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八十章 金疙瘩

第四百八十章 金疙瘩

 
    铁永梅虽然伤还没好,但,铁永兰既已退让,那订好的婚期便也不改,只是,嫁妆怎么处理呢?

    要薛姨娘说,既然都退让了,那索性更大方些,把大小姐的嫁妆也一并给她女儿吧?省得还要再花钱财和精神去重新准备,而且婚期将近,重新准备那来得及啊!

    可是这个话不能她自己去说,得由别人去讲,最后是大小姐自己开口,那就再好不过啦!夫人就算有气,也不会不同意女儿的要求,只是找谁去大小姐身边吹风呢?

    她派人去寻之前安插在大小姐那里的人,谁知她们竟然被夫人带走了,没人知道她们去那,又命人去找夫人那里的暗桩,虽还有人在,但已如惊弓之鸟,她才知晓,其他人都已被夫人送出府,至于去那?一样无人知晓。

    薛姨娘被逼得没法子,只能出高价,让人去收买将军府女眷身边得用的人,铁将军夫人管家颇严,薛姨娘一有动作,自有人回报给她。

    管事媳妇问,“夫人,几个嬷嬷很是不安,不知要怎么回复她。”

    “让她们把钱收下,看她想做什么?”待知晓薛姨娘是为嫁妆一事如此大费周章时,她不禁失笑。“这可真是聪明人做了蠢事啊!”

    “薛姨娘有这么多钱,直接用来置办女儿的嫁妆就是,何必费这个事呢?”

    “她花在这上面的钱,可置办不起你们大伯母为兰姐儿备的嫁妆十分之一,我说她做了蠢事,是指她明明可以直接找你们大伯父谈这件事的。”

    既然铁庄主答应了这门亲事,由次女嫁过去,他就不会在嫁妆上头薄待她,但因为铁永梅强抢亲姐婚事,让他觉得膈应,所以他不会主动去跟她们母女说嫁妆的事。

    他等着薛姨娘服软。

    谁晓得薛姨娘直路不走,硬要拐弯抹角绕远路呢?

    铁庄主原本是想,放着也是放着,既然是给长女备下的嫁妆,现下她不用,那就先挪给铁永梅用,待日后铁永兰出阁,再为她置办更好的。

    谁知才漏个话音,老婆就跟他翻脸了。

    铁庄主夫人不是圣母,她花费大笔心力为女儿置办的嫁妆,老实说,她宁可打砸了,也不会给铁永梅用,这批东西她也不会留下来,晦气啊!

    薛姨娘绕了好一圈,总算直接找上铁庄主说事,待得知公中只给铁永梅五千两置办嫁妆时,差点就没昏过去。

    她当初进门,身上带着就不止十万两银子,到她女儿这里,竟然只有五千两?这落差实在太大,让她一时承受不了,整个人瘫软在椅中,半晌说不出话来。

    想了想,还是跟铁庄主开口提了为铁永兰备的那批嫁妆。

    铁庄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么,抢了她大姐的婚事,连嫁妆也要抢?”

    薛姨娘自然立即否认,“妾身只是觉得,好歹是嫁进王府,梅儿的嫁妆不能太薄,否则会被妯娌们看不起。”

    “那也是你们母女的选择,不是吗?你若是觉得太过单薄,大可掏自己的私房贴补。”

    铁庄主朗声笑道,说完便起身走到薛姨娘身前,定定的看着她良久,才转身离去。

    薛姨娘已浑身是汗,待她的丫鬟进来侍候她,才发现她的异状,连忙兵分两路,一人去通知鐡庄主夫人,请她派人去请大夫,其他人则是试图要将她扶回房去,奈何她们皆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抬了半天仍毫无进展。

    铁庄主夫人很快就带着大夫过来,大夫为她把了脉,开了药方就走了,他常年行走各家内宅,知晓内宅事最好别插手,省得惹火上身。

    铁庄主夫人命粗使婆子,把薛姨娘抬回去和铁永梅做伴,另一方面则是亲去鄂江王府,把新娘人选给换了。

    鄂江王妃对此很不满意,但也无可奈何,谁让八公子执意要换新娘呢?

    要她说,娶铁大小姐的好处,可比铁永梅好太多了,而且她见过铁永梅,对她那未语先凝噎的性子很反感,她答应八公子娶铁大小姐,虽说人家是江湖人,但好歹是嫡出,性子虽不柔和,然而八公子就是需要这样的妻子,方能镇住内宅,不致使妾室通房生事。

    如此,她这做嫡母的也能省事些。

    若娶的是铁永梅,鄂江王妃已能预见,日后八公子这一房肯定事多。

    不过,八公子去招惹人家庶女,还被人逮个正着,现在人铁家不愿把嫡女嫁过来,她也无话可说,叫她低声下气跟铁庄主夫人说话,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虽然娶的是庶女,但好歹还是铁家的女儿,铁将军的侄女儿嘛!

    用一个庶子换一个可能的盟友,在鄂江王妃看来,这笔买卖至少还算划算,其实要是能娶铁将军的嫡女,那是更好,可惜,铁将军不会允,就算是庶女也不可能,所以她们才退而求其次。

    她不晓得她把事情搞反了,不是八公子去勾搭小姨子,而是铁永梅主动攀上姐夫,而从中撮合的大王子妃的人,自是不会让自己露馅。

    等鄂江王妃和铁庄主夫人议妥后,大王子妃立刻让人把这事泄露出去,鄂江王府的名声再度受挫,鄂江王子夫妻是气得半死,却也怪不到新亲家身上去,因为这事传扬出去,铁大小姐的名声多少也受到了影响。

    薛姨娘这厢知道铁庄主夫人把婚事谈妥了,拖着病弱的身子前去跟铁庄主夫人道谢,铁庄主夫人冷笑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以为你女儿抢走这门亲事,从此就诸事顺遂如愿以偿了?告诉你,作梦!”铁庄主夫人轻笑,“你身子不爽,看来梅丫头的嫁妆,还是得由我这个嫡母来为她置办啊!啊!对了,公中只给五千两,若你觉得不足,要再添,最好趁早拿给不然我要把东西置办好了,你要再添进来,我可没那闲功夫陪你慢慢耗。”

    薛姨娘气急败坏,既想在主母面前洗白自己,又怕自己就算把钱交给主母,主母也不会尽心为女儿置办嫁妆,她很想自己亲自为女儿置办嫁妆操办婚礼,但她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注定了她不可能如愿。

    气血翻涌的结果,就是一口老血没忍住,当场喷了出来。

    “妹妹这是怎么了啊?怎么就吐血了啊?是不是那里不舒坦,大夫没检查出来啊?别担心,我这就让人去把大夫请来。”

    大夫来开了方子,没有多交代什么就走了,薛姨娘很是不满,但当着主母的面,她不敢撒泼。

    只能回去之后,砸了一整套茶具,不想隔天铁将军夫人让婆子给她送来一套一模一样的,气得她又吐了次血。

    铁永梅身体调养得差不多了,才发现自己身边侍候统统换了,之前吃药整天昏沉沉的没留神,直到这会儿才注意到。

    之前与她处得还算不错的堂姐妹,来探望她时,态度疏离了不少,她恼恨不已,心道,叫你们疏远我,等着瞧,日后定要叫你们跪在我面前俯首称臣。

    黎漱虽还是埋首书堆中,但派驻在各地的鸽卫们早就接到任务,各自忙起来了,之前他带着黎浅浅北上,赵国、北晋都建了不少新据点,也培养了不少新人手,东齐那边虽没亲至,但他们还没离开南楚时,就已派人前往东齐,说起来,东齐的据点要比赵国发展的要早。

    而且他们的能力非常出色,从这次协助孟达生处理韦长玹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实力不弱,当然,凤家庄也出力不少。

    “在赵国的那几位护法,近来聘了不少武林高手做护卫,他们可真舍得下本钱,算算他们这几个月花在这头的银子,约莫就有十几万之谱。”刘二整理了各地鸽卫回报的消息后,特来和黎浅浅师徒两回报。

    “护法们的武功不是很好吗?还需要花钱请护卫?”

    “他们自己的武功也许深不可测,但也只能护住自己,保不住家里人。”黎漱若有所思的道,半晌才问,“他们之前不是支持什么护国组织,想要复国吗?怎么没看到他们和这组织连系的消息?”

    刘二呵呵笑了下才回答,“您不问,卑职还真忘了,咱们也派了人去追查这个组织,不过他们好像因为欠缺资金,早早就散伙了,虽还有一个不死心,想着要复国登基为帝的,只是他野心不小,本事却不大,那组织之前积攒下来的钱财,都是被他败光的。”

    也不知那人是得罪了那路财神,不管做什么统统赔钱,刘二看着底下人回报的讯息,都不禁要怀疑,他们的人是不是在暗中搞鬼,要不然,怎么会做什么都赔钱呢?

    开酒楼,虽没吃死人,但客人们吃了上吐下泻病情不轻,为此衙门还勒令歇业改善,待彻查后没问题才能再度开业,还没重新开业,酒楼的大厨就先跑了,那位黎爷毫不以为意的重新开幕,结果可想而知。

    开衣坊,遇大火,好不容易搜罗来的上等衣料全都付之一炬,开茶坊,遇上有人上门寻仇,与人结仇的不是他们,而是上门喝茶的客人,双方大打出手,把茶坊砸得稀巴烂。

    总之是不管做什么都赔,最后索性把铺子租出去,赚租金吧!这样总不会再赔钱了吧?

    没想到老天爷还真是不让他赚钱,不是遇到天火烧掉了房子,就是遇到水患淹了房子,再不然还有碰上地动,房子直接塌了。

    就连置办下来的庄子也难逃一劫。

    黎漱听他说起,把汇集的消息接过来翻阅,随即冷笑,“看来他还真不是赚钱的料。”

    “我看看。”黎浅浅把那册子拿过去,翻了几页之后,问,“表舅真没派人去他身边?”

    “没有。”黎漱摇头,那位黎爷防心可重了,近身侍候的,全都是家生子,至少卖身三代以上。

    “如果是表舅公派去的,那就说得通了吧?”至少三代以上。

    黎漱眼中精光微闪,他倒是没想过,若是父亲在的时候,就已派人潜入,那就说得通了。

    “护法们之前想要从教里挖钱,也是因为他们的钱财快被他败光了吧?”

    想要造反,要有人有武器,要有粮有钱,而且还要让人看到前景,不然谁陪你玩这么危险的游戏啊?更何况,他们所图还不是造一个国家的反而已,以为诸国是死人啊?明知这伙人是来自己国家造反的,还容他们在自己国家发展壮大?

    “护法们个个算盘打得精,他们支持复国组织,但又不愿自己出钱,就拿着大义来压我们,要求我们出钱出力出人,真是好算计。”

    只是他们算错了黎漱,以为他年少好欺?以为他放着他们不收拾,是没能耐收拾他们?想太少啦!

    “不知跟在黎爷身边的人,是何许人也?”黎浅浅又问刘二,“现在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不是说护法们各有拥戴的对象?”

    刘二苦笑,“黎爷之所以不退,最主要原因是因他握组织的钱权,但他年纪不少,不好掌控,所以护法们才会另择人支持,之前他们是从大长老那拿钱贴补,可大长老退下来之后,您和大教主不再支付他们的花销,他们哪还撑得住?再说了,有钱不养自家儿孙,却是供个不学无术的废物花用,就是他们自己肯,家里的人也不乐意。”

    说穿了就是一个字,钱,要不怎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呢?

    护法们手上的钱就那么多,是要继续供养一个不知能不能登基为帝的家伙,还是用在自家儿孙身上?这个问题相信护法们不用多想,就能做出选择。

    一旦没有人供给这些所谓的龙子凤孙们优渥无忧的生活,没有赚钱能力的他们也只能泯灭于人群中。

    黎漱对黎浅浅道,“这些无能的家伙,真是污了我们黎家的名声。”

    “其实也不怪他们,是那些纵容他们如此生活的护法们的错,若不是护法们因一己私心,把他们从莲城的黎氏带走,他们未必会变成这样。”

    “大教主,要派人把他们找出来接回莲城吗?”刘二问。

    “理他们呢!有那等野心,就要能承受后果,谁叫他们贪图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黎漱冷哼,他这嫡支所出的后人,都不想着要回复天盛帝国了,他们这些也不知是否是正统的家伙,打着想回复天盛帝国的旗子,以为只要登高一呼,则万民皆应吗?

    “他们大概都忘了,天盛帝国是因何灭的国?”黎漱沉着脸屈指在桌上轻敲。

    “为何?”黎浅浅一脸好学的表情,逗得黎漱一乐。

    “戾帝母子残暴,只要对他们母子有意见的,不管是朝官,还是王公大臣,亦或是宗亲,一律杀无赦,天盛就是毁在他们手里的。”

    杀一两个大臣或武将,也许看不出有何影响,但十几二十个?影响就慢慢浮现了,文官死,朝政无人管,政令没人推动,武将亡,一旦敌人扣关便无将领可以领兵杀敌。

    不是没有人劝,但戾帝要是听得进人劝,也就不会如此作为了!他的母亲甚至更加残忍,戾帝杀人干脆利落,她则爱将人折磨得体无完肤,皇城被攻破后,从她宫殿地底下的密室,发现不少死状凄惨的宫妃、宫人及内侍。

    “天盛灭国后,中州大陆历经数十年的战乱,以及天灾人祸,方才有诸国兴起,没有人乐见天盛复国的,戾帝母子之乱,带给这世间太多的苦难了。”

    有这样的祖先,黎漱深以为耻。

    黎浅浅还是头一遭听他说起这一段,听完之后心情也很不好。

    毕竟也是她的祖先,虽说是旁支,但还是很不爽。

    “那个黎爷,也是莲城出去的吗?”

    “他?”黎漱冷笑,“他啊!一直标榜自己是正统,也就是戾帝的后代。”毕竟天盛最后一任皇帝是戾帝嘛!“但真相如何,只有他祖上才晓得。”

    根据记载,因深恨戾帝母子的残暴,当皇宫被破,领兵进城的赵国皇帝祖上,和北晋女皇祖上,各自领兵将宫里所有人全都诛灭,为的就是不想戾帝的儿孙混充过关。

    所以戾帝不可能有儿孙存世,黎爷的祖上怕是假冒的吧!

    “黎爷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年纪了?”黎浅浅边问边做笔记。

    “黎爷单字一个莆,今年啊!他多大年纪了?”黎漱想了下愣是没想起来,转头问谨一。

    “五十有了吧?”谨一回答。“他娶过四个老婆,不过四个老婆都死了,育有儿女嫡子七人,庶子二十五人,嫡女一名,庶女近二十人。”

    “这么能生?”黎浅浅吓到了。

    “光老婆就娶过四个,更别提他的妾室通房有多少人了。”

    黎浅浅道,“我觉得他的钱其实不是赔掉的。”

    “不然呢?”

    “光养这些孩子,就很花钱了吧?而且他的儿女也都成家了吧?做爷的那么会生,子又生孙,可见子孙兴旺啊!”

    刘二却摇头,“这您就说错了,黎爷虽然有这么多儿女,但不论是嫁出去的嫡女或庶女,统统都没有生育,而儿子们,直到现在,只有嫡幼子夫妻生了一个儿子,其他人则是一个都没生。”

    黎浅浅听得目瞪口呆,“你在骗我吗?”

    “没有,卑职说的全是实话。”刘二郑重回答。

    这也太两极化了,黎爷这辈生儿育女轻松得像是在放屁,噗一下一个,噗一下又一个,到了儿女要生养时,却是这么多人,只得了一个金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