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千金难买我乐意

第四百七十八章 千金难买我乐意

 
    铁将军府来了贵客一事,黎浅浅转天就晓得了,本来她不怎么关注这事,但谁让铁永梅母女要冲着她和凤公子而来呢?人家都要针对他们了,自然得好好回敬一下,免得失礼。

    薛凌星想要打造一个媲美凤家庄的组织,去啊!又没人拦着她,可是她偏要踩着凤家庄,踩着她上位,哼!那也得看看她们乐不乐意被她踩。

    “昨晚上,铁将军府还平静吧?”黎浅浅的眼睛闪呀闪,黎漱别过脸去不忍直视,丫头,咱能含蓄些吗?

    凤公子含笑看着黎浅浅,孟达生端着碗偏头问他怎么回事,凤公子这才回神低声为他解惑。

    蓝棠则催着刘二,“快说啊!”

    刘二有些无语,他忙活了一晚上,能不能让他先吃饭啊?不过想到铁将军府的情形,他也有些迫不及待想跟大家分享。

    “怎么可能平静?铁将军是啥也不晓得,看到铁庄主来京城,开心的拉着他大哥去书房喝酒,铁庄主夫人则是摆出主母的派头,光是训斥薛姨娘和庶女,就去了大半个晚上,至于铁大小姐嘛!她回去之后倒是好吃好睡得很,铁庄主夫人知道了,还暗骂她没心没肺的。”

    刘二这厢绘声绘影,学着铁庄主夫人责骂妾室和庶女的场面,铁家那头,几个姑娘们去跟长辈们请安,结果就在铁将军夫人这里的正厅,见到了对着铁将军夫人哭哭啼啼的薛凌星。

    铁将军府的几个女儿们全都看傻了,待知道薛姨娘哭诉的内容后,姐妹几个都有些蒙。

    她们一直以为铁庄主夫人软弱不堪,有什么事只会跟自己女儿撒气,要不然铁永梅怎敢背着她们母女,去勾搭准姐夫呢?没想到她端起主母、嫡母派头来也是像模象样的,瞧薛姨娘今儿憔悴的模样,就可窥见昨晚上她被责骂得有多惨。

    当然,还是没有铁将军夫人那么威!要不然她一早怎么还有精神跑来跟铁将军夫人诉苦呢?

    不过看到薛姨娘,她们不禁想,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铁将军夫人爽利,她最看不惯说起话扭扭捏捏的女人,一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偏要拐弯抹角,说到最后还可能因为语焉不详而造成误会,年轻时,她可没少为此吃过亏。

    铁永梅年纪轻道行尚浅,又是小辈,铁将军夫人对她,多少还能有些容忍,但面对薛姨娘!她就真的感觉手好痒,好想暴揍薛姨娘一顿啊!

    她教出来的女儿们,不论嫡庶,面对薛姨娘也是同样的感受。

    “姐怎么办?手好痒,好想打人。”

    “忍忍,都忍忍,她到底是大伯父的妾,是客人,总不好打客人。”铁若竹强压着打人的冲动劝着妹妹们。

    铁将军夫人抚额,甚是后悔一时不忍让人放薛姨娘进门。

    “给母亲请安。”铁永竹领着妹妹跟铁将军夫人见礼,薛姨娘还是兀自哭泣不休,铁永竹姐妹却似没看见她似的,只围着铁将军夫人问安,薛姨娘见着心里有气,可她不好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但又想引起这些年轻姑娘们的注意。

    在她看来,铁将军夫人和铁庄主夫人是妯娌,交情自然是她这妾室难以插足的,但这些小姑娘们则不然,她们年轻不晓事,若能引她们关注自己,说不得会因同情心泛滥,而帮着自己在铁将军夫人面前说话。

    如意算盘打得是很好,但没想到铁将军夫人教出来的姑娘们,行事偏不按牌理出牌。

    她嘤嘤啜泣半天,愣是没人搭理她,薛姨娘满心不解,心说,就算嫡女不屑她旳身份,那也还有庶女们哪!她们有姨娘,见自己这般形容,再怎么样也该有感同身受之感而动容才是,怎么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所以说眼界往往会局限一个人的高度。

    薛姨娘自幼在水月宫长大,见识过的人并不多,及后,闯荡江湖不久就入铁家庄为妾,从此见的人就更少了。

    铁将军府的姑娘们,就算是庶出,也常跟着嫡母、嫡姐出席宴会,京城贵女圈里,不乏铁永梅母女之流,甚至人家的道行远比薛姨娘要高出不少,薛姨娘这困于内宅多年的人怎比得上她们。

    在铁永竹姐妹们眼中,铁永梅虽烦,但薛姨娘这种搞不清自己身份的人,更是让人厌恶,就是铁永竹的庶妹们,见识过薛姨娘的言行后,都不免暗自庆幸,自家姨娘不是薛姨娘这种人。

    薛姨娘兀自哭着,铁将军夫人皱眉想着是不是要打发她出去时,忽然一声暴喝,“这是什么人,大清早哭哭啼啼触人楣头啊?”

    铁将军声如洪钟,铁永竹姐妹转头看去,就见父亲和大伯父两大步流星进堂屋来。

    铁将军紧蹙眉头瞪着薛姨娘,“这谁啊?”还以为是他那个妾这么不长眼,大清早跑来老婆这里触人楣头,没想到竟然是个生面孔。

    铁庄主原也以为是弟弟屋里人,待看清楚哭的人是那个,脸也跟着黑了。“你在这里干么?”一把拉起薛姨娘斥道。

    “妾身……”薛姨娘才张口,就被铁庄主粗暴的打断,“行啦!老子不想听你噜唆,是你说想女儿,才让你跟着进京的,现在想来,你应早就知道梅丫头做了些什么吧?还是说,一早就是你们母女两计划好的?”

    铁庄主当年虽纳薛凌星入府,可并未对她另眼相看,毕竟以他的地位,想要什么样的美人要不到?薛凌星不过是其中一个出身较好,相貌出众的女人罢了!

    说她出身较好,是同他房里那些女人相比,虽是水月宫宫主赘夫的私生女,到底是在水月宫里长大的,比他房里那些丫鬟出身的要好,但比她出身好的也不是没有。

    因此薛凌星可以说进铁家不到一个月就后悔了!

    只是后悔也没用,因为铁庄主不会放她走,除非她死,可她如何舍得死?她还没看到薛凌月的下场呢!怎么能死?

    后来她怀了孩子,本盼着是个儿子的,那么等铁庄主百年之后,儿子分出去了还能把她接去同住,要是女儿,她就得在铁家内宅老死。

    女儿生下来后,她想把她掐死,然后陷害铁庄主夫人,只要内宅没了主母,就算自己扶不了正,日子也会好过许多,之后养好身体再谋生个儿子,有了儿子,再把他那些儿子们除掉,顺带把这男人也一并除去,这么一来,铁家庄就成了她的囊中物。

    梦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打击人。

    首先,女儿生下来之后,就由奶娘、丫鬟、仆妇们团团包围,连她这做娘的想抱抱女儿,都被人婉拒了。

    后来她才晓得,与她一样,不想要女儿的大有人在,她想杀了女儿然后嫁祸给主母的计划,早就有人执行,只可惜失败了,便是因此,在铁永梅之前,铁庄主才会没有庶女,反倒有庶子。

    而那些生下庶子的姨娘,也不是没有与她有相同想法的,所以生了庶子还能活下来的姨娘,清一色全是老实到不行的货色。

    薛姨娘原以为凭自己的才貌,就算是为妾,也能混得风生水起,把主母踩在脚底下。

    没想到她的美梦全毁在丈夫的手里!

    她垂下眼眸浑身簌簌发抖,看上去怯生生的,让人心生怜惜。

    只可惜她面前的两个男人,一个是要避嫌的小叔子,一个是对她不耐烦的丈夫。

    “妾身不敢,老爷,永梅素来胆小,哪敢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肯定是有人冤枉她的,老爷,老爷,您一向疼永梅,肯定知道她不敢的,老爷!老爷您要明查啊!老爷,万万不能冤枉了女儿啊!”

    薛姨娘哭得如泣如诉,铁将军则在第一时间避了出去,铁将军夫人也及时带着女儿们离开,堂屋里就只剩铁庄主和薛姨娘两人。

    “行了,她有没有做,你这个做亲娘的最清楚,何苦在我面前装佯?”铁庄主冷哼,抬手一指就点了薛姨娘的穴道,薛姨娘发现自己全身不能动弹时,两眼气得几乎冒火。

    铁庄主走出堂屋,对院子里,正在和夫婿说话的铁将军夫人道,“弟妹,麻烦你,派人把她送回房去。”

    “好。”铁将军夫人脆声应下,屋里的薛姨娘刚刚因装害怕而浑身发抖,现在倒是货真价实的被气到浑身发抖。

    铁永梅日前被杖责,伤才养得略好,却又被嫡母叫去责骂,而不得不下床,回房后就发起低烧来,一早奶娘发现她满脸通红,正要去跟铁庄主夫人回禀,就看到薛姨娘被人扛回来,她一时间不知该去跟姑娘说薛姨娘的事,还是去跟庄主夫人回报姑娘发烧的事。

    直到扛薛姨娘进屋的几位嬷嬷出来,看到她傻愣的站在那儿,好心的上前拍她,“这位大嫂,这是怎么啦?怎么站在路中央发呆!”

    “这位嫂子,那个刚刚你们打那把我们姨娘扛回来的啊?”

    “那是你家姨娘啊?哎哟!还能是那啊!就是我们夫人那里啊!一大早就跑去找我们夫人哭哭啼啼个没完,也不想想,我们夫人能为个庶女出头?再说了,要真把大小姐放在眼里,又怎会背着嫡母和嫡姐,去勾搭准姐夫啊?”

    嬷嬷们说话毫不客气,直接往人最痛的地方戳。

    “我们夫人心善,可也不能拿我们夫人当枪使啊!姨娘的女儿不检点,叫我们夫人出面去求情,那可是坏了我们夫人和大夫人间的情份。”

    当她们夫人是傻的?替那不检点的庶女出头,然后得罪妯娌?以为她谁啊!

    嬷嬷们说完后就回去交差了,奶娘听了后跺了跺脚,还是往铁庄主夫人那里去,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给姑娘请个大夫回来,把她的病治好再说。

    铁庄主夫人正被女儿气个半死,可脑子到底比之前清醒多了,没再坚持女儿嫁韩八公子,但那不代表她就乐意被女儿怼个半死。

    “我丑话先说在前头,你若真不愿嫁,日后可不许后悔,又来跟我闹腾。”

    “拜托,就那么一个贱人,您当所有人都把他当宝啊!”铁大小姐不屑的冷哼,“也就铁永梅和她姨娘两个傻子才当他是宝,心心念念想要抢这门亲事。”

    铁庄主夫人冷哼,“虽然这门亲事不好,可想到她们两眼巴巴的想抢,我就不怎么乐意让她们两如愿。”

    铁大小姐没好气的看她娘一眼,“不乐意让她们如愿,那就用力的刁难她们一番呗!”反正铁永梅做错事在先,好好的刁难她们母女,想来父亲也不会说什么。

    “不过倒是有件事,您得心里先有个底。”铁大小姐面色郑重的道。

    “啥事?”铁庄主夫人不解。

    铁大小姐见母亲似乎完全没准备,不禁暗暗叹气,“嫁妆。”顿了下,看母亲反应过来了,才又强调道,“我们两一嫡一庶,她的嫁妆可不能因为她要嫁进王府,就跟我比肩啊!”

    铁庄主夫人笑嗔的斜睨女儿,“瞧你说的这什么傻话!她是庶女,公中给的嫁妆就是五千两,想要再多,那就得她姨娘自个儿掏,不过也不愁,她姨娘有钱得很,你是没看到,每次她那些舅母从我们家离开时,总是大包小包的。”

    薛姨娘以为自己做得隐密,其实都被铁庄主夫人看在眼里。

    薛姨娘这辈子没做过正室,没当过家,所以根本不知道,当家主母怎么可能放纵妾室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作怪,薛姨娘从不晓得,她每次给她嫂子多少钱,多少东西,铁庄主夫人都派人看着,就是吴家兄弟在外头做了些什么,铁庄主夫妻心里都有数。

    铁庄主甚至还派人混进吴家,虽说不是名正言顺的一家人,但他可不希望妾室的娘家人在外给他闯祸捅漏子。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吴家人自己没什么本事,他们训练出来的人倒还有两下子,竟然能假冒官亲欺骗商家,甚至连铁家庄旗下的商号也被他们骗了,真是了不得啊!

    接到黎教主送来的消息时,他完全不敢置信,他那好庶女竟然胆子这么大,竟敢指使人犯下此案,知晓那些人食髓知味后就甩掉庶女,自行做主犯案时,铁庄主真不知作何感想,怨庶女的不自量力,还是恨那些人的忘恩负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