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四百七十五章 认怂

第四百七十五章 认怂

 
    因为吕大小姐一事,黎浅浅特地把黎漱从书房里挖出来。

    “什么事?”黎漱刚翻到一本不知是谁所写的手记,里头写了瑞瑶教宝藏的事,虽然很隐讳,不过到底是有了进展,他正想再接再励,谁知就让徒弟给拉出来。

    黎浅浅便将吕大小姐一事跟他说,黎漱皱着眉头道,“这种事是防不了的,因为有内应,不管派给她的护卫是男是女,结果都一样。你想想,吕二姑奶奶要求她姐把侍候的人撤出去,吕大小姐应是不应?一旦她应了,这个局就成了。”

    “用女护卫,多少总能防着些吧?”

    “其实会遇到类似危险的人,家里通常有能力自备女武婢,外聘女护卫,风险不小。”黎漱笑着戳她额头一记,“不过,你要是想训练一批女护卫,也行,女皇就有支神凤禁卫,她们的武力值可不比其他禁卫差。”

    黎漱顿了下又问,“不过你打算在那里训练她们?又要从那里找人?”接着他又针对禁卫和护卫的不同发表了意见。

    黎浅浅听完后,若有所思的道,“禁卫是军人,她们单兵的武力也许不高,但结阵之后,武力值就非一般单兵能敌,她们团队的默契也是训练的重点。”

    “嗯,女护卫的训练其实也可以这么做,当兵的,不用看个人身体的资质,不是练武的好苗子也没关系,女护卫的资质也不许不用太好,但反应要灵敏,遇事要很快做出决断和反应。”

    黎浅浅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整个人都蔫了。“照您这么说,训练一支优秀的女护卫,要比训练一支媲美神凤的禁卫要难?”

    “这都是要花时间和金钱去训练,你有这个心,就放手去做,一年不成,两年、三年,总是能成的。”黎漱拍拍她的肩头,“等她们训练成了,你也能多支帮手。”

    黎浅浅颌首,黎漱让她去写个详细的计划书,“等你写完了,我们再来看看有那里不妥。”

    “好。”黎浅浅说完起身就要出去,临出门时,被黎漱叫住,“虽然我不觉得女护卫会有前景,不过,也许你可以转个方向,不是派我们的护卫上门保护雇住,而是让雇主派人前来修习基本的武术,当然,雇主可以派自家的丫鬟来学。”

    他看到黎浅浅的眼睛一亮,不禁嘴角上扬接着又道,“他们不用学得多精深,只要知道一些应急的法子就成。”

    黎浅浅猛点头,防身术啊!其实大部份的鸽卫修习的也是这个,他们不用具备习武的好资质,只要手脚灵活,就能练好,鸽卫着重的是他们的亲和力和打探消息的能力,能在短时间内融入群体,让他们修习防身术,是为了让他们遇事时多一分自保的能力。

    黎漱看她点头如捣蒜,忍不住又敲她额头一记。

    黎浅浅自去写计划书,黎漱又埋首书堆里,蓝海倒是很有研究精神,把新发现的方子拿来一一试做,和凤公子两个简直是玩上瘾了。

    随着江分舵主的婚期将近,前来祝贺的人也越来越多,分舵纵有客院供外客住宿,却也觉得有些吃力。

    叶翔来请示凤公子,“我们派出去的喜帖并没有这么多,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打那儿冒出来的。眼看我们分舵的客院就要住不下了。”

    凤公子扯着嘴角笑了下,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来,还不是因为铁老庄主寿宴上说的话吗?因为自己在这里,这些人想要在自己面前露脸,自然是要想办法挤进来。

    那些名门旺族的贺客,一出行侍候的人不少,行事也较矜持,自是不会给主家添乱,都会自行解决住的问题,但那些小门小户的武林人士就不然了,他们出门身边也许就跟个剑僮武婢,主家有地方给住,他们通常不挑的住下。

    只不过早来的有地方住,晚到的可就只能跟人挤一挤了。

    这日午后,几个姑娘相约在客院里散步赏景,其实就是想找机会打探凤公子的消息,客院的景色虽不及分舵内院,但也是花草扶疏曲径蜿蜒,几人在院里闲散,不时会遇上往来的丫鬟,她们偶尔也会同她们说话。

    说了几回话,都打探不到什么消息,她们也就没了同丫鬟说话的兴致。

    “咦?这院子好像没住人?”姑娘中个头最高的那个,忽然发现小径旁的一处院子,院中安静得很,似乎空无一人,跟客院里其他院子不一样,客院现在几乎每个院子都人满为患。

    “好像是。”一个穿着红色劲装的姑娘大步上了台阶,伸手一推院门,发现推不开,院门从里头锁住了。

    “这应该是有人住吧?”不然怎么会从内头上锁,要是没人住,应是在院门外上锁才是。

    几个姑娘伫足于此,另一头过来的几个姑娘发现她们,便走过来。

    “张姑娘,你们在这里做啥?”

    “没什么,只是发现这院子好像没住人,有些好奇。”明明所有的院子都挤满了人,这座院子看来不小,要是她们能住过来……,就算里头有住人那又怎样?其他院子都住满了,凭什么住这里的客人,就能独占这么大的院子?

    不止张姑娘这么想,另外几个姑娘也如是想。

    于是她们就喊住一个经过的丫鬟,“这院子可有住人?”

    “这院子?没。不过管事说这院子空着,不用安排人住进来。”

    没住人?“为什么?”

    丫鬟笑着摇头,“奴婢不过一下人,哪知道是为什么?”说完便走了,她走了一段路后,停下脚回头看,见那几个姑娘还站在那座院子外头不走,而且其中还有人似乎说了什么话,让其他人闹腾了起来,丫鬟撇嘴摇头,径自去找江分舵主。

    把那几个姑娘的事一说,江分舵主也忍不住摇头,这些人还真是……主人安排她们怎么住,是主人的事,要让他们住那个院子,也是主人家决定,她们要是不服,大可出去自己找地方住啊!

    他想了下,总算想起来了,没开放让人入住的那个院子,不就是黎教主他们在分舵时住的院子吗?

    “分舵主,奴婢看那几位姑娘的样子,似乎是铁了心要住进去。”想想也不奇怪,虽说是江湖人,但姑娘家就是姑娘家,有安静的院子住,谁想去同那些粗笨大嗓门的武林人挤一个院子。

    “我去跟公子说一声。”

    丫鬟见他去处理了,便回了客院继续当差,果不其然从别的丫鬟口中得知,方才那几位姑娘果然闹开来了。

    凤公子听完分舵主的回报后,便问叶翔。“事情都差不多了,你们扛得住吧?”

    “是。”其实只要凤公子不在分舵,这些人便不会硬要挤进来,叶翔等人都知道解决方法,可谁敢跟凤公子说?

    凤公子颌首,“那就这样,我和孟盟主先住到黎府去。”有黎漱坐镇,就不信这些人敢上门。

    叶翔和众数字公子,及江分舵主闻言都不禁把这些天悬着的心放下来。“您和孟盟主要去黎府住,不知孟家那几位老爷会不会硬要跟过去?”

    要是把黎漱惹火了,不让公子他们住怎么办?

    “不用担心,孟家那些老家伙不敢去惹黎大教主。”凤公子冷笑,要不是看在孟达生的份上,那几个老家伙想在分舵里头作威作福?哼!

    “公子,要是孟家的几位爷要找您和孟盟主怎么办?”

    “理他们呢?你们事情不够多,不够忙?有那闲空理会他们?”

    江分舵主会意,立时道,“公子说的是,卑职这些天忙公事又要忙婚事,天天忙得脚不沾地,若是对客人失礼了,也只能请他们多多包涵了!”

    凤公子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对江分舵主满意的道,“就是如此,客人上门贺喜,是为你成亲道喜来的,若有人不是为此而来,那咱们也没空奉陪。”

    那几位姑娘在空院子外头闹腾,却不知江分舵主分别找上她们的长辈,寥寥数语就够他们羞愧的。

    人家成亲,他们打着上门道贺的幌子来的,结果却让人添麻烦,安排了住处给他们,他们闺女儿和孙女儿嫌弃不愿住,只想挑好的住。

    “如果可以,在下也很希望能如各位家眷的意,只是实在是不方便,只能委屈各位的家眷,真的很对不住。”

    于是那几位以为闹了就有糖吃的姑娘,没等到凤家庄的人来,来的是自家的长辈们。

    其实别说她们想住进这闲置的院子,就是他们的长辈们也想啊!上门来道贺的,并非都是相熟交好的,其中就有不少人互相不对付,只是为了利益勉强忍受罢了。

    毕竟不是天天有机会,让他们能就近接触凤公子的。

    人都是自私的,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利益,想着要从凤家庄凤公子身上得到些什么,却从没反思过,自己有什么值得对方另眼相看的,他们嫉妒跟着孟家爷们来凤家庄的几家千金,觉得她们肯定使了什么贱招。

    能跟着孟家爷们来的姑娘,也都不是省油的灯,近来,除了这些姑娘们相互挑衅外,还有不少人趁夜偷摸进内院,想要和凤公子夜会,好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目前为止,这些人都被凤公子,从蓝海那里得来的各式药丸整得不要不要的。

    当然,凤公子也早就对这些人厌烦不已,今天正好让他逮到机会,从分舵搬出去。

    孟达生接到凤公子的通知,还有点蒙,“我们就这样离开没问题?”

    “有什么问题?”

    “我叔伯他们……”

    “你怕他们?”凤公子扬眉。

    孟达生摇头,“我是怕他们闹腾,坏了江分舵主喜事的气氛。”

    凤公子笑,“你也看他们敢不敢,他们现在敢闹,就是知道你在,会给他们撑腰,所以他们不怕,你等着看,等你离开,他们才没那胆子闹,再说了,他们一直找事让你收拾,你也没办法好好养病吧?”

    “那好吧!”孟达生便应了,下晌两人就去了黎府,黎浅浅早接到信,让人把他们的住处收拾出来了。

    他们一到,就让人带他们去安置,晚上时,大家一起到黎漱院里吃饭,蓝海看到凤公子,很是开心,用过饭后,就把凤公子拉到一边,把近日的心得同他说了,凤公子近来也有不少用药心得,两个人凑在一起聊个没完,孟达生倒是难得安静,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喝茶。

    蓝棠见状不免靠过去关心一二,黎浅浅机灵的溜到凤公子身边,听他们说用药心得,一边则在盘算着她那计划书要怎么写。

    黎漱消食后,就又钻回书房去了,黎浅浅看着直摇头,蓝海拍拍她的小脑袋,“放心,他现在晚上都按时就寝,有我在,不会让他熬夜的。”

    “其他几个护法几时才要开始收拾?”黎浅浅叹气。

    “他们啊!”蓝海也叹气,“北晋的这几个才刚收拾完,他们肯定都很警戒,总要让他们放松下来,再动手不迟。”

    黎浅浅点头。

    隔了几天,江分舵主来见凤公子,“公子真是料事如神,那些人全都老实下来了。”

    凤公子都不在分舵了,他们不可能和他在分舵里不期而遇,于是就有人搬出去了,至于孟家几位爷们,那更是再老实不过了,因为江分舵主跟他们说,因为孟盟主一直时好时坏,所以他们公子索性带孟盟主住到蓝先生那儿去治病去了。

    当下就有人追问蓝先生住那儿,大有要追过来的意思,待得知蓝先生和黎漱住一起,孟家的几位爷们立刻就很没胆的缩了。

    不过他们不敢跟过来,那可以把那几个美婢送过来侍候嘛!若是有人被黎漱或蓝先生看上,那便是功劳一件啊!

    美婢们磨拳霍霍,至于跟着孟家爷们进京的几位千金,也双眼冒青光的想着要跟着住进黎府。

    没想到打击来的又猛又重。

    江分舵主他们也是够坏的,直到她们收拾好了行李,让人请他们备车,送她们去黎府时,才坦言告之,黎府是黎大教主做主,只有他同意,她们才能进府,怕她们不明白情况,江分舵主还让分舵的丫鬟为她们科普了一下长孙云母女的事。

    人家那还是黎教主的亲姨母和表姐,都被堵在门口不让进,她们呢?是什么身份想住进黎府啊?

    美婢们回头找爷儿们做主,那些武林世家的千金们已然对客院中其他客人放话了,不离开?要留下?那可就丢脸了。她们索性请分舵的人备车送她们去客栈住。

    孟家的爷儿那敢为美婢们做主,只能摸摸鼻子认怂。

    分舵里一时少了不少客人,客院也从人满为患渐趋正常,他成亲的日子也到了。

    黎漱带着黎浅浅去赴宴,凤公子是一早才回的分舵,等喜事结束,他就又跟着黎浅浅回黎府,分舵底下的护史公子和数字公子,及各级管事、小厮们皆暗地里发笑,公子还没成亲呢!就已经很有老婆奴的样子了!