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七十九章 以为捡到便宜了

第四百七十九章 以为捡到便宜了

 
    午后阳光正好,黎浅浅拉了蓝棠去园子里的池塘钓鱼。

    原本黎府的池塘里是没有鱼的,后来黎浅浅去凤家庄分舵钓了一回鱼,回来后就兴冲冲的往自家池塘来,管事知道教主是来钓鱼的,便急忙去找黎漱,黎漱正埋首书堆中,头也没抬的道,“她要钓鱼,就把鱼弄来养让她钓就是,这还要我教你?”

    管事唯唯退下,然后就弄了各式各样的鱼苗进池塘,黎浅浅看了暗摇头,怎么就不会弄些成鱼咧?弄鱼苗是不错,但等它们大到可以钓,要等到什么时候?她让春寿去提点他。

    果然当天临午就有人送来成鱼,下晌就能钓鱼啦!

    凤公子拉着孟达生来凑热闹,黎浅浅她们两加上凤公子,都没孟达生钓得多。

    黎浅浅见孟达生专心在教蓝棠,便问凤公子,“他怎么这么厉害啊?”他们三人钓了一下午只钓了三、四条杂鱼,孟达生却钓了七、八条大鱼,她也搞不清是什么种类,只知道烤鱼不错吃。

    “这有何奇怪,他身为武林盟主,常年在外行走,难免会碰上前不着村后着店的时候,在外露宿,想要填饱肚子就得自己想办法。”

    所以就练就一身钓鱼的好功夫?黎浅浅咬了一口烤鱼,暗点头,孟达生可不只会钓鱼,烤鱼的功夫也不弱呢!

    “不知道放虾蟹进去,能不能养活?”

    “让人试试看,不试怎知道能不能?”

    黎浅浅点头,转头招来春江,让她去跟管事说一声。

    春江却道,“教主要不让春寿去吧?春寿跟管事挺熟的。”边说还边掩嘴轻笑。

    黎浅浅看着她的笑容,想了下便同意了,春江自去找春寿,她则转头对凤公子道,“我觉得春寿大概红鸾星动了。”

    凤公子略惊,怎么会突然得出这样的结论来。

    黎浅浅便把自己的猜测跟他说,末了还特别叮嘱他,“可别说出去啊!”

    “知道。”凤公子笑着应下,倒了杯茶给她,黎浅浅接过茶抿了一口,就听凤公子问,“你身边的两个春年岁都不小了,你可安排人接她们的差事?”

    “还在看,人是尽有的,但要像她们两那么合我意的,着实少有。”

    凤公子点点头,“你心里有数就好。”

    春江还没回来,玄衣倒是过来了。

    凤公子住在黎府不肯回,就只能辛苦劳累玄衣两边跑。

    玄衣还离得远远的,就闻到烤鱼的香味,走到近处,忍不住伸手摸摸肚子,又饿了!

    “行啦!快过来吃鱼吧!”凤公子看他那德性忍不住笑骂道。

    玄衣颠颠的跑过来,看到炉架旁的盘子放着几条烤得焦香的鱼就咧嘴笑了,“还是公子心疼小的。”谢过后就取过盘子吃鱼。

    等他吃完了,凤公子才问,“分舵没事吧?”

    “没事儿,倒是江分舵主那位新夫人,午时着人送了溢香楼的酒席给大伙儿加菜。”

    凤公子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黎浅浅扶着他的肩膀起身,凤公子转头不解的看着她。

    “我去消食。”

    “去吧!”凤公子顿了下问,“要不要送些烤鱼去给你表舅和蓝先生?”

    黎浅浅白他一眼,“等你想到,我表舅早气饱了!一早就让人送过去了。”凤公子回以一笑,“那就好。”

    黎浅浅走开时,听到玄衣说已经把那些人给铁庄主送去了,哪些人?她边走边想,才走没几多远,就想到之前凤公子曾同她说,薛凌星的人可不止在北晋作怪,想来是之前,在南楚和赵国逮到的薛凌星的人吧?

    不晓得铁庄主收到她那份大礼之后,会怎么做?

    铁庄主想捏死她。

    不是说这位教主还没及笄吗?还是个小孩子呢!可看看人家,再看薛姨娘的兄长们,铁庄主只能感叹,这人和人之间的差别还真……

    吴家兄弟派人收买黎府的下人,想弄到黎浅浅的行程好卖给吕志,没想到人家早防着了,薛姨娘的人花了大钱买下的消息,没有一则能用,偏偏薛姨娘的异母兄长还自以为是,把价钱压得极低,他们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

    想到黎浅浅的师父,铁庄主顿觉头痛,如果说,防着人的是黎浅浅,那这孩子早慧,得防,若下令防着人的是黎漱,那他更得防着了。

    黎漱的脾气不好还护短,初识时,蓝海医术了得,讨得不少侠女们的欢心,因此惹毛了不少侠女们的爱慕者,他们设计蓝海误入战线,蓝海武功不好,差点就死在战场里。因缘巧合和真阳公主夫妻结识,顺手救了他们夫妻两,谁知真阳公主为私欲,竟对蓝海下毒手。

    亏得黎漱及时赶到,把蓝海他们救下。

    只是当初设计蓝海的那些人,从此再无音讯。

    铁庄主被那些人的家属追着问了好些年,最后终究还是不了了之,那几人的家长其实很清楚自家孩子是何脾性,胆敢设计谋害人,就得有准备会遭人反击,没有音讯便是个再清楚不过的讯息了!

    他就不信,那几人的家人会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因此,铁庄主通令庄里诸人,遇上瑞瑶教的人最好是敬而远之,没想到小妾的异母兄长会故意去招惹对方,招惹就招惹吧!你暗着来,人家不知道还好说,偏偏坏事还没干,就已经被人看透了,还把消息往他这儿透。

    亲,看在是你亲戚的份上,我们没出手对付他们,你要是个明白的,自己知道怎么做!

    他还不能不承了人家的好意。

    憋气啊!

    回过头命人去收拾吴家人,然后就是和妻子商议女儿的婚事了。

    不想他才进内室,想跟妻子说几句心里话,大女儿就来了。

    长女说完话之后,铁庄主还如坠五里云雾中,良久,他才艰难的开口问,“你是说,你愿意让贤,让梅儿嫁进王府?”

    “是。”铁永兰一脸迷惑,有这么难以理解吗?

    “可这是你的婚事,你就这样让给梅儿?”你乐意?心里没有怨气?怎么看长女都不像是这么傻大方的人啊!

    铁永兰叹口气道,“爹的顾虑我很清楚,无非是怕我不乐意,怕我日后有怨,您放心,我既选择退让,就不会后悔。”我巴不得甩掉这门亲事呢!怎么可能会后悔。

    “若在之前就晓得二妹和韩八公子两情相悦,我娘根本不会为我订下这门亲事的,不过好在,能在婚前得知此事,正好可以成全二妹和八公子,两个人幸福总好过三个人痛苦。”

    铁永兰嘴上虽是说着令铁庄主感动不已的话,但脸上却是半丝表情欠奉。

    这样的反差,让铁庄主看了笑不出来,“婚姻不是儿戏。”

    “正因不是儿戏,所以女儿才愿退让。”铁永兰心说,明知那是个贱人,还要我嫁?好不容易有个傻子哭着闹着抢着要,不让,万一傻子清醒了怎么办?

    “可那是你娘好不容易为你争取来的。”铁庄主有些不太敢相信,长女心胸会如此宽厚?怎么可能?可别憋着坏,在婚礼时爆发出来,给铁家抹黑啊!

    “女儿知道母亲的一片苦心,只是二妹与八公子情谊深重,女儿实不忍心让他们一双有情人生离。”见父亲还要再说,铁永兰却已不想再说下去。

    她看着铁庄主的眼道,“不过有件事,要同父亲说清楚,二妹是庶女,女儿虽退让婚事,但不代表要让她顶着嫡女的身份代嫁,嫡是嫡,庶是庶,这点要跟王府说清楚。”

    “这是自然。”铁庄主说出这话,可见心里已然同意次女嫁进王府了,其实对他来说,嫡长女可以嫁得更好,王府的八公子自己就是庶出,又在婚前勾搭未婚妻的庶妹,可见其品性,既然薛姨娘母女看重王府公子的名头,那就让铁永梅嫁吧!

    要铁庄主说,韩八公子身份虽尊贵,但那也仅限于他老子还活着的时候,一旦鄂江王子过世王府分家,八公子自己是否扛得起家业,能否养活儿女还是问题咧!

    但对铁永梅母女来说,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八公子是王室中人。

    以她们江湖人的身份,能嫁进王府为庶子媳妇已是难得,尤其铁永梅还是庶出的,所以她们母女才会这么看重这门亲事。

    铁庄主现在也反应过来了,妻子之前为何会那么执着这门亲事,怕是有人在她耳边嚼了舌根吧!再思及二弟说妻子和女儿之间的不快,妻子向来疼女儿,不论何时都把女儿的喜好看得最重,这次却三番两次因执意逼女儿嫁韩八公子,而与女儿闹翻。

    怕是有人被薛氏收买了吧?

    铁庄主心说回头要好好清理清理了,边听着长女说起嫁妆的事,他听了一阵后,便抬手对长女说,“这你不用操心,你是嫡她是庶,公中的规矩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她们母女要是不服,大可自己掏私房贴补。”铁庄主边说,边在心里盘算该给庶女多少压箱银子。

    铁庄主夫人冷笑,“薛姨娘手里的银子可不少哪!她的嫁妆用不着咱们操心,有你爹在,还能让她吃亏吗?”

    铁庄主闻言略尴尬的道,“这门亲事,夫人可是耗费不少心力,梅儿就这么抢了去,实在对不起她大姐和你,所以她的嫁妆,也就公中的五千两。”

    “那岂不是委屈了梅儿?老爷,梅儿可是要嫁进王府呢!您总不好让她嫁妆太薄,日后在妯娌面前抬不起头来,您想贴补她多少,那是您当爹的一番心意。”铁庄主夫人好一片慈母心肠的劝着。

    铁庄主方才只说公中给的,可没说他私下不给,铁庄主夫人这么一说,铁庄主反倒不好意思掏私房贴补庶女了。

    铁庄主夫人朝女儿使了个眼色,铁永兰便道,“其实直接给二妹压箱银,还不如帮她置办几间旺铺来的好,日后还能有出息。”

    铁庄主听着眼睛一亮,“还是兰儿大方。”

    买几间旺铺给铁永梅做嫁妆,确实比给压箱银来的好,而且他还能派人帮看着铺子,不让她吃亏。

    想到长女的忍让,吃了这么大的亏,还帮着妹妹着想,铁庄主不好让长女吃亏,便道,“回头让管事去看铺子,看看有几间,你放心,爹不会让你吃亏的。”

    铁永兰笑着对铁庄主道谢,待把他送走,铁庄主夫人才拉着女儿的手道,“委屈你了。”

    “哪有委屈?我还赚了呢!您看着吧!我爹肯定觉得委屈了我,给我的铺子肯定要比铁永梅的好。”

    “还要说得,别要多,她们母女肯定巴不得全拿了去,咱们就挑一两间就好。”铁庄主夫人拍拍女儿的手背。

    “您把那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给处置了?”铁永兰低声问。

    “不处置了,难道等着人家来灭口再嫁祸给我不成?”铁庄主夫人自打一想通,脑子清明处事便明快许多,那几个被薛姨娘收买的嬷嬷和丫鬟,立刻就被她命人绑了。

    “您让人把她们绑在那儿了?”

    “这里是你二叔家,我不好在人家的地盘处置他们,所以我让人把他们送去咱们铁家庄在京城的据点了。”

    铁庄主才离开,就有管事找来,“庄主,夫人命人绑了人送过来,那个,人数有点多,铺里根本容不下这么多人。”

    铁庄主跟他去铺里,待看到都是些什么人后,他不由苦笑,原来铁庄主夫人送来的不止是她身边侍候的,还有铁永兰身边的人。

    这些人一见到他,就拚命开口喊冤求饶,“那照你们这么说,都是夫人陷害你们的?夫人又为何要陷害你们呢?你们不是在夫人身边侍候的吗?夫人与你们有仇?还是说你们吃里扒外背主求荣?”

    一连串的疑问把这几个高声喊冤的仆妇们问到哑口无言,铁庄主懒得跟她们说,直接让人杖责了事。

    铁庄主来和薛姨娘说铁永梅婚事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耳朵幻听了,大小姐怎么可能退让?怎么可能让贤?她原以为还要使出浑身解数,方能让丈夫站在她和梅儿这边,逼大小姐退让,怎么她什么手段都还没施展,大小姐就退了?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薛姨娘有些无所适从,久久说不出话来。

    趴在床上的铁永梅一脸不敢置信,长姐向来高傲,她不是还和嫡母呕气愤而离家出走吗?怎么突然间就退让不嫁了?

    她的消息之所以这么不灵通,除了是因为铁将军夫人命人封锁消息外,铁庄主夫人令侍候她的人不许随意进出也有关系。

    她的奶娘为了为她请医,擅自进出被铁庄主夫人罚了,所以奶娘在外头听到的消息,也没能跟她说。

    所以铁永梅一直以为长姐离家出走,是因为不想退让,不愿承认输给自己。

    却不知她大错特错,铁永兰之所以离家是因为不想嫁。

    铁庄主说完话后,见她们母女掩不住脸上的狂喜,不由暗叹,她们两以为抢到这门亲事,是捡到便宜了?也好,反正她们两乐意,日后若有什么不如意,也怨不得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