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新装

第四百八十一章 新装

 
    黎漱为黎浅浅科普了一番后,黎浅浅想了想问,“黎爷的这个金孙今年多大了?”

    “有二十岁了。”黎漱不知道,是谨一回答的。

    “他爹几岁时生他的?”黎浅浅又问。

    这次是刘二回答的,“十六岁,他娘是入门喜。”

    黎漱不解的问,“你问这些做什么?”

    好奇啊!还能是为什么?可又不好直说,就支支吾吾的傻笑应付,黎漱也只是一问,没想要得到答案。

    黎浅浅接着又问,“黎爷是几岁时生这小儿子的?这小儿子是那一个老婆生的?”他那时年岁应该不小了吧?毕竟娶了四个老婆。

    “第三个老婆,第四个老婆没有生养过孩子。他出生时,黎爷已是而立之年。”

    黎浅浅算了算道,“那黎爷就不是五十多岁,而是六十多岁,快七十了。”

    呃,孩子,你这么在乎黎爷的年纪做什么啊?五十几和六十几,不就差个十来岁呗!有什么好计较的?

    黎浅浅似看出他们的不以为然,笑着指出,“人嘛!尤其是当皇帝的,都盼着能长生不老,可是皇子们倒是个个盼着老头子早登极乐,不然他们出不了头。黎爷的儿孙们应该也是如此吧!”

    内宅的倾轧肯定不轻,要不然怎么会孙辈中只得一子。

    “可知黎爷的儿女们是有人怀过掉了,还是根本不曾传出喜讯?”

    “这得派人去查。”刘二道,“不过查问这个做什么?”

    “嗯,有点事。”

    “说吧!你说错了咱们也不会笑你。”黎漱逗她。

    黎浅浅白他一眼,才正色道,“你们都没发现,黎爷这事和韦长玹很像?"

    黎漱愣了下随即若有所思起来,蓝海沉吟半晌后连连点头,“没错,但那又怎会有黎慎出生呢?”

    黎慎,金疙瘩的大名,此人虽名为慎,但听说言行极为张狂,跟慎一字完全是背道而驰。

    “不说是入门喜吗?也许是下手的人来不及吧?”

    黎漱问,“药王谷出的手?”

    “不知道。”蓝海很直接了当的回道。

    黎漱看着他心说也是,蓝海多年不回药王谷,这事他怎么会知晓,就不知药王谷的人因何出手?

    药王谷根本没对黎爷一家出手,黎爷只有一孙的主要原因,其实就是内宅不宁所致。

    不要以为儿孙满堂就是福,黎爷虽未有王爵,但他的妻妾和儿女们都知道,一旦天盛复国,黎爷便是那天下至尊,那根胡萝卜就这样明晃晃的挂在所有人面前,谁不想上位?

    黎爷一家子坐井观天,还自以为只消登高一呼,天盛复国黎爷登基,故此,一家老小全都盯着所谓的太子一位。

    拥戴黎爷的护法,就算是真心的,也不想他知道太多,懂得太多,免得日后真登基为帝他们不好控制。

    黎爷几个年纪较长的儿子们没有儿女,是因第二任妻子及第三任妻子不愿年纪较长的继子们挡了自家儿子的路,第二任妻子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几个媳妇们不想她再生孩子分薄了她们丈夫所能得到的财产,因此趁她难产时要她命。

    第三任妻子进门,她比前任精明,家世也更好,带进门的仆妇个个厉害,才能护住她,只是终究不敌人家在府里经营多年,所以她最后仍难逃一死。

    这些都是刘二后来查出来的,黎浅浅看完之后,问刘二,“可知她们用的药,是打那儿来的?”

    刘二想到其中的奥妙,忍不住就先笑了。“您绝对想不到。”

    “快说。”她才不猜!

    刘二强忍笑意说,“是从韦家名下的药房买来的。”不消说,这药便是韦长玹研发制造贩卖的。

    还真是讽刺啊!他制作出来的这种药,绝了多少人生儿育女的希望,没想到自家也遭报应吧?一辈子没有儿女不说,临老方得一子,不料此子非亲子。

    此乃后话,眼下,黎浅浅才晓得黎慎此人而已。

    但黎慎却很早就知道她了。

    当年大长老广发黎漱要收徒的消息,黎慎也去了,他的资质不错,但还是没能进到最后一关,他在那时就见过黎浅浅,当时只觉气愤,黎漱这眼光短浅的,竟不识自己这金镶玉,反把个瘦骨嶙峋的小丫头当宝。

    黎慎是愤而离去的。

    其后数年,他一直暗暗派人关注黎浅浅,然后他发现,这丫头好像没什么用,只是黎漱很疼她,走到那儿都带着。

    人都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如果黎浅浅不是个女孩子,如果他不是他家唯一的孙辈,他不会觉得有什么,但黎浅浅尚且不是黎漱的女儿,不过是他表外甥女,他徒弟,黎漱是怎么待她的?再看他爹,只顾自己享乐,花在女人身上的,比自己更多。

    还有他娘,整天和那些伯娘们斤斤计较,今天比衣裳,明天比首饰,哦,对,因为只他娘生养了他一个,所以她们没办法比儿女。

    按说,家中只他一个孙子,祖父应该会将他当宝,确实也是如此,但也仅限吃穿不愁,去莲城那一次,是他长这么大唯一一次离开家门。

    自那之后,他就再也别想离开家,不止父母不允,祖父不许,就连偶尔上门的那几位叔伯亦如是说。

    他抗争过几回,皆失败收场,不过到底是家里的宝贝疙瘩,黎爷还是很宠着他,只要不闹着出门,便随他提要求。

    他便道想知道黎漱师徒的消息,要求让人定期送他们师徒的消息给他。

    支持黎爷的几位护法,因自己也在关注黎漱师徒,不过是得到消息后,顺手送一份给黎慎,便同意了,几位护法里唯一反对的,是在东齐的四护法中唯一支持黎爷的耿护法。

    在东齐的四位护法当中,耿护法与另外三位支持的对象不同,所以他常常和他们意见不合。

    他反对给黎慎消息的理由也很简单,他不希望黎慎被外头的花花世界所诱拐,其他人倒不以为意,而且黎慎给出的理由也很合理啊!想他黎慎一辈子顺风顺水的,没想到竟然败在个乡下野丫头手里,没能得黎漱青眼收为徒弟,会记恨黎浅浅也是应该的。

    耿护法最后败北,在赵国的凌护法每月得到黎漱师徒消息后,就会派人给黎慎送去。

    凌护法的人不敢靠得太近,因此送回来的消息,都是很浮面的,甚至不需打听就能在市井间听到。

    所以黎慎得到的印象,大概就是黎漱很疼黎浅浅,把她当女儿看待,黎漱很有能力,在南楚有了成绩后,便一路北上,途经赵国时,在赵国建了不少据点,进到北晋之后,出了些事,不过很快蓝海声名大噪,同时,瑞瑶教也在北晋建立据点。

    再之后,就听闻张护法等人陆续出事,其中还牵扯到大王子等人。

    在黎慎看来,黎漱的本事高强,赚钱的本事更好,看看人家的铺子一家接着一家开,客似云来钱潮如涌,他看到这些时,都忍不住扼腕,当初要是是自己被相中收为徒,那么这些铺子,这些钱,就全是他的了!

    有了这等生财之道,还愁祖父不对自己另眼相看吗?

    一个无能被宠的孙子,和有能力而被宠的孙子,是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的,前者说什么,都会被人当成是屁话,不当回事看,而后者,就算你不表态都有人争着要对你好,要你说句话,你的一句话,可能就能改变他们的处境。

    如果,如果,如果~可惜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事实上他连自家所在的万寿山庄都出不去,只能待在山庄里坐井观天。

    黎浅浅问完话没几天,刘二总算让人查明她提的问题,听完他的回报后,她把自己关在房里两天,写了份计划书给黎漱,黎漱看完之后,把她叫来问话。

    “怎么想到从他着手?”

    “黎爷年纪大了,再撑还能有几年?而且他手头上的钱财不多了,怕再过不久,他就会和那几位支持他的护法撕破脸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但黎爷渐老,他再无知也知道自己没几年好活了,他的儿子里头,只有幼子有后代,但嫡出的儿子这么多个,越过他的兄长们,把家业交到他手上,能成吗?小儿子不过是个纨绔,事实上他的儿子们没有一个成材的。

    将复国大业交到他们任何一人手里,黎爷都不放心,但还要等多久才能举事?不用问护法们,他自己也清楚,就算立即举事,也不可能立刻成功,而且他们手上的人究竟有多少?护法们从未跟他明说过。

    他再蠢也晓得,他手上的钱是养不活那些将士太久的,势必要有生财之道,可是这些年他名下的生意别说赚钱了,简直就是在掏腾光他的钱财,护法们又个个无能,不但没能从黎漱那里弄来钱财,还和黎漱闹翻。

    “如果黎慎能有生财之道,会加速他和护法们生隙,他们这些年就像是护法们豢养的宠物,一旦他们有了自己的想法,想要脱离护法们,那几位护法会同意吗?”

    “他们和护法们生了嫌隙后,我们再派人从中挑拨一番,如此就能大大的消耗护法们的精力。”省得他们出手时,这些护法们连成阵线对抗他们。

    “嗯,是有那么些意思,成,你们看看派什么人过去?”黎漱交代黎浅浅和刘二两人去办,又问黎浅浅:“你想好在那里训练人了吗?”

    “还是放在莲城吧!毕竟有总坛在附近,也好让人留意着。”

    “嗯,也好。”总坛在教中地位非凡,虽然他满中州大陆乱跑,但日后还是得回总坛长住。

    摊子越摊越大,总得有个地方让人依归,总坛就是个不错的地方,本就是瑞瑶教的起源地,建筑宏伟,附近的田地大多是瑞瑶教所有,不管想做什么事,还是在自家地盘最舒心。

    黎浅浅说完便朝黎漱要人,“鹤卫的武功强,也很机灵,不过好些年没当差了,有些生疏,不如就多给我几个吧!”

    “你要那么多人干么?”

    “好人才永远不嫌多,再说他们好好的磨一磨,日后也好派上用场呗!”

    黎漱瞪她一眼,最后还是答应她,拨了泰半的鹤卫给她,黎浅浅立刻就又从中挑了几个去给刘二新选的人材上课,可把这几个心高气傲的鹤卫给气坏了。

    只是黎浅浅如今是教主,他们就算再不服,也只有老实听命的份,而且,这丫头坏死了,竟然呛他们说,连几个毛头小子都带不好,说你们多有本事,我是不信的。

    气死了啊!有没有!为此他们和那几个桀骜不驯的毛头小子杠上了,誓言要把他们拍服了,更要把他们教出点本事来。

    刘二略感诧异,这样子的,也行?

    “两边都很搞怪,都很看不上对方,那就让他们斗去。”

    “您不怕把那几个毛头小子给折断了?”

    “因这样就被折断,那就表示他们没资格狂傲。”刘二新收的这批鸽卫,也不知是风水不好,还是他流年不利,竟个个桀骜不驯的让人头疼,刘二没时间去折腾收服他们,他底下的人有空也不想去受气啊!

    正好,鹤卫里头也有些刺头,黎浅浅便把他们凑一块,看他们能碰撞出什么火花来。

    就在他们互相折磨时,铁永梅的婚期也要到了,铁家给黎漱师徒分别下了请帖,黎漱本不想去,不过后来,不知为何又改变了主意,决定要带黎浅浅他们一起去赴宴。

    吕大小姐临危受命,要负责打点黎浅浅和蓝棠的穿戴,蓝棠还好,她是大姑娘了,就是黎浅浅有些麻烦,半大不小的,往大了打扮嘛!老气,往小了打扮嘛!幼稚,真是让吕大小姐伤透脑筋,最后还是黎浅浅亲自操刀,画了绣样让人赶工,穿上粉嫩嫩新装的她,看起来果然出众。

    蓝棠也穿上黎浅浅为她设计绣样的新装,虽是冬日,但外罩俏丽的及腰斗篷,更显明丽,一时间吸引了不少女客关注。

    吕大小姐看了暗喜,这下锦衣坊又要有大笔进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