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七十七章 登场

第四百七十七章 登场

 
    铁将军府中,铁庄主夫人头痛不已的和妯娌抱怨,“你说说,我这般为她打算,可她……”女儿竟然跟她说,既然铁永梅乐意,不如就把这门亲事让给她吧!可把她气的哟!

    为了为女儿这门亲事,她私下费了多少功夫,托了多少人拉关系,她以为这门亲事是天上掉下来,就这么落在她头上的吗?也不想想她娘和她舅家在后头努力了多久啊!

    铁将军夫人心下叹气,端了杯蔘茶给长嫂,“大嫂别恼,孩子还小呢!有什么事,好好跟她说,她总能转过弯来的。”

    “还小什么?都要说亲嫁人的大姑娘了!”铁庄主夫人拉着弟媳的手长叹,“还是你有福气,儿女听话又孝顺,夫婿在朝中的前程一帆风顺,那像我……”铁庄主夫人被她这话说得嘴角直抽。

    她们夫妻两个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性子,这些年他们夫妻两躲过的明枪暗箭还少吗?儿女听话又孝顺?那更是笑话了!长子不习武喜文,瞒着他们回老家考童试,直到考中举人,才告诉他们。

    次子好武,跟着父亲在战场历练,看来是比长子还乖顺得多,谁知也不是个省心的,说亲的时候就给她出了个大麻烦,不要什么名门闺秀,也不要小家碧玉,就要他身边自小侍候他的丫鬟。

    丫鬟?!

    铁将军夫人被气晕了好几回,最后实在拗不过儿子,再加上后来那丫鬟在边城遇袭时,拚死救了她们一家老小的命,铁将军夫人还能说什么?更何况彼时那丫鬟肚子里已有了孩子。

    战事平定后,她和丈夫说起此事,儿子被老子胖揍一顿,最后负伤迎娶那丫鬟进门,幸而是在边城,丈夫给那丫鬟寻了对养父母,等进京后,就算有人拿那丫鬟身份来说事,也不妨了!

    至于庶子女和他们的姨娘?那就更不用说了,没一个省心的。

    只是这些事,铁将军夫人怎会自揭疮疤的去跟长嫂说,听她这么夸赞自家,铁将军夫人只能嘴角微抽的应下。

    打迭起精神,铁将军夫人问长嫂,“梅丫头要怎么处置?”

    庶女背着嫡母、嫡姐勾搭未来准姐夫,这种事那个嫡母受得了,铁将军夫人也忍不了,但到底不是自家女儿,就算恨不能这样的侄女儿去死一死,也不能明白说出口。

    “她啊!”铁庄主夫人是真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置她,是要便宜了她,就让她嫁那韩八公子?还是直接将她杖毙?铁庄主夫人自信就算自己把铁永梅就这么杖毙了,丈夫也不会说什么,就算薛姨娘正当宠,丈夫也不会容许庶女算计嫡姐。

    他要的是子女孝顺,兄友弟恭,姐妹友爱,铁永梅胆敢算计嫡姐婚事,没把嫡母、嫡姐放在眼里,既不孝也不顺,更别说姐妹友爱了!

    这样的庶女,被嫡母处置了,铁庄主也无话可说。

    可是就这样让她轻易的死了,未免太过便宜她,那要给她怎样的教训呢?

    “其实要我说,大姐儿样样都不差,为何要嫁八公子那等货色,不是我要说他的坏话,实在是那家伙真不是良配。”

    铁将军夫人将韩八公子内宠众多,未有正妻就已有庶子女的事,又提出来唠叨一回,末了,方道,“咱们大姐儿好好的一个人,难道就只配这样的男人?若他是个出息的,就算内宠多有庶子女,咱也不怕,偏生是个没出息的,大嫂您舍得女儿一出嫁就有两个庶外孙和一个庶外孙女?”

    铁庄主夫人闻言不禁紧蹙眉头,她的儿子们成亲前是绝不能有子女的,那些通房妄想凭借肚里的一块肉,飞上枝头变凤凰,那是作梦!她们敢不老实服药,怀上孩子,她便能毫不客气把她们打得半死丢出去。

    反正在她儿子成亲之前,胆敢跟她作对的,绝不让她们好过。

    之前没把准女婿房里那些人放在眼里,也是因为她有自信,能帮女儿除去这些障碍。

    原本谈成婚事,她整个人喜气洋洋,眼前彷佛被一层粉色的面纱覆住,女婿身上所有不好的,全都被她美化了!彷佛将自己未曾拥有的一切,全都寄托在女儿女婿身上。

    现在把那层纱揭开了,所有的丑陋尽摊在阳光下,铁庄主夫人掩面不敢直视,铁将军夫人能说的都说了,遂不再劝,起身走了,出了院子对心腹道,“去通知大小姐一声,她娘应该不久就能想通了。”

    心腹应诺,往凤家庄分舵去。

    铁大小姐接到婶娘通知,给通知她的嬷嬷打赏了个一等封红,喜得那嬷嬷眉开眼笑,迭声道谢。

    苏言在旁笑,“亏得有你二婶在,不然你娘怕是很难想开。”

    铁大小姐回以一笑,并不言语,苏言看着心里暗叹,她们这对母女啊!铁庄主夫人志得意满的同时,铁大小姐却是太过冷静,丝毫未被母亲强加的意念所催眠,若她娘在正常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允许女婿在未成亲前,就有内宠无数,甚至还有庶子女,她不知道她娘怎么了,但她很清楚的知道,她不想要这样的夫婿。

    铁永梅从中拦截,并且成功把韩八公子勾搭成功,铁永兰心里其实很乐见其成,只是当着母亲的面,着实不好直说。

    她相信只要母亲冷静下来,肯定能恢复正常,所以她选择离母亲远一点,好让她有时间冷静下来,同时也避免了鄂江王府的催婚。

    “鄂江王府这几日,没再派人去我二叔家了吧?”

    “他们似乎知道你们母女闹翻了,所以没再派人去,不过大王子妃的心腹嬷嬷倒是照去不误,知道铁永梅被杖责了,那嬷嬷好似还想替她出头,不过被随行的拦下。”

    铁大小姐嗤笑,“总算还有聪明人!要是大王子妃的人就这样傻傻的替她出头,我倒要怀疑,她是怎么走到今天的了!”

    顿了下问,“你不是和人约好了,怎么还不出门?”

    苏言抚额,“不是你婶娘派人来吗?行啦!我这就出门,你好生帮我招呼你那几个妹妹。”

    “知道,快去吧!误了时辰可就不好。”

    苏言也不跟她客套,急急整装然后就上车去黎府了。

    蓝棠看看时辰,有些不悦的抱怨,“还以为这次这个是个好的,没想到也是个不守信的。”

    黎浅浅慢条斯翻着手里的书,“不过是晚了些许,也许是家里临时有事绊住了,有么好大惊小怪的?”

    蓝棠是对前江分舵主夫人有恶感,所以还没见到新江分舵主夫人,就先存了戒心,怕又是和前头那人一样的货色。

    黎浅浅朝她笑了下,“就看她努力为分舵尽一份心,也知她和前头那人不一样。”

    “是吗?”蓝棠存疑,黎浅浅道,“光看她这些天拜访的人家,就知道啦!”

    “有什么不同吗?”蓝棠的聪明才智大概全都用在医药上头了,遇上这种事,她懒得费脑子,全靠黎浅浅为她解说。

    黎浅浅便为她细细分说,最后总结,“若她无心和江分舵主过下去,就不会在这些事情上头费心,她能与分舵的常客与合作伙伴的家眷交好,可就比前头那一位要强许多。”

    要知道,前头那位一心只想捞钱掌权,旁的事她可不管不顾,有什么不妥,就全扔给江分舵主去发落,从分舵里得了好处,不是中饱私囊,就是往娘家搬。

    亏得前头那位游分舵主打下的根基深,才没被这对败家夫妻把分舵给败掉,不过也还是花了叶翔他们不少心思,方才力挽狂澜,没让事态越发严重下去,凤庄主之前也不会在北晋滞留那么久。

    苏言一到就忙着赔不是,直到坐下来,才有心思打量黎浅浅,原以为铁家姐妹已是绝色,没想到这位黎教主也不諻多让,又有一起长大的情份在,交谈几句后,苏言心说怪不得凤公子会对她情根深种。

    凤公子本身就生得俊俏,所以外在的条件可能不是他所看重的,一起长大的情份,蓝棠也是和凤公子兄弟一起长大的,若论这种情份,她显然要比黎浅浅重上许多,但很明显凤公子兄弟对蓝棠都无男女之情。

    与黎浅浅交谈后,苏言觉得自己若是凤公子,应该也会选择她。

    就像她和新婚丈夫一样,合拍。

    等苏言告辞之后,黎浅浅才若有所思的问蓝棠,“你们以前就认识了?”

    “咦?是吗?我不记得了!”蓝棠有些错愕,随即偏着头想了好半晌才回答。

    “那铁大小姐和凤三他们兄弟认识吗?”

    “铁大小姐啊!好像以前听凤二说过她,啊!对,我想起来了,凤二以前随二表舅出远门,有一次回来后,跟我们说,北晋有个女的很讨人厌,还有个傻子,呆呆傻傻的,被那女的欺负了,结果他家兄弟们还以为是那傻子欺负人,竟然要求被欺负的人向欺负她的人道歉!”

    蓝棠一口气说完,然后笑了笑,“凤三就问他哥,那你就在旁边干看着?没出手帮那个被欺负的傻子?你知道凤二怎么说吗?”

    “怎么说?”黎浅浅很捧场的问,边在桌上的果盘取了颗葡萄来吃。

    “他说,我后来才知道,那傻子不傻,才奸猾咧!竟然反过来设计那庶妹,趁她那好庶妹又一次欺负她时,让她兄弟撞见,你们没看到,她那几个兄弟之前骂她骂得多凶啊!知道误会她了,他们那脸色哟!黑得不行,难看死了。”

    “被凤二说是傻子的,就是铁大小姐吧?我记得铁大小姐和江分舵主夫人是好友。”黎浅浅道。

    蓝棠点头如捣蒜,“正是,不过之前铁老庄主竟然对外放话,要招凤三为婿,我就觉得奇怪,明明之前那老头总是跟凤二说,要把他家大丫头嫁给他的,怎么会突然就改成凤三。”

    黎浅浅不解的望着蓝棠,“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凤二受了重伤也不知何时能恢复健康,铁老庄主为自家孙女好,自然是要给她挑好的嫁嘛!凤三条件好,选他不为过啊!”

    蓝棠抚额,“喂,你到底知不知道,铁老头说那话的意思啊?”

    “知道啊!可是嘴巴长在他脸上,他爱说什么想说什么,都是他的事,旁人无法干涉,相对的,凤三不应这门亲事,铁老庄主也无法强迫他,他又不是他家亲戚,不过一个外人,人家说要招他为婿,他就一定要对此做出回应不成?那也太累了。”

    蓝棠闻言也反应过来了,“说的也是。”顿了下又道,“可我还是想不起来苏言是那个。”

    “别想啦!不记得前事也未尝不是好事。”黎浅浅劝她,心里却在想,这位新江分舵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言回家后,铁将军府的嬷嬷正好来接自家的小姐,铁永竹几个并不怎么想回家,不过母亲都打发人来接了,她们不回去岂不让母亲下不了台,而且她们回去了,大堂姐便不好在江家久待,苏言毕竟新婚燕尔,她们姐妹几个一起来小住,外人只道她们与苏言姐妹情深,体谅她初外嫁进京不适应,所以特来相陪。

    但现在她们回家了,独留大堂姐一个,可就不妥当了。

    不待苏言开口相留,铁永兰便直言要跟妹妹们一起回去了。

    “你放心,我娘应该是已经想明白了,不然我二婶不会打发人来接我回去。”

    就不知从早上她二婶派人来通知她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见她们姐妹要走,苏言也不好留,只得让人备了礼,让她们带回去。“记得跟两位伯娘说一声,等我把家里琐事料理好,就上门叨扰。”

    “好啊!”铁永竹笑着与苏言告别,将军府的嫡女们走在前,庶女们跟在后,苏言看着她们的脸色不禁叹息,嫡女们气色极好,与她作别也是笑盈盈的,庶女们脸色也不错,毕竟在她这里吃的好用的也好,不过个个却是依依不舍得很。

    就算是住在自家,身为庶女,还是得要谨言慎行,深怕一个不慎惹恼了嫡母可就不妙,但住在她这里,既不必早起请安,又吃好穿好,还有花园任她们消遣,日子真是再逍遥不过。

    现在要回府了,怎会不依依不舍呢?

    苏言跟她们不熟,跟她们没什么话好说,只能轻拍她们的肩头以示安慰。

    待她们都上了车,铁大小姐才姗姗来迟。“回头我举宴,你可一定得来给我撑场子啊!”

    “那是当然。”铁大小姐笑着应下,扶着丫鬟的手上车,看着车队远去,苏言方转头问自己的大丫鬟。

    “可知铁将军府发生何事?”

    “听说是铁庄主带着薛姨娘来了。”

    啊!原来是祸水的亲娘登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