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八十九章 伪造的草图

第四百八十九章 伪造的草图

 
    黎浅浅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推被而起,春江闻声而入,见她起了,笑着上前侍候,“教主醒了,可饿了?”

    “嗯。有点。”伸手摸摸扁扁的肚皮,黎浅浅点头,空气里飘着食物的香气,“今儿是叶妈妈亲自下厨?”

    “是。”

    她们此行没带厨娘,这一路上若遇上要露宿,就只能偏劳叶妈妈,不过因为人多,黎浅浅怕叶妈妈累着,所以让几个懂厨艺的婆子和丫鬟帮手。

    本来黎漱是想在路上采买几个厨子的,不过发现有人缀在他们身后,就改了主意,由着黎浅浅做主。

    “既然安顿下来了,怎不让叶妈妈多休息几日?”这座小院是鸽卫的训练地之一,宅院不大,不过黎浅浅她们人也不多,因此勉强住的下,至于黎漱他们,则是住到训练鹰卫的宅子去了。

    “叶妈妈说,就是因为安顿下来了,所以才需要帮大家好好的补一补。”春江笑着为她梳头。

    “两天没练功,感觉浑身不对劲儿。”昨日一早起来,发现她葵水来了,因是这辈头一回来,叶妈妈很是小心,一安顿好,就立刻派人去采买食材,又是熬汤又是煮甜汤,黎漱得了消息,带着蓝海来给她把脉,确定一切无误才放心离开,临走还交代她,这两天先慢着练功,让她多休息。

    黎浅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暗叹口气,上辈子虽有大哥,但他不是习医的又忙,所以很多女孩子的事情都是她自己摸索的,当然啦!有度娘可查诸事不愁,只是心底难免有些失落。

    “教主?”春江听到她的叹气声,疑惑的问。

    “没事,就是身体软软的,不想动。”黎浅浅嘟嚷着,春江听了笑着安抚她,“都是这样的,习惯了就好。”

    “可我看你和春寿都没这样啊?”

    “在教主面前,自然不能表露出来。”春江笑,“叶妈妈一早就熬上甜汤,还放了不少姜,冬天热热的喝上一碗可舒服了。”

    黎浅浅点头,这她知道,以前家里的厨师也会做,只是喝起来没有叶妈妈煮的好。

    “外头那些人还在找我们?”

    “是。”春江应诺,“咱们在京里时,也不见他们这般穷追不舍,怎么一出京城,他们就追着不放。”

    不止春江不懂,黎浅浅也不明白。

    “幸好大教主早有准备。”春江帮黎浅浅的发髻插上支金镶玉云头钗。

    黎浅浅眼睛眨了眨,是了,表舅早有准备,所以消息是表舅自己放出去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这些人追着他们跑?

    “京城可有消息传来?”

    “还没。”春江摇头然后顿了下,“不过一早天还没亮,大教主就派人来找刘二。”

    刘二跟在黎浅浅身边,有什么需要连络的,黎漱会派人喊他过去。

    黎浅浅颌首,春江看着镜中的黎浅浅,检视有无疏露之处。

    春寿打帘迎蓝棠进屋,蓝棠先在外间除去斗篷,怯了寒气才进内室,“看来一会儿大概要下雪。”

    “是吗?”黎浅浅让人添副碗筷,春寿笑,“早就备好了。”

    黎浅浅和蓝棠用饭,用过饭,春寿领人撤去炕桌并上茶,“你们去用饭吧!这里不用侍候了。”黎浅浅赶她们去吃饭,云珠笑道,“还是教主疼我们。”

    “这话说的,难道你主子就不疼你了?”黎浅浅端着茶斜了蓝棠一眼。

    蓝棠端着茶也笑,“快去吧!都去。”

    春江拉着春寿和云珠曲膝福礼退下,刘二就来了。

    “京城有消息传来了?”

    “是。大教主和真阳公主议定,我们出京时,顺便放些消息出去,让所有人的焦点全放在咱们身上。”

    黎浅浅似笑非笑的问,“然后真阳公主打算在京里动手脚?”

    “女皇一直下不了决心立储,真阳公主决定帮她一个忙。”刘二笑着把黎漱的计划说给黎浅浅知道。

    黎浅浅听完连生气都懒。“又来了,他老是这样。”

    “大教主做主惯了。”刘二为黎漱说话,“他也是怕您担心。”

    “既然怕我担心就别把教主之位传给我啊!”黎浅浅抱怨道。

    刘二挠头,这他真不知要怎么回答了。

    黎浅浅叹气,“表舅让你们传什么消息出去?”

    “您还记得之前收了一批拍卖的货。”

    “记得。”就是那几个护法的家产,拍卖之后才有钱埋了他们,也才有钱置产请人照料他们的墓地。

    “我们让人传出去,说是那批东西里头,发现了一张图,是武器的草图。”

    “什么样的武器?”黎浅浅问。

    刘二摇摇头,“咱们就只让人传是武器草图,不过传到后来越发神乎。”

    具体来说,就是这种武器若能成,可以大大减少战时己方兵卒的死亡率。黎浅浅听了无言,这么模糊的说词,竟然也能让人穷追不舍?

    “你们想过后果没有?”难道就不怕这个传言传到其他国家,可别到时候连南楚皇帝,都要追着他们讨要那张武器草图。

    “想过。”刘二道,“大教主已经做好一张假草图,伺机扔出去让他们去狗咬狗就是。”

    黎浅浅面色凝重道,“这事可没那么容易结束,就算扔出那张图,人家也会问,有没有临摹的图,看过那张图,能不能试着画出来。”

    刘二被她问到回不出话来。

    “还不如说发现藏宝图咧!”

    刘二苦笑,“大教主确实是考虑过,但怕让剩下的几位护法心存防备,所以……”

    黎浅浅跟着一起苦笑,“好好的干么跟真阳公主搞这个,真是没事找事做。”

    刘二脸上的笑越发难看,他也觉得好好的干么多此一举,凭白招惹来那么多跟屁虫,嫌麻烦不够多吗?

    “大教主说,与其让真阳公主乱搞,倒不如主动些,免得被真阳公主算计了而不自知。”

    黎浅浅对真阳公主的印象一直不好,听刘二这么一说,印象是差到极点。

    “草图已经出手了吗?”

    “还没。”刘二回答,“大教主还在看,不知要挑那一家给。”

    敢情还没考虑好啊!“我还以为表舅在策划这事时,就该计划好了。”

    “原本是决定好了,不过三王子的人被大王子的人绊住脚,没能及时追上来,所以……”

    这也太……“三王子的人也未免太差劲了吧?”

    “这也怪不得他们,大王子兄弟两素来强势,下人也有样学样,他们也许不敢对三王子不敬,但跟在咱们后头的不是三王子,只是他府里的下人,因此不敢反抗也是情有可原。”

    刘二为三王子的人说话,却不知三王子的人其实是故意的。

    他们就是投宿客栈时,被大王子和鄂江王子的人夹在中间客院的那批人,三王子向来低调,本来不想派人出京追着黎浅浅他们跑,可他府里的幕僚说,所有的皇子都动了,就他不动,未免太过打眼,这才勉强派人跟着大家行动。

    他没想到黎漱准备送他个大礼,只想着从众,不要太过出格打眼就好。

    “真阳公主也派人来追?”

    “那是。”刘二道,“大教主有些摇摆不定,不知是该把草图扔给真阳公主,还是鄂江王子。”

    黎浅浅看他一眼道,“为什么不考虑扔给大王子的人?”

    “大王子?”

    “是啊!然后帮他造势,得到草图之人,就是天命之人。”

    天命认定是真龙?刘二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女皇还在呢!要是知道这话,大王子的小命还保得住?

    “他和他爹不是一心想要他做太子吗?太子也就是储君,自然也是真龙嘛!只是这条真龙还没归位罢了!”

    呃,教主您这种话随随便便就出口,会不会有点太随便了,一点都不像高人啊!

    “那扔给鄂江王子呢?”

    “一样啊!大王子肯定要跳脚,到时候他们兄弟可就真要决裂了。”

    刘二摸着下巴,“第一王夫的心血泡汤,肯定会很呕。”

    “嗯,知道他不痛快,我就痛快了。”

    黎浅浅可没忘记,这父子三个给他们惹了不少麻烦。

    刘二也想起之前的事,笑着点头。

    “扔给鄂江王子的杀伤力似乎比较大。”大王子肯定会气得抓狂,尤其他向来以太子自居,虽然女皇迟迟没有松口,但他坚信女皇总会立他为太子的。“

    黎浅浅想了下问,“那张草图在哪儿?”

    “在大教主那儿。”刘二回答。

    “我去帮那张画加点工,杀伤力肯定要再多上一倍以上。”

    蓝棠一直旁观,听到这话忙起身,帮黎浅浅添上斗篷,“我就不去给你们添乱了。路上小心点。”

    之前紧跟在后的跟屁虫让她印象深刻,好不容易在这里安顿下来,她不希望黎浅浅有事。

    “知道了。”

    黎浅浅连春江都没带,和刘二两人骑马过去,黎漱看到她过来,忍不住敲她额头,“不是叫你老实待着,怎么跑来了?”

    “嗯,有点事,那张草图呢?”

    闻言黎漱没好气的瞪了刘二一眼,“你……真是出息了!”叫他瞒着别跟黎浅浅说,结果他撑不到两天!真是够了!

    “您老这样自做主张,我很不高兴。”黎浅浅瞪他,黎漱自知这回理亏,没跟她说一声,就和真阳公主合作,让她陷入危险中。

    黎浅浅倒不是因为有危险而生气,而是要和真阳公主合作前,可以先跟她说一声吧?连提都没提,要不是她自己看出不对,问刘二,只怕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因为如此,黎漱老实的把他绘制的武器草图取出来。

    黎浅浅看了下道,“是弩?”

    “你看得懂?”

    “之前有看过相似的,这个弩……”黎浅浅仔细看了细节后,问,“这个弩真要做出来,杀伤力并不大吧?”

    “比之前的好用。”

    “这要怎么减少己方士兵的死亡率?”

    “瞎掰的。”黎漱理所当然的道。

    黎浅浅瞪他,可以这么不负责任的吗?

    黎漱被她看的发毛,讪笑道,“反正是传说嘛!随便我们怎么传啊!他们不求证就相信,那也是他们傻,怪不得人。”

    再说会说这样的话,也是为了吸引人嘛!

    黎浅浅让刘二为她准备朱砂,和一块巴掌大的木头及雕刀。

    “你这是想做什么?”

    “帮你这张图加点工,让它更具传奇性。”

    刘二很快就把东西备好了,她用炭笔在木块上作画,然后用雕刀按照画出来的图案在木头刻出来。

    将朱砂调水匀开,用毛笔沾了调开的朱砂,在木块上轻轻涂了一遍,然后在刘二准备的布盖上,黎漱等她把木块移开,就把那块布拿过来,“这是天盛帝国的国徽?”

    “嗯。”黎浅浅又试了一次,这次更加模糊了,她满意的点点头,把黎漱画的草图取过来,如法泡制一番,草图上的国徽更加模糊了,配上黎漱特意做旧的图。“现在这样,看起来是不是很像是天盛帝国时期留传下来的?”

    黎漱大笑。

    “太好了!”

    一直苦苦追寻黎浅浅他们行踪的人们,终于找到他们的身影了。

    “怎么会跑到山梅村去的?”大王子的人百思不得其解,山梅村可是在他们失去黎浅浅他们行踪的小城北边,他们是要南下,怎么会跑去北边?

    “谁知道啊!也许迷路了?”

    “你当人人都跟你一样是路痴?”

    “好了,吵什么吵,赶紧出发,最好赶在其他人之前找到他们。”

    大伙儿整装出发时,不由瞟了眼三王子的人及鄂江王子的人住的客院,见两座小院都安静无声,这才松口气的转身离开,殊不知,鄂江王子的人早就离开客栈了。

    他们在一个时辰前就接到消息,因此比大王子的人早出发。

    三王子的人见大王子的人走了,这才开始整装,准备追上去。

    山梅村里,鄂江王子的人忐忑不安的下马,“这个村子看起来好安静?”

    领头的人瞪他一眼,这不是废话吗?现在是深更半夜,所有人都在睡觉,能不安静?

    “头儿,这么安静,咱们要怎么找人啊?”

    也是,“先找到村长家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