱们可得挑好地方,不然咱们还没进京,他们就醒来追过来了。”

    “嗯,我知道。”

    以为他只将他们迷倒而已吗?哼哼,把他们迷倒之后,还要狠狠的修理他们一番才行,要不然怎对得起他们这一路的挑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