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明白人

第四百七十六章 明白人

 
    江分舵主的婚礼一过,分舵客院里住着的客人们总算开始离去,当然还是有些人不死心,想从侍候的丫鬟、小厮嘴里套出凤公子的下落。

    可惜这些人的嘴巴实在太硬,怎么都撬不开,拿钱砸?可惜自家阮囊羞涩,许好处?八字没一撇的事,她们好意思拿来许好处吗?

    在分舵里当差的,就没有一个傻的,谁会为了虚无的许诺,而丢了手头上的实差呢?

    不管那些人离开时,心里有多不甘,江分舵主这回成亲志喜,应该说是功德圆满了,虽是二婚,但江分舵主却觉得这次成亲,与前次感受大为不同,苏氏出身武林世家,样貌没有高氏那么明艳出众,但性子爽利直来直往,有什么说什么,不像高氏,有什么事不愿直说,就是说了也是拐弯抹角,他一个爷儿们,那有那么多功夫去钻研她话里的意思。

    苏氏则不然,她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也许有时话太直伤人,但江分舵主反倒觉得舒坦。

    其实就只能说,他们这对夫妻合拍。

    高氏早成过去,分舵里没人会傻到在苏氏及她的人跟前提起,如今的分舵与昔时也有所不同,游分舵主当初时自己忙不过来,才会把分舵一部分事务交托给妻子,游分舵主夫人也是出身凤家庄,看待分舵的人,是如自家子侄般。

    高氏则不然,她是把分舵当成自家产业,拿分舵里的人当自家下人来使唤。

    现在职权分清楚,苏氏进门,就是分舵主夫人,管得是江分舵主的小家,至于分舵,她别说想插手了,就是想如高氏那样,把分舵内院当自家逛都不成。

    不过苏言乐得如此,有这么一个小家,由着她全权做主,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三朝回门后,她就积极的投入打理自家的大业里去了。

    闲暇时,也不免同家里的下人,探问凤公子等人。

    见新夫人动问,下人也不敢隐瞒,只是事涉凤公子,下人们回话时,多少都有些避忌,苏言想了下便不再问凤公子的事,转而问起分舵其他人来。

    她身边大丫鬟采月对凤公子颇有好感,原想多知道些他的事,没想到下人们回避,小姐也不追问下去,不由有些失望,待回房不禁开口问。“那些家伙胆子真是大,夫人动问,她们也敢不老实作答。”

    苏言睃她一眼,道,“这有什么?他可是老爷的大东家,就像大嫂进门后,她的人在府里打探父母和祖父母的事一样,又有谁敢大着胆子,他们问什么就答什么的?”

    采月一噎,随即反应过来,“这怎么能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苏言不悦的看着她问,采月回答不上来,尴尬的涨红了脸,还是另一个大丫鬟采桑把她拉出门去,大丫鬟采晴倒了杯茶过来,“小姐别跟采月生气,她就是那张嘴不好。”

    凤公子生得俊俏,又年轻,大丫鬟们都正当龄,怎会对他不感兴趣?就是苏言自己也乐得多看他两眼,欣赏美好的人事物,是人之常情嘛!可是像采月这样,就不太妥当了。

    “你们姐妹闲时多说说她,凤公子不是她所能肖想的。”

    她们可是自己的陪嫁丫鬟,就算真能入了凤公子的青眼,她也不会让她们去侍候他,否则会让人传成什么样?献美巴结丈夫的东家?

    采晴一凛,立时应下。

    “你们是我陪嫁的大丫鬟,我打算等你们满二十了,就放出去嫁人,看是嫁外头的人家也好,还是嫁府里的管事、小厮也成,总是做正头娘子的好。”

    采晴自小就有志向,不给做小,因为她姑姑就是给苏言的二叔做妾,每每怀孕,二夫人就叫她立规矩,生生把她肚里的娃给折腾掉,二老爷知道了,和二夫人大打出手,二夫人回头就更加折磨她姑姑,可怜她姑姑死的时候还不到三十!

    知道小姐不打算让她们给老爷当通房,她暗松口气,只是想到采月,不禁暗暗为这一起长大的姐妹忧心。

    苏言没搭理陪嫁丫鬟们的心思,下人们虽没有对她有问必答,但话里话外却多少透了点讯息,他们家公子啊!已有意中人啦!虽然人家小姑娘年纪还小,但身份贵重!两家往来密切,就是老公子夫妻在世时,也是认可的。

    话点到这个份上,苏言再傻也懂了。

    寻了个由头就往黎府送帖子,也不只黎府一家,要不就太打眼了,问丈夫要了分舵的重要客户名单,一一分派了帖子。

    凤家庄分舵主的新夫人,这身份确实是挺好用的,接到帖子的人家,很快就回了帖子,当然黎府也在其中。

    对黎浅浅来说,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一张帖子,但凤公子看来,就有些不太寻常。

    正巧帖子送来的下晌,江分舵主来向凤公子回报事情,凤公子就直接问了。

    这一问,可把江分舵主问蒙了,“我家那口子给黎教主送拜帖?”

    “是啊!你不晓得?”凤公子斜睨他一眼。

    江分舵主老实摇头,“不知道啊!那天她问我分舵在京里有那些贵客,她想去拜访,我就给她了,可是里头没有黎教主啊?”还是有?完蛋,他想不起来了。

    凤公子闻言才软下语气,“就看她是不是聪明了!”

    江分舵主呵呵笑,心说我家阿言肯定是聪明人啊!

    却不知聪明人眼下犯了愁,因为她的好闺蜜离家出走投奔她来了。

    “一句话,收不收留我?你要不肯,我也不勉强你。”说着转身就要走。

    苏言只得赶紧把人拉住。“我说你这闹什么哪!”转头看厅里坐着的铁家姐妹们。

    对,铁大小姐离家出走,还带了几条小尾巴,她把铁将军的闺女儿全都带上了。

    有这样闹离家出走的?苏言真是服了好友了!

    “要我收留你行啊!你好歹跟我说说为啥离家出走啊!”

    铁大小姐别过头不说话,她不说话,自有妹妹们帮着出头,铁永竹带头,姐妹几个叽叽喳喳的就把话说完了。

    苏言是知好友心事的,心里有人在,想来对那门亲事也不是很乐意,只是她娘执意要为女儿订这门亲,甚至不惜和丈夫、公爹闹翻,她身为女儿的,不能不听之从之。

    “你不乐意这门亲事,老实和你娘说就是,把这门亲事给解除了,看那对母女还怎么算计你的婚事。”

    薛姨娘出不得门,铁永梅的婚事就落在铁夫人身上,是好是歹,全看铁夫人的意思,要想让铁永梅嫁的好,寄望铁夫人善心大发,无异是缘木求鱼,倒不如在铁夫人为嫡亲女儿订下婚事后,从她们母女手中将亲事谋算过来。

    铁永梅原本对大王子略有心动,但她很快就清醒了,只是她困在将军府内宅,要怎么越过当家主母铁将军夫人,和嫡母铁庄主夫人,和准姐夫搭上线?不止考验着她的智商,也考验她娘那些手下的能耐。

    不过她怎么也想不到,天上虽没掉馅饼,但却掉下个好帮手,虽不知大王子妃为何要助自己一臂之力,但苏永梅没傻到把助力往外推。

    虽然将军夫人和庄主夫人都不允她去见大王子府的嬷嬷,但她派了自己身边的丫鬟去和那位嬷嬷碰面。

    一来二往的,那位嬷嬷和将军夫人她们都相熟了,她再提出去见铁永梅时,铁将军夫人也不好拒绝,就是铁庄主夫人也不好说什么,人家大王子妃图她铁永梅什么呢?不过一庶女!双方往来亲切,日前,那嬷嬷提出邀请铁永梅去大王子妃的别院小聚。

    铁庄主夫人允了,却不知变故就这么发生了。

    与铁大小姐订亲的韩八公子,不知怎么竟和铁永梅一见倾心,回家闹着要娶她。

    另一方面铁永梅则跑去嫡母面前,信誓旦旦的哭诉着她的冤枉,说她与韩八公子相识相恋时,并不知他就是未来的大姐夫。

    铁庄主夫人怎么会信!把她身边的人捆了起来打一顿,别以为这打一顿没什么,要知道执法的可是将军府的下人。

    打完后命都去一大半了,还没被打的人见了吓死了,不用多问无不老实回答的。

    就这样把铁永梅母女的算计,猝不及防的摊在阳光底下。

    铁将军夫人劝长嫂,不如就把这门亲事退了!铁大小姐是恨不得如此,谁知铁庄主夫人竟执拗上了,不但不解除婚约,还要求鄂江王府把婚期提前。

    铁大小姐气死了,和她娘闹上,母女双方都是犟脾气的,铁大小姐认为亲娘不为她日后的幸福着想,一心想要和薛姨娘母女一争高下,铁庄主夫人则认为自己为女儿辛苦劳累,女儿竟一点都不体谅自己的苦心,遇到点挫折,就轻言放弃!

    母女双方从热战陷入冷战,双方都不愿和对方说话。

    可把铁将军夫人愁煞了,长嫂和大侄女儿都是直脾气的,而且母女两个都是不会看人脸色的货,也不想想,这不是在自个儿家里啊!闹腾得欢实,叫主人家怎么活啊?

    不得已只能派出女儿们,出面去劝劝大侄女儿,至于惹祸的铁永梅?还用多说吗?早早就把人打发去京城外的庄子去休养,免得这对母女见了她,火气更加旺三分。

    只是铁将军夫人怎么也想不到,女儿们怎么会劝着劝着,连带着自己也被大侄女儿拐跑了咧?

    幸而铁庄主夫人身边的嬷嬷同她说,不用担心,她家大小姐肯定是投靠苏大小姐去了。

    铁将军夫人才想起来,苏大小姐才嫁进凤家庄,成为新任的分舵主夫人。

    貌似之前还递了帖子来啊!只不过她那会儿,正被长嫂母女搅得脑袋一团乱,也没留心这件事,如今想起来,连忙派人去把帖子取来,赶紧给江分舵主夫人回帖子。

    边回帖边跟身边的心腹们道,“亏得有江分舵主夫人是在京里,不然这会儿,她们姐妹几个,肯定被大丫头拖着在路上奔波。”

    几个心腹相视而笑,待铁将军夫人回好帖,就立刻给江分舵主夫人送去。

    苏言接到铁将军夫人回帖时,暗松了口气,拿着回帖去见甫安置下来的好友。

    铁大小姐正坐在窗前,看着院子发呆。

    铁大小姐的丫鬟见苏言来了,忙朝她拱手,拜托她好生劝劝她家小姐。

    “怎么过来了?”铁大小姐听到动静,开口问道。

    苏言嘟着嘴抱怨,“能不来吗?哪!你家婶娘给我的回帖。”

    “你要去找我,直接去就是,还用得着递拜帖?”

    “大小姐,你误会了,我可不是为了去见你,才给你婶娘递拜帖的。”苏言笑着伸手戳她的额角。

    “是吗?”

    “是啊!”苏言笑着在她身边的榻上坐下。“我现在已嫁为人妇,自然要为丈夫的前程打算,他虽是武林中人,但身为分舵主,少不得要和朝官往来,你家二叔正是他往来的人家之一。”

    顿了下又说,“以前我不晓得,不过有些事,男人不好出面的,就得由女人来走动。”当即发表了一篇何为夫婿分忧解劳的良妻论,把铁大小姐说得是头晕眼花。

    “我从来不曾想过这些。”

    “那是自然,你娘把你捧在手心里,你日后会遇到的荆棘,她都想着在前头帮你清干净,唯一没想到的是,你那好庶妹,竟然会想抢你的婚事。”

    “呵!她傻啊!以为那真是一门好亲事吗?”铁大小姐冷笑,“我那好未婚夫啊!已有三子一女啦!内宠甚多,个个千娇百媚,她以为鄂江王妃为何会为他聘我为妻?那是盼着我出手,把他那些内宠给清理干净。”

    “咦?她既然看不惯,为何不自己出手?她可是他的嫡母耶!”

    “就因为是嫡母,所以她才不能出手啊!笨!她可是拿着这个庶子,来表现她贤良淑德的一面呢!”

    苏言听了好生惊讶,“你都看出来了,没道理你娘看不出来啊?”

    “我娘说,男人婚前不老实没什么稀奇的,重要的是婚后,他能不能收心,全心放在妻子身上才重要,我娘说她相信她的女儿很聪明,一定能把丈夫牢牢的收拢在手心里。”

    所以就算婚前内宠多,也没关系,就算女儿不会,她给女儿的人也能帮着除去那些女人。

    苏言听了好生无言,怎么也没想到铁庄主夫人的想法这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