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凤庄主要娶妻

第四百八十四章 凤庄主要娶妻

 
    铁大小姐倚在宝蓝底绣折枝梅大迎枕上,铁庄主夫人轻叹一声,看女儿一眼,不知要打那儿说起,铁大小姐见她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直接开口了,“娘不必为我发愁,这门亲事是我让的,自然不会心不甘情不愿。”

    “我……”我是愁你太大方了!这么一门亲事,说让就这样让了。铁庄主夫人长叹一声。

    “她嫁都嫁了,再说,您以为那位八公子是个好的?如果真是个是好的,鄂江王妃会聘我给他做妻?就算想打压庶子,给他娶个官家的庶女,也好过娶我吧?”

    “那不是鄂江王府近来名声不好嘛!他又身有残疾,所以才……”

    “这种话也就您会信,八公子今年多大了?庶出子女有几个?几岁?为什么要拖沓到鄂江王府名声败坏的这个时候,来为八公子张罗婚事?”

    铁庄主夫人之前像入了迷障似的,执意要办成这门亲,现在醒悟了,再听女儿这么一提,她便恍悟了。

    “好一个王妃。”铁庄主夫人气道,“她想借这门亲事挽回要贤良名声,却拿我女儿一辈子幸福来做代价。”

    “您别忘了,这也是您乐意上赶着的。”铁大小姐提醒她娘。

    是啊!全是她自己上赶着的,嗐!“那小贱蹄子抢着要嫁过去,想来现在应该已经知道苦楚了!”

    铁大小姐淡笑,“既然如此,娘还气什么?她想要荣华富贵,怕娘给她挑的婚事不合意,硬要抢我的去,如今她如愿已偿,想来日后是不会再来跟女儿争抢了。”

    “哼!她是不会再跟你抢婚事了,但就怕将来见你一遭,就要跟你比拼姑爷、儿女。”铁庄主夫人说着又来气。

    铁大小姐却道,“那您就给女儿挑个住的远点的姑爷,这样才不用老要面对她。”

    铁庄主夫人听女儿这话,一时不知该喜还是该愁。

    铁庄主坐在车队第一辆车中,他和前来相迎的长子低声商议的,也是铁大小姐的婚事。

    “要儿子说,凤公子应是最好的人选了,可是这人……”实在滑溜,祖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把妹妹许给他,他倒好,转身就走,丝毫不留面子,真是……想来就呕啊!

    可能说什么?他们事先没跟凤公子透过音,冒冒失失的大庭广众下,说要把孙女许给他,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应吧?铁大爷心里暗道,面上却还是恭敬的聆听他爹的话。

    “凤公子不成,说来也是咱们消息不灵通,凤老公子夫妻在世时,就为他相了个媳妇,现在不说,是因为对方还没及笄。”

    铁大爷瞠大眼看着他爹,“是谁啊?不对啊!爹,凤老公子夫妇都过世几年了,那姑娘到现在还没及笄,那会儿她多大啊?”

    “就是因为年岁小,所以才一直没露出讯来。”铁庄主捋着下颌的短须,“要不是这回进京来,江分舵主跟我透了音,我也不晓得这事。”

    “江分舵主连这事都跟您说了,怎么就没跟您说是哪位?”

    铁庄主笑,“他要是能说,自然就说了,不说,自是有不说的理。”铁大爷挠挠头笑了下,伸手给他爹倒了杯热茶。

    心里却明白,江分舵主和他爹是酒友,此事大概不是人江分舵主没说,而是两人都喝高了,江分舵主说了,可他爹听了后没记住。

    他是孝顺的儿子,知道老父的罩门在那儿,就不戳穿他了。

    “我看妹妹似乎是对凤二公子印象不差。”铁大爷心不在焉的揭了车里的熏笼,拿着银夹在熏笼里戳了戳。

    没想到他爹听了这话,一个不留神,差点被热茶给烫着舌头。“啊哧!烫烫烫烫!”

    “爹啊!您都多大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我,哧!”铁庄主手指着儿子半晌说不上话,铁大爷焦急的从身上的腰带翻出治烫伤的药粉来,打开药瓶的盖子,就往他爹的嘴里洒。

    一番手忙脚乱后,才终于平静下来。

    车厢里的动静,自是引起车夫关注,在外头扬声问,“庄主,大爷您二位没事吧?”

    不会是他赶车不平稳,让他们二位受伤了吧?“没事。”

    “真没事啊?”

    “真没事儿。”铁大爷忙保证道。

    等儿子安抚过车夫后,铁庄主才问儿子,“你打那儿看出来的?”

    “这还用得着说吗?您没瞧见,以前只要他来,妹妹兴致总是特别好,平日让她出门,她就是懒,不肯出门,可他一来,她就变了个人似的。”

    铁庄主从身侧车壁的抽屉,取出两个白玉珠,放在右手掌里旋转起来。“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印象了,只是……那小子可是受了重伤,听说日后都不能习武了!”

    想想就觉可惜,那小子可是个好苗子呢!结果一次意外,从此不能再习武,真是太可惜了!

    “就算是当日受了重伤,也没说伤不会好啊!爹,您别忘了,蓝神医。”铁大爷郑重的对老父道。

    蓝神医?蓝海?是了,他记得凤公子兄弟几个,得喴蓝海一声表姨父的,有他在,凤二公子的伤算什么?就算从此不能练武又怎样?偌大的凤家庄,难道养不起他们?

    只是略可惜啊!凤二公子没有继承公子一职,不过就算如此,他在凤家庄也会有一席之地,凤庄子和凤公子两个,不会放任凤二公子颓废的。

    远在南楚的凤二公子不知有人想着要招他为婿,把薛姨娘安插来南楚的人送回去给吴家人后,他就忙着整顿凤家庄的人事,好不容易告一个段落了,就接到他大哥派人传回来的消息。

    他大哥要成亲了。

    真是……天打雷劈啊!还是该说惊吓?

    他要娶谁啊?

    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啊!怎么会这么突然?凤二公子揣着信,急匆匆的出门,凤老庄主正在和自己下棋,听闻他来了,忙让人请进来。

    凤二公子没跟他客套,坐下后就把信掏给他,“大哥让人送回来的,说是要成亲了。”

    “也该是时候了。”凤老庄主轻笑看完信柬,点头说道。

    “大伯父,您晓得大哥要娶谁?”

    “不知。”

    那您……凤二公子没说出口,但那小表情让凤老庄主看了失笑,“你大哥年纪不小了,是该成亲了。”

    “可您连他娶谁都不问一声?”

    “只要是他心悦的就行。”凤老庄主可是很想得开,义子这么多年来,头一回松口要成亲了,他自然只有高兴的份,“也不知他几时回来?”

    信上没写,凤二公子转头看身边的侍从,侍从淡定的道,“小的问过送信回来的人了,庄主没说。”

    “你可问他,庄主要娶的是那家的千金?”

    “问了,是汀州府河间城的一位小姐,姓许。”

    侍从将他问来的内情跟两位主子一说,听完后凤老庄主的脸色不似之前那么好,凤二公子脸色也不太好。

    许氏的身世和凤老庄主夫人何其相似啊!

    都是继室所出的嫡女,上有元配所出的嫡长女,嫡长女生得好,嫁得也好,是个汀州府的州判官,虽只是从七品,但奈何人家世不凡,其祖是南楚的严相爷,其父任光禄寺卿,这倒是比方束青的父亲要强上许多。

    方家不过是耕读之家,祖上是曾有出过高官,但方束青之父出仕时,早已家道中落,要不然他也不会挺而走险走偏门。

    “不成,这门亲事,不行。”

    “您刚刚还说……”

    “此一时彼一时。”凤老庄主很不要脸的把自己刚刚说的话全当放屁了。

    凤二公子深吸口气,试图平静下来,只是成效不彰,还是凤老庄主上前伸手在他背上一按,温热的内力缓缓注入,才令他平静下来。

    “不可激动,记得吧?”凤老庄主提醒他,凤二公子吃力的点点头,“是。”

    “等他回来再说吧!”

    “等大哥回来,会不会来不及啊?”凤二公子说两字就得休息一下,也亏得凤老庄主有这耐心听他慢慢说。

    “他虽是你们当中最大的,但他要成亲,好歹也得跟奕哥儿说一声,如此便能拖上一拖。”

    南楚离北晋可不近,传个讯息再等回音,就得花上一段时间,那位许氏怕是等不及。

    “其实许氏和大伯母,只有身世有些雷同而已,这事一看,很明显那许氏也不是个老实的,要不怎么会赖上大哥?”

    “在你大哥面前,可千万别这么说。”凤老庄主交代着。

    凤二公子点头,心说我又不傻,自然晓得不能当着我哥的面说。

    “你赶紧给奕哥儿传信去吧!”

    “我这就去。”凤二公子起身告辞,他一离开,凤老庄主便让人把他的几个心腹找来,自他卸下庄主的职务后,他的心腹们也都闲下来了,有人含饴弄孙,也有人管教小孩,乍闻老庄主喊他们去,个个都愣了下,然后就忙不迭的赶过来。

    待得知庄主将娶妻后,俱是一愣。

    “庄主不是说,他家的事未……”话才说一半,就被其他人给制止了。

    “所以说这事有些蹊跷,你们派人去查一查。”等他把许氏的身世背景说明后,众人看着凤老庄主不知怎么开口。

    凤老庄主看他们似有话讲,不悦的斥道,“有话就说,没的装神弄鬼做啥?”

    “老庄主,您看这事,会不会另有隐情啊?”

    “要不怎么叫你们去查?”

    难道这许家有什么问题不成?

    凤老庄主看着他们,微微叹气,“你们啊!这才闲赋多久,反应就变迟顿了。”

    什么意思?

    其中一人忽道,“难不成这许家和庄主家的事有关系?”

    凤老庄主看着他目露欣慰,嘴上却道,“这我可不知道,所以才叫你们去查。”

    如果他没猜错,许氏的父亲肯定和义子一家遭灭门之事有关,那小子肯定是不想动用凤家庄的力量去查,所以才想出这个烂方法,想要探查许家的秘密。

    真是个傻孩子哟!

    真是个傻大哥。

    接到二哥和大伯父来信的凤公子,忍不住在心里骂一句。

    凤二公子回去后就想明白了,许家也许和凤衍生身父母之死有关,他在信里跟弟弟详述了自己的猜测,凤老庄主的信里,则交代更加清楚,毕竟现在凤家庄掌管汇整消息的是他。

    凤公子看完信之后,长叹一声,看样子他得回南楚了。

    新任江分舵主夫人近来常在自宅举宴,前来赴宴的,除了江湖人外,还有不少官眷,吕大小姐也在受邀宾客之列,不过年关将近,她忙到脚不沾地,那有功夫赴宴。

    当然,黎浅浅和蓝棠也常常受邀,只是黎浅浅和吕大小姐一样忙得很,甚至要比吕大小姐还忙,因为她还负责开春后要推出的首饰及服饰设计。

    蓝棠倒是常去,她和苏言很有话聊,所以凤庄主要成亲的事,她也是最早知道的。

    苏言不知前事,因是主家,与蓝棠提了一声后,就忙着招呼客人去了,丝毫不曾发现蓝棠的异状。

    回府后,云珠侍候着蓝棠洗漱更衣后,便寻机出去找黎浅浅,她一见到黎浅浅,没急着说话,而是先打量了四下一番。

    黎浅浅见她如此,知她有话要说,便让侍候的人退下,只留春江在外守着。

    “什么事?”

    云珠方把今日之事对黎浅浅说了,“……奴婢本以为棠小姐已经不在意庄主了,可是没想到今儿得知庄主要娶妻的事,她整个人就傻住了,奴婢一看不对,便向江分舵主夫人告辞,赶紧把棠小姐带回来。”

    黎浅浅听闻凤庄主要成亲,也是怔了下,不过眼下他不是她所关注的焦点,“棠姐姐还好吧?”

    “还好吧?就是整个人傻怔着。”云珠叹气,她还以为有孟盟主在,棠小姐的心思应该已经不在凤庄主身上了,没想到,光听到他要娶妻,棠小姐就成这模样了!

    那等到他真成亲了,她家棠小姐岂不……不,不行,她不能先把事情往坏处想。

    “我们先去看棠姐姐,回头我再去找凤三问清楚来,江分舵主夫人才进门多久,庄主要成亲的事,她怎么就比凤三先知道?”

    云珠听她这么一说,也松口气,“是,也许是她听岔了呢!”

    “嗯,也许。走,咱们先瞧棠姐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